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与性空〉

二○○八年六月三十日
讲于马来西亚.砂捞越.古晋佛教居士林
主讲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笔录:弟子绵延

 

荣利:今天,上师所要讲的题目为〈缘起与性空〉。这都是讲空性的,这个题目,所以上师是没有任何的准备,他都没有准备;他从来演讲都不准备任何东西,他想到什么,他就讲什么。他所讲的东西都是来自于空性的东西,所以常常他就是说,喔,我讲完了,没有什么东西好讲了。所以很快呢,就讲完了。因为反正空性的东西都没有东西好讲,我们怎么讲呢?对不对?所以我问上师,那么怎么办?你有时没有东西好讲。他说:「你们要提出来问题啊!然后我就再继续,那个缘起,我才能够继续讲。」所以,等一下你们有任何问题就可以发问,上师就可以告诉你们更多的东西。我也希望上师,虽然是空性的东西,但是多多讲,搞清楚也好,讲例子,这样子。好啦,现在我们就请林上师为我们开示。(众鼓掌)

上师:今天的题目喔,是说〈缘起与性空〉。那,他们那时候在跟我讨论,他说喔,请你讲这个题目的时候,我说这个题目,一般如果对大众这样来讲,不容易讲,不过也是可以讲,这样。结果在报纸要写那个介绍的,荣利在写的时候啊,他说,喔!这个题目是容易讲的。所以我是很好奇,我是想说容易讲的,想听听看「容易讲」是怎么样(上师笑)。你现在要不要容易讲一下?你有办法讲一下吗?什么「缘起与性空」,你先讲一下看看,看容易讲的时候,是怎么样(众笑),我这个不容易讲的,先让他讲。

荣利:谢谢各位,谢谢上师这样看得起我(众笑)。其实,我写这个东西的时候,是因为我时常读到这个「缘起与性空」。而我这样写,是说,喔!「缘起性空」很普遍,到处都有在写。但是,后来有一天,我们在吃早餐的时候,上师说,咦,你在报纸上写说「缘起性空」不难讲啊。那么,你讲给我听,好吗?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讲,真的,我是读很多遍「缘起性空」,但是,讲老实话,我讲不出。你们有谁会讲吗?有谁会讲吗?这个应该大家都像我这样,时常都看到,但是你们会讲吗?

佛友:「缘起」是生灭的吧。
荣利:缘起是生灭的。好!
佛友:「性空」啊,它是因为这个宇宙本体……
荣利:你来讲,、你来讲。
佛友:我不会啦,我不会……(众笑)
荣利:来,来……(众鼓掌),这个是一个缘起,你既然开口了。(众笑)
佛友:讲几句,讲几句哦!上师。
上师:好啊,讲几句,很好啊!

佛友:我不会讲的,我不曾讲过东西的;我也不知道。这个「缘起」啊,我的意思是说,因为我们世界上都是缘起,就是条件够,和合而成,是生灭的。这个「性空」,因为宇宙本体,它这个「空」,它的本体性到后来是空,不是说没有。因为我们本体里面有一个佛性;什么叫「佛性」?就是「不生不灭」啦。不生不灭,没有什么颜色的,又不能讲,不讲又不可以喔!(众笑)因为很难讲啦。因为本体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所以说这个「空」。「空」一般上我们是陪衬来对「有」讲的啦,那么,有「空」,才有「有」嘛!不然,怎么会「空」跟「有」嘛。一般上「空」,我们色相的东西是无相的;无相的,就是实相,所以说无相的东西我们能够产生万象。「万象」就是说,本性是有的,这个无相的东西产生万法。本来一个佛性,因为心、佛、众生本来是一体的东西,一体嘛!一体才能够变很多象;为什么变很多象?因为我们是唯心现量。「唯心现量」就是现很多象,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力而创造宇宙这个世界嘛,所以说为什么很多事情会发生,像地震、什么东西?因为我们的贪、瞋、痴太多了。(众鼓掌)

荣利:好,谢谢!

上师:这样的讲法喔,就是说平常我们佛法里面,你书看多的话,会讲这样子啰。那,讲这样子呢,因为都是佛经里面、佛论里面写的,所以也不能说有错啰。但是问题是,这样讲了以后呢,头一个是你如果从来没有读过佛书的,他讲的里面很多东西,你都不知道他在讲什么;然后,而且他刚刚的讲法里面,有些又是佛法里不同的理论,有的说成「唯心」啊,等下又说「一体」啊、什么。「唯心」跟「一体」有没有不一样?所以这个东西就是说,他会讲了,但是别人听不懂,问题在这里。除非他们也是跟你一样读了很多,喔……

佛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上师:不,不,不;这个我所以要跟你讲说,我说不容易讲,是因为这样子,你要给人家没有读过的讲。然后你自己呢,其实你是溷了,你都不知道,你是东西溷在一起,你不晓得里面有差别啰!所以这个不容易讲。那,这个不容易讲,我要讲的是就我的了解来讲喔。在讲这个题目以前呢,我就请他们印了一个〈佛法根本要义〉;这是你们现在拿到的这个,给你们作参考的。我在选这个的时候,我也没有进去看说,我那时候写了什么。但是,我想那个里面一定会提到跟这个有关的,因为那个是「缘起与性空」这种,是佛法最根本的观念。所以这一篇呢,你去看了,会有相关的、有帮助的东西在里面。那,这一篇呢,我拿给荣利的时候,荣利他看了,他说,哇!这一本,这个很好。他认为说要是真的这个读了呢,其他经论其实即使没有读呢,也已经抓到佛法的要点了。因为这个你除非对佛法知道很多喔,你写不出来欸!这么精要,而且这么可以给开始的人都可以读的东西。那,他这样讲的时候,我才跟他讲说,像这样的东西呢,你如果知道它有价值的话,其实是可以背的,就是说,把这个书背起来。

