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的要义

MP3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 讲于北京


这一回喔,我——出来喔,我心里想的就是,其实只是几句话。因为等于自己觉得说,哦,我有抓到说,修行的一个要点,所以想跟大家提醒这个。那么,这回正好那个什么,喔——怡保那边的弟子罗文英呐,他提一些题目,里面一个他说,〈修行的意义〉。所以我跟它改一下,我说,我讲〈修行的要义〉,重要的意义,这样子。那,这一点是哪一点呢?就是说,我们修行呢,当然说,哦,你就是要从「我执」、什么,出来啰,呵,你就是要为一切众生啰。所以呢,你就是不要顾自己,要顾大家;基本上心态是这样的,是要顾大家去的。可是,问题是在说,你有多少精力去管这个、管那个?不要说大家了,你连家里都顾不来;有没有?如果照你那样讲,到底要怎样修?等于正好是一个大矛盾嘛。一边是讲说你不要管自己,你都去为大家;另一边实际上是,你要是,不用说为大家,为几个,你都管不完,你要怎么办?呵。

那,所以呢,我发现说,修来修去,结果怎么样子呢?就是说,大家——就是学到了一套说,哦,佛法教我们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然后呢,拿这一套呢,在检讨别人,你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但是,检讨别人有什么用咧?几个会要听你讲咧?只是大家在哪里争说我比较对,还是你比较对。或者甚至说,哦,你这个人变成人事、人间的争执而已。那,这样的话,你有——一生能有多少时间去修到什么结果?

那,我这回主要想要跟大家提的,虽然只是几句话,我是觉得非常重要,是什么?就是说,我们应该去看,看什么?不要东找西找,要看释迦牟尼佛,他当年他是怎么样子成佛?他成佛,他不是去哪里说——哦,他本来是太子啊——他没有说,喔,我们全国现在开始要做什么;他没有说。他甚至连家里的都没有去管;为什么?他当然是说,喔——生、老、病>、死的问题啊,大家都有,我要去找一个解脱的路。那,这个路呢,先要自己找到怎么解脱,才有可能帮别人;不然,连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解脱,你帮谁去?所以,他其实,他真正在开始修,他是怎么样?他这个也不管、那个也不管,忽然就不管了,说走就走;人家不让他走,他偷走、逃走。

那么,他走了以后呢,他说,哦,最后,喔——苦修啊,后来怎么样?我们现在也不去谈说怎么样才是中道——什么中,不是这个重点;而是在说,所谓「成佛」那一刻,到底怎么样?成佛那一刻,全印度在他的时代来讲,全印度还是跟以前一样啊,前一秒钟、后一秒,还是那个样子啊。可是这个人,他说——解脱啰,他正觉啰;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这表示说,他所做的事情是什么?他是把自己里面错误的、执着的,清光、清乾净。清乾净以后,他也不是说,哦,我现在知道怎么样,我要来革命了——你们这个全错,我们要来有政党,要有军队、要有什么搞;他也不是这样子啊。他只是,喔,觉得哪些人可能了解这个;喔,他也特别跑到那些以前跟他一起修过的人那里去。喔,觉得这些人可能可以讲了;哦,他只是要把说,道理是什么,讲给人家听而已。

唉,但是呢,因为他是从「我执」这些,什么,完全出来了,你看他做起来的事情,从那时候的社会来看,真的是一个大革命啊。人家印度是那个种姓制度,呵,贵族啊、武士啊、商人啦、那个奴隶呀,分得清清楚楚的,呵。唉,他说,你只要了解这个道理,是平等的,他也不用特别去强调我要推翻你什么,但是,你要跟我来学这个解脱呢,欸,解脱的话,其实这些是一时一地的偏见,他完全等于把它推翻掉一样。但是,他也不是说,我一定要你们都跟我一样;没有啊。他只是把道理讲出来;道理讲出来以后呢,哦,那些人觉得,哦,你这个真的是解脱的路,我愿意跟你。喔,你既然跟我来要解脱呢,哦,就等于大革命了。以前谁贵、谁贱、谁什么,都不算;哪一个先看懂这个道理,那个就是年长的,在这个僧团里,他就是前辈。

