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只是缘起

讲解: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疾呼
讲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现在要讲的这个,是什么?是那个荣利呵,他用电邮传来一张纸,他手写的啦,他主要是针对这个「一切只是缘起」这句话呢,他发了一大堆的那个疑问啰。但是,我也没有仔细看一下;我们就一边读,一边就来讲。但是,那时候我大概看一下,我是觉得他对「缘起」这个意思哦,好像没有很——完整,呃——正确的了解,呵。头一个呢,什么叫做「缘起」?「缘起」的意思就是说,哦,世间的一切,为什么会有现在这个现象?不管你说哪一个事情,或者哪一样东西,什么、什么,它的存在呢,佛法的观点不是说,有谁说哦,上帝造、造地球、造世界说,我要你出现,你出现;不是这样子。它是认为说,是种种的条件都具足的时候,才出现这一个。

所以,这样讲的时候,我、我近来那个——不是写一篇〈因缘具足〉吗?那一篇其实对我来讲,是一种很、很重要的一篇;为什么?因为,它的意思就是说,意思就是说,你、你世间什么事喔,你说,哦——这样子就表示你怎样、我怎样;这个是错了,这个是有「我」的观念的。其实,它那个后面呢,所谓「无我」的意思,就是说,其实都只是因缘具足不具足决定的。因缘具足,你以为说这个人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他在什么、什么条件下逼得,他就会做出来;有没有?这样就是「无我」的意思。如果什么事情不是那种,你有「我」的观念,老是想成说,喔,这样,就是谁怎样,或我怎么样;都是错误。「因缘具足」的观念就是,什么事情你看它,只是你看说,哦,这是因为种种条件逼在一起,变成这样子;这样不是就「无我」了吗?就是说,没有说,哦,你怎样、我怎样,都没有这个问题,而是在哪个环境下就出现这个问题,这样而已;这样子。

那,现在讲这个,「一切只是缘起」呢,这个呢,头一点,你要知道说,它的意思是怎样?就是说,它只是,就是说,佛法教我们就是说,你一切是看「真相」如何嘛。但是,这个看「真相」如何呢,这个——科学等于也是在找这一方面;对不对?那么,科学也懂得「缘起」;为什么讲?它就是说,哦,我在实验室里面,把哪些条件控制好,就一定有什么结果出来了。所以,我们人现在可以制造所有的东西,都是因为它得是在一个工厂、一个实验室;有没有?它把一切条件控制住了,那、那个结果就出来了。它这个也是缘起啊;但是,为什么佛法就比它更、更进一步?是因为它那个都是人为控制的一个小范围的东西嘛。其实,人是不可能什么都去控制的;有没有?超出了人能控制的,你就、你就完了嘛。你能怎么样呢?呵。你最多说,喔——我看得到台风要来了;你能够去搞那个台风吗?呵呵呵,它来就来。所以,佛法是更深了,就是知道说,你要真地看到真相,你要离开这个,呵,这个「人」控制范围内的,因为那个是很有限、很小的一个范围。真正东西还是超出那个。

但是,更深入讲的话,就是说,科学它不管怎么看、怎么看,它是因为要用观念、用工具、什么,它有很多限制的。佛法是讲说,「真相」不是说要靠这些东西。人还没有语言以前,不是也有真相吗?呵;人还没有工具以前,不是还有真相吗?哪里可以说是被这些东西绑住了,才叫「真相」?所以,佛法是真地很彻底的。但是,这个「看『真相』」这一方面呢,佛法基本上也是说,叫你先去看真相。那么,讲「一切是缘起」的时候,就是说,最基本上你去了解说,任何事情发生、存在,它就是因缘具足,就这样。他这一句话「一切只是缘起」,只是讲这一点而已。就是我们最基本的了解,一切真相呢,就是,它是种种缘起。啊,因为是种种缘起呢,互相牵制啊,这个因素改变,那个也会改变;对不对?那个改变,这个也改变,都改了,都是互相的嘛,就没有哪一个是主要的。

