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与感应

讲解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请示及笔录:弟子绵延


上师:今天要讲是什么?因为弟子绵延她问一个问题喔,她说,欸,那个我们佛法里面,也有讲有神通啊,六通里面,神足通,什么、他心通、宿命通,什么,也是讲神通啊!然后,实际上,一般人他们为什么会去追随一个上师,什么,也都是觉得说,上师,噢,上师有神通,或者有很多感应啊,所以才来啊;对不对?那,可是呢,我们又说不要追求神通啊;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到底怎么样子才是正确的?就是说,会觉得有点好像说迷煳哦;为什么一边又是在讲有这些东西,一边又说,喔,你不要去管那些东西。那,到底你修行要不要希望得到这个呢?什么;有这些问题嘛。那,所以我要讲呢,就是希望把这些观念搞清楚,我是希望搞清楚说,「神通」跟「感应」,这些观念要搞清楚。

怎么样讲呐?因为最基本上呢,我们佛法是说「无我」。你不管什么东西呢,你讲起来变成说,噢!这是我厉害、这是我了不起、这是什么……;这种都是有「我」了。所以,这样的话,就是你不管是神通、感应,你说:「我有神通,我有感应。」这个就是都是违背佛法了。那,但是呢,也不是变成说不能讲说有感应、有神通;为什么?就是说,你只是「就事论事」。「就事论事」的话,为什么可以讲?因为就事论事的话,是说「因缘」嘛!因缘和合的时候呢,欸,有这个东西出现;那么,这样子来了解,所谓「神通」呢,或者「感应」呢,是怎么讲?就是说,为什么说修行久了,慢慢、慢慢神通会开发?这个它是因为,你修久了以后,你心越来越纯;所谓「越来越纯」,就是这些世间见解啊、我执啊、我以为我怎么样、我了不起啊……,这些慢慢都没有掉了。这些没有掉的时候,这个心清净的时候,它本能发挥作用。所以,一般认为神通的,是因为他都是世间的人,被世间的想法啊,还有我执很深啊、什么,自己的欲望很深啊、什么,被这些笼罩住了,他那些本有的能力无从发挥起来。

你如果修行修对了,就是说我执减了、世间心澹了,出离专修了,喔,慢慢你这个人纯粹了,纯粹的时候呢,这些本能是会出现的。那么,你这样子来了解呢,你也不妨说:「喔,那个人修得好,他有些神通。」这是无妨的;只要你没有这个执着说,有个人在那里啊。你只要了解说,他所以做到这个,是因为什么?哦,因缘嘛!他修了那么久了,渐渐因缘具足,那个坏的缘都掉了,好的缘好了,他越来越纯粹的时候,这些自然发生了。而且,这样讲的时候呢,也没有观念限定说只有他啰;这个意思是说,任何人他照这样修,他修得好,他都是会有的。这样讲的话,你讲神通,就没问题了。

而另一边,我自己的感觉是什么?就是说照我自己真正的经验,最好不要去讲以为说我有什么神通;为什么?这种东西不是你能够强要的。很多感应呢、什么喔,或者祈祷的结果,根本不是我们可以说,啊!我多么希望这样呀;噢!或者我跟他多好,我要他怎么样啊;根本不是这样的。这是你平等——你哪个人来,你有多少精神?你不可能说,喔,每个人来,我替你念一部经嘛;有没有?你只是说,喔,做久了,你都是平等地说,好,我给你祈祷、我给你做颇瓦、什么,欸,他自然有反应。所以,这个东西是怎么样?真正讲,不是哪个人了不起,而是说,你的心纯粹真地平等为大众的时候呢,跟佛、菩萨通了,所以佛、菩萨的力量就显出来了;就是说,你只是做个桥梁啊!你沟通——所以你看那个经里面哪,那个以前我仔细读过那个《地藏经》的时候,我因为要写那个〈地藏简轨〉嘛,所以——〈地藏法门常课简轨〉——所以我就仔细去读的时候,欸,我就看到它都写说「承佛慈力」。就是说,呃,我所以能做什么、什么,不是我行啊,是因为佛、菩萨的力量。

