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如何修「无我」

讲解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笔录:弟子绵延


现在要讲喔,就是说怎么样在日常生活里修「无我」啦。那,问题是,没有事情的时候,怎么修?没有事情的时候,我们靠的就是我们一直做功课和做法务。因为功课和法务都是为一切众生的话,那么,你时间、精力往那边去,你眼界那么大的话,这里就——「我执」就不知不觉中会小一点。然后再来,最主要会有我执,是什么?就是你要想说,我那天讲的那个嘛,「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就是说,不要心里老是记着什么、比较什么,有一套;就是这个计较啰、比较啰,还有老是认为说,我以为怎么样。你看!近来我举了几个例子;在生活里,你就可以知道说,其实你了解的不见得正确。可是你一直笼罩在那个想法里面,就是受它的苦啊。其实我一给你看,欸,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可是,你不知道你原来的是错的。

那,根本上的去我执,就是说,就是你根本不要去抓这些想法;为什么?这些想法,你如果背着一些想法,一大堆想法,你看东西都是不清楚的;有没有?你看东西都是从一些偏见里面——有色眼镜看,那你怎么样解脱?那,特别是像你们跟我提什么,喔,哪个时候什么、哪个什么……。我听起来,我连记都记不下去;为什么?因为我真的随时我是一片空白。现在为什么要讲自己?是讲给你听说,真正人家修久了,是已经到什么样子。就是其实我是一片空白,我们没有可能记一大堆事情。那,因为这样子呢,我的心自然就——我比较轻松一点啊、我比较开啊!你是对自己,因为抓东抓西呢,所以你就紧张、就难过啊、什么;所以你要学说,真的是放啦!这个我们其实也知道嘛,说无执啊、什么;对不对?然后要了解说,自己想的不一定对。然后有时候呢,世间的事情是这样:人家讲给你,你基本上你的反应是说,你对我怎么样、我对你怎么样啊。其实有时候,即使人家是说是为你想,你不了解啊,你听起来还是变成说,是对你怎么样;其实不是这样子。

所以,这些慢慢去体会啦!我们在做法务的生活很好,就因为我们大家目标知道说,不是最后为谁、为谁;有没有?而且我们知道说,我们努力下去呢,也真的有帮助到一些人,是值得我们这样去做的,所以继续努力!但是,日常你怎么样减少我执呢?就是说,少去抓啦!你有见解、有比较、有什么,都会出问题。而且,人家讲也讲不清楚,很难。然后,你满脑子的一些想法来讲的时候,你跟人家想的不一样,讲也讲不清楚,就变成只是纠缠了;有没有?而且像我年纪比较大,经过比较多事情,我来看的话,我事情的处理,不只是在想说,我自己怎么样;你要想说,你这样子做的话,旁边的人都影响到嘛!那他们,有时候你弄得人家很难解,而且有时候他们又误会了;就是你越搞一个事情呢,它越难。反倒你就什么都不是事情呢,你自己好过,他们也没事,就这样过去了。所以,基本上我是认为这样。所以说,主要是不要去计较,不要去比较啊、什么,那么,什么事情都过去、过去了。你不再提,就没有事了,不必在那里惹得自己很难过。这是日常里修我执,我想得到的,主要是这些地方。

那,还另外一个就是说,你自己觉得很紧的时候,要出去走走,或者上网去看一看世间的事。因为我们佛法不是靠说,你在那里老是想自己会得到的,他都是教你看世界嘛!你世界一看开去,哇!到处种种苦难、种种苦难。我们其实真正讲,就是说,你还健康,没有什么病痛,噢!你就已经非常幸福了;对不对?别的人,多少人连这个都没有;然后,你看那些穷苦啊,什么、什么,我们都不是那个问题啊;我们能有时间说「我要学佛」的人,已经是天堂里面的人。所以,利用这些时间呢,就不要再去惹事情,不要去搅心里的事,而是说,都是佛法、都是佛法。你看吧!我们每天真的,因为都是佛法,所以我们大家都做得很有劲嘛;对不对?所以这个也不是说拿一套话说,叫你往哪边去,好像把你应付掉;不是的。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会快乐,我们会过有意义的日子。那,你们有想到什么其他的吗?有没有问题,关于这个题目?

弟子:可是,我们在修的过程中,不容易做到啊!上师!

上师:对啊!对啊!不容易做到的时候,所以它要修啊。「修」的意思就是期待在将来更好嘛!但是重点就是说,「修赖不断」嘛;你继续啊,继续。喔,我现在很难念佛呢,我就大礼拜;我很难大礼拜,我出去走走也好啊,散散心啊。喔,我这个做不来,做那个嘛!有没有?穷则换嘛!因为人不是机械,不能说强要他怎么样。然后呢,什么事情就不要只在眼前这件事上,看看说,我们总共——我们做了很多,一起做了很多事啊、什么,看这些事情来了解说,哦,我们之间大家关系已经如此密切,为佛法做了这么多了,一起做了这么多了;不是小小一件事情,就是一下这样、一下那样;有没有?有个整体的观念,那么,你即使眼前在为什么苦,这个变成比较小的事,不是这个就决定整个——整体都忘记了;这种也很重要。所以就是说,看开去、看大去、看整个过程,不要只看眼前一点;这样子。还有别的吗?

弟子:那要怎么样修「无我」啊?

