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生活中踏实修行

二○○九年六月十三日
讲于中国.广州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弟子疾呼
恭录:弟子绵延

 

那个善喜说,要我讲一下说,怎么样把修行喔,落到实处?就是说要踏实修了。那,修行这个东西呢,应该就是在生活里了;严格讲,并不是说生活一回事,修行一回事。有时候好像觉得说是两回事,是因为你有一些是佛课嘛,好像说做佛课是一回事,生活又是一回事。但是,我们如果说要落实的话,当然是要生活里面啰;生活里面也就是修行,这样才是落实啰。那,可是生活里又怎么样落实呢?主要就是说,怎么样子藉着生活里种种的机缘呢,你能够说是菩提心,而不是私人的心啰。那,怎么样子才是菩提心,而不是私人心呢?就是说,我们会有种种的想法啊、见解啊,什么的,这些呢,你一定要能松掉。因为这些你稍微想就知道,一定是每个人各有各的见解;有没有?不可能说这些见解——你如果老在自己的想法里面的时候,那么,那只是某一种见解,那不会是跟菩提心完全相应的。但是,这一点是不容易啰,因为我们很自然地有自己的程度里面的了解、有自己这一方面的看法,很难说叫我说从自己的见解里面跑出来。那,菩提心这个东西呢,又是捉摸不到的啰;虽然我们讲一句说,噢,可以修说「愿一切众生早日成佛」,也只是一句口号一样,真正怎么样达到那个那么大的菩提心,也是不容易。但是,我刚刚在讲说,最好能把自己的见解松一点的时候,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从想法里面出来呢,就很难进入那个菩提心,因为菩提心真地是超出任何见解的、超出任何想法的。

但是,这个目标即使知道了呢,也不是一下子做得到;为什么?因为你「念」没有办法停嘛,你「见解」没有办法松开啊!所以,到了真正说希望使这个见解能够松开,种种「见」都能够不再起来的时候,最后,归根究柢还是一句什么话?你得依赖佛法喽!因为佛法它就是教你,老是做这个、老是做那个,做来做去、做来做去,你自己那一套弱了,那么忽然间,虽然你一直在做佛法,这一套因为做久了,它也变成不知道是什么意义了;像念佛嘛,一直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什么意义啊?念到根本没有时间想什么意义。在这种磨、磨的过程中,忽然看什么时候,念慢慢止了、身体慢慢松了、心慢慢开了,然后能够——就是最好能达到「自然无念」,自然无念以后,就比较烦恼少。但是这个,光是讲这个,也是要很久才做得到。

但是,所以讲来讲去,讲到目前为止,就是跟你讲说,应该是还是依赖佛法,只是在修佛法,这样磨、磨、磨,这样你的修行会落实啦。但是,你要搞清楚说,你在修的这一部分,跟生活并不是两回事,只是我们没有办法一下子融入生活,对佛法的了解没办法那么圆融,说就是生活里也就是佛法,那么,只好先另外有个佛法的修在修,修、修、修,磨久了,慢慢进去。然后,至于说理论跟生活怎么样融通呢?我是觉得我那些的作品,你可以参考,因为我都是生活里面啊,谁有什么问题啊,我有感而发啊、什么,那样子一点一滴,每次有,就花时间把它写下来——当时如果不写,过后也忘记,也就没有这个东西;所以这些就是修行生活里面点点滴滴呢,你来看的话,你有心修行的,就对你有帮助了。就是参考,参考说,欸,遇到这类问题,他的想法是什么;遇到那类问题,他的想法是什么;作参考,这样有帮助。但是,也不要说被我的想法绑住了喔,就是这些只是参考嘛!最后还是要你自己一个人是活用,能够遇到什么问题,你自然地反应;这样子。

那,我们人当然免不了自己所见都是有一偏啰,偏于自己的方面,被自己的经验限制啊、什么。但是,你了解这样的话,不那么坚持自己一边的见解,就比较少问题,修行路上就比较少问题。然后,很多事情我们看到一边啰,可是,另一边它的困难,你看不到的;所以这样去了解呢,什么事情就是让它过、让它过,专心只是在说佛法上了;世间的事啊,让它过去、让它过去,这样你就比较容易少烦恼,然后佛法上慢慢长大,这样。因为本来的问题就是烦恼多嘛,你不要再去增加;有没有?你要放它的话,你就轻松一点、轻松一点,心就回到单纯的了;这样子。所以,这些讲法也是很抽象啦!抽象是抽象,但是,我的讲法里面有一点提醒你,就是说还是靠着修法慢慢去融通,使得修行还是在生活里。但是这个东西一定是要时间啰,年纪慢慢大才会融通的,不是那么容易。

弟子:上师,我觉得不是说年纪大才会慢慢融通,而是……。

上师:不是,是说需要时间哪,需要那个时间啦!所以我所谓「年纪大」,意思就是说,不是你一下子忽然就可以到,你要好多年,慢慢你自己这个方面才……。

弟子:是修行的时间,不是人生的时间?