那,我们如果没有深地懂的时候,会想说这都是谦虚啰、不要骄傲啰,都「推功」就是了。可是,等后来自己慢慢地经验说,真的是「承佛慈力」——我们做的一切,根本自己做不到。你说,喔,远在海外的,怎么一祈祷,他马上感觉力量到、什么,这个根本不是我的力量嘛!我还是一个人嘛,哪有这种什么力量?而所以成功呢,是「承佛慈力」;真的是这个佛、菩萨,祂们都是法界身,是超越这一些的,祂真正做到的。所以,那个也不是谦虚的话,那种讲法就已经认清了因缘了。就是说,因缘上呢,真的是要到佛的境界,才有这种事,不是我们这个在修的人做得到的。那,你如果这样去了解呢,你讲感应,也没有关系呀!你没有想说,是我什么了不起啊,这都是「承佛慈力」。

你说「神通」呢,神通是清净以后本有的能力自然发展,每个人都有可能的。所以这些样子讲的话,你又可以讲呢,又不会有我执,就不违反我们佛法的根本嘛!而且呢,你这样修才会有希望。但是,你不要说——有的人就怕到说,喔,都不要讲、都不能讲;好像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如化,你如果把它当「有相」,你就错啊、什么;那也不对了。你偏于说不能讲,那明明有的事,为什么不能讲?有没有?主要是你说你讲的时候,你要了解「有我」、「无我」嘛;你「无我」,是因缘,那就没有问题了,哎。所以呢,这样子想的时候呢,你说,我们希不希望有神通呢?我们希望有。但是这个希望,也不是说希望「我」有神通,而是说希望我能修得那么好,它神通自然能够出现的;这样子就跟你说「要成佛」,也不成问题嘛!成佛也不是说,我了不起啊,噢,以后我就是——你们大家来拜我;那「成佛」就完蛋了——那种想法永远成不了佛。我们希望成佛,就是说,喔,最后真的能够这些错误的心、什么,都完全没有,那么纯粹融入法界。这样子了解的话,成佛也是我们希望的啊!也是可以求啊。所以整个的、所有的,而且因为你了解是这样,所以你的求呢,就不会有那种错误,好像说,哦,我怎么样、我怎么样;有没有?会急、会什么,都是——就是不顾因缘嘛!只是一个欲望在指使,那个就不行嘛。你了解是因缘的话,说我们希望成佛呢,但是呢,知道它是因缘,只能每天努力、努力,保持它继续,这样而已啊;然后它时节到了,它自己发生作用。

那,这里顺便可以讲一个。就是说,真的是人生你越走,你越看到说,真的都是老、病、死;种种烦恼、种种误会、种种指责啊、什么,唉呀!不晓得要搞到什么时候?你如果不懂喔,不懂说有学佛这个事,人生真是苦到底了,没有什么意思。但是,你如果知道的话呢,哎!你不要灰心,虽然我们的这个、这个烦恼、什么,这么多,世间这么乱,这么看着,谁也不可能救它,但是呢,你只要找对路喔,欸,你慢慢做、慢慢做,慢慢你自己可以得到解脱;另一边呢,你慢慢可以真地可以帮一点人。而且这个不能强求嘛!是哪一个往这边来,哪一个信不信,都是自然的嘛。可是呢,就是说,你找到一条路,真的可以这样子;而这一个路里面呢,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就是什么?不要想去怪别人、指责别人,或什么。因为你想,你哪搞得完嘛?你在弄的人,都是心眼太小,只看到身边几个人。实际上,不用讲众生,光是人,就几十亿;有没有?你要这样一个、一个管,你、你几辈子也管不完,永远也管不完,所以,哪、哪有可能成佛咧?你就走错路了。