上师:怎么样修「无我」?就是你遇到什么事情,你在那里说:「我怎么样」(师笑),那个就是有「我」。一说「对我怎么样」,那不是有「我」吗?你不要想说——这个你就是要放的地方——你不要管它对错、是非;你说这个就是不要去碰了,这个就已经有「我」了,就是你的我执起来了。你会觉得不容易、不舒服、不什么、不什么,那个都是「我」;那个都是要突破的。现在当然很难啰,可是你要想说,为什么人家可以心里没有事情?为什么人家可以祈祷帮助到别人?要靠走过这个。你老是这个这么大的时候,你就帮不到别人啰,你最后的目标就达不到了;有没有?我们真的最后要帮别人的话,一定要自己就是说,这个都不重要,只要是,我都好——恒顺啊。你看!我从来没有跟你们讲说,喔,我们在跟师父的时候,哪些人怎么样、师父怎么样,我都没有讲;为什么?我把它忘掉了。

那,但是现在为了让你们了解呢,我就讲一个给你听。像说,师父在那个什么《体系表》里面,有讲我怎么样、怎么样……。其实,有些从我自己这方面的了解,不是那样子的。可是,我都一句话都没有讲;师父说这样,就是这样,人家以为我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师父说这样子,就过去了。没有说,喔,我非要争到底不可;不是这样的。师父错了?没有!师父讲这样,就这样,也没有关系啊;我们不是要争那一点,那一点有什么重要哪?这样子就超越我执嘛!有没有?因为师父也不会说是故意要讲你坏,或什么,但是,师父有师父的见解,我们有我们自己的、当事人的见解,不一定一样啊!不一定一样,有什么关系呢?让师父讲啊。不必要去更正、要什么;就是这样,也印在书里,就给大家。我从来没有出来说,喔,我要更正;没有!可是这样子,我就是解脱啊。

我现在唯一理由出来讲,是帮你们了解说,跟师父,怎么样跟法。我没有去跟师父争说,你这里讲的不是我的情况;就随师父讲。这样子就很快啦,你接受师父,就很快。你每一点都要弄,等到你弄清楚的时候,佛法在哪里啊?自己就是小,就是都好。啊,你说,啊!我多痛苦、多痛苦。我们跟师父的时候,也是有啊!因为种种环境,我们也经过很多心理上很痛苦的事情,我有跟谁讲过没有?没有啊!都过去了。超越啊!真的是超越,心中一直想佛法;所以我有那么多作品哪。你们也是要这样,只管心中的佛法去;谁怎么样,是他的事,我们也管不了。我也不可能整天抓着一个谁在管,他也不可能整天抓着你管;你为什么抓这几点,老要跟他怎么样?都没有意义。是没有看开啦,没有看清楚实相;实相就是,世界上谁也管不了谁,(师笑),你要管的地方,都是你自己执着而已;懂吗?你只要自己放开了,没事啊!他也自由,你也自由啊!因为真的是管不到,你怎么管法?仔细一想,你管到哪里?谁都管不了,就让人家去,自己就心里也没事了,也不用抓这些事了。不要一点、一点都比较啊、什么,就——你心里就很难啰,那都是我执啊。哪一点你特别要去讲的,都是我执;其他的呢,就是佛法、法务啰。不容易啦,但是慢慢,没有人逼你说今天要怎么样、明天要怎么样。长远、长远,喔,将来就会……。

弟子:那,我觉得是说,像上师这么说,从修「无我」入手的话,就是说从上师那边做起,是吗?上师的每一句话我们都听,没有……。

上师:那是很快的方法,因为你很快就变成跟师父一样了;你知道吗?你跟他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觉得这样可以,你觉得不可以。你要是真的跟他马上——当然不能勉强了,但是说你要去体会,为什么说「拿上师来修」?其实,「拿上师来修」是什么意思?因为他是一个活人嘛!其实你想,任何其他环境,你还不是你不能改它;你要怎么改你的环境啊?世界人家随它变的;有没有?世界变得这么快、这么大,你也没它办法。但是你很难,怎么样去适应它呢?你只有接受它嘛!上师也是世界的一部分呐,你要这样想。只是说,我们习惯了说,一个人的话,你就跟他说,你怎么样、我怎么样;你怎么样……;老在那里搞这个事情。其实你想,任何一个人都是世界的一部分。你想这样的话,像我们开车吧!遇到别人,这个人开,喔!这个人怎么样,那个人怎么样;慢慢、慢慢,连这句话都不用了,喔,就是这样;我们只要没有出车祸就好了。是这样的解脱法啊!不然,你怎么管咧?你跟哪一个闹,也没有用啊!这个就算给你搞嬴了,还有一个啊。路上开车,你能管吗?千千万万。

上师是拿来做磨练一样的。真正上师没有什么我执说,要你怎么样、要你怎么样;不是的。你要拿上师来做磨练的,就是说,做为你自己的磨练了。你就看说,哦,上师这样,你就——像我这样讲,你就懂了嘛;你就把它当做好像说,忽然来个颱风了、忽然来个地震了,你要怪谁啊?有没有?你就学;在这个磨里面,你慢慢从你自己那个——非这样不可、非那样不可的,那种计较里面出来;那是最重要的。那个不出来,你就学佛讲半天是「无我」,你还是在说「我」嘛!对不对?然后,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子辛苦出来?出来以后,真的是很大嘛!所以要看清楚。随时最会出事情就是,抓东抓西啊、比较啊、计较啊!这些不做呢,就比较少了,就容易出来了。

好了,希望这些喔,大家听了,能够帮助咧。好!这个很好的题目了,生活里怎么修。

 

吉祥圆满

 

二○○八年十二月廿一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三月三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