为什么这样讲呢?我以前在大学学哲学的时候,有一位教授他教导我说,那个哲学家,英国哲学家,叫「罗素」啊,他写一本叫做《哲学问题》。那也是一个小册子而已,可是他说,喔!这就要值得背起来。为什么值得背起来?就是说,那是一个通达了种种的哲学的人呢,他跟你讲说,哲学里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那个问题,问题是从哪里发生?你要是懂得那个呢,那么,你去看各种哲学的时候,你就知道他是在处理什么问题,这样子。那,另外一个弟子呢,听到,他也说,咦,很奇怪啊,师父从来都是叫人家说,不要死的,要活的啊!不要记、不要记!为什么叫人家背一个东西?那是因为,活是你学佛最后你是要活呀!可是,你要懂佛法的时候,你这一路上,指导你的这个佛法的观念,你要能够搞对不容易,那你开始的人呢,你要是能够把这些根本的东西掌握住的话,那你后面要修的时候,自己比较容易想出来说该怎么做;这样子喔。

那,另外一个呢,跟这个题目有关的呢,主要是跟这个「空性」有关的呢,是我有一个演讲,也都是笔录。这些都是在网页上可以找到,叫〈〈心经〉与〈心要〉之会通〉。〈心经〉当然就是讲我们平常在背的那个〈心经〉啰;〈心要〉是我彷那个〈心经〉写了一篇呢,叫做〈大悲波罗蜜多心要〉。那么,〈心经〉里面都是在讲空、空、空嘛,但是空呢,生活里面不容易空嘛;对不对?每个东西都是有、有、有。所以,它叫你说无什么、无什么、无什么……,我们很难去修嘛!所以,我这个〈心要〉里讲的是说什么?就是说,他要你无啊;但是,另一个方法,就是说你如果能够开阔,你能够包容,你能够什么东西都容纳的话,那么,你也可以达到跟那个说什么都没有一样。而且你不用说你没有——你够大,它就不成问题了。那,这个是给你们作参考看的,现在回到我们〈缘起与性空〉这个题目了。

先来讲这个「性空」这些。像他刚刚的讲法的话,他就跟你讲说,哦!宇宙的本体是什么、什么、什么……。那,我们怎么知道呢?什么是宇宙的本体啊?这只是好像说经里这样写,然后我们要背下来,我们接受就是了;他是这样的讲法。那人家不信佛教的话,你要怎么办?他根本不接受你。所以,我的讲法是什么?所谓「性空」呢,它是说,我们佛教所有的法,他为什么说,哦,佛说法说了四十九年,没有说一个字?为什么讲这种话?这也都是经里面的话嘛。他的意思就是说,他不管教你什么,他不是要教你一个东西,叫你是说去抓着这个东西;那样子有什么坏处呢?喔,情况变了,你还抓他那一句话,说不定就害了你呀!他不是要害你的,所以他不要你抓他的话。但是,他为什么要说话呢?他就是说,喔!你有什么地方,你——眼界太狭窄啰!心量太狭窄啰!怎么样带领你出来,让你眼睛看到说,世界实在是这样,不是你想的,你的心不要只管这么一点点,以长远看,这样子的后果是不好的。他这样子慢慢要开导你出来,那当然非讲不可了。

那,他这样讲来讲去呢,佛教最根本是说,我们人什么问题啊?每一个人呢,他从小——因为你会饿啊、会冷啊、你有需要啊,所以你就是先管自己——生来自然嘛!管自己。社会也是这样啊!社会——我们要保护我们的家啊、我们要保护我们的国啊、我们要保护我们的利益啊;又是一个另一种的「自己」;有没有?管来管去,管自己。管自己有好处啊,可是也有坏处,就是把你限制住了,把你的心限制住了。而这个心的限制里面呢,最大的地方就是说,你这个「我」的这个观念,这是你的根本问题在这里。你因为老是想「我」,所以你的烦恼不会停嘛!对不对?有「我」,总是有问题嘛!哪有什么没有问题的地方?那,他要教你怎么样从「我」的观念出来。怎么办呢?这个观念,你说去哪里抓?明明是有,去哪里抓,把它抓出来说,不要了?没有办法。所以,他讲道理的时候呢,他要设计,所以他说:「我没有讲过一句话。」什么意思呢?就是我所有讲的都是一套话,要把你从不对的地方引出来。这只是一个方便、一个教导,说,哦,这样的话,你就可以看到说,如果没有这样自己限制的话,多好、多好。

那么,他要怎么样使你能够从这个有「我」的观念里面跑出来?「我」是观念啦!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拉出来的;唯一的方法,是用另一个观念把它拉出来,使它消灭。所以,他教导你一个观念,「空性」也只是一个观念,都是人造的——佛造的,佛造来帮助我们的。这个观念是什么呢?他说,你平常有「我」的观念,那么就变成说,喔,我看到这里,这个花,喔,旁边又一朵花;有没有?好几朵花在这里,有的不同的颜色,有的是同样的花,有的不同的花,什么。我们的观念就是说,这里一个单位,那里一个单位;观念里面有很多、很多的界限、分别在;怎么办?他要教你说,所有的观念里面,都是后来人加的,它本身它没有观念哟!它本身只是你看到的这个。但是,你看到的这个花,不是只有这个花,你看到的时候,不会说旁边不看到嘛!你看到的是,这个房间里面的,你这边看,这边的全部看到啊,它本身没有分开喔!分的是后来又心里加一个作用说,这一部分叫「花」,这一部分叫「桌子」,这一部分叫什么……;对不对?你要怎么样了解说,本来没有你这个心里的这个分别作用呢?他要教你这个事情。所以他要告诉你什么?他说,本来你还没有开始分别以前,他们是一片的。基本上是你要了解,你直接的经验是这样的。

