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报告


From: Yutang Lin
Sent: 2017年2月23日 下午11:53
To: Dharma Friends
Subject: FW: 往生报告

 

弟子率真写的报告。

弟子疾呼及我都加以校订。

希望这篇能对大家处理生死大事有助。

平时用功,十分重要。

我们会在网站公布之。

  

May all beings attain Enlightenment soon!

愿一切众生早日成佛!

Yutang

钰堂

 

 

妈妈往生记录

 

1.在妈妈最后的日子里幡然悔悟

妈妈在2012年底发现乳腺癌。在妈妈生病的这四年中,我几乎用尽了各种办法劝妈妈念佛、拜佛、放生、吃素。总算在2014年的时候,带妈妈去见过林上师,上师告诉妈妈年纪大了,不用学那么多的法门,就一心念「阿弥陀佛」。可之后不管我怎么努力,怎么苦口婆心、痛哭流涕劝妈妈,都并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妈妈只是散持了几十万遍的佛号。到最后妈妈甚至都害怕接到我的电话,生怕又起争执。每一次在万般无奈和伤心之下,唯有祈祷上师的加持,才磕磕绊绊地度过了难关。

2016年的10月,妈妈的病情恶化,身体一天天地变差,渐渐已经无法自己行动。看着妈妈经受巨大的痛苦,突然感觉自己太对不起妈妈,内心升起了深深的忏悔之心。遑论学佛,即便是为人根本的孝道,自己也完全没有做到。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设身处地为妈妈着想,对妈妈关心太少。自上大学离开家十几年,未曾膝下尽孝;妈妈生病了,我只知道讲自己了解的佛理,总认为自己的方法是对的,其实自己又做到了多少呢?当心念转变,才发现原来错的是自己。于是,真正痛心地跟妈妈忏悔过往的一桩桩过错,开始关心和照料妈妈。过去只是一个礼拜去看妈妈一次,像「视察」一般「指导工作」;改过之后,抛下工作和家务,每天下午坚持去给妈妈艾灸、护理、聊天。放下了攀缘的心,只希望能减轻妈妈的病苦,让她有个好心情。母女连心,妈妈感受到了这份真诚,慢慢地接受了我的护理和照顾,甚至盼望着我来。在照顾妈妈的过程当中,我也渐渐明白,「行有不得,反求诸己」,一念至诚忏悔,是多么重要。

就这样,在没有依靠任何药物的情况下,癌症晚期的癌痛并没有太多的在妈妈身上出现,甚至连化疗都没法消除的癌肿,也明显地消下去了,以至于我和家人都渐渐乐观起来,认为只要这样坚持下去,妈妈就会慢慢康复。可是,在丁酉春节的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妈妈要走了,临行前叮嘱我,要我好好照顾妹妹。梦里当时的感觉这是妈妈的临终遗言;醒来后没敢多想,还是坚持功德回向给妈妈。觉得明明已经取得阶段进展;现在是恢复的时候,不至于啊!然而,除夕和妈妈同住两晚,却感觉妈妈似乎真的到了最后的时候。因为长期卧床不动,妈妈的脚开始浮肿。过了两天,头部也开始浮肿,和妈妈相处时能够感觉到她已经身心疲惫,并多次透露很辛苦,不想再这样受折磨的心情。

万不得已,在过年的时候给上师发信请示,是在家里陪妈妈度过最后的日子,还是去医院?又担心医院会过度抢救,没有办法好好送别。哪怕真的时刻已到,因缘如此,也希望能送妈妈安详平静地去到极乐世界。又电话咨询在这方面有丰富经验的海宁师兄,在上师和师兄的帮助下,最后决定送去附近的松堂关怀医院,那里有完善的临终关怀团队,并且有助念的佛友;上师也认为这样处理较好。于是,在大年初六的下午,一家人陪妈妈去医院,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2. 这里太苦了

在去医院的救护车上,妈妈因为身体一触碰就会非常疼,这一路搬动身体、车子颠簸都让妈妈胸闷气喘,痛苦难忍。我在妈妈身边一路念佛祈祷。妈妈很吃力地喘着气对我说:「这里太苦了,下次再也不来了。」「太」字说得特别重,彷彿深有感触。我对妈妈说,「是啊,那妳就跟着佛、菩萨,去极乐世界」;妈妈点点头,安心地闭目休息。

