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习「无常」与《金刚经》法句要解

讲解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笔录:弟子绵延

MP3 A B


现在就要讲的呢,是说——本来是要讲《金刚经》里面的一句话,不过之前呢,先讲一些;一个是说,这个——像我想到说疾呼剩下一个多月在这里嘛,那,这个呢,这样的时候呢,我们可以用时间的这个有限呢,修「无常」了。怎么讲咧?我们当然相信说,佛、菩萨会帮助我们啊,让我们可以好好地修啊,这一辈子修到好,将来还渡众生,什么、什么。可是另一边,它无常本来就是教你说,你不能期待后面还有什么;有没有?所以你这个时候,你的修法——修「无常」就是说,欸,说不定我这回飞机在路上就下来,或什么;就是想成说,我剩这么多天的命,我怎么样利用这个时间;这样子想法就又不一样了。你一种想法是一直好像说:我还有后面、我还有后面;一种就是说,也许就没有了。因为平常比较少这样想,其实应该利用这个想一想。我以前——我那时候,只是自己在念佛,还没有遇到陈上师啊;那,我怎么样修呢?我就是邮票喔——我们平常不是都买一大堆放那里,每天可以贴、什么的?我是根本不存邮票。有一封信,我走到邮局排了队,等到那里,只买这一张邮票;这样子在修。

然后,其实我还几个月牙齿也没有刷、什么的;就是说,不是鼓励你不刷牙啊、什么啦,只是跟你讲说,就是我那时候想修啊,我自己这样修。那,你这样看起来——世间看,很笨;好像说,你又要走到邮局,又要排队,那么,你只买一张邮票就走;可是实际上做到那里的时候,心里有一种、一种……,讲不出来的,就是那么单纯。那种的我这样修过,所以我把那个心得跟你讲,所以头一个就是说——然后呢,话说回来,你要是真地完全投入给佛、菩萨,你其实也不用那么担心了;因为什么呢?很多事情,佛、菩萨会跟我们讲的。像不晓得一、两年前,不晓得哪一年啦,就跟我讲一个天语,就讲一个说:「哦,没有事情,不要到处乱跑。」就是说,因为可能那一年到处会比较不安定啊、什么;就有这样讲。所以我这样子讲,一方面是鼓励你修啊,说是怎么样利用这个时间修啊、什么;可是我们真地投入佛法,当然是佛、菩萨会保佑啦,也不是说要吓你——这个好像不行了;就是要懂这个意思了。

那,另外一个意思,我今天早上在想到说,在做功课的时候,想到一个什么?就是我那天不是梦见那个骷髅头的那个——一串念珠,人家给我一串念珠,一半是像平常那样的;然后另一半呢,有隔了一段,有放了三个那个骷髅头;对不对?那,我现在想起来——就是说,这个意义,我今天早上才又想到更深一层;为什么?它那个一半是什么?因为唐密的话,就是下三部的密宗的话,它有讲说,一百零八颗的喔,分一半,他们只用一半;为什么?一半代表「本有」。就是说,你本来是佛嘛!任何什么——成佛的什么、「地、道」的什么、那里面的功德什么,你本有、都有的,所以那一半不需要修的;所以他不用那一半,他只用另一半。另一半是表示什么?修成的。因为我们已经染污了,已经世间了;对不对?要回去,那么,所以你是修这一边。

那,所以,这样子了解的话,你看它那个一半是平常的,就很有道理——本有那边不要修嘛。这个修成的这一半,为什么要三个头呢?欸,你注意看,头一个,是那个普通的骷髅头的。那个我在想说,跟「三解脱」(注:无生、无相、无愿)来配合,可以配合;为什么?它那个是「无愿」嘛!它已经是骷髅了,它当然没有任何愿了,就是通常所谓的「愿」嘛,这里它无愿。那一个——另外一个还是人头,但是只剩头了,只剩头就没有生命了,所以「无生」了。然后,最后第三个,它那个我看到的,我记得好像是比较透明、还什么的,是不是?我现在不记得那个梦里——反正那一个配合我们的那个骷髅头,就变「无相」了,如果它是透明的;有没有?透明就无相了;有没有?就正好「无愿、无生、无相」可以配合。

