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性的智慧

MP3

开示及总校:林钰堂上师
校阅:弟子疾呼、弟子晓艳
笔录:弟子随和

二○○六年六月一日 讲于台北中鼎菩提社

本来给我的题目是〈何为空性的智慧?〉,现在又改为〈空性的智慧〉,这样。那我提起原来这个题目,等一下还是要讲一下,还是有些地方可以提到是有关系的。要讲〈空性的智慧〉的时候,我想我们先讲一下,「智慧」是什么。头一个,大家很明显可以体会说,这很抽象嘛!什么是「智慧」?「智慧」去哪里找?你真的抓得到什么「智慧」吗?我们要知道「智慧」的话,也许说,哦,读什么书的话,这个话、这些说法很有智慧。根本上这些话,还是从人说出来的。这样讲的话,「智慧」是什么?是不是藏在人里面呢?就是说,有些人比较有智慧,有些人比较没智慧呢?我们怎么样知道他是比较有智慧?这有点好像说,哦,这里两个电脑工程师,或者两个钢琴家在这里,他们没开始去做的话,你分不出来谁高谁下啊!要到他做了,做起来的时候,你才知道说谁高谁下呀。所以,这个东西就算说是在人里面,有的人比较有智慧,可是也要碰到他做的事情或者讲的话,你才会感觉好像说那一边是比较有智慧。所以,头一个就是说,要讲「智慧」的话,你如果说「何为」,什么是「智慧」?这其实是抓不到这个东西。这题目就给我一个等于说不可能的「什么是」——我真的讲得出来让你去抓到吗?所以,根本上就是,就题目上来讲,头一个就要讲说,我们最多只能讲说「何谓」——〈何谓空性的智慧?〉;因为我们最多可能说的是说,怎么样也许可以叫做「智慧」,这样的意思。所以我喜欢从这种东西讲起,因为这种东西很细的,你要想下去才知道说题目也不是可以乱出的。出题目的时候就要注意,我们最多只能说,说说看什么是叫「智慧」。

然后再来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有些东西是没有办法说的。不必说这种抽象的哦,你说,「这个宇宙有多大?」现在我们能够以人类的那些仪器呀,这样子能探测到的,就已经说,哦,星云,外面又是星云、什么,就是说,说都说不清楚。所以,你看佛经里面都是讲一些什么「非是算数譬喻所能说」啊、什么;有没有?这一类的。头一个就是,说也说不清楚。而且更厉害的是,你说,我们人类用推算的结果可以知道天体哦,除了可以观测的以外,还有更多的,好像是九倍多;就是说,真正宇宙间所有的物体,只有百分之十是我们观测得到的,还有百分之九十是——它不发光,你怎么办?你根本无从测起!所以,就是说,甚至是超乎你想像的;对不对?你根本不知道它怎么样,你要去怎么想?而且我们也知道什么叫「黑洞」啊、什么;就是说,怎么一去到那里,真的像科学说的那么厉害的话,那么,里面一个意思是什么?我们现在说的,哦,时空里面那些定律的,什么、什么的,去到那里是都不能用的。所以,我们以为是真理的这一套科学理论,其实在宇宙里是行不通的,很多地方它根本行不通。所以就是说,还一层,就是说,超乎你可以想的。所以要了解说,其实呢,要谈「智慧」的话,还有这个问题,就是它有说不出来的,它有不是你可以想像的,你要怎么说?

特别是,这所谓「空性的智慧」当然也是佛的智慧喽!佛的境界——我们又不是佛——你在这里猜;人家说「盲人摸象」,我们这里摸都摸不到的。因为这里面非常大的问题,就是说,你真的先要了解说,我们是这么有限,我们现在设法要对这个问题要去了解。那你有了这样的了解以后呢,那么,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先谈一下「智慧」,等一下再谈「空性的智慧」。「智慧」的话,怎么样算「智慧」呢?我们一般世间讲的说,哦,他这样比较有智慧,他那样比较没有智慧;是怎么讲?头一种,是不是说,哦,比较世故喽,懂得明哲保身,知道怎么样子——就是年纪大了,学会怎么样比较保全自己;是不是这样子就是比较有智慧?比起莽撞的,也许他是有智慧。但是呢,成语里面有一种说法,它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或者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一类的话。就是说,哦,你如果说谁比较行的话,还有比他更行的。这样子真的就是「智慧」吗?你如果这一些都是从说,谁比较知道怎么保全自己,或什么……,这样来想的话,是不是真的就是有智慧呢?因为——那还有比你高的,那你怎么办呢?就显得你是不够聪明、不够智慧。

那么,但是呢,另外有一种是像成语里讲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就是说,遇到一件事情,一般认为怎么样的,这个人会想说,不一定是这样子的。这样的智慧就不太一样了,他就是说,他不被一些固定的看法绑住了,他能够有其他的想法来看事情。这种是一种「智慧」;为什么?他从一个范围跳出来。但是,这一些来讲的话,那么我们的题目是「空性的智慧」,怎么样才是「空性的智慧」呢?刚刚讲的那些,还是世间的讲法,你说,哦,他懂得别的想法,可是呢,你一个想法,我一个想法,那又是哪一个比较有智慧、比较对?也不知道的。所以,先是在「智慧」这个题目上要有这样子的了解。但是,要讲「空性的智慧」,在某一个意义上讲,比起前面要光讲「智慧」的那个,它有一种容易讲的地方;为什么?它容易讲的就是说,「空性」是佛法里面一个清楚的观念,所以先讲「空性」,然后再讲「空性的智慧」。

讲起「空性」这个观念的话,要了解说,所有佛法的东西,它是做什么?它是说,佛、菩萨祂看到世间很多苦啊,那么祂也想说,希望祂和所有的人,都能够找到一条路说,从这个「苦」里面出来。那,要找到这个苦,怎么出来呢?它离不开因果上的思考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这样子去想。那么,要找出根源来,从根本上解决,才能解脱嘛,才能从苦里面出来。那么,祂终于真的体会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祂自己也解脱了。但是这个东西,跟我们平常的差太远了,那么,祂要来开始设法引导我们都跟祂一样得到解脱。但是这个问题很大啊,因为光讲人类就好了,千千百百种;有没有?每一个人的能力所能够了解的都不同,然后他愿不愿意寻求解脱啊?他有没有时间谋求解脱?他有的已经快死了,他有的已经很病重了,种种、种种,你要怎么样子一个一个把他带出来?很难哦!所以呢,慢慢就是,他就遇到一些人,讲呀、讲呀、讲呀、讲呀,讲起来就是用理论慢慢要去带人。那在要带人的里面,慢慢发展出来完整的理论里面呢,它一个基本的一个观念,叫做「空性」的观念。