最重要的就是说,你看他释迦牟尼佛成佛,他就是他能够安静下来,一个人去外面山野里,就一个人六年哪,然后最后只是坐在树下而已。他那个成佛,就是你心里的这些老要怪别人、老要什么、什么……,这些全部没有了,那就容易啰!剩下自己心里的这些问题了。你心里有什么的,放、放、放,不再被它控制,不再什么,那你抓到这个关键,你就有希望。不然,你永远修不完;你怎么搞?每个——任何时候,你在说别人、说什么,你就已经——就是说「迷失」了,你忘了正路了。正路就是修自己,其他的,都好、都好,都原谅、都包容。那,他也舒服呢,你也——而且你要知道,我们在讲别人,往往是怎么样?照你讲起来,是「头头是道」,很有道理,可是你忽略了一点——你不知道很多事;没有人知道整个情况嘛!人家为什么会做成那个样子,他有他的讲不出来的事情嘛。那你照你这边看,好像人家都很笨,人家是——每个人都有说不出来的话;有没有?所以你都错了。就是说,因为其实你忽略了说,你不可能什么都知道,所以只照着你想的去指责,还是错你都不知道。所以这些呢,是真的如果看修行看久了,就是说,啊!这些很重要。你要是懂这个喔,你省很多冤枉路;你都浪费时间嘛!没有结果嘛。你在那里跟别人闹的,全是没有结果的;什么都不要闹,就是自己、自己。这是快路啊!真的。你看释迦牟尼佛也是这样啊,他六年成佛了,喔。

弟子:不是,问题是,有的时候是因为那种「无明」喔,也许可能是业力的关系……。

上师:哦,对啊!对!但是,就是要提醒自己呀,无明以后,慢慢就觉察到自己有那种,就要改、改、改,就是放掉、放掉、放掉。这样以后,才有希望了,喔。

弟子:那,还有一个就是说,像我们那个——你说神通的话,那,像魔也是有神通,对不对?那……。

上师:对啊!所以我们不能说——我们说不能去追求那个,就是怕说有的就变「着魔」嘛。他想说:哦,我只要有神通就好。那,那个鬼也会来啊,说,喔,你只要你听我的话,那就可以怎么样——可以给人家治病、可以怎么样;然后你就变成他的眷属了。

弟子:那,我们要怎么样去避免这个陷阱呢?

上师:哦,因为这个不是谁给你啊!是你——你只是菩提心,修正法,然后它自然发生的事情;不是靠我跟谁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所以,你就有那一类的来,跟你讲说可以怎么样,你根本都不理的。根本不理的,欸,我们就平常、很平常。你要是你做的喔,不能够说平常的日子的,那你已经做错了;有没有?

弟子:什么「平常的日子」?

上师:就是说,这个人过的就像平常人那样。要能那样子过日子的,才是——就是平常的,不是那种这样很奇怪的——那个有问题啊,后面都有问题啊!

弟子:什么样奇怪?举个例子。

上师:哦,就是他就是,喔,什么听到声音跟他讲怎么样,他因为那样他可以知道事情,他可以跟人家讲什么啊。很多这一类的,有没有?

弟子:可是,那不是修行中间,有发生的这些过程吗?

上师:呃,那个不一样,那种是自然知道;自然知道的,而且没有说,那种有问题的,都是来跟你变成说,噢!你听我的,然后你要做什么、什么。他这样整个控制你,有没有?那种自然发生的,根本没有这个事;没有谁要主宰什么事,只是我们遇到什么事,欸,自然先知道一点,或者怎么样啊。那个不一样的,跟那种有一个好像在那里要控制、主宰的不一样,嗯哼。

弟子:那,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些人喔,他对那个气很敏感,或者是他身体敏感,他就有些灵界的,或者是对一些灵气都很敏感,所以就是说,如果他们踫到这种事情的话,要怎么办呢?