那,这个呢,这里另外又可以讲到说,你跟着上师身边为什么好?因为它这个东西,你问的问题,也不见得一次就问完全了,也不见得一次就答完全了;我们就是一直在生活里会有新的东西;有没有?噢,现在新的东西就讲了,那,你们笔录的时候,连我前面讲的这些全部笔录;然后呢,将来——当然啰,这一部分也可以再加到原来那一篇(〈水晶髑髅〉)的后面去了;这样子。

好,那,我现在想要讲的是什么呢?我昨天晚上有把它翻一下,我知道是在哪里,就是《金刚经》里面,我是背的那一句,不知道在哪里——我找到了。是那个——它不是分段落吗?一个、一个段落,就是第五段,〈如理实践分第五〉这里。这里有一句:「佛告须菩提……」。他讲哪一个?他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我要讲的是这一个。那,这一句话我觉得很重要,是为什么?你看,因为我们平常其实都是执着嘛!对不对?你执着东、执着西。但是执着里面,一种当然你是说,就「无执」就好了。但是要破你这个执,其实更根本的地方,你为什么有执呢?是因为你有「相」。什么叫做「着相」呢?就是说,你看什么东西,你说:「这是什么、这是怎么样。」你有你的想法;那,这些想法的最根本的地方,就是说你有一个、一个的观念在;有没有?你有这种观念说,这是一个人、这是一张桌子、这是一个什么……。那么,这样的做法、这样的说话,表示什么?他的心是什么?你种种的、你对你感受到的,你加以解释了。那么,这种作用都是一种相,就是你一种观念在、你一种成见在。

那,它头一句话就跟你讲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它就是跟你讲说,任何你的见解,任何你怎么样分、怎么样什么,都是虚妄。为什么叫「虚妄」?它是说,其实本来没有的,是我们心自己加上去的。你要懂这个的话,你就容易不执了。你一直执,就自己一天到晚在被自己的想法笼罩住——你看不出来说,其实人家本来没有啊!是你自己加了。然后,我以为是这样、你以为是这样、你以为是那样……;那就更乱了,乱得一塌煳涂。所以,根本上就是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句,就把问题的根本讲出来了。
然后,它下面是说,「若怎么样,即怎么样」;就是说,如果怎么样,你就可以看到如来。若怎么样呢?「见诸相非相」;什么意思叫「见诸相非相」?就是说,看到这些相的时候呢——所谓「非相」,不是说没有,因为,比方说,本来我明明看到桌子、明明看到椅子,这有什么错?这也没有错。但是它所谓的「非相」,不是说,喔,还要去加一个心说,这是假的。那明明看到,怎么讲它是假的?不是在这里,而是在说「非相」。所谓「非相」,是说,了解说,这个观念的分呢,是我们心加上去的。「非相」的意思是说,它本身没有叫做「桌子」、没有叫做「椅子」;就是说,比方说,你用习俗来讲,就知道了;你说这样子(师手挥出去),这样子在我们东方一般的看法,是说叫你走掉嘛;有没有?欸,可是有的文化,这样子是叫你来的意思啊(师笑);你要怎么办?

像你去到印度啊,他说「是」,他的头是左右的——「是、是」。我们通常如果摇头,就是「不是了」;有没有?所以,这一个动作的本身,就是说,它没有你想的那个说,一定是什么,它没有那个实质在。你要了解它没有实质在,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心、每一个文化加上去的。你了解这一点,那么,这个时候呢,你就见到如来了。这里所谓的「见」呢,也不是说「如来是真的一个东西,我们可以看到」那种「见」;就是说,这种「见」是说、等于说,你就了解到「如来」是见到的是什么了;这样的意思。也就是说,你如果能够所有的相,你都不被当做它是实在的、被它绑住——被它观念绑住的时候,你就进入如来的境界了;因为那时候就没有对立了嘛。你不妨有相啊!不妨说:「这是桌子、这是椅子。」但是你不执着说,喔,椅子就是只是能坐的。椅子也可以当垫子——我可以站上去做事情嘛;有没有?都变成活的了。这样活的时候,就是如来的境界了。所以这一句很重要;我一直觉得说,啊呀!归根结柢,所有很多问题,你要是懂这句,你也就解脱了,也没有事情了。所以特别把它提出来讲,喔。好,今天想讲就是这样子。

弟子:谢谢。

二○○九年二月七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校圆成
二○一七年三月六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