但是呢,有了这种观念呢,不妨碍你去讲「因果」。「因果」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们认为说,比方说,像法律里面它也是讲说,哦,这个谋杀有蓄意谋杀,跟那个、那个不是蓄意的嘛。还有,有的是意外嘛;有没有?无意呀,我无意,怎么样碰到一个什么那个家具,喔,火灾起来了;有没有?有没有存心?那么,这个地方我们常常都是说,你有意,就做为「因」了嘛,是你会发生这个事的「因」。但是呢,因缘呢,就是还要有其他条件。你——有的人也是很恨别人,想了一辈子,他也没有做出什么事来,其他条件还不具足。然后,要是因为又有「因」,又其他条件也都具足,真的什么事情做出来,我们说这个是「因果」。那,这里面就说「因果」跟「缘起」没有冲突啊——最基本的地方就是说一切条件的产物,叫做「缘起」嘛。然后,在这些「缘起」里面呢,我们可以去说,啊,我们的了解呢,哪些是主要的因素,哪些是后来支持的因素,使得这个结果。所以,头一个就是,「缘起」跟「因果」也没有冲突。

然后,另外一个基本观念要了解,就是说,「缘起」它是客观地讲,它在讲说一切是缘起,就是说,它没有讲说,这件是好、这件是坏,这件对、这件不对,根本没有在讲。所以也没有表示说,哦,一切都缘起的话,喔,我们就可以不要去讲好、坏,不要讲对、错,也不要救众生,什么;不是这样子。我们一方面了解是缘起,但是因为缘起呢,所以我们觉得这样子不好,可以改善,我们要从缘起上来改;有没有?不是说,你看佛、菩萨也说,都不能渡没有缘的人;就是说,缘起不够,祂也没办法。祂心很想,他那个人不听,你要怎么办?(师笑)呵,先有这个了解喔,后面看他(荣利)的,就容易了。

那,他头一个说,「比如有人从事杀生的事业,或其他在宗教上算是犯戒的事情,这可以说成『一切只不过是缘起』吗?」

这些是怎么样讲?就是说,哦,有一个人做了什么事了,那么,他所以会做成这个事呢,哦,也有他的「因」、也有他的「果」、也有他的「缘」。可是呢,所以会产生这些事,会这样子,是缘起啊,是因为种种环境的条件嘛;对不对?像说同样是杀生,喔,你到了回教国家,他说喔,猪,我们不可以杀了,他们就光宰羊、光宰牛,你这怎么办、怎么解释,对不对?但是,基本上讲缘起,没有错啊;是啊,这还是缘起,因为我们在讲他缘起的时候,没有说这是不好,或者这是对呵。

那他第二行,他是说,「如果是的话,那何必去渡他们呢?」他的意思就把这个「缘起」这一句话呢,「一切是缘起」这一句话误解成说,哦,就是一切都是,好像说谁都没有办法改,我们没有自由意志,什么;不是这样讲嘛,只是说会变成事情,是因为条件具足嘛。所以呢,「何必去渡他们」,是因为,哦,我们虽然一方面知道缘起,一方面呢,我们进入了「无我」以后,有那个「同体大悲」呀、什么,会觉得说,啊,这样是他不懂,他错了;怎样可以使大家都好,所以要设法帮他来改。因为他不肯自己改,你也没办法勉强啊;谁有那么多力量勉强?有没有?所有强制的都有限嘛,人为都有限嘛,所以佛法重的都是说帮人家觉悟;有没有?哎。

他说,「何不任由各自随其因缘,那佛、菩萨这边也无众生可渡。」所以后面这一句话,就是因为他还没有了解呵;就是对「一切是缘起」,他想成是一种好像就是客观看说,哦,这些都是因缘如此啰,那我们就什么事都没办法做了。已经发生,当然你没办法做啊;但是,因为它是缘起呢,他,将来是可以变呐。只要因缘改了,他结果是可以不断演进,又变了嘛,喔。

另外,「那些已经解脱的行者,他们的行为或好或坏,从缘起的角度来看,都无关因果报应吗?」不对,不对。这个、这个,我们刚刚有讲过,缘起的话,只是说哦,事情会成,就是因为因缘具足。但是,因果还是有啊,跟因果没有冲突啊。所以他如果做了,做得不对,他当然有坏果啊。但是呢,他如果是已经解脱的人,他的,你以为是坏的,坏果不一样。因为陈上师常讲的那个例子,就是说,禅宗不晓得第几祖啊,都被砍头;有没有?二祖吧,砍头,那个血出来,是白的血,就跟普通人就不一样了;圣人、圣人的方式,呵。

