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念佛

林钰堂



遇到一般不信佛,或是有点信心而还没进一步实修一个法门的人,我总是喜欢谈到「念佛」这件事,并且劝人试试看。我谈的内容并不是引经据典、一板一眼的,而只是心里的一些老实话。我的对象多半没读过佛书,所以我就用一些譬喻来说明。现在我写下来,也就像聊天一样。希望没有见面的人,也有机会读到我的建议。

我自己本身当然是尝到一点「念佛」的滋味,才会「推己及人」地介绍。所以,先简单地报告一下个人念佛的经历。

我在加州柏克莱大学的研究所攻读逻辑时,有一次在友人家借到一部金庸先生作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书里有些含佛法哲理的话。我学逻辑的习性使我想找佛经来查对小说里的道理是不是真正的佛理。加州大学的「东亚图书馆」有许多佛书,我也不知从何下手。台北家中佛案上供有《金刚经》,令我觉得较亲切,就由此经的各家注释开始阅读。接着有两、三年,我读了不少佛书,渐渐偏向喜欢研读禅宗的公案。但是我慢慢发现,这样读来读去,不是一个可靠的办法。一则,同一个公案,我以为懂了,过一阵子又有新的见解,再过一阵子又是另一个看法;我没有办法知道怎样才是对的。再则,自己看书时,好像有很好的了解,但是现实生活中遇到了问题,又用不上,心中并没有真正的安定与力量。「念佛」这个方法与佛法高深的道理是吻合的。我既无法参透禅关,就下定决心「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走「念佛」这条一步接一步向上的路。

我相当努力地念,尽量随时随地都在念。正在念时,家中来了客人也不管。这样过了三个月,我自己觉得心理上和生理上都轻松了一些。我念佛的头一年,平均一天念一万声「南无阿弥陀佛」。到了我念到四百万时,我就有很好的机缘进修密法,并且渐渐有一些感应的经验。我的社交活动就断绝了。等到我完成博士学位的努力之后,我就完全投入学习和实修佛法。虽然我进修密法,我并没有中止念佛。因为人生无常,我若不能达到「即身成就」,还是要靠阿弥陀佛接引往生。我现在每天功课是千声佛号,已经念到六百三十七万七千了。(补记:已多年不记数了;停止记数时已逾八百万。)其馀的修法、法务,我也记得迴向往生这件事。

我想谈一下我自己的一个感应故事。有的人以为「念佛」是迷信,或是自我麻醉。其实,只要找一些感应录来读,就可以知道佛、菩萨的事,虽非常人易得经验的,却是真实不虚。但是有些人还是不相信这类书的记载,以为都是附会宣传;所以我就谈一下自身的经历,作个见证。如果举一个梦中的感应,人家可以批评说:「你们这些人,天天「日有所思」,当然「夜有所梦」,也都是佛、菩萨出现的机会。这是自然的结果,你们却以为是一种感应。」所以我就举一个清醒时的感应来说。西藏密宗白教的领袖第十六代的大宝法王,现在已辞世了。当他五年前来旧金山时,我的上师陈老居士带我和我的妻儿去参加他主持的「黑冠典礼」。这个典礼的起源是这样的:第一代的大宝法王,名「三世智」(藏名:「丢松亲巴」),成就胜乐金刚,当时有十万个空行母围绕欢呼,庆祝他成佛,并且每人献一根头髮,织成宝冠献上。从此,每一代的大宝法王,头上皆戴此冠。但这是有相当功夫的修行人才看得见的,我们凡人是看不到的。后来,第五代的大宝法王「德新谢巴」接受明朝永乐皇帝的邀请,来南京教皇帝密法。永乐在一次法会中亲见法王头上之宝冠,他就令人仿造一顶黑冠,献给法王,并请求法王恩准所有能见到此冠者,皆能领到与亲见真正宝冠无异之加持。从此,历代大宝法王都举行此「黑冠典礼」,以加持信众。陈师事先教我大宝法王的咒子,要我当场自己念,以配合法王之加持,可以领受更多;并且指示我们在法王戴起宝冠时,亦即第一代法王亲临之时,当起立致敬。法会开始,先有喇嘛诵经、奏乐。等到法王戴起宝冠时,我们就起立致敬。我本来是在默诵法王的咒,但是,就在法王戴起宝冠的同时,有一股极大的力量充满我全身,使我血液循环极速,并使我忘形地高声喊出法王的咒子。全场有数千人,我并非不知礼节的人,但是这股力量不是我所曾经历的,也非我能预期的,我的高声大喊并非我自主的。法王右手扶着宝冠,左手数一串水晶念珠,口中念观世音菩萨的〈六字咒〉。念完一圈一百零八声,他就把宝冠取下了,而我所感受的力量也与宝冠的取下同时消失了。用佛法的术语来说,我的经验叫做「得灌之相」,也就是说,我是实际上得到加被了。当场只有我一人大喊。事后我只问过我的妻儿,他们并没有同样的领受。这并不是因为法王的加被有任何偏私,而是因为我当时已念佛四百多万,所以比较易于领受法王的恩典。我希望以上的报告可以帮助别人了解,佛法不只是一些道理,并且是有可经验的真实内容的。

