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当下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疾呼


这个,昨——前天有一个弟子喔——他是请别人替他问的,那,替他问的人是问说,常常听到说,有一句话说,「活在当下」啰。然后,他自己——我这是照那个写的,喔,替他问的人写说:「我觉得世间人呢,总有顾前思后,想到前一刻,也会计划后一秒,不可能、也很难做到『活在当下』。」他认为是说,活在因缘影响下,才、才比较正确了,呵,从佛法上来讲啊,什么。然后,要我讲一讲啰,呵。

那,这一个呢,我看到这个题目以后呢,哦,我就想说——还没,因为第二天就要火供了,就没有那个时间跟体力去讲、讲这个东西啰,我就说等后天再讲。那呢,在讲以前,我就在想说,欸,我记得我以前也有写过这类东西呀,呵。所以,我就去——我作品里找、找到一篇,我就附给他说,喔,这个你先参考一下。后来我想到说,通透教我一个办法说,喔,只要你把你想要找的那个题目,然后写个说,在哪一个网址,那就限制在我们自己的网址。这样的话呢,就等于——虽然我们自己的网页,没有那个搜寻的功能呢,用「谷歌」的这样一搜,一样会得到结果,这样。所以,我就这样去搜呢,欸,果然找到大概三篇是同一个题目,然后另一篇就有「当下」这个字的。然后另外一篇,好像是里面有提到这个「当下」这个问题的,呵。

那,后来呢,那个首先问这个问题的弟子呢,他看到这个人家替他写的,他觉得说,哎,不是——没有完全表达他的意思。所以,他又用录音呢,把他的问题讲了一次给我听了,呵。那,我的感觉——他的问题是有两部分;一部分他是说,到底这个「活在当下」这个话呢,是——是不是原来释迦牟尼的经典里面就有,还是后来的人才讲出这一句话来?当然现在佛教里是常常有人讲「活在当下」,连那个什么——有些人不是佛教(徒),他也在讲说,喔,我们要活在当下,呵,都有这样子的。

那么,是不是当年,呵,经典里面有这样的话呢?那,我、我也不清楚。因为这个——你得去、去搜寻呐,去看有没有这类的话。可是呢,它这个——我所能记到的经文,或者是说禅宗的话里面呢,有的说什么——呃,「前后际断,一念不生」啊。就是说,也、也没有——以前的任何想法已经都没有了;关于将来人那种任何期待、什么,预测、什么,也都没有了。而且,在中间这一刻是怎样?一念不生。它有讲这种、这类的话。这个、这个讲的是说,喔,你这个、这个人在这一刻呢,所有念头完全都停了。能够这样的话,啊,其实这个也只是一个——怎么讲?就是说,你真正修行上,呵,要讲到后面有、有什么地道啊,什么境界、层次,这个其实才是开始。可是,对一般人来讲,就是——其实很难做到这一步啦。能够说有一刻说,什么念头都没有,都是很难的,呵。

那么,对于说「活在当下」这个发问的弟子,他的感觉是说,欸,那,每个人都教你说,哦,喝咖啡的时候,只是喝咖啡;走路,只是走路,呵。这样子的活、活在当下;那,不许——难道不许我、我那个——去想一想过去的事吗?难道不许我想一想将来的吗?这一刻,我正在想将来,这不也是活在当下?为什么不可以呢?他的意思是这样;他是觉得好像你是不是要把我变成一个,呃,没有思想的人,不能思想的人,什么。那么,这样子不是等于死死的一个人吗?然后,另一边呢,他是讲说,欸,那我们不管在什么因缘里面,我们都能够活得自在,这样子不是才是更、更合道理吗?更合乎佛法讲的说,「无不自在」啊,这些吗?呵。「随处解脱」啊,这一类的;「随缘解脱」啊,这一类的。

