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修行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疾呼
讲于中国广州竹料精舍
二○○九年六月九日


这个——佛法是这样子啰,你要知道说,目标是什么,呵。目标——当然说,成佛啰。但是,所谓「成佛」呢,就是回到本来清净的无限一体。那,你要达到这个目标的话呢,你自己的发心啰,还有你修法的里面最大的重点,就是说,不忘这个目标。那,怎么样叫,跟这个——可是这个目标,那么远大,你也不能真地了解是什么东西。那,你唯一,靠什么样的,跟这个不能了解的、那么远大的东西连在一起?就是我们通常讲的「菩提心」啰;就是你——心是希望达到那个。

但是,希望达到那个,不能是说、想说「我怎么样」,因为「我」都是很小、很有限。所以,那你怎么办呢?就是你要是一直想说是众生了。就是说,都一样、都一样都有苦,都不知道怎么样达到终究没有苦的乐。所以,你一直想这一个的时候呢,能够从自己的小小的范围里出来。所以你整个法,你说修来修去,你说「我要怎么样」,那你都修不成的。主要就是都是想说,这些法只是帮助我们从「我」出来,所以不是「我怎么样」,而是说,为众生、为众生。开始很空洞的话,但是做习惯了,心真的是那么大的时候,那么——遇到什么事都是「我」嘛,那个时候就选择说放弃「我」去,还是继续想做什么;这样就有希望出来。

所以,最大的重点就是说,不管你修什么法,不是说多啊、高啊、什么;不是这样。重点是菩提心,就是说老是说是为一切,呵——是要放「我」,不是为「我」。然后,这样子去努力的话,那,真正需要依赖的法呢,并不需要多。所以,一般人的生活的话,你就念诵,跟、跟礼拜;这样子能做而已嘛。你有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很少。先从这个做,这个要是做得踏实了,真正习惯,做都是为众生、为众生,喔,佛也是真的,当真了,不是说口头;这样投入,慢慢、慢慢,身心都渐渐解脱。渐渐解脱以后,那么,你是有那个能力、有那个机缘的,佛、菩萨会安排的,你就会慢慢可以深入——那个时候的深入,是真的深入。

你说,一下子说,啊,只是书上读到一些说,喔,我要什么灌顶、我要什么高法;没有用的。你背了一大堆,又怎么样?你人还是原来那个样子——那个没有真地到那里。你反而是这种踏实地说念佛、拜佛的,这一类的,哦,真正努力投入——你能够真地世间不管,专门去做这个,当然最好啰;那样子久了,机缘自然的。像我们这回朝佛,你看,我们也搞不清楚,我们去到西藏八、九天,前面三天还生病啊、什么。欸,每一个地方都非常殊胜,都种种感应,都是佛、菩萨把你弄到哪里、弄到哪里,莫明其妙;连时间、连地点,都是祂在配合的,喔;就是,你可以交给他了。然后,你不要「好高骛远」,你只要心真地为众生,一点、一点、一点做,慢慢、慢慢路就宽了,长、就长远了。

所以,我也是说嘛,我们师父,一个菩提心愿说要建一个坛城、什么。他女儿说,欸,这么久了,还没有结果,怎么办?我说不要管,那个真正的东西就是说,我们不断在做,这里面就有看不见的坛城在起来了。各个地方,弟子为什么会跟?是因为他有真的感应;不然我靠什么咧?我,再会讲话,也不能感动人的。喔,他们都感应了,知道说真的,他就自己愿意跟着这条路在走,喔。那这样,有这样的基础的话,将来那个东西,那个只要是人够多,自然会有的,根本不用去管,呵;时间上的,呵。就是你修行的成就,也是这样的,喔。你有深入,做到够了,你自然就会有资格去,一步一步往上走了;那才是真的,唉。

而且这些东西,修任何法,它基本上是要你回到本来清净,所以你越单纯越好。所以为什么——像我在阳明山,台北的阳明山,一个弟子叫曾、曾老师,他是退休的老师;他就是念佛、打坐、念《金刚经》,还有帮我做这些法务。哦,他也会感觉那些热啊、脉开啊、什么,什么都会有。那你说,他有没有进入密宗?不用啊,他光念佛,他也是这样子,哎。所以,就是观念上要了解,最重要只是真心、菩提心,其他就是依着法修,就好了。不用去被那些书骗了;书讲的是「空中楼阁」,盖得那么美妙,你想说我也要去到那里——你还没走到啊,你怎么去到那里?就是这样,最重要是这样。然后,你会来想见我,也是读到我的东西啊,又有感应啊、什么;对不对?就是、就是这样子啊,就自然、自然慢慢会一步一步,你就会遇到你可以依止的人啊、什么;这样子。

所以,我们当年投入也是说,自己知道说,哦,这里面有真东西,就不管了——不管说别人认为,呵,怎么样——没有时间解释了,就自己努力了,哎。然后,后面就渐渐能够真地帮助别人了。但是,你自己要先学习嘛,呵。修,把自己变成单纯啊;然后,佛法的理论怎么样能够融通啊、能够跟生活连在一起啊,那,慢慢就能帮助别人,嗯。

 

吉祥圆满

 

二○○九年十月十四日校订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三月十七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