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上师金刚莲华佛送子赐福

 

南无 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觉悟者、世尊金刚莲华佛!

二○○六年十二月下旬,在历经了近九个月时间的美好等待后,内人玉慧终于出现了初步的宫缩,依照医生的安排,我们于二十八号前往成都市妇产医院住院待产。

今年怀孕的妇女特别多,可以说满街都是准妈妈,而各个医院的产科也是人满为患,床位特别的紧张,没法预约。因此到了住院部后,我们首先去问负责床位安排的护士站,护士长听说我们是来待产的,在查看了记录后对我们说:「今天刚好有一个房间正在办理退床出院,是19号房,你们先在这里坐着等一下,等房间消毒后就可以办手续住进去了」。我们听了非常的高兴,在随后等待的十几分钟里,又有几位准爸爸陪着准妈妈提着行李来问床位,在得知四楼已经没有房间后,只好失望的提着行李到其他楼层去问(这里房间的规格各层不同,自愿选择,四楼为单间较好楼层)。

办妥各种手续后,我们住进了第19号房,首先我将 师佛的法相和药师佛相及手泽圣符供奉在内人床的正上方,一家人向诸圣敬礼,祈祷加持。然后医生带着仪器来到房间为内人做了各种最后的产前检查,由于内人的骨盆狭窄,虽然她自己希望顺产,但是此前她的主治医生再三讲到可能会发生难产,因此在此之前一个月,主治医生就为她制定了刨宫产手术的方案,这位医生是该院乃至四川最好的权威,所以我们决定听从医生的建议。根据内人的病历和目前的宫缩程度,主治医生让她当晚好好休息一下,第二天下午进行手术。

因为不巧在前几天我感冒了,因此在安顿好内人之后,我决定请岳母大人当晚留院陪护,而我则去住家附近的另一家医院,希望尽快把感冒治好。

在医院看了医生打了针回到家,打开电脑才发现昨天给 上师老佛爷写的信被退回来了。由于台湾地震,中国所有的海底豆腐光缆居然都被震伤了,这几天大家上网都非常不便。于是我决定暂时不再打扰 师佛,待犬子生产回到家后,再向 师佛呈禀谢恩。

当晚,吃了感冒药后昏昏欲睡,于是就早睡了。在这舒舒服服的一夜里,在无造作中,我作了三个梦:第一个梦,梦到在一座山上,阳光明媚中,一位很健康的老太太怀抱着一个一两岁大的小男孩在等着我,我们没有对话,只是我对老太太怀中的小宝宝非常喜欢,他的穿着很特别,头戴一顶深蓝色的瓜皮帽,身穿一件深蓝色的中式长衫,脚穿布鞋。小男孩对着我笑,表现得非常高兴,我看到他时,也非常喜欢,于是拿出棒棒糖逗他玩。第二个梦,我梦到和 师佛在一起,师佛拿出一枝雪茄,我马上掏出打火机为 上师点上,然后 上师怡然自得的吸了几口,随后很高兴的称赞。天快亮时,我慢慢醒来,一看才五点钟,于是又迷迷糊糊的睡去,在半梦半醒中,仿佛听到睡在隔壁房间的家母对我说:「今天在产院房间,有一床金色的羊毛毯从天而降,盖在了慧妹的身上」。我在迷糊中还回答了一声。

说来真是 恩师金刚莲华佛的巨大加被,在二十八号(农历腊月初九)入院以后,成都的天空就开始下起了久违的绵绵细雨,入冬以来久未下降的气温也终于开始明显降温,乾燥的空气也随之而转为和润宜人。这样的天气一直持续到我们出院那天,在我们办理完出院手续步出住院部回家时,不仅早早的就风停雨住,地面乾透了,而且露出了温和的阳光。特别的是我们入院时,房间号是:19,而内人也是该院第111719位产妇(经我询问,住院号尾数的19与房间号19无关),而当天下午我去另一家医院看医生的门诊号竟然也是19。同一天出现三个19号,我觉得,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来自冥冥之中的暗示。当然,我更认为这一切都是来自于 师佛金刚持林上师的慈悲加持。从三个数字在同一天出现的「巧合」,我预感到内人的生产一定会如前次家母手术蒙 上师加被顺利那样,也一定会非常吉祥如意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匆匆赶去做了肌肉注射后,忙又赶去了产院。进到病房,内人告诉我昨天我走后,医院宣传部长带来了两名记者,他们是西南四省发行量最大的《成都商报》记者,他们想要作一期关于幸福母婴的专题,所以到这家成都市最好的妇产医院来采访,宣传部随机抽到了我们的房号,所以他们会全程采访我们的生产,并在下一期的期刊中刊登发表。

我对内人说:「你看,我们宝宝还没来到人间,就已经有人预约要来采访啦,我们宝宝一出世就成了小明星了,看来这小子还真有点人缘」!

