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可靠

二○○五年十月十五日
讲于古晋佛教居士林


今天讲的题目是〈念佛可靠〉。那么,我就先从「念佛」讲起。我讲的「念佛」是从广义上来说的。一般人讲「念佛」就以为只是净土宗讲的念「阿弥陀佛」,但其实你念其他佛、菩萨的名号,也是一样的道理。所以,你喜欢念「观世音菩萨」也可以啊,你喜欢念「释迦牟尼佛」也可以,你喜欢念「药师佛」也可以,你喜欢念「文殊菩萨」、「地藏王菩萨」名号都可以。而且更广义地来讲,如果你是修密宗的,你喜欢念一个短咒、一个长咒,或短的经,如〈心经〉,也都可以,因为道理基本上是一样的。怎么一样呢?因为念佛基本上是要调心;平常我们的心念很多,但我们做为一个人不能没有念头,在生活中应用总是有种种的想法,而这些想法,在另一面来说,就是把你绑住的东西。因为每一个人的想法不一样,谁对啊?每一个国家、社会的见解也不一样,又是谁对啊?这里所说的对错,不是要比谁比较高明,问题是说你这些想法和实际合不合呢?我们难免有些和实际不合的念头,这些不合实际的念头你仍然要去做的话,你总会碰壁的。所以你要了解说,你不可能每天在那里检讨说我这个想法对不对,因为你是怎样子长大的,你有一套想法,你又放不掉它,这个东西又把你绑住,像每个不同年纪的人,他喜欢的不一样。他在这个年纪的时候,他认为这个很重要,但他爸爸、妈妈说不可以,他就认为很苦恼,可是在别的年纪的人来说,这可不是什么事情。咦,怎么办呢?有没有办法可以让我们不被自己的想法绑住?但这个很难咯,一旦你遇到什么情况,你的反应直接就是,我是这样的,我是这样想法,我要顾我的面子,我要怎样考虑;很难会想到说,我不一定要这个样子。唯一的从这个出来的方法呢,就是给你一个佛号,让你常念。

为什么要你念佛号呢?因为佛号跟这个世间的利害没有什么关系。从一般的想法来说,你念,不会多一点钱;你不念,也不会少一点钱。为什么要挑这样的方法呢?如果肯这样念的话,慢慢地,你念多的时候,感受就会不一样了;因为你的心力只有那么多,以前念的老是自己的事,想的都是自己或自己的小孩、妈妈等,为这些烦恼,还是离不开自己,所以你的心一直就在这个小范围里面转,跑不出来。那你要怎样出来?就算你有时候会说,哎呀,这个事情烦恼死了,我不要想它了;可是你在说不想它时,还是在想它,还是被它绑住,所以还是跑不出来。唯一能让你跑出来的方法,就是看有没有一个跟这一个没有关系的呢,慢慢地去练习,每天去练习念这个佛号。开始时你会觉得没有用,而说我有念这个佛号啊,怎么不见效果?可是你要明白,就像一个从来不运动的人,现在开始要注意身体健康,就去操场跑一跑;开始时跑一圈就很辛苦,可是如果他能够忍耐,天天去跑,跑上半个月、一个月,跑一圈就很轻松,而且慢慢就可以跑很多圈也没问题。

同样地,你这个心平常是没有经过练习的;开始叫你念佛,一开始还没有念完第一声「阿弥陀佛」,你就在想别的东西了,不要说第二声了。但如果你有个习惯说我每天一定的时间至少要念多少佛号,或者没事时就念,如等公共汽车也念,排队也念,洗碗也念,上厕所也念,你要肯这样随时随地去练习的话,慢慢地,这会形成一个新的习惯。变成习惯后,慢慢你会觉得它有力量;你怎么样觉得它有力量呢?要是你努力念的话,你会慢慢地觉得身体就松下来。身体为什么会松下来呢?因为它本来是紧的;本来为什么会是紧的呢?因为心里有烦恼;心里有烦恼,不知不觉我们的身体就僵硬起来。你现在烦恼比较轻了,因为你的心力从烦恼转向没烦恼的「阿弥陀佛」佛号去了,这样子的结果你就觉得身体松下来了。那你再念多一点,再来就是觉得心松下来。你怎么知道心松下来呢?当你再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你会觉得没有像上次那么急、那么气,这就是心里比较松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你以前没有办法从这些烦恼走出来的时候,你每天背着很重的担子,你在念佛的时候,没去管这些烦恼,它不知不觉就松掉了。因为烦恼比较轻了,你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时,你的反应就不一样了。这样子,你慢慢体会到念佛对生理、心理都有好处。