那,你这个直接的经验是这样,他在理论上讲的时候,他就讲说,喔,它们这些啊,根本有一个性质是一样的。那,这个性质是什么性质呢?如果都是一样,喔,有红的、有白的、有黄的、有绿的;所以这个都一样的这个性质呢,也不红、也不黄、也不绿、也不蓝,什么颜色都不能有了。你看到这些人的脸这么不一样啊,这个形状有的长方、有的圆、有的什么,如果都有的话,不能有形状了。所以,就是这样子下去,要让你知道说,一切本来你没有去作分别的时候是一样的。那么,要让你体会这个的时候,告诉你说,它们那个本来一样的地方,是什么?什么东西都没有。但,这个没有是说,没有任何特别的性质,就是没有特别的颜色;那个东西,也没有特别的颜色、也没有特别的形状、也没有特别的味道,什么、什么;你想得到的特别的都没有,所以叫做「空性」。就是说,你本来的这个大家一样的那个性质啊,它没有特别的东西,所以叫「空性」,不是没有了,而是说没有特点;「空性」是这个意思。

那,如果光讲那边,也不行啊!咦,我明明看到都是不一样啊!那,你也要解释都不一样这边呐!你说它们都一样,我看到的都不一样。那你怎么解释这个实在看到都不一样的地方呢?你不能叫人家说,哦,你们都不要理看到的不一样,就只是去搞空性。不行啊!你这个理论就不行了。人家说,那你这个是傻子说瞎话;对不对?没有人会听你的。所以,他另一边也要讲说,虽然根本上、基本上是一样的,现在为什么这样不一样?他说「缘起」。「缘起」是什么意思?就是种种条件的结果呀!今天出太阳,比较热一点,比较亮一点;今天阴天,比较凉爽一点;今天下雨,所以地上有水。那,这样讲很合理啊!你说,哦,这个谁不知道呐?这跟科学又有什么区别?科学也只是讲因果嘛。但是,它这里一个厉害的,是什么?佛法讲的「缘起」啊,它不止限于科学所知道的范围;为什么?科学它的缘起它是说,我们是有人啊,我们从这里观察啊,我们所观察到的,把它记录下来,然后又做实验啊,什么;它是在这个范围内的缘起。但是你要了解说,佛法它先已经讲一个「空性」了,就是说他认为说,欸,其实根本没有这个分别啊!连这个能看的跟看到的,也都是本来是、基本上是一样的。那,在这样子的情况下,它所讲的这个条件所生啊,不是我们平常想说,哦,我知道喽!就是我们一般看得到的因果这些,它不是这样讲;它是说,本来都是一样、都是一体的话,这个所谓的「因果」,不是有限的因果,而是「法界的缘起」。

什么意思叫「法界」?佛法说的这个「法」,是翻译那个梵文一个字叫「达玛」。它一方面它是说,我们佛法都叫「达玛」,是说这是正确的、这是真理啊、什么,这种意思;可是「达玛」这个字,本来一个意思它就是什么?就是「东西」的意思。但是佛法观念里面的这个东西呢,不是说我们世间平常认为说,哦,我们看得到、抓得到,这些才真的是叫做「东西」。他说,哦,你做个梦,梦里面那个也是东西啊!就是你观念里能够有的都是东西。你说碰到鬼了,他们说,哦,我不相信啊、什么,可是你真正有那个经验嘛!那也是一个东西。就是你所有能够经验到的,你把它界定为什么,那都是一个东西,那样的意思。所以「法界缘起」的意思是什么?任何、任何,任何你经验到的东西,甚至你超越经验的东西,它们因为根本上是一样,所以它们根本上呢没有界限,它们互相都会影响。

那,这个也不是那么难了解;比方说,你说今天古晋为什么是阴天?哦,不是只是因为砂朥越的这个环境的关系哟!其实是跟整个亚洲的那个气候,跟整个地球的气候,都有关系;也不是今天一天的关系,过去我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个整个那个历史的演变的结果,到今天变这个样子;它「法界缘起」观念是这样子。所以你看,你如果只懂得讲说,哦,都是条件起的。那,我们普通人听到,我的想法就是说,哦,那就是科学一样,讲因果了,就是什么;然后另外一边,喔,那我们佛教跟其他宗教又有什么差别?我们讲这个缘起,人家说,喔!一切是上帝造的。那不是也是缘起吗?他只是说,他认为他相信有个上帝啊,他们也有感应啊!他说,喔,都是上帝造的。你怎么办呐?他也是缘起啊!他跟我们有什么不一样呢?那你真懂这个的话,你要知道它的不一样是在哪里。就是说,它其他的宗教呢,它都还是有一个「我」的观念。它认为说,喔,我可以找到一个东西,说这个是「上帝」,这个是最先的,不需要靠别的条件,它可以独立的,而且它是那么地万能呢,可以创造一切;它认为可以这样子。佛法观念基本的不同,就是它说,哦,本来是一片无可分的呀!所以连上帝呢,也是缘起。那,这样子甚至连上帝也是无我的,就是说没有一个什么东西在那里说,不受其他影响。

那,最近呢,我在那个惟钦近来出的那个《念度母恩》前面,用一个代序的那篇文章啊,那是一个感应的梦。梦里面绿度母啊,给我一个项鍊啊,什么。然后,它那个是代表的,她说:「这样子代表说,不但切众生,也切耶稣。」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不但众生会受苦啊,耶稣也要受苦啊!咦,我就醒来想说,为什么她说这么一句话?哦,原来绿度母教一个很重要的一点,为什么?他们基督教重点说,我们大家都有原罪啊!耶稣的宝血来替你洗罪,所以你才能够得救。那么,这里一个问题出来,就是我想这一点,哦,我忽然了解了,就是了解什么呢?上帝要是万能的话,祂是不是可以说,喔,我就赦免你们就好了?为什么要拿个儿子来给你顶罪啊?祂要这样做的话,就是表示说上帝都要照因果啊!有没有?不能只是说,喔,我赦免你。我万能的话,我说没有,就没有了;不是啊!他要清这个罪的话,既然有罪祂要扺赎,祂得用一个宝贵的东西扺赎,就表示说,还是有一个因果在里面。上帝也是要照缘起做。这是不得了的事情;为什么?这样一懂的话,就是说,哦,如果要世间所有的宗教,都能够用一个理论把他们合起来,就是用「缘起」来讲。「缘起」是佛法讲出来的。明明你们的教导里面也是在讲这个事嘛!也是讲说,上帝虽然说是万能、万能、万能……,祂做事还是得照规矩嘛!那是不是规矩才是真理啊?「缘起」才是真理啊!这是很不得了的教导。她没有教导,我也想不到这里啊!所以这里你看,你要是懂空性缘起、什么,你要知道说,哦,佛法讲的,跟世间的科学也不一样,跟其他的宗教也不一样。