正说着话,女记者和男摄影师拿着设备来到了我们房间,首先采访我,请我谈谈现在的感受。女记者问道:「一般的准爸爸都会很激动,但是我看您却十分的平静安详,请问您为什么会这么平静呢?」我礼貌的笑了笑,然后对他们娓娓谈起关于我们的信仰和由信仰而产生的种种力量与安乐。记者们听到了,都油然生起对佛法的敬意。

午后两点钟,护士和护工来接内人准备去手术。我们一大家人和专门请假赶来的好朋友周建先生一起,坐电梯来到了六楼。内人被护工用轮椅送进了手术室。而我们所有人,和一直跟踪采访的两名记者一起被院方要求到七楼的茶舍等候。小小的茶舍没有其他客人,我们就三两一桌的坐下来喝茶以静候佳音。

我静静的坐在角落,拿出 师佛赐予的念珠默默的诵持观世音菩萨心咒,男记者趁机又为我照了一张,然后就退坐到一旁,边喝茶边等待内人出来后采访她的心里感受去了。而女记者则又坐过来,希望我能为她多讲讲关于佛法和人生等许多问题。我平静地介绍着佛法对于每个人的必需性和普贤王如来坛城传承的殊胜,女记者则听得津津有味。感觉上讲了有近半个小时左右,忽然楼下护工上来叫我们说快去拿胎盘,全体大家一鬨而起,向六楼跑下去,一边跑相互一边纳闷的问道:「这就生了吗?这就生了吗?」跑到手术室门口,护士叫我们等一下,说刚刚胎盘已经拿出来了,因为没有看到家属所以又拿回去了,让我们等一下。又过了十分钟,手术室的门开了,一位护士怀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初生儿问谁是19床的家属?我们马上一拥而上,护士小姐对我说:「是个健康男孩儿,母子平安」。我们还没有看得十分清楚,孩子已经又被抱进去了。记者马上拿着纸笔问我的感受:「请问现在您的心情是怎样的呢」?我抚着心口郑重的说道:「高兴」!记者又问:「那么现在看到孩子了,是否悬着的心可以放下了呢」?我说:「现在放下了一半。另一半要等看到我爱人平安后才能完全放下,因为她对于我来说是那么的重要(言外之意,玉慧是我世间法上温柔体贴,无人可以替代的知心爱人;同时她也是我出世法上坚定不移的菩提伴侣和支持者。她是那么的无欲无求,光明磊落,她是那么的充满爱心、慈善与贤慧,所以对于我来说,她是我这世间最重要的人之一)」。

不一会儿,胎盘拿了出来,我们用准备好的新口袋将之包好,准备事后依照传统的方法在合适的地点将它埋掉。

又过了不一会儿,里面通知我可以进去稍作探视,于是我换衣换鞋进到观察室。内人和宝宝躺在一起,内人看上去还不错,跟平常一样很安详,而旁边则多躺了一个小东西,他是那么的小,正在大声的哭着。我有一点高兴,也有一点不敢相信,轻轻的走上前去,握着内人的手对她说:「辛苦了」。然后看着小东西对他说:「感谢上师加持,菩萨保佑!你好,我们终于见面了,祈祷上师三宝本尊空行护法慈悲加持护佑于你,我的宝贝,希望你健康茁壮的成长,今后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当记者终于见到内人和宝宝时,问她道:「你现在的内心感受如何呢」?内人笑着对她说:「高兴」。记者愉悦的惊呼道:「你们的回答怎么会是一样的呢」?我们都笑了,因为我们的回答和内心的感受似乎都开始因这个小宝宝的出现而更加的相通相知相应了。

接下来住在医院里的五天里,我们俩开始在岳母和护士小姐的指导下学着为人父母的第一课。内人的恢复状况和儿子的健康状况都很理想。手术十几个小时以后,内人就可以下床走动,而儿子则是非常的能吃能睡,他的食量、排便量、睡眠质量以及体重的增长率都是这一批前后出生的婴儿中最好的,每次每种评估都是A,引得医生护士连连表扬,也引得其他家长纷纷前来取经请教!