所以,这一些看法呢,非常重要;为什么?因为我们很多——你说他在修行,他抓不到这个重点,老是在那里什么事都是谁怎么样、谁怎么样、谁怎么样、谁怎么样;你一生有多少时间,这样子可以解脱啊?不可能呃,不可能!然后,我们也不可能说,哦,世界要改变了,我才能成佛。那、那等到哪一天呐?它世界演变是众生的种种复杂因缘在那里自己互相作用的,谁也不能控制。如果说要等到那个的话,那我们这个简直学佛的路等于骗人了嘛,根本不可能嘛。那,为什么这个真的是一个可靠的路?就是说,你要学,你在修行上的话,最重要地方是什么?就是说,喔,这个呢,道理是怎么样?那么呢,我真正能够设法去改,只有这一个。这个抓到,你才能着力啊。不然,你——我去哪里讲谁,什么,都没有用;不管跟你多亲、多什么,每个人见解那么不一样,你怎么能叫他说一定跟你一样?所以,比方说,你家里的人没有挡你,你都要感谢了,有没有?种种的那个情况;何况说帮助你的话,更要感谢。因为这个已经很不容易了,因为这些往解脱路走的时候,等于说,平常都是以自家为重的,已经说舍开了,已经——心已经开了,往外面去,可以去做一些不是对这个家眼前最有利的事情。

那,但是,我们时间要珍惜,就是说,你精力呢,要用在改自己;然后,遇到环境上的问题,这是怎么样?不是说我要去改它,而是说,在这个情况下,我要怎样做,还是自己去、去适应;就是我怎样做,我才是解脱的做法。你学的,是学这个;你修的、行的,都是这一个。你要是懂这个的话,哦,修行变很简单。不然,你以前老是,哦——你也不能勉强谁了解这个,你先自己好好做吧,做到说你有心得了,他遇到事情的时候,你可以点拨他,你可以提供他意见,帮助他说早点学会怎样解脱,怎样遇到事情自己要转——他不懂得转,就在那里硬碰硬,他就是苦而已呀。呃,有谁对、谁错,都没有意义,因为只是在那里争执。所以,这一点我是觉得最重要,每个人你有心要修行的话,你就开始什么事情,你不再是说,我要要求别人、我要批评别人、我要跟别人比——都错了。完全就是,先来到这个,但是这个呢,你说这样是不是又回到自私了?只管自己了?不是的;因为你改的时候,你这个不是说为我好,你为的是说,怎么样子这个道理我懂以后,我能够做到合乎这个道理,我得到这个佛法的好处呢,我才有可能真地去教别人接着要怎么做。他每个人情况很复杂,你要怎么样一步一步教他,你自己没有遇到过、你自己没有解决过,你只能害他嘛,你跟他纠缠而已,呵。

所以,这里我觉得讲——虽然只是这几句话,这真的是修行的要义。就是说,你若不懂这一点,你去看吧,每一个地方的人都说我们修行就——他都在闹人事啊;搞不完的。那,这样的人哪有可能什么解脱呢?他连眼前这一小圈都出不来,呵。所以,这几句话虽然是少少的,我是也算修行多少年、多少年的人,现在觉得说,哦,这一点的提醒最重要。不然的话,你看吧,哪个人跟人间,就是师兄弟姐妹,没有问题的?没有意见的?都有问题、都有意见,都有说谁怎么样,呵。那么,懂了以后呢,真的是事情简化;事情简化呢,你这一世成佛,真的是有可能嘛;对不对?你心里能够修到说,什么执着啊、什么,放、放、放、放、放;慢慢你体会说,依照这个佛法的方法——我写——像说那个——呃,习定,那个叫什么?那篇叫什么?〈佛法习定入门〉,还是什么?对,像我写那个,我挑过那个方法,你选那个「本来清净」的法,就比较不是对治的,就「阿弥陀佛」;这个只是——目的不是在针对、对抗你哪一个念头嘛,是它本来一个清净的,跟世间没有关连的这个念头。修这一类;修这一类的呢,自己投入、投入、投入;慢慢呢,自己体会说,喔,身心真的一层、一层解脱。我作品里也都写过我经历过那种解脱;像你们今天给我按摩,你就说,哦,这个普通人都受不了,他(上师)就是木头人,根本没有关系;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真的解开过了,呵。