这个观念是——你知道吗?凡是人造出来的东西,它是有个目的,是要来做什么事情的。这个观念造出来是做什么目的?是因为佛所证到的,祂解脱的时候是怎么样的解脱?最根本的解脱是说,一般所有的问题出生的地方是从对立的心态出来的,就是说,他心里有抓一个「我」——这个是我要的或我不要的,这一类的。开始一抓的时候,就有另外一边了,那么就有对立出来了。那么,要把对立消掉的时候,这种对立是微细的,是潜意识或者观念里面的东西,你要怎么样从这个东西出来?那现在是从理论来讲,实修是另一回事,后来再讲。你理论上,祂先教你一个叫「空性」的观念;为什么?这个观念它是说,一切——不管有情、无情,任何东西——佛法里面,任何东西,它原来的那个字叫dharma,翻成中文的话,它都用一个「法」字。这里的「法」不是说,哦,成佛的方法,那一类的意思;不是,不是法则的意思。这个「法」是任何东西的意思。这个东西的意思呢,它不是说非是感官经验里能够抓的一个一个个体,才是一个东西。比方说,哦,忽然做一个恶梦,在佛法讲,睡梦里的任何东西,也是可以叫做一个「法」、一个东西,这样的意思。所以,它不管它实在、不实在,任何经验得到的,或者你任意一个区分——比方说,我把这个教室当做一个单位,那么也是一个「法」;我把这一排当一个单位,这也是个「法」;就是任何的、你心里想的,都可以叫做「法」。那么祂说,任何法、任何东西,它基本上是一样的;祂是这个意思。但是这个一样的这个东西,这个基本上一样的这一点,祂说它是「空」的。所谓「空」的意思,不是说没有,因为既然已经说有东西了,怎么东西又变没有;对不对?祂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东西既然妳也有、你也有——一个是女的,一个是男的话,这一点,它就不能有男女喽!如果是有男女的话,怎么可以在你这里,又可以在妳这里;有没有?现在又讲,这个桌子也是法,人也是法,这个东西都一样的,基本的那个啊,就不能是有生命或无生命;有没有?这样的意思。它既然是一切都有的话,它这个一切都有的这个东西呢,就什么都没有,就不能有特性,任何特性都不能有,这个意思。

所以我在翻英文的时候,就跟它讲说什么?我翻成说是Blank Essence。Essence只是表示说,每个东西根本上是这个样子,但是blank的意思就是什么?就是像这个板子嘛,就是空白的板子。它不是没有啊,但是它本身没有写任何东西,所以我们才可以写;有没有?就是,这个「空性」呢,就是它本身没有任何特性,所以它是一切共有的,就是这样。那为什么佛法要有这个观念?因为有了这个观念以后,你以前所有的对立,出于哪里啊?出于这个分别嘛!我们是这一党、我们是这一派;我们这一国、这一族、什么;有没有?你谈到「空性」的时候,都一样啊!靠这个观念,是想设法帮你从这种「对立」的观念出来的;而且很重要的是,它是说,一切的根本是空性的话,就是叫你说一切的对立的观念、什么分别,都要放得掉。但是,这个不是表示说,你就变成没有作用的;只是第一步,第一步因为你是被绑惯的,被观念绑惯的人,一定要给你这个;然后你进去修这个,修到你能够回到原来的,没有任何对立分别的,那样的一个纯粹的一个心态。一回到那个心态的时候,你以为它不做事喽;不是!为什么?他到那个时候,起先都是有偏私、分别的——我只要管这个就好了,我只要想这个就好了,我只要爱谁就好了;到那一个没有对立分别的时候,噢,不得了了,不但是所有的人啊、所有的猫啊、狗啊,会咬我们的老鼠、苍蝇、蚊子啊、什么,哇!都是一体啊。他不做分别的时候,是变一体。这个一体,他真正体会到那个的时候,他做的事情就不一样,就是会做什么事情?就像释迦牟尼佛会做的事情,就是普遍的救济,就是帮每一个——每一个要他们了解说,原来你是这么大,原来都是无限,原来都是一体;这样子。

因为我们只有一个钟头,也不能讲很多、很多,继续下去,所以我接着要来讲说,这样的话,你若懂「空性」是什么样、什么意思的话,那么,怎么样叫做「空性的智慧」呢?当然就是说,基本上至少头一个就是说,你了解这一点嘛,你能够对这个「空性」这个意思有了解。但是你有了了解以后,你不能说,哦,这个很好、很好;然后一回到现实生活里,你还是老套的话,那不算有「空性的智慧」,那只是你了解了一种理论而已。它变成真正智慧的话,就是说你慢慢地呢,你照着佛法讲的,既然是本来在根本上没有对立、分别,都是一体的;那么那种慈悲啊、怎么样,它有教你怎么修啊。从布施开始——本来对这些东西很执着,能够放得开啊、什么;慢慢一步一步去修,那么你这个人慢慢改变,慢慢的说,哦,什么「一切一体」这些,不是一个空话,真的看到哪里了。哦,印尼地震的什么,你那个感受真的是自己在那里一样。那么,慢慢地,这个人改变了。这个人改变以后,他跟人的来往就不一样;他跟人来往不一样,他遇到事情的那个反应——别人会苦,他不会苦;他能够给人家开导啊、什么的。哦,慢慢也就带动、帮助别人;整个是这样子慢慢来的。那么,但是,这样只是浅浅地讲说,好像说有些应用,但是这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这里呢,我们可以来讲说,怎么样是空性的智慧的「极致」。要讲「极致」,我们又没有证到佛,我们怎么知道呢?但是,至少我们可以看一些经书的说法。比方说,佛经里面它也要描述一下「成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它就会讲说「五智、四悲」;对不对?那,用讲的会讲说什么?法界体性智喽、大圆镜智喽、平等性智喽、妙观察智喽、成所作智喽,像这一类。它就说,它跟你讲说,要是你这个空性的智慧圆满的时候,会有哪一类的表现,就是佛的智慧就会变成怎么样。比方说,法界体性智,这个就是说,他就会了解:所谓「法界」,就是任何东西,不管实在、不实在,包含一切东西的整体,就是说所有的东西呢,它们的根本性质是什么?就是了解空性,知道都是空性,就是都是一样,其实只要了解都是一样就好。