上师:哦,这种的时候呢,就是说,我们是修行的人,所以什么缘呢,你都要变成佛缘,就对了。这也是修行的诀窍;就是说,你不再是在那里说,我要躲你啊、我要对抗你啊、我要把你赶走啊、什么。不是!遇到呢,都是众生,跟你有缘,那么这个缘呢,不管是因为过去的冤家怎么样、什么债务啊,现在呢,都改为佛缘;就是说,我替你念佛、我功课回向给你啊、什么。这样子呢,彼此都好,彼此都解脱。就是这种——就是说,不再去想说,这是讨厌,而是说,喔!我这样子,就是现在跟这个有缘,我就跟他结佛缘了。

弟子:可是,他有时候会打扰到你的生活上面的这些。

上师:那就是你修行的磨练呐!修行的生活里,你就是世间的,也是种种障碍啊。你遇到他,你转为佛缘哪!就是说,你这个障碍,你不要在那里就是埋怨,或者对抗、什么,你就是说,怎么样子,我这样还是可以修,他就又教你更活了。也是佛缘,而且你对他不是一种对待,而是说,因为帮我让我学会了怎么样子,欸,那我功德也是回向给你;有没有?都是佛缘呐。

弟子:那因为——我是听说一般有的人讲说,不要——叫我们不要去沾惹这些东西。

上师:哦,那个是,你当然不想沾惹啊,但是他碰到了,他找你,你要怎么办?已经碰上了,我们在讲的是说已经碰上。我们当然是尽量希望不要沾惹,能够减少阻障,能够好好修啊。但是,碰上的时候,重点是在碰上的时候,你转为佛缘嘛。你就是,你觉得这个很辛苦了,你找上师帮你祈祷啊,做些法务回向啊、烧符啊;有没有?做这些啊。

弟子:或者是,就根本就是避开呢?

上师:能避,就避啊!当然,因为像开始修行人,为什么说要离开世间?就是能避,就避啊;但是,你避不开的时候,怎么办?这些灵啊、什么的,不是你说,我想躲你,我就能躲你啊;就好像空气中的细菌, 你碰到,就碰到了。

弟子:那,可是如果说,像一般人,他如果敏感的话,认为说碰到某一个人,他觉得气不好,他受不了,那是不是要远离那个人呢?

上师:喔,当然啰,还是要远离啊!远离,但是已经碰到的时候,就要想说,这是一个缘呢,把这个缘想成说,那么我的回向、什么,就也要包括他啊!就往好的想,不是在怪说,啊!那个人好坏,害得我怎么样。心态都不一样嘛。嗯哼。

弟子:那,因为还有就是,有些人就是说,因为我们平常修行人,当然功力不够啊,所以就是说,最好不要在那个——家里面喔,就是说供鬼神哪,这些的话;是不是这样子?

上师:家里面——这个要搞清楚,什么叫「供鬼神」呢?你,比方说,你护法,有的只是神明,那没有问题啊!祂是为佛法来的嘛。然后,祖先的话,是要拜的;因为他是跟你有那个因缘在啊,你要拜才好。因为我知道很多例子,就是说,你没有拜祖先喔,他们因为——他也不能乱找别人说,你应该要给我供奉;那就只好找子孙的麻烦了。就是让你去有问题,到处求神问卜,最后发现说,哦,是因为没有拜祖先,祖先在要,这样子。所以,拜祖先很重要啊!

弟子:那施食呢?

上师:喔,施食当然可以啊!施食是你修那个慈悲,为什么不可以?

弟子:可是有的人讲说,这样子就是说,太多的鬼来找你,会有一些阻碍。

上师:不,不,不!他是为那个甘露而来,不是为你而来啊!那你对他有恩,他怎么会反倒让你困难呢?让你困难,他还有得吃吗?不会的啦!这一类的是都是想太多,那你就菩提道上没有办法勇勐精进。菩提道上一定是有障碍的,但是,你就是要想成,什么东西我都藉它来修;我越克服,我就越往上走——力量就是这样积出来的嘛。喔,你什么东西都不敢碰的人,你有力量?不可能嘛!

