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轿、控制、何以无应及气功」之教示

二○○九年五月十七日
讲于中国.普陀山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弟子疾呼
笔录﹕弟子绵延


我现在讲三个小题目,就是今天早上我写的题目。我还没写那个诗咧,我就是打算会写,我也不知道会写成怎么样,不过,就是——这些题目呢,一个是〈抬轿〉,抬轿子。这一个题目,为什么这个?陈上师不是有那个〈近譬集〉吗?譬喻,〈近譬集〉呀,里面也有提这个「抬轿」。他那里面呢,他是强调说,喔!我们修行的人呢,你要了解说,我们是抬着佛、菩萨的轿子。就是你不要以为人家尊敬的是你啊!这个、这个——人家是在拜佛、菩萨,我们只是抬轿的人;你不要搞错了,你不要以为自己是那个坐轿子的,我们只是抬轿子。他是提醒我们要搞清楚,是佛、菩萨,人家不是你一个人怎么样子,喔。那,这一点我是记得;他那篇短短文章里面,还讲其他什么,我就不记得了,但是我自己从「抬轿」这个比喻呢,我有想到一个东西,是什么?就是说,很多时候呢,你担负这个菩提的事业呀,你出几分力量,那么,你得到的,就是得到几分的那个责任嘛;有没有?就是跟你挑几分有关了。所以我们,你想要说得佛、菩萨几分,什么、什么,看你挑几分嘛!这个责任跟这个力量是相对的。你自己要投入了,那么,你当然你得的任务就重了嘛,所以都不要去想说,喔,别人怎么样、怎么样。那,每个人他能担多少,就是因为你投入多少,你得多少;这样子。我是想到这个比喻,欸。

那,另外一个题目呢,就是说「控制」这件事情。就是说,我们人很多「我执」嘛!母亲管小孩啊、什么,都是说:「你要怎么样、你要怎么样、……」。但是,你一想要控制人家,你说,我觉得你非怎么样不可呢,你看,实际是什么?人家都是只好应付你了;对不对?不是跑掉,就是应付你。所谓「应付」,就是骗你嘛!哦,你面前给你说怎么样,背后还是做他自己的。所以,我们要看清楚说,世间你想控制的,是你自己愚昧,不晓得世界上谁能控制任何人?根本不可能的。除非人家心甘情愿,你谁能够怎么样?所以,自己想控制,自己是愚昧,不明事理喔!你根本不要想人家怎么样,那就对了。我们佛法都是讲真理嘛,就是你自己要看懂这个,你不要想在哪里想要控制谁、什么;完全错误,那都是我执,而且是出于愚昧的我执啰。而且,其实这一点很好啰,因为你这样子,你看!你不要以为这个佛法跟你生活没有关係——你跟家人也是这样啰,你不要老是要求他什么、什么,他跟你面前是一样,他后面一定做不一样的,他一定做他的嘛!人不会说——对不对?所以呀,这样子呢,彼此轻松啦;你少要求,彼此轻松。

那,还一个想到的就是说,题目叫〈何以无应〉——为什么没有反应。这是什么呢?就是说,有时候呢,你会遇到说,人家——他们有成见啊,或者他不了解啊、什么,他忽然就——其实不了解真相,他也可以说得你很坏、很坏,就是毁谤啰,什么都来了。那,人家说,咦,你为什么遇到这些事情都没有反应?你为什么不写个信去辩解啊,什么、什么?我的意思是这样,就是说,头一个呢,最根本我们学佛,一个是「无常」的观念;没有时间啦!没有时间去浪费在争啊。他讲的其实不是,你哪有时间一点一滴去跟他讲那么清楚?那么,当然你会说,你为什么不顾及说应该有名声的问题?你要维护你的名声、什么。但是,世界上的人是,他信,就信;他不信,就不信;你要怎么办?所以不浪费时间。头一个,就是说不浪费时间,继续做;怎么讲?长久人家就会知道嘛!你也不能要求什么,就是说,长久人家看说,实在是怎么样,到时候自然喔,就是会有人相信,就相信。所以,一方面就不浪费时间,记住「无常」,我们继续做那个的;而且,还一点是这样子,你如果老是在那里说,人家说你一点,你就要去回应、回应、回应,你「心」太小了,你都被绑在这些小事上;这个世界多大——有没有?我们要做的是佛法的事情,是一切众生的事情,不是在跟哪一个人怎么样子的。你如果还在那里说,噢!你跟我怎么样,我跟你怎么样,那你自己就是不懂「无我」这个事情了。就是要从这种小的出来嘛!所以「心」喔,就是说,记得众生,记得我们佛法目标真的是什么的话,你就不会陷入这种了,所以都不讲的。