那么,「大圆镜智」的意思就是说,比方说我们平常想事情,我们都很有限,我们看到一部分,看不到其他部分,而它是完全彻底地可以看得很清楚任何事情。当然,它讲到佛,它有讲三世喽——过去、现在、未来、什么,祂都看得清清楚楚,因为祂心完全没有被任何东西绑住的时候,祂可以这样子。而且,当然这里面也包括——比方说,你不是被感官绑住,那么连鬼、连天啊,什么、什么,你都看得清清楚楚,就像个镜子一样,有什么它就照得很清楚,就整个看出来。

「平等性智」的话,就是说一切根本上是平等的。我们看表相的话,有高低、有贤愚、有善恶、什么,但它在根本上是没有差异的。因为祂觉得,它一切在根本上都只是空性,一切都是从「空性」里面显出来的。「空性」还有另外一个讲法,就是说「没有绝对独立的存在」;就是说,不论什么东西在这里,我们通常就认为说,哦,这个花,它是独立的一个个体,是这个样子。但是,我今天如果感冒的话,我就闻不到花香了;我如果戴一个墨镜的话,我看到的花的颜色又不一样了。小孩子来摸的感觉和我所摸的感觉,因为手粗细不一,又都不一样。所以,哪一个是可以叫做「这个花本身的那个触感」?抓不到啊,因为随人摸都不一样。在这个意思上讲,就是说,我们抽象讲的时候,很简单——独自存在的一朵花。实际上从经验上来讲,不是那么简单的,都是种种条件下的结果——因缘合成的结果。就是说,什么情况下是这个样子,什么情况下又是那个样子。从这一点来讲的时候,整个法界里,任何一个东西呢,你看它现在是这个样子,其实你不知道它后面的因缘,它是受很多东西控制住的。就是像说,不久前,有个人传一篇电子邮件给我看,他说,你知道吗?为什么那个火车的那个轨道的宽度是多大?他们去研究,推啊、推啊、推啊,最后推出来说,原来是为什么?是因为最早在古罗马的时候,那个两匹马来拉的那个车子,两个马的屁股这么大,所以那个车子就做这么大。那么,古时候,给这种车走的那个路,路上不是都有那个沟了吗?一步一步发展下来的时候,因为利用以前这个就方便嘛,就是从那时候这样到现在,我们铁轨的大小是被那个限制住的。而且因为这个呢,甚至影响到什么?他说,有一个地方有一个隧道,那个大小又是照古时候的那个火车的大小做的。那么,所有经过这个隧道的东西,你非只有这么大不可。所以这个影响到什么?那个太空梭,太空梭的那个推进器的大小呢,也被这个绑住了。

所以你看不到的,但是,从这个故事,你就可以了解说,佛法讲说缘起,就是说,一切缘起共生,是这个意思。你看不到那么多的时候,你不了解,好像是说这个只是独立的在这里发生的一个事情。你要是看得到的话,就是说,哦,整个一切都是互相影响才有这个结果。不过,从空性的另一边讲就是,它没有一个是有独立的存在的话,那么它的存在是什么?就是说种种因缘互相影响的结果。因为因缘这样,现在是这样;哪一个因缘变,整个情况又变;这样子。

这里还要再讲一个是什么呢?那么,我们讲这个佛的这一些德性,成了佛的话,祂圆满的空性的智慧是这样子的话,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就是说,我们当然不知道真正这些指标后面代表的那个是什么情况,离我们太远。但是,至少——所有的理论,它有个好处是什么?指导我们的趋势、我们努力的方向;有没有?我们看出来说,如果最后是这样的话,我们应该如何改善。

哦,我们还没讲完咧,像「妙观察智」,就是说,所有事情,佛可以观察说这个东西因缘是怎么样。你要是不懂它的因缘是怎么样的时候,你的处理可能是错误的。你要是懂得这些因缘是怎么样的时候,或者你可以看到更多的因缘的话,那么本来他以为无解的,你也许就可以提供一个意见说,怎么样用别的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成所作智」也是这个意思,什么事,该怎么样做,才会圆满。

那么,这一些呢,就变成我们要去学佛、修佛的一种指针一样,就是说,哦,我遇到事情,我也可以拿这几个来想一想;哦,我有没有真的是平等地在看这个事情啊?我有没有各方面在看——大圆镜一样的?我有没有妙观察?我有没有多想想有没有其他的因缘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什么?这样子。

哦,这里面呢,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说,这个「空性」的教示是佛法跟任何其他的宗教啊,或者学问啊、什么,根本上一个最大不一样的地方。这个地方,你要看,我们不是在强调说,哦,我跟你不一样、我比你好、什么;不是。重点是在说,就是因为它是基于这样子的一个了解出来的,它就没有一些其他的东西会有的问题。你如果说是神、是上帝、是什么,那么,就变成说,都是我对,都是我……;对不对?你要跟着我才对——就有这种想法出来。那么,发展到剧烈下去,可以说,哦,为神可以死啊,为神可以杀人啊,为神可以什么……就问题很多啊!但是,佛法讲「空性」,「空性」是说「无我」啊;没有什么可以执着的。所以,它整个佛法的讲法,你看,比方说《金刚经》,我们今天大家有拿到《金刚智慧》这一本书,里面是讲《金刚经》的。《金刚经》它当然也是讲根本的这些观念。《金刚智慧》里面有我写的那篇〈《金刚经》的要旨〉,那些详细内容我们不去讲了,主要就是讲说,它讲来讲去,它里面是讲说,哦,平常我们叫做「什么」的,它说,并没有一个实际上的东西,所以说「非什么」;《金刚经》里不是都讲这个吗?都是这种三段的讲法: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它的讲法就是说,哦,平常你说这个,你一讲什么的时候,你都当做真的有一个什么东西在那里。花,这朵花,真的就是一朵花。但是它说「非花」,它这个「非」也不是说,这不是花,它是说,这个花没有它独立的存在的意思;它没有独立的存在,就如我们刚刚讲的,它是因缘和合,它有这样一个表现而已;但是呢,你不妨叫它做「花」,它只是叫做「花」而已。它的意思是这样,就是说,这个整个是一片,你的经验里面没有分色、声、香、味、触,也没有分这里一区、这里一个人。没有啊,你的经验是整体嘛!但是,整体里面你也看得出来有分别的时候,你不妨把它一个一个叫出来,噢,这个叫什么、这个叫什么,你是可以这样做的。

