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破相论》偈颂

阐释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开心


发件人:开心
发送时间: 2008-11-26 10:44:49
收件人:林钰堂上师
主题: 请开示

上师您好!
请您开示达摩祖师在《破相论》最后之偈颂:
我本求心心自持  求心不得待心知
佛性不从心外得  心生便是罪生时
我本求心不求佛  了知三界空无物
若欲求佛但求心  知这心心心是佛

偈后「知这心心心是佛」,这三个「心」不知何义?
另,自迦叶尊者一脉相传至六祖,是属「祖师禅」吗?即以教外别传、顿教启悟——「即心是佛」,在〈六祖坛经〉及达摩祖师著作经常可见论「心」。
而禅宗祖师马祖,却连「心」都不讲——「管它有心无心」;这又是什么禅呢?

请谅学子无知,恳请顿教。非常感谢!

开心
2008-11-21

林师:那,我们来讲你问那个问题,《破相论》那个东西。我是觉得,其实这个问题,不只是问最后三个「心心心」的事情啰。因为我这个人是——也没有先去想,我先是觉得说,你可能连最开始的也不一定懂呢。我要你讲啊,因为都是我讲的话,你不用头脑,好像都懂一样,其实你不一定懂。

弟子:哦,第一句……哦,您说呢?

林师:你说「我本求心心自持」,这个你要解释给我听啊,我要看你的了解如何啊。

弟子:嗯……不大明白。

林师:对啊,我就知道啊。对啊,你要录音啊,我们在讨论问题,你要录音啊。

弟子:有,有录音。

林师:好,好。,我给你讲。所以,你以为只是问三个,我一看,就知道你连前面的都不懂,呵呵呵……。

弟子:嘿嘿……是啊。

林师:我给你讲啊,这个「我本求心」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本有的——因为是凡夫嘛,凡夫不是都有吗?凡夫本来有的这个求的心了!你的心老是在求东求西啊;有没有?你有个求的心了!这一个求的心呢,凡夫这个希求、这个心呢,是「心自持」啊!可是这个「心」是更大的意义的「心」了,就是说我们「本心」了。你能够做任何事,你这个有情嘛,能够做任何事的这个根本,那个的「心」!那一个「心」是它自己抓起来的,就是从那个能够做、所有有情能够做一切事情那一个,把它叫做「心」的话,这一个「心」自己拉起来的一个求的「心」了,知道吗?

弟子:哦。

林师:他是在讲说我们人的这个需求啊,你这个需求是自己搞出来的;懂吗?

弟子:哦,第一个「心」就已经这样深奥的意义啦,是吗?

林师:对啊!头一句就有两个「心」的意思,一个是「求心」,你平常有的这种心;那么,「心」能够自己把它——只是这个「求心」,那是另一个「心」了。那是等于你的根本,你有情根本的那个「心」了。

弟子:哦,就是第二个「心」是本来的自心——「本心」,是吗?

林师:对啊,你有情的根本,那一个「本心」了;对!

弟子:那「心自持」是什么意思呢?

林师:就是你现在会求的这个,是你那个根本的那个「心」自己抓起来的嘛。你会有需求,你这个需求,是谁在执持着这个需求?是本来那个「心」在求、在执持。

弟子:哦!就是本来没事的,自己在那里求;是吗?

林师:对啊,对啊。但是,他这里重点在说明,人这个求的那个「心」,还是你根本的「心」自己抓出来的!如果不是有根本那个「心」,你哪来这个求的「心」呢?

弟子:但是,根本那个「心」,本来无求的,是吗?

林师:没有啊!没有!还是因为根本那个「心」已经迷了,他就自己要有个需求。

弟子:哦,哦。

林师:对啊,因为佛法都是这样讲;你说「迷」,你怎么「迷」啊?是那个「本心」,那个「本心」是没有迷、没有悟,但是它就一执着,它就算是迷了;对不对?因为你要想,总是要有一个基本的、那个能够做事的嘛。所以,头一句第二个「心」,是基本的、能够搞东搞西那一个,那个傢伙抓了一个——我们这个「求心」还不是它抓出来的?