那,这里呢,我是觉得要这样来想:为什么人家会提出说「活在当下」这一个?他这是针对什么来讲这一句话?就是说,因为一般的人呢,他是被很多、很多的习惯跟想法、什么,都绑住了,随时呢,他不能真地看到说,眼前实际的情况是什么、什么样子。他是——他整个在反应的是心里的成见啊、以前对这个的成见啊、什么;所以,他等于说被很多东西笼罩住他,只在里面盲目地冲动。所以,为了教人家从这种,呵,被种种自己的习气啊、见解啊、什么,绑住的里面出来呢,就跟他讲说,哎,你要看啊,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你为什么还是老是在这样子?有没有?是要提醒他说,你要从那种,像在一个迷梦里面的那种,心态里面醒过来;醒过来看到说,哦,世界这么大,眼前是怎么样。因为普通人是心被绑住,所以没有办法接触到眼前真正是什么。所以,为了就那样的情况,提倡说,哦,你要练习到说,不管那一些,能够过去丢开,也不期待将来怎么样,你眼前呢,正在喝咖啡,你能够了解咖啡是什么;不然的话,你说心里在想别的事,那你这个咖啡,你根本吃了,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滋味的,因为你心完全笼罩在别的东西了——这是对治那个的话讲说,你活在当下了。

可是呢,他——这个弟子发问的里面,一个问题是说,那,这样我们不是变成好像不能做事一样?就——喔,走路,只能走路;什么,只能什么。那么,这也是对的;为什么咧?就是说,你其实,人活着目的是干什么?呵。就是说,你——我们佛教徒来讲,当然是说,喔,我先要解脱啰——我不知道怎么解脱,我怎样去帮助别人?但是,最后目的是,不但自己解脱,要让别人解脱。那么,你要让别人也解脱,什么、什么,这整个里面,当然你有你——要用怎么想,要去观察这个人适合不适合,什么;或者根据自己的经验,怎么样来开、开导人家比较有用;当然还是要像以前那样用。但是,唯一的不一样是,以前那个是完全笼罩在自己的那一套里面;啊,这个、这个后来能够在用,这个人是他已经自己出来了,他不再被这些想法啊、这个习性啊、什么,情绪反应啊、什么,不再被这些笼罩住,而能够真地看清说,喔,眼前这个人——因为他自己心里没有偏见,看得很清楚那个人的成见在哪里,他偏的在哪里;然后,才看得出来说,怎么样子把他带到哪里,才是不偏;有没有?所以,第一步呢,要先回到说,等于说,你能够说,什么都、都自己原来那一套能够都解脱。你那个解脱以后呢,你——当然,你、你下面不是停在那里,而是要去怎么样子,从这种开明的心地里面来接引别人,使他们也都回到开明的里面了。

那,但是呢,话说回来,就是你自己要从这个「闭锁」出来,到这个「开」的里面呢,也是得根据那个什么?根据刚刚我们讲的,就是说,由「开」的人教、教「不开」的人,才把他带回来。同理嘛,我们要跟着佛法教的,因为佛是已经「开」的人;我们要根据祂讲的,我们才真地能够出来,不是只是你讲一句话说,哦,「活在当下」,喔;你、你只要做到这样子,你就没事。也不是真的这样子;你要做到那个说,能够心里不再有这些绑——什么,喔——你也中间的挣扎;也是很多时候——有的时候是用想的出来,有的时候是用修法出来;有没有?你——理想的话呢,当然也有教你说「一门深入」——喔,你只要唸佛了,你都不要想了;但是,几个能够说只唸佛,不想了?很难嘛。所以,真正的,我们在挣扎的、要解脱的路上,其实是什么?也是要知道佛理,也知道遇到问题自己要依照佛理怎样去想。可是呢,都靠想也没有用,力量不够;有时候又想偏差,因为见解还是有限的,也不能真地照佛法原来的意思去做;所以怎么办?也要修,修的地方就是练习说,不要去想啰,呵。心里不去想那个原来乱的那一些、笼罩你的那一些;没有人去照顾,它自己弱了以后呢,你自己心原来是清明的、原来是开的,欸,自己看到原来是这样的,呵。