那你说,哦,这些理论很抽象啊!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那,我们就来讲啰!喔,今天,大家在这里了。欸,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喔,好几年前他们就一直在叫我说,来啊、来啊、来啊!本来我没有一定今天在哪里啊,我也可以还是在美国家里啊,我也可以去别的地方啊!喔,他们开始叫了,来啊、来啊、来啊……;对不对?缘起有关呐。啊,为什么肯来呢?也有别的地方叫说,来啊、来啊、来啊。为什么选古晋呢?古晋的比较热心嘛!欸,有关系啊;哦,你今天为什么来这里啊?你也可以去别的地方,你也可以去玩,你选这里啊。每个人有他的因素、因素、因素……。喔,我们就在一起啰,就能够谈这个事情。那,这一个其实是很不容易哟!你不是觉得佛法很重要,你不认为这个人讲的对你有帮助,你也不会来啊。那,能够有这些缘,都很不容易了。但是呢,另一边来讲呢,根本上,喔,还是没有一定。就是说你想来喽,忽然发生一个什么事,你不能去啰。我们要去送给龙王宝瓶喽,知道龙王而会来的人,哦!家里有事,也不能去啰;有没有?哦,缘起啊!所以,你这样子想的时候,世界上很多事情,哦,就是说,它都没有一定;你不要想成一定怎么样。

缘起还另外一个好处,是什么?缘起呢,你不清楚的话,你以为说,喔,宿命嘛!我们每个人说,哦,来去看命喽、来去抽签喽;他这个跟你讲,哦,你的命是怎么样、怎么样。他又讲得很准,那你都相信喽;相信了,你就有烦恼啰!因为他跟你讲说,等一下就不好了;你就开始担忧喽,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要是没有办法,你就完了;对不对?就很难过嘛。但是呢,「缘起」的观念,就是说不要担心呐!是啊!而且这里我们又讲到了,这个因果是生生世世的,所以它这个缘起,也不是只是眼前这样子啰,连过去生种种的事情,我们看得到、看不到的东西,都有在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呢,虽然我们过去生所造的业、所欠的债,会影响我们、会限制我们,但是,你了解了这个以后,你了解说,一方面是缘起,就是说会遭遇到什么事情,是因为过去有什么;但是另一边呢,性空啊!它没有一定的,还是可能变。怎么样变呢?我现在已经知道这个样子,我给他增加好缘啊,减少坏缘啊!喔,所以就,知道缘起性空呢,我们做为佛教徒,我们的一生又不一样啰!我不用这么怕说,命怎么样、命怎么样、命怎么样,我就说,可能变、可能变、可能变。

那,为什么可能变?这里面最重要的地方呢,就是说,喔,又是跟缘起性空有关系;就是什么?你懂了性空以后呢,你说,喔,大家其实根本上是一样,而且这个一样呢,它这个是大家都——就是一体了。性空就是没有特点了,你也没有特点、我也没有特点;那也没有距离了,就是融为一体啊!不只跟人融为一体,跟所有的有情,跟无情,跟所有的什么东西,连梦里、什么,都是融为一体。你要是真的融入那一体的时候,喔,那么,你对其他人,不了解这个,在痛苦的,你自然有慈悲。慈悲是那样出来的,不是勉强的,是自然的;因为就是自己了嘛!这都是自己。那,那个慈悲就不会有分别了。「同体大悲」啊、「无缘大慈」啊、什么,就是这个意思啊!那么,你从那样出来以后,那么,你在缘起上,你要努力的时候,你也不会只是想说,喔,我怎么样来只是改我自己啰。改自己有什么用咧?如果全马来西亚的那个石油都在起价,你怎么样去改你自己啊?(众笑)没有用的啦!所以,什么事情你的想法就开始变成说我们全部喽,都要全部喽;有没有?你的努力的方向、什么。而这里面呢,能够改你的宿命,能够使你坏的减少、好的增加,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你有菩提心。

你从菩提心出发来要去做的事情呢,哦,那么,就有可能有很大的力量来改变。因为在我们看不到的范围内,在性空里面有佛、有菩萨、有护法、什么,都是真的。但是,你要跟他合啊;你自私,就等于说你走错路;你走错路,他怎么帮你呀?他帮你,不是更害人吗?他会害人吗?有没有?你要走对路啊!你要说,喔,菩提心就是说,原来是一体的,所以都是为一体。你这样子去修,那么力量会很大,会可以改变,不但改变你自己,还可以替别人改变喽!他有问题,我们替他祈祷,他可以有结果的。而且说是一体性空的话,没有人有专利啊!不是只有这个,哪一个都可能啊。你哪一个是菩提心,你的祈祷就会有用。唯一是你要去锻炼,锻炼说,不管怎么样环境,怎么样起变化,什么,我不是管自己、不是管自己家里、不是管什么、不是管一时如何,而是管说长远真正能够利益众生;你要培养这个东西啊!你这个上面努力,你靠着念佛、拜佛,把自己心净化了、单纯了。你这个人很单纯,只是在想一切众生的生死救渡,以后你会有可能替佛、菩萨做事,你就可以救人;意义大不大?缘起性空,最重要的就是带我们到了解这个事情来。不然这个理论干什么?理论讲了,等下你忘记喽,你还是吃麵要付钱哪!(众笑)对不对?哦,但是你长远去,你记住我讲的这些道理,你也不用再去背了;他刚刚讲那一大堆,我根本记不住的。不必去背那个理论哪!你只要懂,懂说他这个是要帮我们这个。你真正修呢,念佛、拜佛够了。不要想多,好好地做,真正的菩提心,将来你自己得益,慢慢、慢慢影响很多人、很多人,帮助很多、很多人。那么,这个就是我来讲就是这样子,缘起与性空。那,其他呢,就是变成说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了。

佛友:上师啊!刚才上师说那个空性,虽然有一点点概念,但是普通的人,还是有很深的我执喔,普通人还有很深的我执。那,这个我执的这个执着,到底是由什么东西来掌控?什么东西认为说我执?