弟子:因为自己会害怕嘛!对不对?

上师:没有,没有。所以那个地方就是要超越,超越自我的心理啊!就是菩提心为主啊。照菩提心做,不是照自己做,嗯哼。好,那就讲这样。

弟子:谢谢上师!

 

第二次补充说明

上师:现在要补充说明的喔,是那个——上次讲完了,然后弟子绵延就问我说,欸,那「神通」和「感应」有什么不一样啊?

我们说「神通」的时候,是说,他这个人——哦,有的是天生的啦,天生的生来呢,普通人看不见鬼啊,喔,他会感觉鬼啊,他会感觉那种阴气啊;或者天生的就——看到一个人,他就知道,哦,这个人有什么事、什么事、什么事。这一类的是有天生的,这是因为生来每个人前世喔、宿生喔,修到的那个层次就不一样,所以他带来了一些东西。就好像说,为什么有的天才,人家几岁小孩子,就音乐啊,什么、什么,搞一大堆,我们普通人一辈子也搞不来,就是这种——这一类的啦。

另外一种神通,它是怎么样?它是说,这个人他学了佛法了,或者他学了这些有习定的这些宗教啰,道教啰、印度教啰、什么;然后呢,或者他走天主教、基督教,他深入了,他也去闭关啦,他也什么……;这样子在精神上他有修练、什么,慢慢他这个人,因为心里很少世间事来干扰嘛,所以他就渐渐回到本来,接近清净去了,就是心里比较单纯了。那么,这种时候呢,本能是开发的;因为我们佛法来讲的话,就是说,其实众生他本来都是法界无限一体。那,你所以什么东西、什么东西、什么东西,都那个不能了解,是因为你被感官所认识的限制住,你以为说,只有看到这些真的啰。喔,我要是看不到、摸不到,什么,这就不在了。你一些成见呢,就是有时候来,你还说,喔!是不是我自己幻觉啊?有没有?就是你根本没有、没有——一般的观念,没有想说这是本能嘛!那,他等到他比较清净、单纯的时候呢,欸,而且没有做什么坏事、什么——做什么坏事、什么,他心里很多烦恼、负担嘛。他这些都没有,他心里很清净的时候,欸,有些本能就自然显了——噢,他忽然先知道一个什么;或者远处的事情,他也感觉到了。有的人感觉——好几天前就感觉地震了、什么;有没有?这些都有的。那,这种呢,就是我们就一个人变成,平常不可能的事,他有这个能力来讲,我们说他有神通啰。

那,我们佛法就讲,说有什么「他心通」啰,就是可以知道别人的心啰。其实,像他心通这一类的呢,你也可以这样想,就是有时候是这样,就是说他平常人没有在修「无我」嘛,他都是我执、我见、我要、我什么,对不对?那你如果是修惯了「无我」的人呢,你心中没有成见,没有先想说,我喜欢哪一种;欸,觉得说这个人、这个反应就明明跟你不一样了,你就觉察到他有偏了;知道吗?这不是一种「他心通」吗?他没有讲出来,可是你看他这个——因为你是没有的人,你才能察觉他跟你不一样。那,还有什么通?「宿命通」啰。有的就——感应就知道梦中,或者就是定中啊,就知道过去怎么样啰,什么。那,可是我们佛法在强调就是最后、最重要第六种「无漏通」(补注:应为「漏尽通」)了。它的意思是说,前面那些呢,你「有我」,但是你习了定啊,心里定下来的时候,都有可能发展。但是,这个所谓「无漏通」呢,就只有学了佛才有;为什么?所谓「无漏通」,就是你不再有什么东西是一个——「漏」是一个缺失嘛!你不再有什么缺失呢?就是有「我执」这类的东西。你不再有这类东西的时候,你才是无漏、才是完整的啦。所以,所谓「无漏通」,意思就是说,你这个烦恼啊、这些,已经除尽了,你才会有。

弟子:跟「漏尽通」是一样的吗?

