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贤大圆满

林钰堂


佛法有分析苦乐的说法,也有圆融一切的教示。明辨苦乐,警示无常,便于引人离俗向佛。然而真正要证入觉悟、超越世间,圆融的空智大悲不可或缺。圆融的教理,不但难以体会,更是易于令初学者心中充满疑惑,而且觉得无从把捉。至于禅门摒弃思路,要在生活里硬闯出一条向上的活路,就诚然是「空谷足音」,知音者稀了!

本文欲以简单的文字,说明「普贤」、「大圆满」这类的观念,以解除初学者的疑惑,而得以试行之。

「普贤」是说「一切都好」;「大圆满」是说「一切都已完善」。从明辨利害、善恶、戒犯、迷悟这边看来,「普贤」、「大圆满」的说法是很难理解,绝难接受的。如果「普贤」只是用于祝祷,「大圆满」只在善事圆成时提起,那末疑惑就不会升起。然而「普贤」、「大圆满」的教示,却无预设的范围,而直指现前的一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佛法中的教理岂不是至少要与其他教理一致吗?如果一切都好,那又分别甚么苦乐,管甚么无常呢?对受苦的人说「一切都好」,岂非幸灾乐祸?如果一切都已完善,我们还需要努力修行吗?世间的败坏就任它蔓延腐化,而观音、地藏的到处不停救渡也成了多余的愚痴了!

「普贤」、「大圆满」的教示当然不是要与「苦、集、灭、道」的教法对立,也不是要叫我们纵容败坏,助长罪恶,放弃行善,不再精进修行。然则,又如何面对着充满对立与纷争的世间而能说「一切都好,都已完善」,而又不会塑造上述的误解,引人堕落呢?换句话说,佛法中圆融性的教理要如何调解对立性的教理而收摄之,使两种教理能安然并立?

首先需要瞭解:圆融的佛理是由超越世间的证悟所宣示的,而对立性的教法则是为了便于世俗的瞭解而权宜设立的。对立性的教法目的在于引人证入圆融的佛理。

圆融的佛理是基于下列的根本体验:

一、一切是无限的一体,超越时间、空间、感官、识、情、意的界限。
二、无限的一体是本来如此,而非营谋造作的结果。
三、此一体中之一切皆因缘相系,互依并立。
四、此一体之种种现象皆决定于因缘与因果,而无有例外。

严格地说,此根本体验并无法言传,也非语言文字所能描述。已证悟者,为接引同体之有情,传出上述之原则,以助领悟。最后之证悟,还是在超越语言文字及意识的层次,也可以说没有层次,因为是全体的融入,所有的对立全消逝而融合了。

禅宗是专注于此最后证入的法门。虽有禅案、颂古的文字,却不能以意会而堕于「鬼窟里作活计」。整个禅门全靠「不立可执、不予说破」来运作,使行者由困惑中琢磨成长。若有指示,只能造就执着汉,而不能培育出能自解套的无执者。禅师应机的言行,只是当下自然的反应;行者若不即悟,切勿臆度!

一般世间所见之种种分别,皆由个人或团体之私我的观点来判定,而有利害、善恶、戒犯、迷悟之对立,难以融合。当然,做人处世受种种世间条件、规约、考量所限,不能不明辨,不得不取舍。深明因果者,也是只有明辨是非、谨言慎行一途。但是从已超越种种我执,证入无限的一体来看,则能将种种对立皆圆融包含而一起接受。兹就前述四项原则分别解说:

一、体会无限之一体,则不为一时一地之利害得失、成见偏执等所拘束,而能一体包容,乐于同甘共苦,甚至损己利他。

二、本来是无限的一体,若执意对立,则只有沉沦于六道轮回,因此凡事随缘随顺,忍让一切,而没有勉强、没有嫌怨,只有海阔天空的心胸,可以积极从事于任运的服务。

三、一切皆因缘相系、互依并立,因此乐于成人之美,随喜而没有羡慕、嫉妒;自愿承担重务、消弥纷争而没有计较;见他人之恶,只有悲悯其自种恶果之因,而设法要开导之,希望他免于恶果。

四、一切皆因果、因缘所定,大家只应互勉于种善因及消恶业,而无暇从事报复,陷于怨恨、仇视及敌对。一时不能圆满之善事,则依赖明白时节因缘之不成熟,而能宽怀,精勤不懈。突然遭遇之横祸,则瞭解是轮回中浮沉之一环,而能坦然容受,更藉之以策励当于佛道上精进,以及对同样时时可能蒙难受苦之一切有情产生「同命」之情怀与慈悲。

总而言之,「普贤」、「大圆满」是在彻见本来一体,因果不坏,又能超越时空、自我的局限,这样的境地下的证词。从时空无限、因缘交织而因果丝毫不爽的全法界眼光看来,一切现象无可勉强而有其原由,因此可说「一切都好」。一切之演变皆是因缘、因果所定,而一切同体,无有单方面之利害得失可计、可期、可引以自安,因此就一时一地之表现而言,无从加以更动,而谓之「一切都已完善」。

行者之所以能安住于普贤大圆满,全靠自身「一切都好、一切都已完善」,亦即已彻底离于计较、纷争,而完全投入为众生的解脱而努力的菩提大业。行者心只在众生的慧命正觉这件大事上,则一切事情皆十分单纯,远离了虚伪的营求。并且并不因为自证当下「一切都好、一切都已完善」而无所事事,反而因为了解众生并未安抵普贤大圆满的安乐境地,而积极从事无尽的弘扬佛法以救渡一切苦众。更为了救渡所有的有情而乐于修习一切善法,一切方便,而使自证的「一切都好、一切都已完善」,不只是深度的彻底无我,同时也是广度的娴熟一切救渡方便与事业。本具的佛性及佛德也因此得以充份彰显!

行者若尚未能安住于普贤大圆满,则于日常修行生活中,当善于利用种种境遇而转为助长道业的因缘。自身的苦乐当推广及于众生之苦乐,以超越之。与他人或环境之不和,当以忍让、宽怀调和之,而圆成自他不二之一体心怀。请参阅拙作〈圆融八次第于当下〉。

显教有普贤十大行愿,可以指导行者修习努力的项目。密宗红教之「大圆满」,可以由本文之解析理解,但其内容则非理解所及,而是证德。有心深明其义者,可就陈上师之相关教示中探之。(请参阅《曲肱斋文二集》。)

普贤大圆满是圆融法报化三身之境界。愿学佛者咸得优游其中!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六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 works: 当下当下当下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