上师:这些东西,问题就是这样,就是说,不是你真的抓得到的。因为你说你哪里有执着啊,你是要遇到的时候,才知道有执着。我没有拿你的东西的时候,你不知道你对那个东西有执着,要我把你拿开的时候,你才说,哎、哎、哎……(众笑);对不对?所以不是——你不要被那种观念绑住,以为说,喔,这个好像是都是看得到、都是抓得到——哦,这是我的我执,拉起来丢掉!没那么容易啊!都是你看不到,这才厉害啊!能控制你的,都是在你心里不晓得哪里,你根本抓不到。所以,唯一的方法是佛法;佛法,为什么?他是已经过来的人,他就是给你一个跟你原来那一套没有关系的。你去做吧!磨啊!慢慢、慢慢、慢慢,这个变成你的心爱的人了,那个才会丢掉呀!你老是爱你那个我、我、我,丢不掉的!

佛友:但是,我们还是要找出那个问题的关键所在。

上师:问题关键喔,是要解决呀!不是说要去抓到;抓不到的。它要是抓得到,就容易了;抓不到,所以要靠方法,才出来啊。你不要以为看得到;看不到!看不到!比方说,你那个怕死,一定要到斩头的时候,才出现,那你怎么修啊?(众笑)我问你!不要去想那个,那个都是理论问题,自己搅自己,更糟糕!乖乖念佛、乖乖拜佛,没事!(众笑,鼓掌)。

上师:他还两天前先跟我警告咧!你讲这个的时候,我要提这个问题喔!(师笑、众笑)我是不记得他什么问题了。

佛友:我说,「缘聚即生,缘散即灭」;现在所有的东西,连我们的身体都时时变化,什么东西是永恆的?

上师:因缘呐!因缘不断变迁,那是永恆呀!(师笑)而且喔,他这个问题还有一点好,就是让我想起跟你们讲一件事情。就是说,我们是从以我们的感官范围内来看,我们说,喔,我看得到,这是有啊;我看不到,这就是没有啊;对不对?基本上,说缘生缘灭,你也是这样子去界定而已啊!但是,法界缘起的话,佛经里面,有些高僧传里面说,哦,哪个高僧,他在定里面,喔!他看到释迦牟尼佛在什么法会上说法,整个那个情况他都看到了。那,你说这个人是不是梦啊?做梦、梦想啊?不是啊!他在定里面为什么会这样子?就是说,在我们来想,平常的我们有时空的观念,我们来想的话,就是说,喔,这个过去了、过去了,再也追不回来了,它没有了。可是,那个人为什么定里看到几千年前的事?要是真的没有,他凭什么去看到啊?他自己,在我们来想,这一辈子都才刚刚生咧!对不对?离这个几千年,为什么几千年前的事,他可以看得到?因为你如果讲这个「缘聚即生、缘散即灭」的,就是说,某种因缘合的时候,有这个现象;某种因缘变的时候呢,又是另一个现象。但是,原来的那个现象在哪里啊?我们有时空的观念,认为是没有了,那其实只是说,我们感官不能再接触到那里了。从法界缘起来看的话,是什么?其实本来连时空都是人造观念。

这是很难了解啦!因为你要修到你真的没有时空观念,你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但是,你有那样的观念的时候,可以理解什么?为什么有时候修行久了,咦,将来的事先看到。那,刚刚讲的那个例子,是过去的事又看到,又怎么解释啊?就是说,从法界缘起来看,它是什么?它是,我们认为是过去、现在、未来的,都在;都在,只是你看得到、看不到而已。你看得很有限,所以你眼睛看这里,哦!这个样,这样、这样、这样……。你以为时间是这样;其实只是,比方说,这里很暗啊,我一个手电筒,我照这里,喔!这个是过去喽,这个是现在喽,这个是未来喽。你只看到那一点哪!它都在啊!法界缘起是这样,那个缘生、缘灭是这样。它那个显、灭,其实只是说,你能看到它、不能看到。这个很玄啦!可是,你不这样了解的话,你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有时候我们看到将来的事?为什么我们会看到过去的事?而且另外一点,这个说整个法界一体这个,不是空话;为什么?你要修得那个心比较净的时候喔,你也不是说什么事都会知道。我们这么小一个脑袋,怎么去了解所有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嘛!不是这样。是跟你有关的事,有可能会有可能知道,会先知道、会看到什么。然后,你如果给佛、菩萨做事,佛、菩萨会跟你讲你该怎么做。所以,这些是鼓励你喽,好好自己修啰!你将来可以做什么事,无可限量,喔。然后,你这个读那么多书的,你就要比较一下了,你看我讲的;有没有?你要想办法把你想的那一套,换成像这样子,不然的话,你被书绑住啰。

佛友:上师,人是由五蕴组成的;那能不能开示这个五蕴里面最后的那个「识」?

上师:喔!色受想行识,最后那个「识」啊?那个只是说你能够感觉的这个东西呀,佛法分类嘛;啊,其实人是一体的呀!这种分类的都已经是观念的东西了。你不要去管那个,纠缠那么多没有意思,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你是要求解脱,不是要变成一个字典。(众笑)。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因为你要搞清楚学佛是干什么,不是去鑽在理论里面,然后跑不出来了,没有用嘛。哪一天会死,都不知道嘛!所以,我自己读了三年的佛书,我说,哦,读了三年的佛书,我说,喔,得修「念佛」嘛!真正能帮助你的,还是老实做一些。

佛友:上师啊,这个「放下」是从何下手?

