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之五智四悲

二○○八年六月二十八日
讲于马来西亚.古晋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笔录:弟子绵延


上师:好,开始了,讲说「五智」。这个东西要了解,什么叫「五智」。它的意思不是在于说,哦,这个叫什么、那个叫什么……;那个是后面的事情。头一个是说,其实所谓「智慧」呢,讲不清楚的东西;对不对?就等于说佛嘛,佛是无限哪,你怎么了解呢?但是,佛是无限,没有办法讲呢,只好讲说祂是「智悲圆融」。头一个,就是先告诉你,它有两面啰,就是因为一讲话,就是没办法全讲嘛,只好说两面;可是,是「圆融」的。好了,智悲圆融里面呢,要再来讲的时候,分开讲的时候,它说「五智四悲」了。就是说,要说明给你说,如果说祂的「智」的方面,是怎么样子。他就,但是这个「五智」,不是五个,而是说智慧的五个方面,就是五种性质;这样的意思。所以,其实是一个,就是只是佛智而已;佛智的「五个特点」,这样子了解才对。所以,它是不是能够分开的。它每一个都跟其他有关的,就是跟我们的慈、悲、喜、舍一样;有没有?

弟子:那「四悲」呢?

上师:「四悲」是同体大悲、无缘大慈、什么,那些啊;你知道吗?五智四悲啊。那,这些所有佛法的理论,你都要这样去了解才对。就是都是不可说的;然后要说的时候呢,要说,但是说出来的呢,都是一体,都是这样分不开的。这样了解的话,那么,你就不会死在那里。不然,糟糕了——喔!我这个智,我到底这个智修到没有——你怎么搞法?

弟子:是啊!我本来以为是分开的啊。

上师:对啊!就是你看,跟师父好,就是这样;一来就告诉你,因为你没想到嘛!你没想到说,它是什么,真正是要教你什么。你只从文字上来说,当然是分散的。那你惨了,你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圆融啊?那你如果知道这样的时候,你就去想了。

它说,喔,他们通常呢,就是佛法,因为大家不容易记呢,它就给你分成五个方位啊,来配啊。这样以后,就好像有个图;有个图,你就容易一次就整个的五方面都想到了。它中间就是说「法界体性智」,就是整体啦。它的意思就是说,整个法界呢,同一个体性;佛了解了这一点。那么,什么样的同一个体性?就是我们所谓的「无限的一体」啊,都是空性啊,也就是佛性啊,这些;这个叫做「法界体性智」。然后呢,这边是什么?「大圆镜智」。它五方嘛,前面算东嘛,东、南、西、北(师以手指点,前、右、后、左四方),你知道吗?大圆镜智。「大圆镜智」是说什么?它这个智慧因为无限嘛,它没有被什么限制住,所以它一切,就像一个圆的镜子,能够照到所有的东西一样;就是说,它对一切都如实地了解。这个镜子照东西,它没有加一分、没有少一分。所以它这个就是说,没有自己的见解在里面,没有我执、没有偏见;它只是你是怎么样,我就是怎么样。所以,其实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就是你要看你自己的经验,什么东西都很明显,可是都是幻化;为什么?一下就不见了;你从这个出去,这个都没有了嘛。「如实」的话,其实是这样;你说它还在,那个是你想的、你假定的。真正的经验是,只有这样有,出去,又不知道在哪里,根本不知道;「大圆镜智」是像这样子。那,其实这个跟那个没有分别嘛!就是说跟原来那个「法界体性智」。为什么没有分别?还是同一个事情嘛!只是这一面,在于「能看」这一面,「能够显现一切」这一方面呢,是这样;在讲到空性那方面的时候,就是说,它因为是空的,所以它可以一下换这个景、一下换那个样子;有没有?可是,这两个其实还是你本有的东西呀!所以是圆融的。所以,其实只要回到你本来的清净,很容易的,佛法。

然后再来呢,这叫「平等性智」。「平等性智」是说,是我们人去分说,这个好、这个坏;这个我爱、这个我不爱啊。每个人爱的不一样啊!其实它本身没有这个分别。你要知道它本身没有分别,原来怎么样?原来一切平等。一切平等,而且一切都是幻化,一下就没有了。喔,你说这个很香啊,让你一直闻、一直闻,你也受不了呀!有没有?所以「平等性智」也很容易了解啰!「妙观察智」;什么叫「妙观察智」?刚刚那个「大圆镜智」呢,它只是说,噢,什么东西,我们这样如实地看,显现。其实这里没有什么看不看喔,它只是说「如实显现」;为什么?因为连这个,我们以为是这个能看的,也是这个里面的一部分呐,也是这整个你能看的一部分喔;那一面只是告诉你说能够现,现东西。所谓「妙观察」是说,你能够看出来,这里面有的比较亮、有的比较暗、有的比较……,所有的分别;甚至呢,妙观察到什么?妙观察到因缘也看出来了。哦,因为这样,所以这样子;因为这样,所以——妙观察。就是说我们有这种智慧,你不是只是好像能够看到一切,能够一切平等,能够知道一切如幻啊、是空的啊、什么;还一个,你又能够观察到它分别;它的因缘,你也都能够观察了。那你看,我这样一讲的话,有什么稀奇?都是你本来会的(师笑)。只是、只是你为什么跟佛不一样?你自己在里面搞那些分别啰!你要是那些放掉,他讲的一切,只是你原来的东西;不费力啊,你是佛!