这里顺便可以讲一个故事喽。说,日本以前一个和尚嘛,就是村子里面一个女孩子呢,跟男朋友私通呢,怀孕了。可是她被人家家里逼问的时候,她不敢讲是她那个男朋友,她就乱讲,讲是那个和尚去了。所以呢,当然和尚糟糕了,你出家人搞这个事情。生了小孩,那个爸爸——那个女孩的爸爸很不高兴地,把小孩就拿到庙里叫他去养,说:「你的小孩。」和尚也不讲话啰,就养、养、养。后来小女孩良心过不去,自己讲出来了。人家来道歉;啊!你们领回去吧。我是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就是你有时候遇到说不清的事情,你看他怎么处理?讲也讲不来,逆来顺受,最后真相大白了。好,就是这三个是目前想到的题目,跟你们讲一讲。

然后,其他呢,来讲一下。一种是他说要学一些咒语的;还一个是那个勤成说要学那个「九接佛风」。这里面呢,因为你们没有上网,所以你们不知道,其实我是有讲一些关于气功的东西。「气功」这个东西,它主要是什么?你要了解说,就是在你开始念佛、开始念咒、开始礼拜,你已经开始在修气功了;为什么?心跟气是无可分的。那么呢,为什么修心就是修气?因为你心一单纯的时候,气它是自己会走正确的路。它所以会搞坏、所以需要去修,是因为后天的人间复杂,把这个路都搞错了——有的地方不通、有的地方走错,然后气力不足啊、什么。现在要怎么样回复呢?你一开始持咒,那,持咒、念佛不是也是要用到气吗?心念动,也是里面有气在走,就开始修气,而且修心。为什么很重要?就是你单纯了,单纯容易接近本来清净,所以那时候已经开始;礼拜——你运动,欸,这不要气吗?你也开始在培养气了。

那,然后,后面当然有深的,你说「九接佛风」、什么,「宝瓶气」啊、什么,深进去。但是,我跟你讲,所有这一路后面深进去呢,基本上是什么?深呼吸而已。什么意思的「深呼吸」?就是说你的「气」,你如果光是我们平常这样子,它当然弱啊,没力量;它怎么样能够气力增长呢?就是说,吸进来——气功的时候都是嘴闭着,只用鼻子吸进来,慢慢吸;你到真的安心静下来吸的时候,你会发现,吸、吸、吸,它也会断的;为什么?你里面有阻塞的,它就断一下,才进去;啊,还有不顺啊、什么。你慢慢会觉得,吸进来,吸进来以后呢,怎么样?停住了。停的这一刻呢,就是把它保持不让它出去,这个时候是长养你气力的时候。然后停住,等到它气觉得想出来呢,你就让它出来,就是「入」、「住」、「出」。这样的深呼吸呢,当然你气进来,是想说往下走,而不是说到胸部去,就是想往下走。这个是最基本的,所有气功基本是练这个而已。