上师加持,找到的单人病房门口正对着院子里的阿弥陀佛接引像,感觉缘起很好,我也有了信心和力量。

在对妈妈进行检查之后,医生对我们说,因为心、肾功能已经衰竭,妈妈随时会走,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我们也和医生达成一致,此时抢救已没有意义,就陪着妈妈静静度过最后的时光。医生问是否需要输氧和止疼药,我说这需要征求妈妈的意见。妈妈平时最不喜欢打针吃药,拒绝使用止疼药,但由于胸闷气短,还是同意实在喘得厉害时输氧。

3. 佛、菩萨的示现

入住医院的当晚,妈妈说眼前有一位白衣上镶红边的男医生站在她面前说,「妳的老师成功了,妳可以立三等功,放心听妳老师的就可以了。」然后还告诉妈妈,不要担心拉不拉得出大便的事,妳要走还担心这些干什么?妈妈听了就有些放心,但还是觉得身边隐约有一点黑影,觉得解不出大便。

我和妈妈说,不要担心这些问题,妳头顶有上师和阿弥陀佛接引,妳就抬头看上师、佛、菩萨,一心念「阿弥陀佛」,善后问题上师都会帮你解决的。妈妈点头说好。但是,晚上妈妈就还是一直觉得有大便解不出来,开塞露用了也还是没有力气解,只能我用手抠出来,妈妈顿感通畅。

4. 违缘接踵而来

家里的亲戚们得知消息,陆续从各地赶来。但通知后我们才意识到,此时妈妈说句话都很困难,一天里大多数时间都在昏睡,随时可能出现状况,爸爸、妹妹白莲和我也要轮班24小时寸步不离守在妈妈身边,没有时间和精力接待这么多亲戚。事已至此,只好「既来之,则安之」,但没想到的是,临终前的违缘来得有点勐烈。

一天里来了七、八位亲戚,进进出出。在探视前,我们在病房门口 交代好,尽量安静,不要哭。大家都答应得好好的。

有的亲戚风尘僕僕赶来,看着妈妈病中的样子,轻轻地说了几句,就红了眼圈默默坐在病床旁边陪着妈妈。

有的亲戚,进屋还是忍不住激动哭起来。

还有的亲戚,看见我们尽量不去动妈妈很不满,一会儿要给妈妈动动被子,一会儿要求爸爸扶着、抱着妈妈和她多说话,却不知妈妈现在稍微搬动一下都疼痛非常。我几次婉拒,但无效;换做平常妈妈可能就起烦恼了,但是这时妈妈只能任人摆布。身为晚辈,我甚至试图跪地恳求,只想让妈妈保持平静、安稳的心态,心无挂碍往生。可情急之下,却差点发生争执,亲戚坚决要留在病房。我实在无计可施,只有勐烈祈祷上师加持。幸而上师加持、师兄们护念、护士长智慧化解,亲戚们才终于离开。

到了晚上,几个亲戚来探视,在病房门口又批评信佛、学佛无用,要求我把念佛机关掉;质疑妈妈的就医方式,怎么能不坚持抢救和治疗。爸爸和妹妹只得挡在门口应付,妈妈在里面却听得真切,情绪激动,气短、喘起来。可是亲戚们不离开,只能我一个人守着妈妈。当时心里孤苦无助,却不能在妈妈面前哭,深感业力猛烈,身如飘萍,只能一个劲念佛,给上师写信,祈祷上师加持,同时还要不时安慰妈妈心无挂碍,一心念佛。

终于,亲戚们散去,爸爸和妹妹进来。一家人感慨,连妈妈病危的时刻,都不能安宁。我开解妈妈说,「看看,这人世间的事,不过如此,还是往生极乐世界好了。」妈妈点点头。

5. 各种境界

每到晚上,妈妈就容易折腾。有时候是手举在半空中招手,像是在告别;有时候连连说谢谢;有时候又难受,翻来覆去。我不知所措,只好又深夜打扰海宁师兄求解。海宁师兄说这可能各路冤亲债主也都陆续来了,让我给他们开示。我从来都没有开示过,只好硬着头皮观想冤亲债主都在周围,和妈妈一起听我讲佛理。

我把上师像和阿弥陀佛接引像放到妈妈头顶正前方。夜里妈妈折腾起来,我问妈妈,您还在等什么吗?妈妈说不等了。然后妈妈问,(我)是不是犯的错很大?我说,妈妈妳没有错,你们都没有错,这都是因缘。在阿弥陀佛眼里,你们都是很好的孩子。就像在母亲的眼里,孩子是没有过错的。你们一心念「阿弥陀佛」,都会得到解脱。