弟子:哦!原来搞来搞去,都是自己搞出的。

林师:对啊。但是,怎么叫做「求心不得待心知」?你自己想?

弟子:都是似是而非的……嘿。

林师:所以啊,你根本就不懂啊。「求心不得」是什么?就是这个能求的这个「心」啊,能求的「心」,其实是不可得的;知道吗?「求心」其实是不可得,但是这一件事情呢,求的「心」是不可得,其实就是说它是虚妄的。这个呢,「待心知」啊,还要等你这个「本心」自己去了解;懂吗?因为你迷的时候,你不了解嘛;而等到它悟了,它才了解「求心不得」。它要是悟的时候,「求心」就没有指挥它的力量了;懂吗?

弟子:哦,哦!

林师:然后,再来他在讲,但是你要知道,他在讲说:「佛性不从心外得」,这个「心」就是那个根本的「心」了。因为所谓「佛性」也不是说,我们的根本以外还有什么东西嘛,所以他说「佛性不从心外得」。

然后,下一个「心」又不一样了。「心生便是罪生时」;这个「心」呢,是那些「求心」了!不是根本的「心」了。根本的「心」无生无死,你有情就是这样嘛;懂吗?这个「心生」是所有根本的「心」有了这个念、那个念;所有这些念一生的时候,他说就是「罪生时」。为什么叫「罪生时」?所有的罪的根本,在于有念、有心嘛,在于有那些念头啰。

弟子:这个我明白。

林师:对啊,对啊。然后「我本求心不求佛  」,这个「本求心」又是跟第一句的「本求心  」是一样,就是我老是在求的这个「心」呢,不求佛。因为它求东求西,求的都是有我执地在求;我执求,怎么会求佛呢?当然是不求佛——佛是无我嘛;对不对?所以他说,你所有这些凡夫的求来求去呢,都不求佛,因为求的都是佛以外的东西啰;懂吗?他是在讲,你如果「求心」的话,他求的不会是正确的——因为佛才是我们的目标嘛。但是「有求心」,求来求去,求的都不会是佛啊,呵。

那么,「了知三界空无物」;这是另外一回事啰。刚才说为什么不求佛呢?因为佛是「了知三界空无物」。佛既「了知三界空无物」,就是说其实都是「唯心所显」了,没有另外东西。你既然「唯心所显」,你不用去求嘛;「本心」,原来那个能做一切的那个「心」,本来具足一切嘛!佛是了解这个的;知道吗?

那么,但是「本求心」是不了解的,所以它不会去求祂(佛),呵。那么,「若欲求佛」;那么,你如果要求佛,你要达到佛的境界呢,你「但求心」啰;但是这个所求的心,这个又不是前面那个「求心」。他说你只要求「本心」了!本来能做一切的「心」了;这个才是佛嘛,佛只是回到这个——了悟「本心」而已嘛,呵。

然后,「知这心心」哪;知道这个能够产生所有的「心」的这个「心」。第一个「心」是你那个「本求心」的那个「心」,知道这个能够产生「心」的「心」;前面一个「心」是动词,就是能够生心——念头、欲望、什么都出来的;知道这个能够产生一切「心」的这个「心」呢,那么,这个时候呢,这个「心」就是佛;就是你根本的这个「心」,就是佛。知道这个产生一切「心」的这个「心」呢,那么,当你知道的时候,这个「心」就是佛!没有别的。

弟子:哦。这三个「心」是这样的意思。因为我看来看去,都是说自己的「本心」,还有「本性」……。

林师:没有,没有。所以你要搞清楚,他其实有两个东西在,所以你会混。

对啊,一个是「本心」,就是能做一切的那个「本心」。但是他夹了一个「本求心」,那个地方你不能误解,那个「本求心」是指凡夫那个求来求去的「心」。

那,我这个解释非常珍贵,因为你看,你根本看不懂,所以这一个你是值得去把它笔录给大家的;懂吗?