那,现在你要是懂得我讲的这个意义的话,你努力在这个上面,很有意义;为什么?不是自私啊,而是,你先得把自己培养成一个有这个经验的人,你才能帮助别人啊;就是这样,人家都还不一定听你的,你知道吗?你若还不是真懂,你只是在那里说,喔——我是弘扬佛法;都是口头的,没有用的。他真遇到真问题,你也毫无办法。他遇到问题,不只是世间的那些业障啊、病啊,什么,他遇到魔鬼啊、遇到往生的来纠缠、冤亲债主啊,你要怎么办?你真正修得好的呢,你也不用怎么办,你就自然地,你的言行、什么,都跟佛、菩萨要救一切的事一致的,你就变成那个桥梁;就——有求,欸,佛、菩萨力量就、就这样传去,他也就得好处,呵。

所以,讲是只有讲这么一点,这篇是非常重要,一定要笔录出来给大家看,哎。因为抓不到这个重点的太多了,然后,希望你们得到这个以后,欸,会觉得,哦,修行不再是那么复杂的事情,有一个着力、着手的重点啰。那么,不管你修哪个法门呢,哦,你看你省多少事了?也不用去比较哪一个人怎样,也不用比较哪一个法怎样,就自己这一部分藉这一个法,好好改、改、改,把自己清净、清净;言行、什么,清净、清净;执着放掉、放掉;将来你就得益匪浅,呵,而且才能真正利益众生,呵。你自己还是一个小心眼、纠缠的,你怎么搞啊?呵,嗯;好,就讲这样子。然后,你们若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啰。其实跟这个、这个没有关系,其他的修行上的问题,都可以问,呵。

弟子:这「出离」,主要困扰是我的另一半,她对这个事比较麻烦一点……

上师:对,她不能接受,因为她看不到说走这一条路的意义;可是呢,世间的压力一天天逼着,所以是很难的。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呢,我的建议是这样,就是说,你能修多少,尽量现在继续修,因为人生无常嘛,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什么样变化,能有多一分时间是在修行,你就拖一分。然后呢,因为你肯这样往这边走呢,也许情况会改变。而且还一点是,这是从长远讲啦,开始的人呢,哦,周边这些都觉得你怎么搞了,然后逃避世间责任,每个都觉得你好像很不对。欸,可是你若真地坚持要做下去呢,其实世间也没有人有办法真地要把一个人抓回来,呵。然后走久了,等到你做到说,喔,可以帮人祈祷、可以帮人超渡,你看吧,所有那些人有问题都找你啰。就你要了解说,长远的结果呢,即使眼前她不能了解,将来她会觉得说,哦,还是要靠你;因为她遇到问题,世间无解,佛法加持真的可以帮助。所以,你自己呢,就是说,跟她沟通以外呢,就是——也不是整天就靠说讲话要改变一个人,就是你重在说,你争取到的时间,尽量自己在做修行的事,这样子慢慢可以改变。然后,回向的时候,回向一切众生以外呢,回向说佛、菩萨加持,让她开智慧,看到说这样子是什么意义。

因为你要了解这种解决不是说,一下子,喔——好,我们一讲,她就改,完全改变说,好吧,就这样;不是这样,是一种演变,慢慢了解,慢慢转化的。你在北京的话,王浩是走比较久了,你就可以问他一些问题,那你(指王浩)当年这个问题怎么办、那个问题怎么办,呵。大家参考嘛;因为他有实在的经验,就可以提供说为什么这样、为什么我还是坚持、为什么我又做下去了?开始当然家里都反对,久了,也是就家里说,喔,请你帮忙祈祷了。