然后,妈妈又多次折腾,明白妈妈的意思是想换裤子。问妈妈是不是想干干净净、漂漂亮亮见阿弥陀佛?妈妈点头。

过了一会儿,妈妈又有折腾,看得出很辛苦。给妈妈和众生开示说,不论上三道,还是下三道,终究是轮回,始终要受苦;玉皇大帝还是孙悟空,终究还是西天好,要去西天成佛。应该藉由妈妈的这个缘份,都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今生成就佛果,往生极乐世界。让妈妈无论过往如何,此刻都要放下,一心念佛。妈妈渐渐平静,还说,别说那么多啦(意思是念「阿弥陀佛」就好)。赶鸭子上架头一回,唯愿看在我一片诚心的份上,妈妈和各位冤亲债主能受用就好。

妹妹问,妈妈为什么总是招手呢?我说,我们在这里迎送亲戚,其实妈妈也在她的境界里迎来送往——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有恩的报恩,还有佛、菩萨、圣众来接引。我问妈妈对吗?妈妈点点头。

6. 临终前一天

凌晨,妈妈竟然自己从墙上取下她平时念持的佛珠,并在左手上绕了三圈。我们都非常惊讶,此时妈妈已经不能自己动弹了,竟然能很好地完成这一系列动作。

晚上,妈妈又忍着万分辛苦和疼痛,在口中无法说话的情况下,硬是让我们弄明白,帮助她翻身给阿弥陀佛像和上师像磕了三个头;不可思议!我不禁感慨,妈妈,还是要平时早磕啊,要是之前磕了,现在就不用受这罪了。又转身对爸爸说,所以现在要趁着能磕,赶紧磕!妈妈听了,苦笑着认同点头。

每次磕头前,妈妈还总要很吃力地整理衣服,我还说,妈妈,我也没经验,原来上极乐世界要这么庄重啊!(因为我的印象里,好像以奇怪姿势往生极乐的大德都有)妈妈痛苦又带笑地点点头。我说,那妳有经验了,我以后去找妳啊;妈妈说好。

花了两个小时才总算圆满磕了三个头。我和妈妈说我去供护法,12点之前回来。妈妈很高兴地指着墙上的佛像和上师像对我说,她把自己手上的佛珠供给了这两位。我听了非常感动和随喜。后来特意问妈妈,如果遗体火化,这佛珠是随妈妈火化,还是由我带给上师?妈妈让我带给上师。

7. 妈妈的大愿

妈妈在莲师荟供日这天傍晚停止了呼吸,舍报往生了。我在第一时间写信祈请上师修「颇瓦法」超渡妈妈,联系了松堂医院的普贤莲社助念团,把妈妈小心地移送到佛堂开始24小时的不间断助念(和妈妈临终前说过,如果到时助念会搬动您,可能会有点点疼,请不要介意,一定要一心念佛,只管跟着阿弥陀佛。妈妈点头应允。)并通知了师兄、佛友们为妈妈助念。

妈妈走的时候很平静,没有用任何药物,没有用氧气管,也没有痛苦。以至于医生一度认为以妈妈的状态还能撑十几天(因为癌症晚期患者几乎都会很疼,没有见过像妈妈这么平静,连一声呻吟都没有的),想来也是佛力加持之故吧。亲戚们说那应该是妈妈忍着不喊疼,但实际上妈妈是个很怕疼的人,连搬动她的时候,都会疼得哼哼。

违缘还是来了。亲戚们知道了妈妈过世的消息,因为不信佛法,直接赶来把我和妹妹从佛堂揪出来质问,对后事的各个环节一番指责。正在助念的关键时刻,我已经顾不得其他,只有沉默离去,以维护助念为第一要务。心里感到万分无助,还是给上师写信,请上师慈悲加持妈妈违缘消除,顺利往生。

总算助念继续进行下去了,但众人又急急要在助念探视之前预订车辆,准备送妈妈火化,而妈妈死时右眼未全闭,嘴也半张撇着,我觉得可能还需要再看看。可是我身为晚辈,亲戚们又都不信佛,无法劝说;给上师发信时正是夜里睡觉时间,也等不及回覆。

我孤立无援,情绪失控;一时情执,感叹世态炎凉。后来在助念团长的开导之下,意识到自己对念佛往生、对阿弥陀佛的信愿不够;实际上是自己在障碍妈妈往生,徒令妈妈忧虑、眷恋。