弟子:我是,我是佛!

上师:谢谢你!佛啊,救渡我们吧!(众笑)

然后再来,再来剩下一个「成所作智」。成所作智就更厉害了,就是说,佛的智慧,它不是一个只是好像消极观察而已。前面的都是等于消极嘛!我们多么能够观察,多么能够要知道平等、幻化、什么……。成所作智厉害啊,就是说,哎,这里有点——你如果不懂的话,有点像我们人在那里说,喔,我挑这个、我挑那个——有点像这样;为什么?你就是可以,我们也是这样,我们世间做,也是这样。喔,我观察出来,这个股票要涨了,我要买这个股票;对不对?但是它这个「成所作智」不一样的地方,是什么?它就是说,它「妙观察」;它知道了种种的因缘以后呢,它可以去做,但是佛智跟我们平常这个私心的利用,不一样是在哪里?它是在这个跟这些其他智,没有分开里面做的事情,才叫「成所作智」。所以,它做的都是救渡嘛!它没有什么私心要哪一个,因为它整体是认为是一致的。它没有说只要这个好;这个全部是一体。它做的东西全是大家都好,所以叫「救渡」。而且,这里面最重要,他说,根本上你其实没问题啊,你要是也像我这样觉悟的话,你也不会搞错,也不会害人啊!我最根本、最需要做的呢,是帮你了解说,你这个样子。那么,你也当做大家一体的时候,你也不会害我、我也不会害你。所以「成所作」里面最重要是这一点,就是都是在做救渡的事了。因为其他没有什么好做嘛!其他的做来做去,还不是跟这些一样,然后有问题啊。所以它做起来,它能做,但是它做的地方,主要就是让每一个人都醒一醒,就是这样。好了,你听到的这个是非常宝贵,因为差不多的人都不会这样讲(师笑)啊。

弟子:对、对、对!

上师:讲起来啊,多容易啊!

弟子:对啊!我看那个书,看得——啊呀,一知半解,真的呀!

上师:看得头昏!然后背不起来。

弟子:对!还以为分五个啊;哎呀!

上师:然后不晓得要怎么样修!

弟子:对!

上师:不知道在干什么!

弟子:对、对、对!

上师:所以,你知道吗?就是说,通达、不通达,就在这里。

弟子:对、对、对、对、对!

上师:他们都是忘记说,到底成佛最后要干什么?所以他们永远落在那个文字里面,只是在背书;累得要死,又没有用;有没有?背一大堆东西,没有用。我们——所以我「厉害」就是,我都是去想说,真正到底应该是怎么样?他也是,就是——佛就是一个有情嘛!对不对?你所有东西,一定是圆融的,一定是——不是理论可以这样,给你这样撕裂的。那么这样子,你再去想,喔,多容易了解!

那,同理可以讲那个「四悲」了。但是要想一想,到底什么「四悲」?头一个什么——同体大悲啰!他了解,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啊、什么,这些就是说同体嘛!同体的话,你看见那些受苦的,那些苦,你当然有那个大悲心起来了。这个就不是说,喔,因为我喜欢谁啊,他苦,所以我苦啊、什么,不是这种平常的那种小的事情嘛!就是都是随时都了解说,唉哟!正有不知多少众生在受什么苦;有没有?所以,你那个人的那个心就不一样了。不会跟你计较这个小事情;有没有?你眼界那么开啊!「无缘大慈」意思不是说——因为佛法讲一切都是靠因缘的——不是说真的没有缘,而是说不需要有特别的缘;这个「无缘」是说,超越特别因缘的考虑,那样的慈悲啊!不必我跟你有任何关系,我就是,因为已经知道是同体,自然就是有那个心,慈悲的心,这样子。

然后还有什么?什么「法缘悲、生缘悲」吧,大概是这一类吧!我现在不记得了;没关系,想到就讲,算了。「法缘悲」应该意思是说,从因为佛法的教导,而了解众生的苦,为什么苦,什么、什么……,所以可怜他在那里,「我」被种种执着绑住了。「生缘悲」,我现在就「望文生义」啰!我也不记得那些解释;应该是就是说,同为生命啊、同为有情的那种、那种慈悲啦!哎,就是我跟你一样啰。所以你苦,虽然我不是在你的情况,可是我可以想到说,如果我在你的情况,是怎么苦,那种同情呐;我跟你一样的!所以,所以我们看到那个说,鱼被逮,我们也难过,是想说如果是换我在那里;对不对?所以要放生、要什么,这样的意思。好了,就这样。

吉祥圆满

                    
二〇〇八年十月十七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三月三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