弟子:还有,师父,请您讲一下那个「无限一体」。

上师:喔,「无限的一体」这个是怎么样讲?就是说,我们说「成佛」,那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喔,他说,喔,众生皆有佛性,那到底这个佛性在哪里?呵;明明是众生,明明是凡夫,根本不可能知道。所以我——但是呢,佛法的理论,它有讲说什么空性啊,就是,呃,不落两边啊,就是说,不是对立的东西。那,这个东西又是什么呢?喔,它又解释了说,喔,空性就是说,一切都共有的一个性质;但是,因为它是一切共有呢,它不能自己有一个特别的性质。就是说,它如果红色,它不能是一切的性质——红的遇到白,变粉红了;红的遇到黄,变橘了;有没有?所以,它如果是一切都有,它本身不能有任何色。同样地,你能够感受到的什么特质,它应该都是没有,它才能是一切都有。那,我们怎么知道有这个东西呢?所以,真正讲,所谓「空性」,还是只是抽象观念。所以这个呢,理论上你可以用头脑去了解,你要教他说真的空性在哪里,也是抓不到嘛;它没有特质,你怎么去抓咧?对不对?所以,我就讲一个说,无限的一体;意思是说,就是说,要是,呵,我们最后达到的这一个「成佛」这件事情,是说证入「空性」,那么,那个时候是怎么样?因为它没有特质的话,你就没有办法划一个界限。平常我们的经验里面都是,哦,不同的,所以可以划出单位来嘛,所以有种种的对立问题啰。

它如果进入最后的时候,已经没有特性,所以它是无限的;无限,也是就等于讲说没有任何特色。但是,一切这个原来认为有间隔的、有距离的,这些都不在的时候,那是什么?不是一体,是什么?但这个一体呢,又跟我们平常讲的说,喔,我们是一体的、我们是一体的,有差别。家里的一体只有两个人啊——我的一体跟家人啊;国家的一体只有一个区域的一些人呐;有没有?它这叫「无限的一体」,它因为全部融在一起,连——不但里面没有办法分隔,外面也没有界限。用这样来帮你了解说,最后所谓「成佛」、「证入」,是这样一个事情。那,这样一个事情,当然我们还是没有办法了解,我们能够看到的那个宇宙,也很有限啊;对不对?那,怎么去了解这个事情呢?但是,你如果了解说最后所谓「成佛」,是有这个事情,真的原来是一体,可以融入的;你照这样的观念去修呢,就会有我们佛法里所谓「感应」,种种奇妙的事情会出现。它为什么会出现?因为实际上是这样子。

我们的感官很有限嘛,你说人能够看到的、能够闻到的,和狗闻的、看的,都不一样;每一个都被他的这个结构限制的,等于说要是有个真相的话,你只是看到「一偏之见」。但是,你认为说,哦,真相就是我能感受到的,其他不是;其实,其他还是的、还是的,呵。那,你能够超出这种——你不知不觉笼罩在里面的——这些「一偏之见」的话,那么,佛法是要已经超出的这些有情呐,要同情你还不懂,还在里面迷惘,告诉你说,其实真正是这样子,你不用担心,也没有时间去——时间的那个先后,也没有空间的那个距离。这怎么讲?比方说时间,现在我们讲说,哦,都是过去了;然后现在的事情,然后未来的事情;啊,它那个意义是说,其实是都在的,只是呢,你的结构呢,你现在只能一次看到一部分,所以你就把你看到的就说是过去、现在、未来。其实,你要是超出这个的时候,其实都同时在的。当然这个「时」就不是这个、这种时间的「时」,就——都在,这叫做「无限的一体」。我们是被自己的感官弄得——然后说,哦,靠这个来量,这个是过去,这个是现在;其实你不量,它原来是都在。这种是很难了解的;但,要用那样来想,去了解这个观念。那么,你相信这个观念的话,你去做呢,欸,你说我们——比方说,喔,我在美国,呃,亚洲这边的人找我祈祷,你看那个距离多大;有没有?可是呢,他只要一个电邮啊、一个电话啊、什么,一讲,甚至有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欸,他那边是马上有作用,这么奇怪的事情。但是,你若相信这个无限一体,这种的话,哦,它硬是就是这样,其实是没有间隔的。