上师:对、对、对!当然是讲修行的时间。

弟子:还有,请教上师,就是说好像是发菩提心,这个心一发,有没有在间接的,就是说,好像人家在骗我一样,明明知道他在骗我,我还是知道有因缘,我愿意去帮他——有这个因缘,这样的、明知道的,也愿意去付出。

上师:这种是可以的;你如果明知道也愿意的,这是可以的。因为本来他这个——他那是从一体来讲,从实在是一体啊,他现在不了解这些因果,所以他这样做。那,我为什么要跟他溷在一起?是因为想要说经过这样,能够感化他,要渡他的意思;那是可以做的。但是,但是这里面要注意到的是,不要被他拖下去啰,什么;有没有?所以,接引不是那么容易。你损失没有关係,问题是不要变成被他拖下去——你做的方法要考虑,怎么样才是恰好,也让他体会到你的慈悲,可是不是说,只要扮演好像说都不知道这样,随他搞就可以。对,对,这样是可以啊。

弟子:所以这个事情,我感觉到我现在体验到事情的悲欢离合,各方面都体验出来了,我就感觉到我会控制自己。所以我从去年,我就已经好好地静下来修;所以,这一次上师给我更好的坚定的信心,就是说,我的选择、我的意念,已经都是很对、正的……。

上师:你看,我们这一次去朝拜那些西藏的那些圣地啊、什么,那些,有些在很荒野的地方,桑耶寺啊,就是一个庙在那里,它就静静在那里。可是你有缘的,像我们这样经过这么多年学习啊、什么,我们去到那里;去到那里的时候,可以感觉到它加持力很大,它那个是千秋万世,不是说一时怎么样、一时人多、什么;有没有?你要努力是往那边去嘛!要这样想。

弟子:还有,请问上师,现在我最主要的一件事呢,就是说在闭关的时候,就过午不吃了……。

上师:可以啊,你要吃三顿,也可以;你要过午不吃,也可以——那个是随你自己的,随便你;那个是看你自己身体的需要,两种都可以,嗯哼。你吃三顿、吃两顿,都可以,你吃一顿,也可以的,都随你的,没有一定怎么样。所以我所谓的「戒」呢,我不是跟你讲教条,我只是告诉你那个道理——静而后定啊;就是说,你一定要先静下来,不然,你整天有这么多的事情,怎么定?就不会有。所以,你就是闭关,主要也是这样,让你沉寂下来——你的心呐,才会沉寂下来,通常是闭三天以后才静下来。

弟子:但是,如果说准备,就是打算全心投入佛法的修持上,要不要先找好施主啊?

上师:不!就是——你又不是完全没有钱的人,你能活多久?你就等于说不管了,就这样走下去了。

弟子:有多少,就先修行,不管多少……。

上师:对、对、对!准备饿死,这样子的。你先想施主,就错了;施主也是可以变啊,人家也是可以不理你啊!你看,他们住到岩洞里面去,去到哪里去找施主啊?还要等人家自己来咧!所以不是这样,都是先走,人家被你感动了,才有施主。

弟子:上师,到什么情况下,才可以就是说自己有把握去岩洞闭关?要修到什么样的程度呀?

上师:你不用那么急啊,你总是,所有的——像她说她要闭关,我也跟她讲说一天、三天,这样慢慢试呀!同理嘛,对不对?你的闭关也不要说一下子就忽然到你根本应付不来的环境嘛,也是慢慢做嘛!慢慢习惯了,然后,减少你需要的东西啊、什么,慢慢这样。不必那么急那一些啊!问题是说早点投入是比较好,不然不会有结果喔。

弟子:是啊!我从去年就突然感觉到自己时间不够用了,就感觉到时不我待;以前还觉得,自己还小、还很年轻,年老跟自己没关係。就从三十五岁开始,就突然一下感觉到,哎呀!真的时间不够用了,就想全心地开始投入佛法。

上师:对啊!这种是比较是决心的问题了——「决心」;然后,还一个就是说,你要觉得这个很有意义,然后其他都不想做,你就会走这条路。

弟子:怎么样才叫做「大悲心」呀?

上师:「大悲心」的最重要的意思就是说,「悲」的解释是说要拔苦嘛!就是看到众生有苦,要使他的苦没有嘛。那他为什么叫「大悲」?是因为他平等于一切众生,他没有只是对哪一个、对哪一个;所以要在这一点上努力。在这一点上努力的话,真正每一个人来讲,他需要努力的,就是放下他自己的那些特别的、关心的,那么心就会往大的去了。

弟子:就是平等心。

上师:哎,一边放,一边就是要往大的去了。因为你想说,喔,我们这****禺弄得怎么样了、广东弄得怎么样了,从整个看,还是很小;有没有?你要到那么大去,就不容易。而且,没有时间、空间限制了,不是只有说现在的众生了,以前的、未来的,一直在这里面苦喔!这样子才有可能去弄什么超渡死掉的啦,什么啦、什么;有没有?然后,你不超越个人——你说你现在一个死的在这里,你怎么样去给他做什么?你还在个人的话;有没有?你凭什么去帮他?