上师:现在呀!现在就放啊(众笑、上师笑)。你不要自己惹问题出来嘛!哪来的问题呢?所以,其实这里另一边就是说,他讲的不是没有道理啦,就是说总是心里有事嘛!怎么办?所以,还是念佛、拜佛;为什么?你要做得够多喔,以后自然无念嘛!那些杂念是会不见的。所以,真正要放得下,是那个时候了。但是,我原来那个回答,是等于说,你禅宗的话,对不对?你讲了,我马上从你那个出问题的地方,把你灭掉嘛!

佛友:上师这样答覆喔,没有人敢再问问题了。(众笑)

上师:怎么会不敢呢?

佛友:再问、再问就不可以了。

上师:可以!为什么不可以?看问的是什么问题呀!

佛友:不好意思。上师,那「无相」、「无住」、「无念」啊,可以解释一下吗?

上师:「无相」是,不是没有相,因为明明看到有相嘛!是说「无执于相」的意思。啊,「无住」也是说,因为你有住的话,就是你心停在哪里的话,那就是执着嘛!还是讲无执嘛。然后「无念」,「无念」那个是要——它的意思是——因为念是一个,自己起一个分别心了!你如果了解说,这是自己心分别,而不跟着它跑,有念没有关系。但是,你如果会被它带跑的话,不好!所以跟你教说,本来无念啰!还是等于说「无执于念」的意思;不是叫你变成说不能想嘛。那,我刚刚讲的那个,是说自然无念,那是修到了你原来的那些杂念已经没有了;因为你专门进入佛号,杂念没有的时候,自然无念了。不是你有心喽,有心就错;因为有心,还是一念嘛;对不对?

佛友:「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来也空空,去也空空」。那么,人走了以后,去的时候,带什么去?

上师:也没有带啊!你都说空空了,还带什么?(众笑)但是,不是带不带的问题啦!就是习惯了。你习惯纠缠的话,那个纠缠继续下去,所以问题出在那里。所以,趁着还没到那个时候,先练习把它放掉;这样子。

佛友:上师啊,可不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你关于念佛这方面的修行和经验?

上师:哦,念佛哟!念佛,我跟你讲,我的观念就是说,念佛法门喔,随便你是四个字啊、六个字啊,或者你念「观音」啊、什么,没有关系。但是呢,举例讲,比方说我们念「阿弥陀佛」,只有这四个字是念佛,其他什么都不是。只有「阿弥陀佛」,所以不用讲,就是说你要懂,什么大声念、小声念,快念、慢念,什么,唉呀!阿弥陀佛!就只有四个字。那,这个法怎么办咧?就是说靠念多啦!你知道吗?功课的话,是说养成习惯啦;很好啊,你不会中断啊、什么。真正讲,靠念多而已;为什么?你的烦恼怎么来的?就是念得多嘛!烦恼就是念多了,才那么烦恼嘛!你唯一胜过它,是说我念佛念得比念烦恼多。所以,你想你已经念烦恼几十年啰,你现在要开始努力喽,你要追上去。念多才有效,真的是这样。啊,你不要管说,我现在念得好不好啊、有没有专心啊、有杂念啊、什么,都不要去管嘛,那个都不是「阿弥陀佛」嘛!对不对?只有「阿弥陀佛」四个字,是你要做的,其他都不管了。你要能这么简单的话,然后就专心多念,不要管,你随时有空就念,做什么都不要紧。念、念、念、念……,最重要是这样子。然后深入念啰,你以后才会知道,它刚刚想抓,抓不到的那个就自己不见了。那个什么「缘起性空」,那个性空啊,有可能慢慢体会;为什么?你发现说,欸,这个东西不见了、那个东西不见了,你就了解为什么说「性空」。

佛友:请问上师,吃素与没有吃素,会跟生活的影响很大吗?

上师:问题最大的地方是在于说,你把它当一回事的话,就影响很大。你把它当作说,那也只是一部分,那,不那么重要。

佛友:那师傅说,如果我们吃素跟不吃素,我们不当一回事的话,基本上就是我们没有把……。

上师:重点在杀生或不杀生。

佛友:我们如果不杀生,不管吃素跟不吃素,只是用平常心对待我们的饮食,就没有影响……。

上师:可以,可以!你如果念佛的话,就根本不管了。就「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佛友:上师,你所谓念的「阿弥陀佛」,前面的那个「南无」呢?不用?

上师:看你喜欢念「南无阿弥陀佛」,还是念「阿弥陀佛」,没有关系的,你要念也可以,都可以。但是,光念「阿弥陀佛」比较容易说一念啦,「南无阿弥陀佛」好像两念了。但是我开始也是念「南无阿弥陀佛」,所以没有关系的。

佛友:有的人不能一下全心念佛,嘴巴念,他的头脑想到别的……。

上师:不管,先念,继续念。念到将来——但是,如果自己有感觉了,喔,我心在想别的,赶快回到「阿弥陀佛」就是了。

佛友:师傅,修行是不是跟念力是一样的?

上师:「念力」的意思是说,你的「念」是不是有力。那修行呢,基本上,你要先做到说你心能够专一啰!因为你心乱七八糟,你都不能控制的话,你很难控制你的行啰!所以在那一点来讲,你要修到说,你的念能够有力,就是能够专一,是好的。但是,不只是那样子呀!你念能够专一以后,你要慢慢要管到说,你的行也要跟佛法合啰,所以就不只是念力的问题。

佛友:那我们修,是不是要去到没有时间、没有空间的境界?

上师:那最好啊,那当然最好啊!但是你不要去想说,我要到哪里,那又不是你修的了;你修的部分只有「阿弥陀佛」。那个是慢慢有可能达到,但是你不要以为会很难了,因为你本来是在那里面的,所以只是回到那个去。

佛友:就是说找回我们的本性?

上师:也不用找啊,因为就是你啊!(众笑)还找什么?