那,再来呢,他要我详细地解说,「你一看到缘起,就都平等了」。哦,这个地方的意思是说,你要是了解一切东西都是缘起决定的时候呢,所谓的「平等」的地方是在说,他的基本上是平等的,不是说,他没有好、坏,没有对、错;而是说基本上呢,这个东西是,都是因缘决定而已;这一点是都一样,喔。所以,接着要怎么做,那是另一件事。在看到这一点的时候,哦,就不会想说,这个人有什么特别、那个人有什么特别;这个人是因为怎么样的环境长大,遇到怎么样的事情,什么、什么,变成这个样子;这个人是因为他的什么、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哦,这样了解的时候,什么意思就「平等」了?就是说,这个人要是他是生在他(指另一个人)那里,那样的父母、那样的环境,那这个人就会变成那个样子;那个人(指另一个他)就会变成这个样子;有没有?这种意思啊。就是你都是条件把你决定的,不是说你这个人一定是怎么样、一定是怎么样;没有一定的。这样意思的「平等」,就等于说你通达法性了。看到原来是空性,没有、没有那一点特点,喔。

「为什么有分真、假,就没有办法讲空性?」哦,因为真、假的时候,那个的时候,还是对立啰——你拿一个标准说,这样是真,这样是假。那么,一那样分的时候,不是我们所谈的空性。「空性」是谈什么?就是说,在所有的分别之前的,还是一样的,那个叫「空性」。这个地方的「空性」是观念——「空性的观念」是这个观念。空性的观念是说,它介绍你一个观念说,有一个东西呢,是一切东西都共有;但是这个东西一切都共有呢,所以它不能有它的特性。那你如果说是真的或假,你已经有一个特性,那就不是空性了。所以,你一在分别的时候,一有对立的时候,你都是已经空性以后的事情了。就是说,你已经这张白纸上喔,已经画了,那个不是白纸;我们在讲空性,是等于原来白纸那一部分。所以「一有真、假,就没有办法讲空性」,就是这个意思。

喔,他说「他只知道清醒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是缘起,没有想到连梦也是缘起。」是啊,梦也是缘起——万法都缘起;为什么说梦是缘起?你不是睡到一个程度,你不会有梦嘛;是不是缘起?然后,你为什么得这个梦、得那个梦?喔,一般的人,大部分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就是说,你心里的那个继续搅,在你已经睡着的时候,它显成这个样子出来。但是,也有感应的梦啊、加持的梦啊,那些说是梦,又很不一样啊。明明真地感到力量、看到光,怎么——有没有?真地看到佛、菩萨、什么,而且真地忽然病好啰、什么了,都有嘛,呵。所以,那你说这是不是缘起?这也不是你一个人在那里;就是你自己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是要在某种条件下,才有这个梦,喔。

那,说「如此没有所谓『真、假』吗?」那个,「缘起」是一个更广地来看事情,并不是说没有真、假嘛。「缘起」只是说一切都是条件合,才那个。那么,一般我们所谓「真、假」,是说、说,哦,其实有这个,但是,为什么会有假的出来?「假」的地方是,人的想法错了,或者语言文字描述得不对嘛。真、假是这样出来的;事情本身就「有」或「没有」啊,没有什么真、假问题啊。所以,为什么会有真、假?哦,因为这个、这个人在写的时候,他没有看到哪一面啊、他不知道的啊、他误以为怎么样啊。像我们很多那个什么科学进步,也是后来发现以前什么错、以前什么错;那,当时也以为真,后来看是假的嘛。那,也是有真、假,但是逃不开说基本上每个都是环境、都是条件限制出来的嘛,呵。

「那么,醒的时候感觉超真,人们不曾怀疑过。梦,却如此地假,而许多梦境都不现实、离谱;一生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是否我们在修行上应把实实在在、活生生的事看成梦幻?」这个地方是两个问题啰,就是说,平常大家都是,因为还没有了解「缘起」的观念的话,他执着说他醒的时候的经验;其实,梦里面那些,一样是他的经验啊,喔。但是,因为梦的,起来就抓不到了﹔醒的,哦,等一下回来,还是这个房子在,什么,他就说这个是真,那个算虚幻,喔。