俗语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生活在世间,多多少少各有各的苦恼。大到全世界的人口膨胀、核能安全、环境污染等问题,小到个人的事业、社交、家庭、健康上的种种问题,交织成一个苦网,把我们都套住了。个人切身的老、病、死,忽然就面临了;老、病、死都是无人可代替的。我们平时忙于衣食名利,努力积蓄鑽营,并不能消灾延寿;并且死时不但无用,反而可能因贪着的习惯,妨害我们临终的神智清明。世间的事物佔去我们大好的精力、时光,惹来无数的烦恼,到最后还不放过我们。如果死了就「一了百了」,那还只是苦一辈子;轮迴的例证,「史不绝书」,岂可不信?佛法教示我们,临终的心念对转生何道,有决定性的影响。我们应该猛省;我们应该寻求有智慧的生活。佛法可以指导我们个人的生活,也可以指导我们人类应走的途径。简言之,佛法的教示是「忘我利他」。详确的探讨要深入经论,也不是本文的旨趣,所以我们「点到为止」。然而要强调的是,不论是个人面对种种人生问题时内心的宁静与力量,或是他人有难时我们可以给予有效的助力,或是消灾延寿、逢凶化吉、遇难呈祥,都是可以经由佛法的修持而导致的。更可贵的是,佛法的终极目标是要使所有的有情都得到彻底的解脱。

有一类佛书专门记载往生的事迹。这些人平常努力佛法的修持,往往可以预知自己辞世的时日。到时不但是预先交代好后事,从从容容地向大家告别,好像出门去旅行,并且往往现很多神异的现象——有的是见到佛、菩萨来接引,有的见到光明、听到天乐、闻到异香,不一而足。比起我们一般人,不但不知何时得走,也没有保证是「寿终正寝」。平时做菜,生鱼活虾,煎、煮、蒸、炸。自己若遭横死,也不知是烧、溺、撞、压;或者痨病、癌症,慢慢耗死。死后还是要在六道里转生,不知何时才能脱离苦海。而他们往生的人,永远不再受这些苦。两相比较,怎不叫人羡慕!幸好佛法并不是他们的专利品。由于佛、菩萨的慈悲,只要我们肯虚心学、努力修,「生死自在」也会成为我们份内的事。要得生死的自在解脱,修持的法门有很多。佛、菩萨为了救渡种种不同程度和习性的众生,教示了种种不同的修法;但是我们应该选哪一种修法呢?对于我们一般不是专门修行的人,「念佛」这个方法是比较适合的。这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建议,历代的高僧大德有很多都是这样教示的。

从以上谈的,我们知道佛理有真正的内容,并且修持可以得到真正的好处。我常喜欢用学游泳来比喻「念佛」这件事。读教人游水的书,不管读了多少种,研究得多麽透彻,如果不下水实习,还是不会。但是,家住海边的小孩,天天玩水,不必读书,个个都自然会游了;还会潜水、在水中翻筋斗,玩得好自在。当然,他如果要当一个游水的选手,读些指导的书是很有益的。但是如果只是要会游,就不一定要靠书了。同样地,研读佛书是很重要,但是只思考道理而不实行,一遇到人生苦海的波浪就沉下去了。开始念佛就像是下水去实习;虽然只是天天试一点,久而久之,就能浮起了。佛经有那麽多,又很深奥,不是我们一般人一下子就能深入了解的。并且,实际上,只研究而不修持,是很不可能真正得到了悟的。而另一方面,有了「念佛」的习惯和经验,佛书就易懂了。并且,更重要的,佛法的好处可以直接尝到了。

我们现代人对营养、卫生的常识都很丰富;吃甚麽样的东西、吃多少、各种食品如何调配,都十分讲究。但是一般而言,对精神的粮食却不很小心。随时随地,电视、报章、杂志里各种广告、街谈巷议,都不知不觉地收入我们的视听。仔细想来,我们可就像个精神的垃圾堆,里头杂乱得很。并且这些东西不但不能消除我们的烦恼,反而刺激我们的欲望,形成我们的偏见,使我们更紧张、更烦恼——真是何苦来哉!如果养成随时随地念佛的习惯,就等于不断地在心灵上喝牛奶、喝清水,吃有益的东西。原来烦恼的心像是一杯泥水,经过佛号的清水一滴一滴不断地灌注,先是泥水溢出,后来就成为纯净的——不但透明光洁,还可以给人喝呢!念佛的人,不但自己得好处,辗转劝人念佛、为他人临终助念、遇难代祷,使别人也得到好处,岂不就是一杯解渴的清水吗?