那,这里面呢,又还是跟心念有关;为什么?你说你能让它停多久?你心一动,它就走了;一有念头啊,气就是要跑。所以真正讲,你能够这个住气久,你还要能够无念咧!你要能够气进来,根本不想什么,它就乖乖在那里,所以又是跟——你不要以为是修气,还是跟修心分不开的。那,这里面呢,一个重点是什么?你一方面你要设法说让它久一点,但是呢,你不要太勉强;为什么?因为你的脉是还没有搞对的,你如果勉强逼它的时候,它可能走岔了,也出大问题。所以就是不勉强,不要想说一下子我就要有什么结果;没有的,这个就是一辈子慢慢修、慢慢长的。那你这个住气的时候,它是怎么样呢?就是它气在里面,因为你不让它出去嘛,它就里面找地方去,它就慢慢阔了。所以这个是这样来的(师大力拍自己的肚子);这个大肚子是这样来的,不是吃出来的嘛!特别是,你看!我现在运动,我这边根本是瘦的呀!我抓不起油来的嘛,没有油啊!这个全部是气功出来的。你看那个荡通借波祖师那个像、贝尔达 赖喇嘛祖师的像,你看!是不是都是大肚子?陈上师的像,你看,都是大肚子,都是气功的结果。

然后,到后面去的气功,它怎么样?它就是说,它就是又能够无念、又能够气很强的时候呢,它还要能动。你要是说我一动,气跑了,就没有气力;它就是能够持很久,而且动也没问题。那是慢慢练成,那叫做「金刚拳」、什么,是后面这个样子。那个是他已经能够闭气两分钟,在这两分钟里面他做多少动作,这样子。那,这些动作呢,也还是帮忙气脉再继续通,通到全身去。现在开始,你要了解说,其实只是深呼吸;而且深呼吸的重点,就是只用鼻子,然后吸进来,停;停能持;它一想走,你让它走,自然就好,哦,又从鼻子出去,就是这样而已。然后,有恆地,每天做啊、做啊、做,慢慢、慢慢长去。

那,所谓「九接佛风」,它只是什么?它只是说姿势直啰!你这样子呢,你先挡住一边嘛,然后只用一边进去,另一边出来,三次;再换一边,进去、出来,三次;然后两边一起,进去、出来,三次;这样就叫「九接佛风」。然后,它的重点就是,真正讲喔,是要双盘啰;「双盘」的意思是什么?它这个一打呢(打双盘腿),气不往下跑了,气不下去,就是都在这里;然后它那个姿势、什么,这样,只是这种重点。但是,我劝你先不要去搞那些,先就做深呼吸,这是真正的。所以,你看我的那个〈心气合一的念佛妙法〉,就是普通只知道念佛啊,我又给它加进这个深呼吸,就是帮他可以慢慢跟密宗接上去。所以,你现在听我这样讲以后,你重点就是练这个:吸、停,然后让它自然出去。不要想说,我一定要怎么样、怎么样;没有!越是能够不管说我到哪里的,就是你越没有念头阻扰,你进步越快。你就是交给佛、菩萨;我们已经相信的人,你说,我每天做我的功课,久了就不一样了。你持咒不是这样吗?有没有?这样是最实在的啦!重点都还不是在那些姿势。欸,真的!

好,那现在有咒的,我们来看要学什么咒。我跟你讲喔,学咒的方面,我也是建议你说,我那里列那么多,你不要想说贪求啊,因为你也记不住,你也不可能念那么多。真正有兴趣的人,你去——我当然愿意教你,但是呢,真正我们一般讲,你学几个——你觉得,哦,这个我有什么原因,我想学啊,够了!真正专修的,一个就好,其他会的呢,每天我念个三遍、五遍啊,或者很有兴趣,念个一百零八遍,够了!专修的那个,就是根本不管什么时候,我就老是念它。但是,这里会有一个现象,就是有时候我们念、念、念、念,欸,我也没在想,忽然它自己另外一个咒一直起来,那个时候要顺它,那是自然的是最好,自然的时候就顺它。可是,它这个是一阵子的嘛,它等一下会过去了;过去,你又还是回到功课去,这样子。

 

吉祥圆满

二○○九年八月三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三月九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