佛友:我们想分享一下你念「阿弥陀佛」的过程。比如说你开始念的时候……。

上师:喔,我开始念的时候,就是一天念一万声的「南无阿弥陀佛」。然后开始就比较难啰,开始差不多——开始没有念过的人喔,念起来会吃力,而且杂念啊、什么。所以大概一天花个八个小时念啰,念一万声了。但是念熟了,就不用花那么多时间啊、什么。但是,我念差不多四百万吧,就慢慢有感应啊、遇到我的师傅啊、什么,这样子。

佛友:一万声是连续这样下去,还是有事做一下……。

上师:专心在念啰。但是,当然中间有起来做一点事啊、什么,就是每天念一万,这样。

佛友:如果在我们似睡未睡的情形之下,我们额心这边,会出现比如说一些景象。这是什么原因?

上师:这个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心,它所能感受的,其实平常是被感官限制喔,但是,它是有可能超越我们的感官的。所以就是说,心静下来的时候,有时候你会看到一些你根本想不到的事情,那是有可能。但是不要管它啰,那个没有什么;看电影看完也是忘记嘛!(众笑、鼓掌)。

佛友:师傅,那你说,念佛对我们的修行有很大的帮助,是说我们可以开智慧啊,可以各种方面都有帮助。

上师:有啊,有啊!因为主要这个东西是这样啰。你比方说,喔,一个人很会烦恼啊、很贪心啊、很什么的,都是心不够清净嘛。你念下去了,你慢慢很多原来的那个很不好的欲望,它会澹掉,而且比较会知道怎么样是正好。比方说你吃东西,就八分饱就好了,不会想说再贪吃、再什么……,所以也可以减肥啊!(众笑)。因为我们人其实是本能嘛!他有一个会感觉说,呃,这样子好了。但是你如果是习惯了,喔,我喜欢什么呀!那就会超越那个本能,就做得过度了。

佛友:上师,那个书上的念佛是讲,念佛是要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而你的念佛方法是说,念佛是一个成佛的方法。你可以把这两个解释一下吗?

上师:两个也没有冲突啦!因为平常那个方法,是因为它整套嘛,它说,你要相信有西方极乐世界,你愿意去,那里比这边好多了,那么,所以你要念佛。这个完全正确的,因为我们也真的有感应,可以见到阿弥陀佛、什么,都是真的。但是我的讲法,就是因为现代的人呢,我哪有空整天跟你争说有没有阿弥陀佛啊?(众笑)他不信,就算了嘛!就是没有关系啊;对不对?人家也是合理嘛——他没看到,你怎么逼他信?你要叫他一定接受上帝吗?不是这种作法嘛。所以现代的人呢,我只能跟你讲说,至少我一说,「喔,你心里有烦恼」,他也知道有啊;「你跑不出来」,他也跑不出来啊;「这个方法有一个道理,所以可以跑出来」,他说,哎,有道理啊!这个做为专心的练习,很有帮助,就像每天做体操啊;噫,对啊!只要他愿意试,就好了嘛。

但是,试了下去以后,你不用讲嘛!因为成佛,什么、什么,就是回到你本来的那个清净而已;所以他只要肯做,就好了。做、做、做、做,做到后来,他自己觉得说,喔,心里比较安啰,身体也慢慢轻松啰,松开了什么,他也会努力啊!努力的下面,他可能有感应了。然后,如果他能够注意到我讲的说,菩提心哪、法界观法,就是都是为一切众生在修啊,那他可能感应很快的,那后面就不用人家讲了;他自己知道有真东西,就不用讲了。那,他所希望我讲的,是他是说,你光是念佛,纯粹只是「阿弥陀佛」的话,因为你这样子纯粹、纯粹,回到什么?回到本来一切都是纯净的时候,那个就是你啊。可是那个你呢,就是佛嘛!因为你那个时候,全部都只是「阿弥陀佛」的时候,你没有什么跟任何什么有分别,你就融入一体嘛,你会体会到那个一体哦!是这样的意思,说你就可以成佛。

佛友:上师,每次佛经所讲的,一切声音都是「阿弥陀佛」,或者念佛念到一个地步,你会听到任何所有的声音都是「阿弥陀佛」,你看所有的众生都是阿弥陀佛。你可以解释这个?

上师:这一种是这样子,比方说,你念佛久了,你也可能说,根本没有人在放那个「五会念佛」的录音带或唱碟啊、什么,你真的听到,而且很大声的,这个也可能;或者说下雨,你听那个雨声都是念「阿弥陀佛」,喔,也有啊!这个修的人都有经验呀。然后,真正讲说,你说看一切众生、什么,都是阿弥陀佛,也有可能啊!一种可能是说,他显阿弥陀佛的样子;另一个可能是什么?就是说,你已经成佛,融入一体的话,一切都是一体、一切都是佛,那样的意思。那,如果都是一体的时候,其实也就不用说是不是佛了;就是即使都没有显阿弥陀佛的像,已经都没有分别啰!那个时候,佛即众生,众生即佛。

佛友:那么,上师,整体是不是包括我们这些,分别你、我的心仍不停,而且是算是一体呢?

上师:对啊,那个时候,就不用——没有那个分的观念,没有分什么身啊、心啊,或者你的、我的,都没有了。小心哟!钱都是我的啰!(众笑)

佛友:怎么会这样呢?上师,可不可以解释一下?

上师:很简单啊!因为你本来的分别的那个,是观念的作用。观念的作用都停止了,就自然进入是那样子。但是,那个是很深啰;所以理论讲是这样子讲,因为那个是深到什么?就是说你潜意识都没有观念了,你想,容易不容易?所以,念佛有可能了解一点,这一点。你就是要深入就对了;不能讲,因为讲也没有用——除非你到那个地步,你不知道。

佛友:照你这样讲的话,念佛念得好的时候,就是把我们无始以来的那个习气,也都能够转化?

上师:对啊!对,对!

佛友:那么,那个「业障现前」是怎么样,假如是念佛?

上师:「业障现前」就是说,你现在生气,就是业障现前啰。(众笑、上师笑)

佛友:她的问题可能是说,怎么办?