我和岳母则趁机向大家介绍佛法的利益与真实,大家听了都非常高兴,许多家长当时就表示回去各自的房间后就要开始念佛圣号了。而我们的房间在位置上也非常的理想——就在公用厨房的斜对面,这对于我们煲汤烫洗婴儿用具等等都非常的方便,而免去了其他家长每天需要来回走许多趟的辛苦。许多家长也趁着来厨房的时候把岳母请到门外,再三请教佛法知识,岳母则不厌其烦的为她们小声讲解着,彼此都充满了快乐,皆大欢喜。

在犬子出生前后,许多佛友都纷纷来电关心问候,特别是台湾的闵蓉蓉小姐更是对我们关心备至,而且还专门从宝岛寄来了礼物以表祝福之盛情,实在是令我们感到非常的过意不去!上海的黄宁老师和北京的张艳师姐也是多次帮助转达 上师的关怀并亲切关心内人母子。知心朋友周建大居士更是为此不辞辛劳,主动奔忙,更是在产房外等到犬子出生的确切时间后,立即赶去成都最大的寺院,在第二天凌晨专门为了给犬子祈福而请法师们做了一堂《消灾增寿普佛》法事,并在此后多次探望及多次大量放生回向。如此多的诸上善人,如此多的深情厚意,使我们感动万分!

对于 至尊金刚莲华佛林上师去年十月到四川的弘法,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头等大事,我们相信这对正法在西南地区的普遍弘扬有着不可思议的加持力。上师的四川行,给广大四川弟子留下了非常美好感动的记忆。在 上师即将离川的最后一天,那天恰好也是我的生日,我们全家正式礼拜皈依了 至尊上师,随后请求 上师为当时尚在内人腹中的犬子赐名,上师老佛爷欣然提笔,为犬子赐名为「川明」,上师很高兴的为我们解释说:「《川》字,代表法、报、化三身一体;悲智力三德一体;左中右三脉一体。《明》字,代表智慧与慈悲的圆融。《川明》两个字合在一起的整个意思,就是把佛法从四川弘扬出去!」上师对我们家庭的无上恩德,是无法用语言能感激得了的!我们经常都在庆幸自己今生能够皈依 上师。上师的加持力是我们显而易见的,我觉得,只要对 上师有真实的信心,凡事只要向 上师祈祷,都会有非常显着的神奇效应,屡试屡应,毫不含糊!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自己作为一个凡夫,我们对于 上师圣人,应该时时事事都始终坚定不移的保持着绝对的信仰和信赖,只要打开心窗,阳光随时会光临每一个人的心田,为你点亮生命的曙光!

我深深的感到一切皆是源自于 师佛无上、巨大、伟大的加被;一切逆顺缘境,都是 师佛的加持、显现与考验——一切恩德都来自于 上师无私无我的佛力加被,感恩 上师金刚莲华佛!

我们会永远皈依敬信 上师,上师是我们今生来世最最重要的依怙主,上师是十方三世所有佛菩萨的真实化现,也是我们生命历程中最真实的福田。上师是我们信仰的雪山之颠,是我们可以永远信赖的极乐彼岸!

上师啊,我的父!您是我们永远爱戴的顶庄严!!祈请 您慈悲加被所有生命不要受到邪恶的蒙蔽,令所有苍生都能离苦得乐,趋往涅槃。也祈请大慈大悲的 父亲您加被我们全家及历世怨亲债主都能依靠佛法的力量而得解脱,并能帮助所有有缘共同进步。祈请 慈父您永远祝福我们的家庭平安吉祥,身体健康,和美幸福!祈祷 慈父您能大力加被犬子茁壮成长,福慧双增,成为今后的栋樑!

祈祷神圣的普贤王如来坛城黄金念珠传承发扬光大!祈祷主坛早日建成,世界各地人才济济,分坛遍布!!祈祷 师佛佛母及诸佛子 佛体安康,吉祥如意,永久住世利乐有情!!!

                       皈依弟子
                       智宣智慧川明
                       二○○七年一月五日


Luck Baby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Yutang Lin"
To: "Dharma Friends"
Sent: Thursday, January 18, 2007 2:01 AM
Subject: Lucky Baby_幸运儿
?
In the attached file you can see Chuan Ming, the new born baby son of disciples Zhi Xuan and Zhi Hui in Si Chuan, China.
由附呈的档案中您可以看到四川弟子智宣及智慧的新生儿川明。

I think this baby is very fortunate to have been born into a family of devout Buddhists, to be borned with the blessing of holy images and mantras, and was given a name by me upon his parents' request.
我认为这娃儿真是太幸运了;得以出生在一个虔诚佛教徒的家庭中,出生在有圣相及圣符的加持下,并且应他们父母的请求而由我命名。

Since many of you on my list are friends of his parents, I share this photo with all of you.
由于在我名单中的很多位都是他父母亲的朋友,所以我和大家分享这张相片。

Attain Enlightenment Soon!
祝早成佛 !
Yutang
钰堂


[Home][Back to Chinese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