所以,念佛只怕你不肯维持每天做一做;你要肯做,做久了,你就会觉得很舒服。就像一个有固定运动的人,做久了,有一天不做他就会难过,只要他继续做,他会比较健康,不容易得病。同样地,我们的生理、心理都需要不停地操练,才会维持健康;若不去管它,它就会松懈下来。若我们心里不去管它,它听到什么,就胡乱接受,结果心里就一团糟,也没有时间去清理,把不好的东西拿掉。但你若多念佛的话,就避免接受一些没有用的东西进来,而且它是一个纯粹的念头,所以念佛使得心里有一个清净的时候,那么你就觉得很舒服。那,这样子的讲法还是把「念佛」当做一个心理的体操来讲,它背后其实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你若知道所谓「念佛」的意思是什么,这些佛、菩萨的名号所代表的是什么,就是说他是成了一个什么情况的才叫做「佛、菩萨」,最重要的意思是他体会到宇宙的真理,然后他跟真理在一起了。

怎么样的真理呢?就是我们平常看为最重要的「我」、「我」、「我」,他看穿说那只是你心里想出来的。怎么样讲呢?你看,没有什么东西、没有什么事情不是有很多因素促成的,而且这些因素都是少一个也不行的。像今天有多少人来这里,哦,他都肯听,那么,这个里面你仔细地去想,他每一个肯来,他背后都有很多因素,其中包括今天有时间来也不容易,等等;而那些不能来听的人,也会影响今天整个的结果,像要是有一个人今天不是来听,而是来捣蛋的,我们就不能够如此安心地听。所以,在这里的意思是说,他看清楚了一切是种种因素的结果后,他就不会再强调「我怎么样、我怎么样」的了。

我们基本的错误是凡事先从「我」想起——我要不要、我喜欢不喜欢、对我好不好;然后再来就跟别人比咯,再来,要好的就跟人家抢起来了,一步一步地被一些想法绑住,就往不对的路走了。所谓「不对」,并不是说谁对谁错,而是这样做会增加很多苦恼,而且往往很多是不必要的苦恼。你要是懂得所有事情都是种种因缘合起来的话,那么你才会往「怎么样的做法会使这个因缘变好,大家都可以得一个好」这方向去想。当他完全彻底懂得这些道理的时候,一方面他变成善于应用因缘。所谓「佛、菩萨能够救渡很多众生」,这是为什么?因为他遇到别人时没有自己的偏见,他能够看清楚这个人是怎么样的程度,他烦恼、困苦的根本是在哪里,他就针对这个来教他怎么样做。比方说,他看得出来,哦,你这个是嫉妒人家,他就会告诉你说是因为你这个想法不对,所以你在苦恼;你只要不这样的话,就不会有这种痛苦。如果这人也是喜欢嫉妒人的话,你想他会帮到那个人吗?说不定他会在旁边加油添醋说:「真的是这样,实在不好啊!」不但不能帮助人家,反而使得问题变成更严重了。就是因为他已经跳出来了,所以他能看得很清楚,哦,你的问题在哪里,这样做比较好;他能够这样子来开导人家,帮助别人。

而且另一边,更重要的是,他真正进入「无我」,他发觉的真理是什么?一切都是因缘所成的,结果是什么?一切是一体。就是说一切都是因缘所成的话,不管哪一个人在这里,他的态度、他的作为怎么样,大家都会被影响。那么,一般平常以为看得到的才会被影响,看不到的就不会。但是,他发现真理是,即使超出我们感官的范围,还是同一个道理,那这就不得了了。我们活着,如果不明白这个道理的话,一辈子就被这个感官的牢笼绑住了。慢慢地我们老了,这些感官渐渐退化,到时候我们会病啊、死啊,就等于说这个牢笼只会越来越没有趣,越来越小,那你这一生就很苦了。但要是懂得有超出感官的,那就是很不得了的事情。