但是呢,现在问题是什么?他是最、最后问一个是说,修行上是不是把实实在在、活生生的事看成梦幻?他这个修——这种修法是可以的;他的为——这种修法目的在哪里?就是我们平常有一个执着分为说,这个真、这个假;这又是多了一层心理的、人为的东西,不是本有的。所以,佛法讲是你要回到完全本来,就是要把所有人为的东西都放掉。那,为了要平衡原来的那个,只说这边是真,那边是假的说法,就说,哦,你要把这个也了解说,其实也是幻;为什么呢?你说,这个桌子一定在,其实你转开的时候,你没有证据的,你只是相信;而且你每次回来看,是在;也可能你转开的时候,烧掉啦;有没有?那,你若比方说,再也看不到了,其实它已经不在,你还是想说那里有个桌子;有没有?也可能你以为真的已经变假,也都不一定。所以,要打破你这种执着于你自己原来的一些观念,认为说哪些一定是怎么样的,就说你都把它想成幻。但是,另一边来讲,你要是懂缘起的话,那你也可以把梦也想成真啊。就是,这个所谓「真」,不是去像我们在讲说真、假那样的分别,而是说,就是跟醒的时候的思维一样,就对了。佛法都是要这样,空性也是这个意思嘛。你本来分那么多,他要你说都看成一样的;有没有?那么,这「缘起」也是这个意思——你本来分的这个样子的,它说,哦,你只要看——都是条件下的产物,都是因缘具足而已,喔,那你又从原来那种分别出来——主要是从种种人为观念出来的工具而已;连这个工具也不要执着啊,喔。

然后,「心中的每一个念头,知或不知,都是缘起?」是啊,因为、因为能够有念头,还要有个「人」在那里啊;没有人,他不会有念头,对不对?也要这个人从小有这些观念,什么、什么,然后他又看到什么、想到什么;这不是缘起吗?呵。那么,「而且不能左右和控制?」对啊;所以,而且这里面很大问题,因为很多想法、念头,不一定都真确,可是我们人常常就挑这些,认为这个对,什么、什么,所以就很多问题。所以,佛法——你看我的讲,常常说你要能够「自然无念」——你要修到先从这些解脱,你才谈得上后面这些东西,喔。

他说,「『无明」』也是缘起吗?」「无明」是怎么样呢?一种所谓「无明」是说,哦,众生啊,不了解世间无常啊,执着「我」啊、执着肉身啊,什么,那么,这种算是一种无明;这种当然是缘起产生的嘛。另一种,它说「根本无明」,就是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呢,本来是应该是没有对立,忽然开始有对立的感觉了,那个叫做「根本无明」。那个也是,是因为活着,他的经验中不晓得怎样地使他产生这个;有没有?也是缘起啊,都是缘起,呵。

 

吉祥圆满

 

二○○九年十一月廿八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三月十七日
养和斋    于加州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Yutang Lin
To: Dharma Friends
Sent: Sunday, November 29, 2009 2:32 AM
Subject: Replies to Questions from Yong Lee

Disciple Yong Lee sent in the attached scanned file to ask many questions related to the notion of Conditional Arising, Yuan Qi. See also his email and my earlier reply below.
I gave the talk on Nov. 11, and Ji Hu did the recording and then the transcript.
The transcript reached me in email last night, and this morning I finished the review and revision.
It was well done, not much to modify or filled in. See my revisions in yellow highlights.

The finalized file is attached.


May all beings attain Enlightenment soon!

Yutang

--------------------------------------------------------------------------------

From: Yutang Lin [mailto:ytlin32@gmail.com]
Sent: Tuesday, November 10, 2009 9:05 AM
To: 'Goh Yong Lee'
Subject: RE:

Yes, I will do so. And it is good that you raise questions like this.
At first glance I feel that all these questions arose in you because you don't understand Yuan Qi and Kong Xing properly. When you see Yuan Qi, you think of it as unrelated to Yin Guo.

I will explain orally and we will record it.


May all beings attain Enlightenment soon!

Yutang

--------------------------------------------------------------------------------

From: Goh Yong Lee
Sent: Tuesday, November 10, 2009 12:22 AM
To: Yutang Lin
Cc: Shu Zhen Tan
Subject:

Dearest Guru,
Since Jihu is in US, I will start to ask questions that may benefit others (including me) in future. Whenever you are free, kindly answer verbally and let Jihu do the recording and write it later when she come back.
I hope in the process Jihu can bring out more questions right in the spot to suplement the existing questions.


My warmest regards

Yong Lee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 works: Sufficient Causal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