敬礼句的修订

From:Yutang Lin
Sent:Dharma Friends
Date:2016年1月29日 上午3:39
Subject:敬礼句的修订

Disciple Wang Hao composed the following praise in 2011:

http://www.yogilin.org/b5files/f2/f2077.html 

Today he sent in the attached short article, proposing to change the initial supplication to:

敬礼顶严 金刚莲花上师林佛前

And his reasons are soun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Dharma.

Hence, I approved the amendment. 

In traditional Chinese it should be:

敬礼顶严 金刚莲华上师林佛前

And we will use this in the ritual text. 

We will post this email and the attached work as A0290 at our websites, and amend F2077 accordingly. 

May all beings attain Enlightenment soon!

愿一切众生早日成佛!

Yutang

钰堂

 

From: Yutang Lin 
Sent: Thursday, January 28, 2016 11:23 AM
To: 'Wang Hao'
Subject: RE: 敬礼句的修订

How have you been?

It is good to see this article, and your intention to help Dharma learners to have a firm right view is great.

I approve of your amendment, and will post it at our websites as A0290.  

恭贺新禧!

Happy Chinese New Year!

愿一切众生早日成佛!

May all beings attain enlightenment soon! 

钰堂
Yutang

 

From: Wang Hao
Sent: Thursday, January 28, 2016 10:09 AM
To: Yutang Lin
Subject: 敬礼句的修订

顶礼上师!

上师:

弟子今天晚上写了一篇短文,并且修订了〈圣者 林上师赞〉的顶礼句,

请您首肯赐教!

弟子王浩顶礼再拜

 


敬礼句的修订

 

〈圣者林上师赞〉是我在五台山获得感应后,经过很长时间酝酿才决定写出来的赞文,也是我初次尝试写这种文体,是一篇依靠上师加持和信心书写的赞颂。之所以能遇到那些经验,倘若能将那些经历称为经验的话,都植根于「视师如佛」的教授,所以赞颂本身不是在对上师是佛非佛作主观判断,而是着眼于提振行者的信心。

我们凡夫有时候会陷于某种「不可思议」的判断,把时间和脑力花在无法圆满观察的事情上。实际上,在我们没有证得佛果之前,如何能判明此事?这对修行也许并没有实在的意义。按照续部的解释,上师是佛陀的代表,我们把上师观成佛即能获得佛的加持,观成菩萨便获得菩萨的加持,当成普通人则只能获得普通人的加持。这是一个非常有启发意义的教导。假如您是一位志在修行证果的弟子,应当把所修上师观为佛,进而逐渐亲证上师即佛这一究竟教证。

我写完这篇赞颂以后,我觉得它对提升自己的信心很有帮助,因为这等于是在不断确认和祈请上师的加持,所以很高兴。之后,我看到师兄们一起很有信心地读诵,我也很开心。但是,有时候会遇到一些情况,会有人问「你的上师叫金刚莲华佛吗」、「这个有可能吗」、「还带自己说的吗」等等,这种疑问其实对有信心的弟子来说不是什么问题,甚至会因为别人的怀疑更加坚持自己的信念。然而,面对这些疑问,我也在想,是不是自己的表述方式有些不够圆融,不要因为我们如火的信心烧毁了别人尚未建立的信心,也不要因为佛名忽而信心爆表,忽而又「远离一切颠倒梦想」,这样也不是我们传播佛法的初衷。现在,由于信仰和学习密宗的有识之士越来越多,有很多「活佛」、「法王」在各地传法,这其中有的也成了舆论的明星、活佛中的活佛。我们也应该考虑到与这些现象和而不同的地方。

因此,我比较了一些大手印、大圆满的祈请和赞颂,还有禅宗的情况。可能是因为我的资料不够多,可能是汉语藏语的习惯不尽相同,也可能是我的理解不够准确,但不管怎样还没有看到直呼祖师佛名的情况在经典中出现。赵州禅师当时被尊称为「赵州古佛」,但不知道有没有人拜称他「赵州从谂佛」,他的弟子可能也怕吃古佛的棒子;若如此赵州禅师会怎样回示呢?是「佛,佛」,还是「佛之一字,吾不喜闻」,还是指指哪棵树,我们该祈问一下他老人家。