那,我为什么肯一辈子在做这个弘法的事情?因为我是从「念佛」开始的。起先我读了很多的佛书,读了以后,道理我好像知道;所谓「好像知道」的意思是说,现在觉得是这样,过一阵子又不一样了。其实自己还是没很有把握说怎么样子是对的;这是如果只留在道理的范围,就变成这样,而且会觉得在生活中心里没有一个安定的力量。所以,在读了很多佛书、读了几年佛书以后,我自己选择了「念佛」,而不是跟师父学的;我开始都是自己学的。一旦决定了「念佛」,我很努力地念,一天念一万遍的「南无阿弥陀佛」。这样子念了三个月,开始觉得,哦,肩膀松下来了。接着在生活中遇到同样的事情,心里感觉比以前安定多了。再来,念到四百万遍左右的时候,我就有机缘遇到我的师傅陈健民上师,开始慢慢亲近他、追随他,那时候就有一些感应。主要能使人真正投入佛法的是有一些感应的经验;所谓「感应的经验」,是真的有超出一般我们想得来的事情,真的有佛、菩萨,真的有一股祂的力量来加持到你的身上,真的会看到光,看到韦驮菩萨,等等。当你有这些经验的时候,哦,你就知道这是真的了。别人知不知道是另一回事;你知道了,就可以走下去。

那么,走到现在,修这么久了,就真正地知道说佛、菩萨有超出我们感官的,无限一体的,这都是真的。我还不跟你一样只是一个人?我的感官也不能比你怎么样好,我还是戴眼镜、什么的。可是呢,我平常是在美国的,找我祈祷的人,有在马来西亚的人、台湾的人、中国的人及美国各地的人;他们知道我祈祷有帮助,在很紧急的时候,就打电话来求助。我现在就讲一个我恰好想到的事情。有一次在上海有一位老人,他病得很重,已经送入急诊室去了,医生看了也认为没有救,就下班回家了。他女儿认识我一个弟子闵居士,就通过他以电话告诉我病人的名字,我也不认识他,只是给了我一个名字。她陪她爸爸在急诊室,打电话给我的十分钟后,他爸爸躺着的铁床就整个抖动,就有力量来了;然后那个医生从家里又回来了,因为他回家后想想,也许有个什么药还可以用;回来用了那个药,就把那个老人救回来了。我讲这个故事不是讲我厉害,因为我还是个人,而我的手也不能伸到上海去。这件事不是人做的事,而是佛、菩萨做的事;佛、菩萨跟法界成为一体,就是这个样子。那,为什么要经过我来祈祷?因为他们要挑一些真的是献身,真诚在为大家祈祷的来给佛法做事。所以这是每一个人都有可能的,只要你的心是照佛、菩萨的心去做。你先修吧,修到你的心纯了,然后慢慢地做服务。你要知道这不是任何人的专利,每一个人都可以的,只是你要努力,好好地修和做,往佛法的服务去做,做到你看吧,你每一个的祈祷都可以有效,因为是佛、菩萨决定的,而不是哪一个人决定的。所以,把这些经验讲给你听,是让你知道佛、菩萨讲的不是一些空话,真正有这些事情。你知道后再来念佛,这个意义就更大了。而你要达到这样的念佛,最重要的是,不管你做任何佛法的事情,一个「菩提心」是最重要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菩提心」就是说不要老是为了自己的什么在求;佛法教我们说,你要瞭解一切有情,不只是人,还包括动物、鬼等,都是有苦的,迟早会遇到问题。到什么时候才没有苦啊?到了他明白佛法「无我」的真理时,他又肯修行,慢慢地把「我」放下;然后想到真理,认清说我们进入真理时是一体,不能只管哪一个,或只要一小部分好,要好就要全部一起好才行。「菩提心」基本上是要瞭解你这个学佛是随时要为所有一切有情想,并不是为哪一个人成佛,而是为所有有情成佛;因为原来是一体,你哪一个还没有渡完,那,这个佛果还没有圆满。懂了这个道理,一开始修法时,一定想一切众生都在修——详细的观想法,在我的书里都有解释。现在我是在提重点,重点是发心要为一切众生,希望他们早日成佛;不止是要他成佛,而且是要他早日成佛。如果只是希望人家成佛,就等于说祝人家好运罢了,而不用做事。如果是祝你早日成佛,那么,在我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我都要尽力帮助,我要做佛法的服务使你早点成就。