我在院子里的阿弥陀佛像前磕了108个头,挚诚忏悔并祈祷佛、菩萨和妈妈加持。既然众人如此不信佛法,还重重阻挠,请妈妈发大愿渡化这些人,表法给众人看,佛法是真实不虚的,极乐世界是存在的。如果妈妈您已经往生极乐世界,就请笑给我们看,示现瑞相令众人信服。这样做之后,忽然觉得心里一切清明,之前在佛堂给妈妈助念,都不由自主地想哭,现在反而忍不住笑。看到白莲在旁苦着脸为妈妈伤心,觉得特别好玩,想笑;并对她说,等等看,说不定妈妈会给你一个惊喜。

助念24小时后探视,一揭开往生被,果然妈妈微笑着,面容变慈祥,脸上遍布的黑斑都消失大半,头顶温热,身体柔软,脚可盘腿。看着妈妈的笑容,我的第一句话是「谢谢妈妈」。心中充满了感动和感恩,无限感恩上师,感恩十方诸佛、菩萨;心中憋闷许久的郁结和伤痛,都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烟消云散。

8. 表法利众

凌晨上师回信,确认妈妈已经往生极乐世界,并且教导说,要为妈妈献龙王宝瓶、随喜即将举行的绿度母火供,以及放生,增加往生资粮;我当即遵循。来到医院的每一天,都要给上师发信祈祷上师加持,请上师帮忙拿主意。上师每次回覆都很快;看到上师说have prayed、keep praying、have prayed for the best ,我才有了撑下去的信心和力量。想到上师那么忙,法务那么重,还是在过年期间,却真正如观世音菩萨一样闻声救渡,千处祈求千处应。妈妈临终前一直听着上师的「阿弥陀佛」的唱诵,领受上师的教诲和加持,还有海宁师兄和其他的师兄师姐,都在危难时刻一次次地施以援助,所有这些,都让我感动得无以复加;唯有珍惜这无比殊胜的法缘,精进修行利众,以报佛恩。

亲戚们来探视前还说,「我们反正是不信佛的」,可看到妈妈面容慈祥带笑,比几天前病中的样子好了很多,彷彿化了妆一样,又摸了妈妈软绵绵的手,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也很高兴,终于认可了我们给妈妈助念的事。

停放了五天之后,送妈妈火化,收拣骨灰时发现头盖骨上有个很圆的洞;问工作人员,他们也无法解释,觉得很奇怪。亲戚们问妈妈有没有做过头部手术,然而妈妈几十年来都从未做过头部的手术,何况头部的大手术亲戚们也不可能不知道,惊讶之余都不再出声质疑了。一位亲戚说,这是灵魂从头顶走了,妈妈走得很好,你们办得很好。所有的亲戚都看到了这块骨头上的圆洞,都感叹不可思议。因为这个圆洞实在太规则和显眼,也才使我注意到,并给了不信佛的亲戚们很大的震撼和信心,这也许就是妈妈想要示现的吧。

头骨

9. 阿弥陀佛的召唤

要出院了,我去和普贤莲社助念团的佛友们道谢,才发现原来普贤莲社是净土祖庭庐山东林寺在北京的分支。而在2011年东林寺修建全球第一高阿弥陀佛像时,我和通密曾前去朝拜,并随喜了修建佛像的善款。原来冥冥之中自有指引,佛、菩萨从未舍弃一位诚心祈求出苦的众生;我们的周围又有多少这样佛、菩萨的化现,一直在加持着我们?在危难时刻,这些素昧平生的菩萨们,给了我们太多的感动。

一个人待在妈妈生前的病房,说不想妈妈是不可能的;妈妈的音容笑貌宛如昨天。打开手机里上师唱诵「阿弥陀佛」的曲子,那些陪妈妈度过的最后的时光历历在目,只是只有那么的短暂。大学以后和妈妈相处的时间就太少了,对妈妈关心得太少了,以致于现在能拥有的和妈妈在一起的回忆,也是那么珍贵稀少。好在最后帮妈妈圆满了这一件大事,才让人稍能释怀。

这件事也给了我很多修行上的启示,行孝一定要趁早,结缘一定要结佛缘。如此,人生才不致于遗憾和无能为力。

如今,我也终于真的明白,原来菩萨不一定要前呼后拥,不一定是达官富贾,他们就在我们身边。想着他们和妈妈都是那些千千万万为了渡众,舍身忘我的菩萨中的一员,不辞辛劳往返于轮回、于千万人、千万劫中救渡我们,我一点也不觉得孤单。我要像他们一样,为了佛法在世间而勇往直前!

 

弟子率真
2017年2月20日
真如密院 于北京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