上师:喔,那个时候怎么办啊?继续念佛啊!要是你还肯念的话。

佛友:对……,他一直讲、一直讲,然后我就……

上师:对啊!就是继续念,你懂得修的,就继续念(上师大声用力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众大笑)。那就是阿弥陀佛显忿怒像。(众又笑)

佛友:上师啊,每次上师强调说,念佛久了以后,身体会放松,这个是什么意思?

上师:喔,你要讲那个。我跟你讲喔,念佛那个——可是我这个可能也不只是念佛,因为我是完全投入修行啦。然后,这个过程里面是,身体是松的过程很多、很多啦!最早光是念佛的时候,就是说最先觉得松,是只是肩膀,肩膀外面这里松。然后呢,修、修、修,你会觉得身体,这个身体一层、一层松掉。因为它那个——就是说从我松的过程的经验来讲,就是说,我们人开始那个打结呀,是从很微细的里面的地方,然后你那些纠缠就一圈、一圈、一圈包起来,包得很紧,所以就很紧;这样子。它要松的话,当然照那个(次序,反过来);有没有?外面的先松掉、松掉,最后你心里的那个很微细的才会松,简单讲是这样子。

佛友:「迷」是什么?如何「破迷开悟」?

上师:「迷」是什么喔?「迷」就是说,不能了解实在情况是什么,那是叫「迷」。可是,实在的情况是什么呢?你看,你以为是这样,我看,我以为是这样,因为你从那边看,我从这边看;所以你看的,也不是实在是什么,我看的,也不是实在是什么。怎么样「破迷」呢?你也不坚持你看的,我也不坚持我看的,那就开悟了。(上师笑)

你知道我讲的了吗?那个「迷」的那个问题?就是说,你有「见」的话,都是有偏了。你要能从观念的里面出来,融入一体的时候,才是「悟」。所以不是理论的问题,是修的问题;有修,才会出来。

佛友:师傅,有很多人,他本来是没有念佛,比如讲他在做偏门的生意,他没有念佛的时候,就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他一开始念佛的时候,结果他的生意就一塌煳涂,然后就亏了很多钱。那,我的理解是因为,他之前没有接近佛,因为他做了偏门的生意,佛知道他做不好的生意。那么,他可能做了不好的东西,他的果还没有出来。可能他接近佛了,就好像我们吃药的时候,有那种明显反应,那他那个不好的东西可能要以后才到来。可能他接近佛了,那因为这样缘故,这个不好的东西就立刻现前,然后就造成他这样,然后就从给他最坏的那个,好像吃药这样,连续反应;如果他真的是去面对它,慢慢又从最坏的慢慢做起的话,这样子就是佛想要他达到的这样子。我这样的理解,对吗?

上师:可以接受啦,但是,也不用这么麻烦哪。只要想说,他本来做的如果是不对的,现在这个做不对的不能赚钱,那他就不会做了,这不是最好吗?这么简单啰!

佛友:他还没有接触佛法的时候,就不会;他一开始接触佛法,就面对这样的。

上师:对啊!这就是佛的加被,就是不让他做坏的了。

上师:没有问题就没有问题啰!(众笑)

上师:还有啊?(众大笑)

佛友:「一切无有真」;什么是「真」?

上师:一切无有什么?

佛友:真假的真。

上师:它这里是说,你不要陷于说,认为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这样的分别的意思,只是这样的意思。因为你认定的,我们每个人能够了解的很有限,你把自己范围内的说是真的话,就起种种的偏执啰!啊,实在的「真」是超乎人类的知识的。

佛友:请问上师,念佛比较快,还是念咒比较快往生?

上师:不一定快啊,也可以活久一点呀!(众笑)劝人念佛啊!

佛友:有什么分别吗?

上师:喔,佛号是显教传,密咒是密教传的;只要是基于菩提心来念,就都一样。

佛友:什么叫「龙华三会」?

上师:龙华三会,我也不记得了;是什么?弥勒佛的吗?

佛友:啊!是啊!

上师:啊,你知道,还要问我?(众笑、上师笑)

佛友:「龙华三会」我不知道。

上师:去查佛学辞典吧。(众笑)

佛友:上师,现在有些情形,就是显、密,在某一些群体里面,或者是在某一些家庭里面,显、密会对立。这种情形要怎样子?

上师:那个就是要——他对立有他对立的理由啊!就是认为别人不对的话,要去了解对方,然后再说不对呀。不要说你没有搞清楚,就说他不对啊!但是,他不肯去了解,那我们也没办法啊!对不对?真正了解,应该是能够融通的,绝对没有说有什么问题的。因为你在显教范围,它比较是这样,它好像说,噢!我给你一些规矩啊、一个范围啊,你在这里面照这个规矩啊,做这个啊,那么,这样你就是好学生了。但是,你这个人不会永远留在学校呀!他等一下一出去社会遇到的一些事情,那你说那些都不能碰,那他就永远只能留在你的学校里了。你教学生,也不是要他不要毕业啊!他出去他遇到那些事情,他还能够守学校里教的规矩的话,他才是真的好学生嘛!所以密宗的想法,是说你不能老是把他关在这里呀!你要知道外面有这种诱惑、诱惑、诱惑,他能禁得起诱惑,他才是你教真的成功了。所以,你也得去让他去那里修啊!那也是他学习的一部分。你要是能懂这样子,就没有冲突了。

好了!就这样子。因为再讲、再讲,不是重点喔!重点就是自己回去修(上师笑、众笑)——没有人可以替代你;不修的时候,那个烦恼也是没有人可以替代你。

佛友:这个相片你发给他们吗?

上师:喔,你们要不要拿这个?亚瑞你发吧。那个,他那天火供完,他一个人在收那个灰的时候,那个日晕他拍到了。他说,其实他肉眼看,比这个还漂亮,有七彩。他印了一些;一家拿一张吧!可能不够说每个人都有。喔,这个是那个火供灰在这里,你们如果想拿一点回去得加持的,就自己来。

 

吉祥圆满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二月廿七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