不但大手印、大圆满的上师们用「如佛一样的上师」来赞叹上师,而且,从陈祖师和林上师写的赞颂来看,其实也都是这样祈请赞颂的。陈祖师在〈大悲观世音菩萨摩诃萨赞〉裡,用了「敬礼无异千手千眼大悲观音贡噶上师前」的顶礼句,在赞颂虹身成就者大圆满瑜伽士诺那上师时用了「敬礼具德根本上师诺那活佛前」的顶礼句。赞颂莲师教法的继承者移喜磋嘉空行上师时用了「敬礼无异亥母移喜磋嘉上师前」的顶礼句。林上师早期的作品中祈请赞颂陈祖师为「本来清净一文殊」,近期的祈请赞称「本来清净文殊陈祖师」。这些句子基本上是以「师佛无别」的观点来安立的。我想历代上师们的智慧,肯定不是我们普通人能够度量的,上师们对祖师的信心肯定也不是我们普通人能够比拟的;那么他们如此奉持一个传统,展现一种规律,我们最好也跟着随喜,学着遵循,保守一点、厚实一点、严谨一点,可能会更好一点。

尽管我还不能确定恩师林博士有没有在开示和行文中明确宣说过此等法义,但上师通常对弟子们的作品是非常尊重的;弟子对上师有信心是非常让人敬佩的,但为了避免这种因为直呼佛名而引发的误解、困惑和溷淆,我觉得最好将拙文作如是修订——将敬礼句「敬礼顶严金刚莲华佛林上师」修订为「敬礼顶严金刚莲华上师林佛前」。

尊佛恐落上师后,敬师尤在佛陀前。我们把「佛」字放在「上师」的前面,是因为虔诚的信心,但我们也不能忽略传统表述方式存在的意义。对佛教传统的遵循,精进好学的佛弟子都应该如冬涉川、如履薄冰,不要落后上师太多;我们尊崇上师,是因为在密宗所有的皈依中,最先重视的应该是对上师的皈依。如果能这样理解的话,后一种顶礼方式看起来似相对好一些,因为一方面它基本符合我们所见到的传统上的「师佛无别」的顶礼方式,不会让人觉得不适。另一方面,它也基本延续了我们多年保持下来的顶礼习惯,能继续帮助曾如此念修的师兄们做师即是佛的实修。佛的境界不迁不易,上师的道用运转不息。上师和佛本来是一体,是无二无别的。所以这个调整不会违背上师即佛的密宗甚深见解。对于根器已然成熟的弟子来说,以「上师即佛」来修是很值得赞赏的;对于尚未成熟的弟子和信众来说,以「师佛无别」来念诵、观修也完全符合历代祖师的一贯宗旨,所以这样的修订便成为一个双活的局面。我们既已遵循从上以来历代上师的一贯表述法则,我们也毋须挂虑被现在的一些「大持名成就者」拉开了距离,也毋须因之再起惑慢,这对升起觉受应该没有坏处,对获得正见应该很有好处,对传扬纯正佛法应该非常有帮助。

显然,这是一个有一定深度​​、广度和难度的题目。本想直截了当地表达,后来发现好像水复山重愈追愈远。本以为交稿就是完成了,没想到在立春当天修法之后,自然地回忆起第一稿的句子,我随即就想到这句「如冬涉川、如履薄冰」,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合乎传统,小心谨慎地践履佛道。发现了这篇的文眼,也就柳暗花明了,我便又补充了之前没有提到的公案,继续深入说明。

道不在争,但莫染污。所以不必在「让、不让」上用力。当仁不让也似还没有错,如果执着于此,变成不让当仁就不太好,没有真正的放下,就无法见到实相上师,也就不要说落前落后的事了。佛道的规律、法则和传统也无所谓「仁」,无所谓「不仁」,只在于心无挂碍地依教奉行。

谨以这篇解说献给尊贵的林上师和与上师有缘的佛友们。祈请上师垂赐加持,愿我等弟子早日成熟对上师真实的纯净的信心!

 

吉祥圆满

乙未年腊月十九完成初稿
除夕前日增补论述 于太阳再次升起时校读成稿
佛弟子王浩谨撰于超然阁

 

今年夏天时,林上师嘱我书写拙文〈圣者林上师赞〉, 我觉得自己的书法还没有成熟,所以没有呈领尊旨。今天获得灵感修订这篇五年前的诗作,将来书艺如果有进境,再圆满恩师心愿,并于佛前忏悔迟延之过。

 


[Home][Back to list][Related works:圣者 林上师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