所以我在写了那篇以后——那本书里面好像应该也有收入这篇——后来还写了一首诗:〈《金刚经》补缀〉,就是说,给它《金刚经》里最后补一句。《金刚经》它是什么都讲清楚,就连果位、佛法、什么,它也都这样讲,都是说:这个,非这个,叫「这个」。但是它有一个没有写出;我把它写出来,就是说:佛,非佛,只是叫做「佛」而已。其实,是要彻底的话,是必要加这一句的;有没有?整个佛法的观念就是这么活的;它没有说,哦,佛是我们要学的、什么,他就不得了了,所以你抓着「佛」这个名字,我们就怎么样了。没有啊!「佛」也只是一个名字。因为这种态度的话,那你想,他遇到什么事情,整体的考量喽;他能够想说,哦,人家不一样的程度啊;不一样呀,没有说你非这样不可;有没有?所以佛法不会说,哦,你非这样不可,只有我是对的;如果那样,都还是执着,没有了解佛法的意思。佛法真的了解了,它就会像菩萨的三十二应啊,去行这一类的方便教化;有没有?哦,你是这样的,那么我也可以随你去信回教啊,我也可以去信天主教啊,都没有关系嘛。你要是能跟他在一起,带他慢慢去体会「空性」、「无我」这些的话,你去哪一途都可以去做教化啊;有没有?所以你看,这个多不一样!搞错的话,都是变成争嘛!有我执、有我、什么,就是争呀、斗呀、战呀。没有的话,可以顺着你,去慢慢跟你一起,然后慢慢感化、慢慢教化,就不会出问题啊。遇到生活里面的事情,跟人家接触、来往的时候,讲也没有用,争也没有用,事情就是这样;有没有?

那,这里我们就来讲说,噢,那你要怎么样达到「空性」?这一个呢,你说「无我」,很不容易哦。你说,明明一朵花在这里,你跟我讲说不是花啊,或者不是一个独立的实体;这个太抽象了,太麻烦了。就是花了,还要去想东想西,干什么?所以这里什么意思?世间很多事情你一遇到,明明一个冲突在这里,你怎么去「无」啊?你要无,他不无啊;你可以不争,他还是要迫害你,你要怎么办?有没有?所以,同样要达到这个「空性」,要体会这「空性」呢,你要能解决,要想出来说,是不是有别的方法?要不然你光修「无」也可以啦,你光修「忍」啊、什么,都可以。但是,还一个方法,我自己彷那个〈心经〉——这个在网页上都有——彷照〈心经〉的样子写了一篇叫〈大悲波罗蜜多心要〉。就是说,〈心经〉开始它是:「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我就写:「文殊师利菩萨,任运大悲波罗蜜多处」。就是它讲「时」,我就讲「处」呀,就这样的一个一个对应跟着。那么,那里面主要在讲的是什么?就是说「包容」。你讲「空性」呢,你说无啊、无啊,面对着这一些平常我们这么认真有、有、有的,你太难修了。

那另外一个办法呢——「包容」。你什么都可以接纳的话,你比它大就好了。你要是什么都包容得下去的话,你跟「无」不是一样吗?有没有?所以,后面那个「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的地方,我写出来是变成说「容忍容忍。无不容忍。」;要是能做到「容忍容忍,无不容忍」的话呢,你将来会嚐到什么呢?「无不乐容忍。菩提娑婆诃。」;就是说,真的是会快乐。为什么会快乐?因为就好像说,小孩子在为一个玩具哭——你已经长大,你不必为玩具哭的时候,你是不是快乐的?你已经超出了,你就有解脱的快乐。所以,你遇到实在世间的事情,你一个修法是这一种——你只要能大、大。但是,这样修并不是真的那么困难;困难是因为我们平常只是想眼前啊、自己啊,这么一点点事情,那么你修这个就很难、很难喽。那你如果常常就是修什么?想来想去就是想一切众生嘛,这个解脱的问题。世间的苦,现在很容易了解嘛,随时那个电视、电脑、什么,都看那么多新闻,那么多苦的事情。噢,那你不要只看台湾的嘛,你看世界各处的。那比起那些来,你要想说,我们迟早也不是不晓得会碰到这种情况或那种情况。很容易,其实蛮容易修;你要是常常心那么大啊,平常生活里这些事不是那么困难的。有很多困难的原因,是因为你放不下,你好像说非争——非这样不可,非那样不可。你要是懂得常常就是说,这样也可以,那样也可以的时候,「容忍」就不是那么难修的事情。而且这也是眼光如何的问题嘛,你为什么一定非这样不可?一定非那样不可?虽然依你的了解,这样不是完美,但是有时这个时候,遇到这个人,就只能这样子。你要是懂得这一些的话,很多问题都容易过啊。

那,另外呢,还有一些是什么?我们佛法里面讲什么——比方说,你修「空性」的,你可以怎样?它说「无我」;对不对?「无我」是说,没有一个真正绝对独立存在的意思。那么,要修这个呢,你还可以修什么呢?一个是根本的,修无常、无执。我们佛法很好的地方是什么?它这个不是说,哦,我是佛陀,我给你一个「十诫」,你背了,你照着做就好。当然也有那一类的戒律、什么,可是它基本上的精神是什么?它是说,哦,我真的有什么开悟的经验,那么我要设法帮你了解。但是它要帮你了解的时候,它也不是说,哦,我讲的就是对,你照着做就好。它不是,它是说,「哦,你看吧!世间是不是这样子?」这一点是很重要,它都是跟你讲的是真理,讲的有真理性;就是说要你自己去看,而不是说,哦,神说怎样,就怎样。这真理性是说,你谁都可以来自己看嘛——佛法里面也没有说徒弟就不能跟师傅辩论这个法理嘛。就是说,都是可以讲的啊;谁有理就谁对,就是了。