所以,整个讲起来是很複杂,不是只有两边呐——不是只有说「活在当下」,或者因缘啊、什么。那,你要说「当下」,不管你在做什么,你其实都是活在当下,你哪有能够离开这个「当下」咧;对不对?那,你说「因缘」的话,什么——一切都是因缘,佛法说「无我」,就说一切都是因缘呐;当然是在因缘里面做啊,怎样能够不照因缘咧?不管你顺不顺,你还是被因缘绑了;有没有?你还是因缘在做啊,就是连解脱,也是顺因缘来解脱嘛,对不对?也不是说另外有别的方法。是偏哪边,就要往——对治去啊,或者修「不偏」的;有没有?像我们唸佛,佛号就是不偏嘛,你修「不偏」的修多了,慢慢「偏」的习惯少了;或者说,哦,原来偏于迷的,就教他说,活于当下,就是一直要把他提醒说,欸,要看清是怎样、要看清是怎样;那是对治啰,呵。

然后,真的再来讲呢,说,平常他们容易讲说,「活在当下、活在当下」;那当然里面很多问题啰。因为你以为说,「当下」只是说,目前这一刻,我、我能察觉到的,这叫做「当下」。可是,这样子讲的话,你要知道我们原来讲的,就是说,其实每个人都是被他的想法、见解,什么、什么,绑住的。同样在这里吧,有的人看到这一点,有的人看到那一点,为什么有这个不同?就是因为每个人他偏重的不同,那,就已经都不是「当下」,呵。即使你在这里——哦,同样是咖啡吧,你说我们两个都尝到咖啡味了;有的喜欢这个,有的不喜欢这个啊;有的对他太刺激,有的对他什么;有没有?什么都不一样的。所以,真正你要了解说,佛法里面,他们讲说「活在当下」,那个是——通常我的印象是禅师们讲。他——禅师,他那个讲的,他那个「当下」,就不是你这样的「当下」;不是说,我们一般人,呃,我现在感觉什么而已,呵。也不是像那个南传的说,哦,我现在在走路,我要很仔细地体会每一点,喔,这个——每一步、每一步,我的呼吸、我的脚感觉,什么、什么;不,都不是只是这一些。因为这一些,从大的方面来看,还是你个人限制住了,你限制在你的范围内而已。

真正他禅宗那种在讲的,教人家说「当下」的那种是说,所有「个人」的这些,已经都没有掉的、那一下的。那,你进入到那个,那个是什么?那是法身的境界啊,那是根本没有时空、没有任何界限的;那才是真正的,呵,要讲那个深的、佛法里面讲的「活在当下」,那个「当下」。应该是那个「当下」;不然的话,没有意义嘛。你叫每个人说,哦,你只要现在专心做什么;那,那个小孩,他喜欢什么,他正在专心做什么,他其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那他不是活在当下吗?那、那,这样子算什么佛法讲究的?那、那,小孩子就是了,你们佛法来教什么?你教了他,还打搅他那个专心咧。不是的,佛法里面它要提出来的这种「当下」,它是那种说,真地已经超出了个人范围、超出感官范围、超出什么范围;那个无限的,那个才是真的所谓的「当下」,正确的「当下」是那个。啊,平常因为根本也不懂有这么深的道理,他就——「望文生义」啊;听到这个,他就、他就抄这一句话说,喔,我要活在当下。那、那,照普通人的「活在当下」,只是说,哦,我现在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我也不要管以前怎么样,也不要替、替别人想将来怎么样;我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这是「活在当下」——我喜欢做这个,就做这个。就——这个有什么意义呀?这个有什么好提倡的啊?有没有?这只是说,你高兴而已嘛,根本没有什么、什么意义,呵。所以,我觉得这样子讲了,就是说,应该是把整个这个有关的已经都讲到了,呵,好,就这样。

吉祥圆满

相关拙作:
F0424当下
F0678当下
F0824当下无常
F0082普贤大圆满

 

二○一○年元月十二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三月廿六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