弟子:师父,当年您闭关的时候,是怎么样闭关的?

上师:闭关,那时候也是从周末闭关开始啊!因为也还是做那个研究生;有没有?周末闭关啦。然后,陈上师出去演讲的时候,出国演讲,多久啊,我就在他关房看着啊;那样子闭关,欸。

弟子:上师,闭长关和闭短关之间有什么差别?好像没听上师鼓励我们说要闭比较长的关啊!就是说周末闭关……。

上师:比较长的关也可以啊;比较长的关,问题是你自己要有一个——我有什么功课要做啊,或者要去满一个什么东西啊;你在里面比较不会变成不知道要做什么。长的也可以啊,没有说不鼓励,只是说一般他的环境都不大可能嘛!所以……。

弟子:那,如果是有机缘闭长关的,能不能说就专修一个功课?

上师:也可以啊,都可以啊!就是你要想说,你为什么想说要做什么,这种要考虑一下了——为什么要做哪一个功课?然后,这里还可以讲一个,就是在我来想的话,就是说,你看我没有闭关,我一辈子都是只是在做佛法,也是一种闭关呀;你知道吗?就是说,你看不到就是了,但是我整天就是佛法嘛。

弟子:可是,那个是还是有跟外界接触、家人讲话……。

上师:有啦,有啊,有啊!

弟子:可是,有些闭关就是说,完全禁语啊!

上师:对、对、对!对啊!对!

弟子:那,闭关的时候是不是得——就是好像跟上师在附近啊?

上师:喔,没有! 闭关的时候就是想说,你就是靠着上师,靠着佛、菩萨,你就是在里面,就是这种……。

弟子:如果有了困惑、有了问题,那怎么办?

上师:哦,那种也是可以问的。闭关的时候,你这种因为是佛法,你可以写条子呀,让人家传来问呐,那是可以问的。因为闭关的目的是说,没有世间的来往、没有什么,但是,你在佛法上进步,师父也是可以进关去跟你谈话啊,回答你问题啊!对!这种是可以的。

弟子:但是,没人送条子啊!

弟子:不会。有人护关,怎么会没有人送条子?上师,闭关是不是应该有一个目标?对不对?如果你在这个入关的时候,你说,比如闭一个礼拜关,要达到什么层次;如果你在这个里面有什么问题,就要请师父跟你怎么——如果什么事情;对不对?还有……。

上师:耶,如果闭短期的,出来再说嘛!就是生病,也就是在里面靠佛、菩萨了。那么短的。

弟子:上师,我想如果不闭关,有没有可能获得成就?

上师:嗯,不容易、不容易!因为心不容易定下来。没有经过那些考验,没有经过那些沉寂哟,不容易。

弟子:就是历代这些成就的祖师爷,都是闭关的吧?

上师:大部分都有啊,或长、或短呐。因为你一个人,那个考验就很大的——一个人关着喔,你平常以为的什么的,都没有了。就是等于练习「死」一样;有没有?死的时候,就是叫什么,都没有用了。

弟子:就是我看,他们显教的都有一个护关的,还要找一个;那,要是说在山洞里,谁给你护着?那不是自己一个人嘛!

上师:对啊,所以不是开始的人能做的;对!不是开始的人能做的。开始的——高层的,就是他自己去那里了。

弟子:那,当初陈祖师在献花岩闭关的时候,那时……。

上师:就带些食物去啊。然后有人去,可是也久久去送点东西啊、什么。可是你想,你现在在这里没有蚊帐,你就被咬得一塌煳涂;他是山洞里,你想想看,又潮湿、又什么的,很不容易的;然后你野外,还不知道有没有老虎来啊、什么;有没有?真的是不容易。

弟子:欸,我想像就感觉到,这真地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弟子:上师,那您所说的,就是您平时在家里,就是做这些佛法上面的事情,其实就是闭关,您给大家讲一下……。

上师:我的感觉啊,因为就是说,你闭关最主要是说,你心在佛法上嘛,你完全利用那个时间跟精神来修行啊,所以你如果能一生投入佛法的话,在某个意义上,是一种广义的闭关的。就像那个谁——陈上师在讲的那个〈闭关与习定〉,什么,他那里他也是解释嘛,释迦牟尼佛一生就是闭关嘛,那他也不是整天都关在——可是他做的都是跟佛法有关哪。

弟子:可是,对我们普通人来说,还是很不容易……。

上师:当然是不容易啰!因为你不闭关的时候,你总有其他事嘛!就不容易啊;对啊。

弟子:上师,像我这样,每天就在家里,除了照顾小孩,然后其他时间都在修行上,总之很少跟他们讲话,那也属于一种闭关啊!

上师:对啊!那也是很好啊!心都在佛法。

 

吉祥圆满

 

二○○九年七月廿三日校订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三月七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