然后,讲佛理也都是说,你看是不是这样子啊?并不是说,我要灌输一个什么观念给你,而是说,大家都来看,如果真的是这样,你只好照着真的是怎么样来做而已。所以这里面它一个——根本上的一个教示是说「无常」。你平常因为都是有观念在作用,但是你想,观念都是死的东西啊;对不对?你说,「哦,某某」——某某这一生不晓得变化有多大?他自己都变得前后完全不一样都有,你只抓一个「某某」;实际的东西是一直就像高速公路——咻,一直在那么快地转变,你有时间去抓这个、记那一个吗?没有啊!你抓这个、记那个的时候,就出事了;你往这边看一下的时候,就撞了;有没有?整个事情也没有谁能够控制啊——整体的,整个人生,一切什么事,如同「无常」的一个大河;哇!这样在冲啊!你要懂得这个的话,要放开也很容易啊。你以为你能做什么吗?人算不如天算;你想了半天,真是开玩笑,其实不晓得将来会怎么样子,你也不知道。所以它是教你说去观察「无常」,你要是「无常」能够看得很透彻的时候,你修「无我」也容易呀,就是不执着喽,这一些就都容易了。

那么你修「无常」喽,或者平常修「无执」啊。无执——这个也不执,那个也不执,什么都不执的时候,就跟「无我」差不多了。「我」只是一团执着,「我」之所以出问题是因为「执」嘛。我可以有我的见解,但是我如果不执的话,我就不必跟你争了嘛;对不对?问题出在「执」啦;「执」放得开的话——这个也放得开,那个也放得开,事情就容易度过了。而且这里面,不要以为说这样子不好。这样子是很好的;一个人他能够无执,能够容忍,能够什么的话,哦,减少很多问题嘛。别人遇到这个样子,他非这样、非那样不可,就惹出一大堆问题。遇到他,什么都好、都好,就没事啊;自己也平安,别人也平安啊,少了很多事情。

再来,还要讲一个,就是又回到我们原先讲的说,哦,所谓「智慧」这样子的东西,其实啊,你不是真的可以抓得到的。你讲半天吧,也许你从我讲的里面,有点了解、什么;但是,真的你就这样子听了,等一下走出这个门就会比较有智慧?天知道!对不对?我自己都没有——有没有?所以这个东西就是说,这个不是真的讲得来的东西;那怎么办?但是佛法里面呢,也有靠不讲的。所以佛法它厉害是这样子,它有的是用讲的嘛,就是理论嘛,就是这样讲;它也有不讲的嘛,不讲的里面也有智慧。哪一种是不讲的?比方说,它只叫你念佛,那它只说念佛的话,哪有讲「智慧」?哪有讲「空性」?什么都没有讲。但是,一个人要是能够说,哦,心里不想东想西啊,那么单纯说,啊,念佛就好;他就念啊、念啊、念啊,今天也是「阿弥陀佛」,明天也是「阿弥陀佛」,三十年也还「阿弥陀佛」……哦,那他这里面不是「无常」、「无我」、「无执」吗?那么,你心要是能那么净,你自然超越了;你不用讲,就会体会那个「一体」的智慧,因为这些东西是本有的。我们平常就是说,啊,被感官啊、见解啊、什么,绑在一个小区域里面,这样子缠啊、缠啊——纠缠,跑不出来而已啊。你这个能体悟的时候,本来是这么大的,本来无限,就能够进入「本来无限」,所以念佛是很重要的修法。

还有更不用讲的——禅宗啊,连个「阿弥陀佛」都没有了。真正讲,它虽然有公案,可是公案是因为不得已而留个记录、什么。它每一个、每一个公案不是在于说,你说一句什么话,我说一句什么话;要是这样的话,那还不简单吗?我们两个都背这一个,然后我来问你一句,你答一下嘛;那你就开悟啦?没有那回事啦!它的记录,其实真正你要体会它的意思是什么?它是说,这个人,他是心已经开了,就是师傅那一边,他是已经超出了这些;已经超出了,而且基本上来讲,要能超出的人,最、最基本的一个地方要能够「止念」。就是心里要能够没有念头起来,自然而然的;不是说,故意去怎么样子没有念头。不是!是说自然地就是心里什么、什么挂碍,什么执着、成见、什么,已经都没有了,自然的就没有话。那样的时候,哦,那么这些在追求这种解脱的人来,而且不是说,哦,我给你探个头,这样子一走,我就可以怎么样;不是。通常你就是跟在师傅身边啊,大家在一起生活。忽然有一天呢,你跟师父有个什么应对,他一个反应而已;他只是那个人自然的反应的时候,你在他的反应里面,你也忽然体会到超出的这个;是这个意思。完全不是在于讲什么话,或者做什么。那个若还是用心在想说谁聪明、什么,那就完蛋了,根本还在思考的缠缚里面,那是不对的,不是这样。

这里面你要修「空性」,一边是我们刚讲这些喽——包容喽、修无执喽、无常啊、什么,这一类的,或者修念佛、什么。还一个,就是我们修禅宗、密宗,就要跟在师傅身边。需要跟在师傅身边是什么道理?就比方说,你说写毛笔的人,你到你自己有你自己的风格出来以前呢,你不是先要规规矩矩临摹、写一些基本的东西,然后要临摹书法大家?那个意思,学人家的步数。你跟师傅身边有什么好处呢?就是说,哦,遇到事情,因为你在他身边嘛,大家都遇到眼前这个事要处理;哦,你走哪一步他都骂你,就是每一步都骂你里面,你就学到说,哦,还有更好的步嘛;有没有?就是这个是这样的,就是你要怎么样知道什么是比较智慧的,就是靠说,都是遇到事情的时候,才看得出来有不同嘛。那你怎么知道不同?那我想,只能这样子讲,实际上各人领悟是有高低的。那么,我的东西里面——这一篇,这些在网页上是都有的——〈〈心经〉与〈心要〉的会通〉,有〈心经〉与〈心要〉那两篇,而且有说明的。然后,这本《金刚智慧》也可以看,也是跟这个题目有关的。而且,还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就是这些东西,所谓「智慧」这些东西,你要想成说,它不是说一个死的观念,它是一个活的,所以没有定法可说,没有一定的,不是说,你一定要这样子才叫「有智慧」。