上师:是的,「漏尽通」的意思,就是讲这个意思啦!就是说你这个缺失都没有了,才叫做「漏尽通」,所以只有佛法有。因为佛法才在修说,去「我执」嘛;对不对?其他的,「神我」还是「我」嘛!所以——嗯哼。那,这样讲呢,就是「神通」是这个意思。

那,「感应」呢,我们是讲说,比方说,有些事情啰,欸,我们觉得说这个事情,哇!发展得这个样子,不可思议,超乎想像。或者说我们求了,因为我们知道佛、菩萨慈悲啰,我们遇到困难,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们求了。欸,很快,或者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啊、什么。那么,这样的时候,我们说这是「感应」。「感」是什么?就是说,我们这边求嘛,去感动他;然后「应」是,他感受到了以后,他的回答。他就给你,虽然不是直接,有的也可以讲给你听啊,有的也字写出来,什么都有;看得到字、看得到人、看得到什么,都有。但是,这个就是「感应」,就是说,一般来讲,都是讲说,喔,我们有求,或者没有求,可是有意想不到的结果,或者问题马上解决了,那么,这个是叫「感应」。那,这里是就事情来讲啰,就比较不是在说,哪个人有哪一种能力了;哎,这样子。好了,就这样分别啰,喔,好。嗯,还有问题吗?

弟子:还有其他问题。

上师:那,可以一起讲啊!

弟子:那个「慈悲心」跟「菩提心」,有什么差别?

上师:哦,所谓「菩提心」呢,它是说,真正的菩提心来讲,就是「成佛」呀!他进入那个无限的一体,那个是真正的菩提啊,那个才是「菩提心」。但是呢,我们把一个东西也叫做「菩提心」,是什么?就是说,你开始学佛的人,你虽然还不知道那个是什么,可是你听了,讲说,噢,这么好,无我、无私,喔!对一切众生平等啊,希望他们都圆满成就啊,什么。噢,你也想要了,你也觉得这是好,你赞同,你愿意以这个为你的方针啰。这样的时候,虽然你不知道最后真正是怎么样呢,你光靠这些,瞭解了这个方向,你说这是好的;这种也把它叫「菩提心」啰。

那,当然你这个修的过程中,你觉得好了以后,然后通常是叫你说先发愿去了,所以说发展菩提心;陈上师写的就是这样嘛!第一步「发愿」哪。就是说,你看说,哦,过去佛、菩萨的例子啊,现在世界上特别有什么问题啊,你顺着这个菩提,就是说,希望一切众生离苦得乐、得究竟解脱这个,去发愿。那么,这样子呢,先有了——自己有一个说,喔,我记得我要做什么事了,指导我的人生了。然后,再来就是「行」了,就是你要照这个去做啰;你光发愿没有用啊,就达不到嘛,你去做了。做了以后呢,什么叫「胜义菩提心」?就是说,但是呢,你要懂得佛法说「无我」,你不能变执着嘛。执着的话,你搞再多、再好,你还是在轮回里面,因为你有一个「我执」不忘;而且不能圆满地、不能达到那个「无限一体」——根本无执嘛。

那么,这些都有了以后,然后有个叫「三摩地菩提心」的话,它是说,你到了密宗的下三部里面,它要修这个,帮助你的菩提心发展呢,它在「定」里面做一些观想,这样使得你的菩提心更坚固,因为你在定里就很深刻了。比起说普通人没有训练过的,只是这样心里想啊、用头脑想啊,然后发愿呐,这都还是在思想里面,跟那个说深入潜意识定进去的不一样。所以,它有一套方法、观法,让你——帮助你。然后,最后的叫做——最后是叫做那个什么——「滚打菩提心」,就是大乐智慧的。那个是说,修密宗的呢,因为连身体也去开发嘛。这个修的过程,不只是心里的结松了,因为心里的结松呢,身体的结也会松。如果你会修气功啊、修双运啊,那么,身体松呢,也会帮心松的。那么,这两边一起来,当然比较快嘛——身达到心、心达到身哪,都一起松。那么,这里面它那个红、白菩提的那个交融的那个,叫「滚打菩提心」。这样子一路的,这种叫「菩提心」。