在做完一个佛课后,你要记得回向,因为宇宙间的因缘——你做完什么,就有什么的结果;你不做什么,就有不做的结果——这是所谓的「因果」。你做了一件事后的结果,要马上想到不是为自己做的,而是为一切有情做的,这个结果也是一切有情的,随时从头到尾要记得这一个菩提心,而这个菩提心的好处是什么呢?它会使你有智慧。怎么讲?哦,你说佛法很好,那我要从我的家人先渡起,我整天设法要我家人来念佛。这是很好,也有道理,因为家人比较接近,容易感动,但这跟菩提心有一点不合的是,你要是没有想到去渡其他的人,而家里这几个偏偏是不信的,你要怎么办?难道你一辈子就在那里跟他拉来拉去?没有用。但是你要是懂得菩提心的话,就不会这样。「菩提心」的意思是说,你做的时候为一切做,哪一个时机成熟了,愿意接受时,他就会得到。那你就不用整天说非要他怎样不可,让你白花力气,也没有结果。还不如好好地为一切在做,你家里那些本来不信的,看你做了有结果,他们慢慢也就会信了。这样做,智慧和慈悲都在里面了。你要从菩提心来做,长远地,对他们才有利益。若你整天要他们非怎样不可的,他反倒很讨厌和反感,更不会接受了。

再来,讲「念佛」何以可靠。你说世间的东西有什么是可靠的?我们明天是否还活着,都不知道;什么东西可靠?哪一件东西是没有变的?在这样想的时候,你慢慢会了解说,平常你以为这些世间的事是非处理不可的,等下班有空再修,可是下班了很累,不能好好修,或者等退休后再来修行,可是有的人是活不到退休的。所以,我们人生中哪一个是比较重要的?我们需要来检讨了;也就是说,到你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哪一个是真正能够有用的?这里有一点要说明的是,你所有的问题和烦恼,你境遇的升沉、顺逆,一般看不出缘由,但从佛法来说,这些的背后都是业障。因为一般人都是在轮回里面不知做了几辈子的人、牛、马、等等,在这中间有哪一个人敢说他所做的都是对的?每一世做人里面,不知有心、无心地伤害了多少人,这个账算不完的。这个账如果是负的,你到这里来就会有困难;何况有些是做过很多坏的,就会遇到很多事情。那你不相信的话,好啊,你说你病了,你只相信科学,只要去看医生;看医生也不见得会好的,医生也有误诊的、用错药的,打针也有感染的,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而且有些病因医生也查不出来、病也治不来,那你要怎么办?但是相信业障的说法的话,才能解释说为什么有些事用祈祷是可以解决的。特别是遇到鬼缠身或屋子有鬼这一类的事情,你要怎么办?没有人有办法,但是修行的就有办法了;为什么?因为那些他在缠你的只是苦得在喊救命,但他没有办法让你注意,只好让你受苦了。他会搞得你没有办法,求神问卜,而最后找出原因原来是业障,那你要怎么解?就是修行能够解。你本着菩提心,慢慢地在念佛时,不但长远上可能渡一切众生,眼前你就先帮到你自己了;你的业障慢慢在消,你的情况会渐渐改善,问题会越来越少。

还有一点,佛法的修行还有很多方法;除了念佛外,你喜欢念经,当然可以啊;你喜欢抄经,当然可以啊;你要打坐、要修密宗、要观想、修气功等,当然都很好啊。但是,你要看说哪些事情你真正做得到。而且要想,我们活多久,不知道;会生什么病,到时候多弱、多苦,都不知道,你到那时候还能做什么?我是这样想的,我是觉得你要是真正危险的时候,车子撞过来,还能念一句「阿弥陀佛」就不得了了;到时候还要做什么?没有时间诶。你说习定,习定当然是很好,可是你去坐坐看,你念一句「阿弥陀佛」时,心都东跑西跑的,你坐下三十分钟,心都不知跑哪儿去了;实际上是这个样子。你要知道自己是在那里习定或乱想,当然你可以慢慢地练习,可是如果没有一样东西,或一句佛号的话,你要定下来很难,还不如先简单地念一句「阿弥陀佛」,念惯了,你都觉得心里较清了,你再来打坐就不一样了。