如果你只知道要啊、要啊、要什么的,因为这些世间的东西,无论你怎么搅、怎么搅啊,你就是在一个很有限的范围内。你要知道结局也就是生、老、病、死;有没有?你要有超出这一些的,能够使自己心地也得到平安、喜乐啊,而且还可以帮助别人的呢,就要不止是这样子。平常就要放得开,少去惹事,多修包容啊、无常、无执啊,那么心地渐渐愈清平、愈单纯,你这个本有的智慧慢慢才有机会发展出来,这空性的智慧才有机会发展出来。那么,这个题目我想到的就是这些。那么,你们有什么关于这个题目或者佛法修行的问题要问的,都可以提出来。

茶桶,你发那个「绿度母符」给人家。书,晚来的人自己拿,后面有那个《金刚智慧》,而且我们在网页都有那个免费赠书的,就是我的作品,都印出来,都是送的。如果你想读我其他的作品,还有流通本的,都列在那边。所以,你们要的话,写去那里,都会寄给你;这样子。现在发给你那个是绿度母的符啦,然后背面是那个网址,这个yogichen.org那个网址。然后,那个印写的是「养和斋主」,这是因为我的书斋叫「养和斋」,所以那个是刻「养和斋主」。

如果没有提问,我们就这样结束,但是会后你私人有问题,还是可以来问。

问一:念经的话,会自然会开智慧吗?

答:会、会。念经会开智慧,因为它经里面讲的,都是佛法这些道理。然后,你若念熟了以后,念熟以后,你在念的时候,心就定在那些经文上面;有没有?就比较没有杂念,所以它都会帮助你。

问:那读不懂,也会开智慧吗?

答:哦,开智慧不一定靠懂所有的东西啊。因为你懂很好,但是他真正开智慧是到什么地步?就是念到——你念那个字的时候,只有那个字,没有其他念头。那样子的话,反倒容易生出智慧来。讲「智慧」的话,「智慧」不是说,靠说想的,而是自然反应啦,回到本来的。因为你要知道说,他这个真正起作用的话,他进入「无限一体」的话,他祈祷、什么,都可以帮助别人。所以,这些不是说一定非懂、非怎么样,因为——怎么祈祷就有结果?根本不认识,人在千里外,怎么会有结果?不靠想的;要靠想,我想疯了也没有用,因为看不出来什么地方有一根线,可以这样牵到那里去;有没有?不知道的。所以不要想说都要了解;不是靠了解的。反倒是单纯就容易,单纯还有一个容易的是什么?就是想一切众生、为一切众生;因为这样的时候,跟佛、菩萨就一样,祂们也是随时什么都是想一切众生、为一切众生;有没有?所以你的这边的修啊、求啊,都是想一切众生,那就一定相应。不相应怎么办?佛、菩萨也只有这个东西啊!难是难说,你不是那么容易心一下子那么大。所以你要修;修久了,你私人间的一切,你愈能够放得开的,你这个证入一体,就愈能容易去达到了。但是你也不要再只在管私人的事怎么样;你最主要是说,心常常都在想——你开始只是一句空话,没有关系——都是说一切众生、一切众生,久了、久了,你的心会大去。

所以我的作品里面,像什么《净业朝暮课诵读本》或《劝念佛》这类的书,或者《宝井清泉》书里面,都有提到「法界观法」。就是你修行的时候,你做功课,你一开始的时候,你就想:右边是爸爸,左边是妈妈,前面是冤亲债主,就是说你现在认识、知道的有关系的这些有情,或者过去生有关系这些有情;然后后面呢,就是六道众生——地狱道最需要帮助最接近你,地狱道,然后饿鬼道、畜牲道、人道、阿修罗道,以及天道的众生,这些都在,并且都在做同样的功课。然后呢,前面空中是所有的佛、菩萨啊,声闻、缘觉啊,这些也都在,祂们在看着我们、加持我们;这样子。开始时候,就这样想一想;做完的时候,迴向功德的时候,再这样想一下。哦,这个要养成习惯,就不一样,力量很大;因为你做的很正确,都是为一切众生,求他们早日成佛。

而且,我提倡的一个就是说,菩提心里面,我说,你求的是「一切众生要早日成佛」。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如果你说,哦,我菩提心,我说我希望一切众生成佛,那么你也可以说,哦,那你就三大阿僧祇劫慢慢来吧!那我已经祝你好运了,我也不用做什么事,反正我已经祝你好运了。那这样子很消极,就没有努力的热忱和目标;就我们个人来讲,没有一个为众生奋斗的目标。但是,我们心说,我祝一切、希望一切众生早日成佛的话,那么这就表示说,任何众生,我要想说,我怎么样子跟人家有法缘啊,怎么样在佛法上帮助他、什么;有没有?而且你带着这个居心的话,你说,印尼的震灾我捐十块钱的话,我发心也是这样子,就是说,虽然是钱给他,但是我的愿是这个样子;那么,虽然只是给钱,这个钱也变成一个法缘。因为我的发心不是只是在说解决他眼前的一点苦嘛;这次完了,下次还可能来啊,你要怎么办?有没有?这一些都是有限的,但是一跟这个无限的大愿连在一起,那么,希望因为这样子,慢慢、慢慢,也许不是这一生,他们将来跟佛法有缘,可以学佛,可以成佛。那我的目标呢,因为我要他早日成佛喽,哦,我就过着修行的生活,把我所知道的佛法、我的修行经验及心得,写成书、登在网页、印书给你啊、什么,就有努力的目标。