但是,虽然没有间隔呢,虽然说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特色呢,它这个中间会显这样、这样、这样,是什么?就是种种因缘的结果,互相作用,都是因缘呐。所以呢,佛、菩萨跟你是一体,祂恨不得马上全部成佛,就没事啰。可是呢,这些正在迷惘,就抓这个——我看到是这样,我认为是怎么样的。遇到这些的时候呢,要怎样解套,从这里面出来呢?要有因缘;因为它这是因缘里面的事,要因缘才能解。所以为什么说,喔,你需要说有人求,然后那个力量才过去,就是因缘;它要是连不上线,它这个力量达不到。同理呢,你说为什么说有冤亲债主纠缠啊、业障啊、什么?他那个也不能乱找,他就——比方说,你没有欠我钱,我不能跟你讨钱嘛,我不能要债,呵。一定是因为你以前欠过什么,所以我现在,我也不能找别人,我硬是找你啊;让你痛苦得不得了,因为你以前让我那么痛苦嘛。那,所以,知道了是靠因缘的话呢,它所谓「空性」,一方面是说根本上是没有那个,但是一成为事情呢,都是因缘限制住了。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修行?就是说,我们以前打了多少结呢,现在修行,就是练习一个、一个松掉啰——你做了多少,你得解多少,你跑不掉。因为我常常讲说念佛,好像说什么法、什么法;哎,不是啦,最重要你就念多。你以前多少妄念,多少贪瞋痴慢疑,你都要每一个、每一个,这一声声佛号,把它抵掉、抵掉、抵掉、抵掉,你才有可能松。这个东西它因缘上是如此,除非是什么?除非比方说,你慢慢了解这个道理,你说,喔,我这一念,不再是说,我个人怎么样;我这一念,是为一切众生念。哇,那个就不一样,因为这个的因缘是跟所有佛、菩萨救渡的那个心愿都连在一起;所以这个力量很大,就一次冲掉多少,都有可能。你要是不懂,你老是在那里算,喔——我今天做了哪个宝瓶、火供,多少功德;喔——我要多少分给我爸爸、妈妈,多少分给我老婆,多少分给我儿子;啊,这样子你永远搞不完的。这个一对一的搞法,太有限了;你一生能搞多少?抵不了不知道多少过去世的问题。但是,你如果说,哦,我不需要管这么多,我就是为一切众生、一切众生;久了,这个从一句话,变成真正的心愿,那么力量就不得了。力量不是你呃,而是整个法界它本来一体,它那些已经超出的,要救渡的那些力量,都跟你一致了,所以才能有救渡的事情。

那,现在这样讲呢,又可以说,也是修行的要义的另一项。就是,你修行,你要知道是靠说,你心那么大,你修的结果,才有力量;你一往自己去,就错了。你管,不要管别人,你要独立自己修,修说遇到什么事,我怎么样才是合乎菩提心。但是呢,不管你怎么做、怎么做呢,你要知道这个做,不是为你一己,是为一切众生,那你才会得力。所以这样一讲呢,修行要义就——又另一个重点。刚刚讲头一个要点说,不是去管谁、管谁,把自己管好,专心在自己的修、自己的学;但是,另一边呢,你所修、所学,都是要为一切众生。喔,那样就圆满了,呵。

补述

你讲的都没有用。这些是最基本的;基本的搞清楚,你修行会完全不一样。而且,我现在来强调这个,是因为你们——自己走这么久,你看,然后省悟说,哦,真的要点在这里。一般都是搞不出来,就是因为都错了,都在那里你怎么样、我怎么样,你怎么样、我怎么样;修什么嘛?好,就讲这样。

 

吉祥圆满

 

二○一○年七月廿七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六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