弟子:好啊,好啊。

林师:嗯,然后另外呢,你邮件下面这些呢,你说从「迦叶尊者一脉相传至六祖,是『祖师禅』吗?」这个分配我也搞不清楚,但是我想是对的了;开始他们讲是这样,因为开始那个时候,不是有言教,不是去讲那些什么——喔,佛经里哪一句话、哪一句话;有没有?所以,这一些应该是吧。然后呢,原来那些禅的分类,祖师禅、儿孙禅……还有什么禅?还有哪一个?好像有三种?

弟子:我也不知道……。

林师:喔!一个如来禅啊!

弟子:那,这个是什么禅呢?

林师:呀,我跟你讲,好像是这样:原来这些祖师禅,就是直接以心印心啰,就是他帮你开悟啰。然后呢,但是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讲话嘛,他们也是讲了一点话嘛;对不对?然后,所谓「如来禅」,可能就是后来变成说去引经据典啰,就说:哦,你看经里面讲什么、什么。从真正禅宗来看,更隔层嘛;有没有?更牵来牵去,牵了很多东西啰,呵。那,后来说「儿孙禅」,它意思是直接证量,他根本连讲什么话、开导你,都不用,他直接证量使你证悟了,这样。

弟子:就是相当于马祖那些,是吗?

林师:对啊,对啊,对啊。

弟子:哦,所以就「管它有心无心」了。

林师:对啊,对啊。那么,他那个时候连话都——不用任何话了,还有什么「心」不「心」的问题?

弟子:就是相当于「大圆满」了,是吗?

林师:唉,你不要去牵密宗嘛,不要老是要这个东西跟那个东西、那个东西跟那个东西;有没有?各有各的做法。禅宗的话,一个话都不讲;你圆什么?你叫什么、叫什么?对不对?真正「禅」,也没有要有这个话;然后「大圆满」,它说我即修、即证、即什么……,它也连开悟都不用啰。你要去怎么搞?不要想拉来拉去,你们很多问题都是这样:这个是这个吗?这个是这个吗?其实你哪一个都还没搞清楚。

弟子:是啊。

林师:你说讲「大圆满」,它说即修、即证、即什么……,它连什么开悟都没有,跟禅又好像不一样,因为每个人讲法不一样,你不用去给它说,这个是那个,那个是那个。你要能讲清楚,哪一个是什么,比较重点。当然啰,它们都是最后阶段的了,你也可以在「唯一」上讲,可以这样讲。是,是讲说最后阶段,但是各有各的特徵嘛。你不能混;混了,那你怎么分呢?

弟子:我意思是问:祖师禅经常说「心」,这个「心」是「识」的意思吗?就是那些阿赖耶识吗?

林师:没有,没有。他讲的这个「心」,就是说你这个有情的根本——那个叫「心」。他们那种讲法都是「万法唯心」啦,但是这个「心」不是心、物对立的「心」,而是说一切的根本。等于在讲佛性,等于在讲空性,只不过叫「心」而已。从有情来讲嘛;因为有情来讲、有情来讲,喔,能够显一切,是我的「心」嘛。这个「心」也不是心脏的「心」,也不是脑袋那个的「心」,就是说一切的根本。一切的根本,佛法来讲,就是讲佛性、空性,这样子;真如啊。

弟子:对,对,像陈上师经常讲「真如、法界」,这些就包括心、物都在里面了,是吗?

林师:对,对,对;那样的「心」了。

弟子:哦,所以我问,这个「心」跟「有心无心」……?哦……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这个「心」?哦?

林师:对啊,但是这个「心」不是平常那个心、物啊。「有心无心」可以说是有念无念啦,也不是那个「心」啦。不是念头的「心」嘛,不是心念的「心」了,而是一切的根本的那个「心」啦。

弟子:哦,哦。谢谢上师!

二○○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三月六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