所以你每个人听了这样子,你就也可以这样做啊;在你自己范围内,看看自己能做什么,而来努力。这里面有一点很重要就是,通常都是想说,哦,身边这些人;有没有?我家人怎样,这几个。你要说只注意这几个,然后要等到他们愿意,那不晓得要等到什么时候,那你这一辈子已经过去了,也没有什么大效果也不一定。你要是一开始就想说,哦,是为一切众生的话,哦,你不但可以帮助很多人,而且这个因为佛法普遍广传的结果,到你的亲友们机缘成熟的时候,他们就有机会学到真正的东西,因此不必说只是担心他们几个;这样子。前面讲的依「法界观法」来修的时候,你都是观一切众生,当然他们也在里面啊!不妨为他们祈祷,但是你不必只是老是为这几个;对不对?那就是自己绑自己了。

问二:关于咒语,在以前,咒语就是佛陀讲出来,以前应该佛陀是讲巴利语,后来听说用梵文再翻成。到了我们中国,再把它翻成中文。唐朝的时候,应该是比较接近现在方言,比较接近现在闽南语。闽南语的念音比较准,譬如说〈大悲咒〉,我们现在用中文来念的话,跟原音已经脱离了,不太一样了。那我是在想说,我们会不会因为发音跟早期的原始的发音不一样,会产生频率不同?跟佛、菩萨的频率就没有接轨,怕会打折这样。

答:它这个真正讲的话,咒语是算密宗;密宗的话,它的意思最主要倒不是说发音怎么样,而是「传承」的问题。是说他在传给你一个咒的时候,如果最开始的时候,佛或者哪一尊菩萨自己传出来的,那么,这样一代一代传下来,那么在这个中间,他并不是随便传授的。这个师傅真的规规矩矩收到了,他好好地修,看到这个徒弟是会好好修的,他才当面这样传。那么这样传的时候,不是只是说这个声音的问题,其实最主要里面是一种加持。还有,有些咒语它是有神鬼护持、什么,那一些就是交付护法一样,会跟着来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讲的话,发音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跟着你师傅念,你师傅念错都没有关系——他只要传承正。真正的是有那个传承的话,就这样子会传下来,所以根本都不在乎说原来发音怎么样,中间传音转变都没有关系,因为重点是那个传承延续下来。那现在的话,有些咒像「嗡妈尼悲咪吽」,谁不知道的话,那个是比较没有关系,谁都可以去念。真正严格讲的,咒子应该是,主要是在于有没有这个「传承」。

另一边来讲,那像说「嗡妈尼悲咪吽」,我又没有师傅传给我,我听谁讲,或者看到,我在念,有没有用?可以的。因为这个佛法的东西,不是那么死板。这个传承的东西,主要只是,它是好像说我们要保持它纯正,以便真正地利益众生,只是这个意思;并不是说,有什么专利的意图,哦,我要结一个佛党;有没有?只有这一党的党员才能享特权,不是这个意思嘛。所以在这种意义下,它是不被表相执着住。所以你诚心——人家古时候那个西藏的故事就是说,一个老太婆,学错了,说「嗡妈尼悲咪牛」,她不念「吽」,却念到说有金光出来;为什么?她念到纯粹的时候,本来一切清净,本来一切是佛,为什么不可以?所以不要那么被这些相绑住了。你说做考据,好的地方是像说,哦,佛理上有些什么歧见——这样才合理、这样不合理,我们就要把它弄清楚。但是实修起来的话,不是在那里;对不对?实修最重要的是「菩提心」,有菩提心,都没有人教你,既然有缘觉乘的话,就是说,有人可以自己了悟真理得解脱的话,为什么不可以一个人,他发了菩提心,他自己念、念、念、念,念出结果来?有可能的。

问:就是「一心念佛」?

答:对,对,我们刚讲这边;其实还一种是,还一个是「无相」,就是说,不要被表相这些执着绑住了——无相,不要被相所拘。而且,还可以补充说明一个,〈空性的智慧〉这个题目里面,跟这个「相」有关的是什么?就是说,观世音菩萨一定都要笑脸看着你,才是观世音菩萨吗?祂就不能骂你两句、打你一个屁股吗?有没有?要这样去想嘛!「不要着相」是这个意思。那么,像你现在说修行的,你说:「只有这样子才是佛法,只有这样地修才可以;噢,你如果修到那里,你就不对了」;哪有这回事啊?空性遍一切处啊!哪里有个范围?都是你自己绑的。你不敢去碰的话,你还不透彻,你对空性的了解有问题。所以很多东西问题是什么?「见」没有透彻,自己绑在一个框框里面——只有我师父说的这些是对的;其他的,他根本不了解,他就骂起来了。他没有去读啊,他都可以骂;他没有去了解内容,他都可以批评。所以这些你自己要先搞清楚:空性遍一切处。什么是「自在解脱」?是任何情况里面都「自在解脱」。你要有什么东西不能解决、不能碰、不敢碰,你还没了解「空性」的意义。

问三:现有一个问题。很多人都会发脾气,一个人不发脾气,好像说,别人掉下去,他也不救他;万一如果要救他,他可以发脾气,那他也不用,他也犯了戒。如果真的要发脾气的话,是不是应该配合戒?

答:你一个人要怎么样才是真的菩提心,这个别人也没有办法从外表替你决定。真正合不合呢?你自己也很难决定。因为你以为说你这样够了,从整个法界看是不是够,又是另一回事。所以,这里面我们唯一能够勉励大家说,朝着这个圆满的方面去做。那么,戒律的问题是这样子喽:佛、菩萨给你的戒律,当然是说希望你这样子遵循的话,免得你出错。但是呢,戒律也都有「开、遮」的问题;就是说,特别的情况下,怎么样是许可的。比方说不能喝酒,但是如果这个是中药里面,这一帖药要加酒,你也可以加进去饮用;有没有?就是说,很多事情因素很复杂,都是要看实际的情况而论。那么,我们在没有实际的情况而在讲的时候,原则上,只能讲说,你自己要有一个真诚的菩提心。至于怎么样做呢?不一定圆满,但是继续努力就是喽!因为整个修行的过程,讲起来的都只是理论,实修上的考虑是说「无常」啊!不晓得剩多少时间可以修,人又变来变去,等一下又变怎么样也不知道。只能说,每一个人,你要是肯发菩提心,真实地修,长远地修,我们的经验是说,对你、对大家都好,这样子鼓励而已。其他的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我的另一个意思就是说,也不要去管说别人怎么样子啊!他怎么样,我们也管不到,太复杂了。每一个人自己努力进修就是了。

问四:在做自己的功课的时候呢,说实在的,有时候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是犯错呢,还是已经超过了戒律?还是在戒律之外?因为我们并不是很了解这些戒律——到底这个界限,这个是对的,还是错的?