「念佛」这个修法是很好的,看起来很简单,但是一声一声,不管念得好不好,却是很踏实地念了一次;这样累积起来,结果是很好的。这里面难的是,说起来是很好,但做起来却又很难;为什么?因为太枯燥了。有几个能在那里老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的?其实是很难的。还有的会想「我是高级知识份子、什么的」,要走捷径,才不屑于念佛;他想,念佛有什么了不起?实际上,你的心若连单纯的念一句「阿弥陀佛」都做不到的时候,你是没有资格骄傲的。而且你如果能念到心很单纯的话,你不就是在习定吗?而且我们的心和气总是在一起的,你在念「阿弥陀佛」的时候,心越来越单纯,心一单纯,气就会走它应该走的路。若你想东想西的话,那么气就会乱走。最好的让它走对路的方法,就是让你的心念单纯,它就会自己走对的路;那不是在调气吗?再说,大家都忙着上班工作、操作家务等,休息的时间很少,所以,一个人在一生能维持一个念佛、拜佛就不得了了。拜佛呢,消业很快,又是运动,不管你是小礼拜或大礼拜。念佛、拜佛,身心都修,深入以后,你以后会很好的。

而且,你念佛念得好,密宗高的层次你一样会到,我不是乱跟你讲的。像台北有一位曾居士,是一位退休的中学老师;他平常打打坐,读《金刚经》,或帮助我做一些法务如寄佛书等,其他他就念佛。他也没领过密宗的灌顶,也不知道什么是「颇瓦法」,可是他念佛念到颇瓦开顶的征兆都有。所以,你不要去想谁高谁低的;佛、菩萨的千法万法,只是一个「成佛」的法。你到什么程度,这个法或许快一点;可是你不踏实修的话,什么法都没有用。你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你只念佛,他说是后面的结果还不是到了?然后,他念佛多年,中间也曾经历魔来,比如身体会突然冷起来;怎么办?按摩也没用;他就不管,一心念佛,就会安然度过。

所以,这些都是实在的有人做到的,因此,念佛可靠是你要很相信的。不要想东想西,这个也要摸摸,那个也要摸摸,什么东西都不纯熟,根本没有用,也不能救命,不如老实修;念佛、拜佛都是佛教的,也不会有错,也没有叫你去惹什么事,只要自己好好做。而且,什么是最好的修法?做多是最好的修法。念佛多的人,他念佛自然好,这是最踏实的方法,也不用讲什么妙法,你就做嘛,肯多做,你将来肯定会更好,「熟能生巧」嘛。所以我都劝人多念佛、拜佛,因为你若连这个都做不好,你后面还要怎么样?有几个能放下一切来深入修行?也很少嘛。所以,我们要考虑实际的情况,真正努力于一些对我们将来有好结果的修行,那就很值得。

而且,你要是肯如此好好做,人家有事,你也可以替他祈祷;你只要有菩提心就可以了。你一时虽然看不到结果,可是菩提心维持久了,哪一个不能替人祈祷?佛、菩萨一直在听着嘛。唯一说祈祷没有效,是因为私心重,所以沟通有困难。佛、菩萨是很慈悲的,就是私心来求,祂们也会听啊。但是,你要替人家求,要能灵验的话,你非有菩提心不可——你跟道理不合的话,就不能通啊。菩提心主要是没有自己把自己绑在一个小范围,那么,它一切本来是通的,你只要进入本来是通的时候,这个力量就是这个样子,它就到处都可以去了。所以这里你要想,哪一些事情是你自己绑自己的;但也不能只靠想,因为想也想不出来,一想就绑住自己,只有靠念佛,念到根本没有什么念头,那样才能进入没有束缚。
那么,这个题目我就想到这些,所以就讲到这里。


吉祥圆满


校订圆成
二○○六年元月十九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校圆成
二○一七年二月廿一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