佛号有净化心灵的作用,这是因为佛力的加被。我们开始时不易体会这个道理,但是久修的人就可能察觉。这是像我们收听广播或收看电视;佛号就是电台的号码,我们念佛就是把我们的心转向佛台。但是,开始念佛的人往往心中还很杂乱,种种世间的事堆在心中,不肯放,所以嘴里虽念佛,心中不诚恳、不专一,事实上没有把心向着佛,所以佛的慈容就收看不到了。但是只要我们不断练习,使「念佛」的习惯胜过妄想的习气,就会在念念佛号之中感到佛力的加被。其实,佛台是时时刻刻对众生在播送加被,而我们所以不察,是因为我们没有把心转到佛号的频道上。修行的人,有的可以在梦中见到佛、菩萨、极乐世界,有的可以在定中见到,并不必等到往生之后呢。

烦恼来的时候,想停都没办法,所以我们就茶不思、饭不想,甚至通宵失眠。就算你自己说,「我不想这件事了」,你还是被这件事绑着;更何况我们烦恼的内容「千端万绪」——我们的背上可真背着不少东西呢,都是在人生的路上一路捡来的——难怪岁月会把人压驼了!「念佛」却是一个解救的法子。世间的念头是互相牵连的,不管哪一个都会牵动全体,只是我们不一定能明察罢了。所以很小的事,可以惹人生很大的气——「新仇旧恨」一起涌现,就爆发了。佛号却是超脱的,不会牵来烦恼。我们练习「念佛」,天天找一个固定的时间,好好地念一阵子;随时随地,一有空又念起来。这样日子久了,我们原来抱着背上的包袱的两手就渐渐松了;忽然有一天,我们烦恼的包袱就掉了,因为我们的手已经被阿弥陀佛的手牵起了。

现在有许多人天天跑步,因为跑步对身体好。「念佛」就像是心灵的跑步,可以增进心灵的健康,使之成熟,增进智慧和耐力;你何不也养成这个「心灵跑步」的习惯呢?并且你可以一边身体跑,一边心灵跑,随着佛号,一步一步地向前去。并且这种心灵的跑,是朝着精神的巅峰向上冲。每天念的佛号,都使我们在向上的路上又进升了一程。而这样训练出来的精神力量,可以使我们在人生的波涛中得到安定,并且使我们有力帮助遇到苦难的他人。

我们中国人注重孝顺父母。但是做子女的,如果自己没有力量自立,不但谈不上孝养,反而更拖累父母。人生有谁能保证一定不遭意外呢?念佛的人会得到佛力的加被,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并且念佛的结果,心地纯洁,不会惹事生非,只会努力公益,自然可以在社会上安立。再说,对父母的孝养,并不只是物质供应上的温饱,也不只是随顺他们的心意,博得他们的欢心,最要紧的,是在他们病时、临终时,能使他们心中安定、平和。这一点虽然不易做到,但也非无法可想。最好是平日就能劝化全家念佛;这样随时可以患者自念,加上家人助念——全家一心,在佛力的加被下,形成安祥的气氛,使病苦、死苦减轻、消除,并使亡者得以超生西方。就是父母、家人没有念佛或其他的修持,我们自己平日努力念佛,迴向给他们,也会蒙慈悲的佛陀加被,到时我们的助念,也会真正地帮助到他们。我认为真正的孝心,要考虑到病、死二时的真正帮助,而不是只是付医药费、丧葬费,把老人交给医院、殡仪馆就了事了。我当初想放下世事,专心来修行,也是考虑到这些。

「念佛」这个方法,又不花你的钱;并且心中维持一个佛号,清清明明的,岂不比胡思乱想、老是自己那一套,要省力些、要轻松些吗?我是念佛尝到甜头的;我相信「念佛」对你一定是会有好处的。我相信你一定会试一下罢!

 

一九八六年七月二十七日闭关时作

 


补记

本文所述以持念「阿弥陀佛」圣号为主,但其道理并不限于此圣号。有心修习「持念」功夫的人,可以就个人习性,选择其他圣号或佛咒,例如:「南无药师佛」、「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地藏王菩萨」、「嗡妈尼悲咪吽」等等。主要是「一门深入」,以专持某一圣号或佛咒为主修,经常持念。其馀圣号或佛咒,则于早、晚课或偶而加念少数即可。所有佛、菩萨之智悲皆本于「无我」、「同体」,而不可分,因此选择任一尊皆可。

应黄云华女居士之请,加入此补充说明。

 

一九九八年四月九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On Chanting "Amitab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