答:对,对,我跟你讲,肯自己反省、检讨是很好的;而且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你要把理论跟生活能够融合的话,你都要经过这种阶段。但是,就正如你提出来的问题,因为戒律这个东西,事情很复杂,所以我的建议是这样:你可以做这些检讨,但是你不要太被这个东西绑住了。有的人整天就变成好像他什么事都不太敢做,他想说这样是不是又犯戒了?这样子是不是又犯戒了?这样子就很糟糕了。因为这样也还是「我执」啦——太绑在这上面。重点是怎么样从这个问题出来?就是说,心都放在「为一切众生」上面。那么,既然是为一切众生呢,那么——而且你要知道,我们不完美嘛!没有什么完美的,我们只是在修嘛,慢慢希望能改进嘛;对不对?所以你不要那么紧张说,哎呀!我这个不完美,这个什么……,不要这样子。你的重点倒是说,我每天一个定课,好好地是发菩提心为一切众生修这个定课,把精力放在那上面。但是,我不是说你不要去做检讨;但是,你检讨,你不要被它变成——太被它整个就纠缠在里面;有没有?整天自己在苦恼说,这样是不是对啊、什么。慢慢来,你就是不知道的话,可以去请教人家啊!或者说,等以后知道的话,再解决也没有关系啊,就把它放着吧!重点是每天积极努力去做那个功课。

问五:这样的话,那修「十善业」是不是一个学佛过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

答:很好啊!因为那一些东西你注意的话,身、语、意就往好的走了嘛!

问:最近我有看那个「十善业」,它好像连微瞋——细微的瞋心都不行。

答:讲都是讲百分百嘛!成都是做几分算几分嘛!你往好的走,就对了。

问:那要怎么拿捏?

答:就是不要拿捏啊(众笑)。因为你只是想菩提心;有菩提心的话,你是自然的,你跟人是自然的。

问:有一点——不知如何去达到?

答:努力做好事就有可能。「无常」有些修法也值得提的。一种是——现在很容易,不一定要去走坟场;一个方法是去坟场去走——在坟场走,然后读那些墓碑。因为读墓碑的时候,你会发现说,哇,你以为好多、有多少重要的事情,原来最后的时候,只有名字和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然后那个——现在容易了,现在反正电视啊、什么,随时那么多新闻;有没有?都看得到很多无常的事情;藉那个机会,一方面警惕自己「无常」,一方面就修「慈悲」嘛,替他们念佛啊、念咒啊,迴向给他们。

问六:我们修法时,不知有哪些众生,或者是哪些佛、菩萨来了?

答:这都不要管;你只管你自己念经,因为我们已经讲说不是针对某些特定的对象。所以我跟你讲说,要改成说为一切众生嘛,因为这样就自然包括他们嘛!而且你做这个事情,效果很大,你不要说自己把它限制成在这个地方。因为有时候就卡到这些「众生相」,想到这些众生他们没来。哦,他有没有来不要紧啊,因为你要懂那个「法界一体」的道理,它不是时空的距离可以限制的。你做这个事情,它在这个整个法界大海里面,它就自然有影响的,不需要说一定要来,一定要怎么样。他每天都要来,他也觉得很烦啊(众笑);对不对?他不需要跑嘛,不管他在哪里,他一样收得到。

问七:林博士,您刚讲说我们在观想一切众生,哪些在我们前面、左右那些。那结束的时候,我们还要再观想他们;那下了座以后呢?这些观想的那个东西怎么办?

答:归空啊!不必整天带着啊!但是,其实是这样子啦,你真正修那个「法界一体观」的话,你儘量就随时你心是那么大的,但不是说你非都一直想着他们喽——你心要超出感官的范围嘛。

问八:说不杀生,可是我们常常就是会被蚊子咬啊,或是看到蟑螂,要不然就是有老鼠,看到后就……。你说不杀它,它会造成很多困扰,那怎么办?

答:这个每个人处理不一样,也有人真的藉这个修的,有修说让牠——就随牠喽;这种都是有。但一般都是做不到的。做不到的时候,头一个就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引牠们走。比方说,蚂蚁的话,通常是,比方说,牠去吃什么食物,你把那个食物放户外去,牠们等下就——几个钟头后,牠们自己会去那儿。那要是说白蚁,你怎么办?我若不处理,我这房子会坏掉、什么,那你不得已要处理的时候,那么你就是要替牠们做功课迴向,这样子,做功德迴向。

问九:像人家那种餐饮业,他们有老鼠去咬那东西,那如果这东西被客人吃了,那很危险……。

答:对啊,所以不得已的时候,你要杀,还是杀啊。但是,你就做功德迴向给牠们。

问:还是要帮牠们超渡?

答:嗯,要做超渡。

问:要把牠放走,或就这样子?到底哪一样比较好啊?马上把牠杀了,还是放牠走,您认为?

答:哦,通常讲是,你能放,是放比较好。因为什么?你知道嘛,牠有牠自然的因缘嘛,你不用跟牠结这个特别的缘,除非说你杀牠,你能够保证就超渡牠。但是哦,你不能的时候,你不必说特别杀牠,你让牠走;让牠走,然后牠有牠自然的结果。所谓的「自然结果」,是整个法界一体里面,其实是这种吃这种、这种吃这种、什么……;这样看的话,人被什么吃掉,也是这里面的一部分。

问:但是,我不可能……

答:但是,就是说,你如果那样子再问,你就变成说,不一定是你的关系,你全部要把它拉过来了。

问:蚂蚁骚扰,他说佛的开示是说弄乾净,别让牠跑来这里,让人家来杀牠;他说你自己把环境弄乾净。

答:对啦,你存心不是说要杀牠。对!杀了,还是犯杀戒(众鼓掌)。

 

吉祥圆满

 

二○○六年八月廿九日
养和斋    于加州

二○一四年十一月廿一日修订
养和斋       于加州

二○一七年二月廿三日修订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