那,什么叫「慈悲心」呢?慈悲心是说,我们要来解释这个菩提心的时候,因为最后那个果位根本搞不懂嘛!很抽象嘛,只是说一切众生。其实,你能知道有多少众生?也是很有限;有没有?想也想不到嘛。然后,你说要他最后成佛,你连「成佛」是什么,其实也不知道啊!都是空话。那,这里面呢,所以它理论上教你的时候,要帮你了解菩提心,就跟你讲说,喔,菩提心是怎么样呢?它有慈啊、它有悲啊,它有喜啊、它有舍啊,什么;这样子分析来给你听。「慈」,就是说要给众生,而且这个「慈悲」,都是要给一切众生,不是说我只对几个。你说对几个,那妈妈对小孩都很慈嘛,那是母爱嘛!母爱是有限的,是只对跟她有关系,几个人而已。这个「慈」是不分,没有分说对谁多一点、对谁少一点,都是平等的。但是,做起来是不可能都平等,因为比方说,你要给他,他不要嘛!那你怎么样?你也不能勉强嘛。所以这些东西是,理论上就是,「慈」的话,他是说,你要让他快乐;「悲」,是要他从苦里面拔出来嘛。那,「喜」的话,是让他有那种不再有烦恼的快乐;因为平常世间快乐,一时就过去了,没有了。或者现在好像很好,哦,开始恋爱很甜蜜,后来结了婚,整天吵架;有没有?那,你这些你要怎么办咧?这个就不是它讲的「喜」。它的喜是说,没有后面坏的结果的,才是真的「喜」。然后,「舍」是教你说,但是你不能执着嘛,你要是有执着,一定会有苦嘛!有「我」,就有苦;有「执」,就有苦。因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保全呐!一直在变的,你要怎么办?你唯一能够顺着它一直在变,就是你先不要抓嘛!你抓,你当然一切都不对劲啦,不合理想嘛!所以,这样子分开来讲的时候——但是呢,真正讲菩提心,它是慈、悲、喜、舍要圆融,才是菩提心,它不是真的能分开——它只要帮人了解,它有这一方面、这一方面,分开来讲而已。所以,慈悲是菩提心的……。

弟子:一部分?

上师:理论上分析的一面;也不是一部分,是「一面」。它整个都是整体在一起、融在一起,无可分的。而且你要了解说,你要是不懂这种,整个在一起,不可分喔,你永远修不到;为什么?你人本来就是一个这样的一个东西嘛!你没有办法说,喔,这个人是哪一方面,把它拉出来;不可能嘛。他、他不是整个都在一起嘛?对啊!同理嘛,你修的是修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话,你变,也是整体的变。当然你变的过程中,不可能说,呃,每一边都那么圆满,说同时变了。也许有时候慈的方面比较重啊——有的人比较理智,就比较没有那么大的慈悲心哪、什么;有没有?这一类的。就是慢慢、慢慢,调来调去、调来调去,调到最后呢,是平等、圆满地发展;这样才是正确的。所以,那两个的分别就是,真正讲是「菩提心」而已啦。慈悲啊,什么、什么,是比方说,哦,这个小孩这一边不好,我们要他向好的那边走,就说,喔,这边是好的;就是讲一面而已,这样分出来讲的。但是,你一定要记得说,实际上不可分。那么,懂得这样的人呢,修行就容易,嗯哼。好,那,就这样子。

弟子:好,谢谢上师。

 

吉祥圆满

 

二○一○年四月六日校订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四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