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化烦恼为菩提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疾呼
讲于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



今天哦,就是——这个疾呼提说,上一次本来要去怡保,那,那个文英呢,有提好几个题目呵,让我说选一个来讲。啊,这几个题目里面呢,有一个好像是〈修行的意义〉,是吗?那个——我好像在北京讲了?(弟子:呀,在北京讲了。) 好啰,那剩下呢,其他有三个题目,哦,还有两个,两个——一个是〈如何转化凡夫身为佛身〉,一个〈如何转化凡夫心识为佛智〉。这个其实是那个什么——陈上师的那个,英文写的那个《佛教禅定》后面的附录,里面有这两篇。然后,他原来也是有出过英文小册的啦。那,这一种的,他是整个很仔细地理论的讲,所以呢,这一种,就是到时候等那个翻出中文来呵(见汉译之《佛教禅定》,已出书)。那,另外呢,一个题目是说〈修行解脱道次第〉啰。那么,解脱道的次第的话呢,呃,菩提道的次第的话,那个——传统的话,有那个冈波巴,呵,他写的那个《解脱宝庄严论》,英文叫做Jewel Ornament of Liberation,这个也都有英文书出来啰,呵。那么,更有名的就是宗喀巴大师的那个《菩提道次第广论》啊、《密宗道次第广论》啊,这一些,呵。那么,这种呢,这种长篇大论呐;长篇大论,初学的人当然是希望这样子学,对整个理论,有一个理论的体系,有一个了解。但是,实修上来讲的话,你哪有人整天抱着一大堆那种问题、一大堆的体系在心里呢?不是这样啰,呵。

所以,开始的时候,你说「闻、思、修」,开始学的时候的一大堆喔,到真地进入说修行的生活的人,完全过修行的生活的来讲,距离,有一段距离啦,呵。就是说,学什么东西都是这样嘛,看书是开始,到真正做的时候,里面的经验就跟那个差很远嘛,喔;也没有人整天背着那一大堆东西啰,呵。当然,基本重要的东西,你永远要记住啊,菩提心啊,这一类的,呵。那么,如果说「修行解脱道次第」来讲呢,就是陈上师的那个学佛啊,还是「成佛八次第」;有没有?以无常钱,买出离土,筑戒律墙,下菩提种,施定力肥,然后开智慧花,结佛陀果;有没有?这种是比较——在实修的生活来讲,真正一个简单、明瞭的一个大方针的指导,呵。那,这种呢,也是这样讲就够了啦,因为人家都有大本书,你去讲什么?有没有?就看书就好了。

那,修行上用到呢,就是靠陈上师那个讲的;但是这个地方,重点是说,你不要看它只是八个次第,什么,现在问题是——「无常」、「出离」两个,一般来讲,就是都是很不容易;有没有?心里面整天还是世间事啊,还是种种考虑啊,呵,那「无常」就是不明确嘛;就是对「无常」的体会,就是不够深刻啊,呵。然后,你说「出离」呢,出离到几分,也是很少人能做到;有没有?然后,有的虽然说出离了,可是他做的,怎么讲?有他的偏啦,看不到,自己看不到,喔。讲一大堆理论呢,哦,其实是自己偏执,喔,这些;很多问题啦。所以,别人讲,只能讲个大概,你怎么样子这些东西都圆融喔,是很难的。

那,如果说圆融的话呢,我是觉得我写的那个,现在都收集在一个叫《大圆融》的书里面。那个在网页上有公布嘛,喔。那些文章其实很重要,就是包括说,像说,哦,六度啊,怎样,我那篇叫〈无限的六度〉;有没有?「六度」怎样圆融啊,什么,就是——最难,其实就是这一点。你「无常」这一步,你怎么样跟其他一切圆融啊,什么,呵,去那里看那个东西啰。
那,他有一个题目说〈戒定慧三学的重要性〉。这个一般讲,就是喔,戒、定、慧这些,当然都很多文章在讲这个啰。喔,然后,每一个都很重要啊;但是,它比较起来呢,通常是说有一个次第嘛。喔,你要戒守得好啊,才容易有定啊,喔;你定能够有基础了,你慢慢智慧才会开发;是这样讲,没有错。可是这个里面,它们的重点是在什么?其实还是要圆融啊。你说你守戒,你没有相当的智慧,你不晓得怎么样才是真正地守这个戒;你有时候只是执着表相啊,整天在那里计较,哦,这一点、那一点,你搞得这个人,自己也紧张得要命,对别人也是一大堆的挑剔,这样就叫「守戒」吗?有没有?就是说——然后,你说,所以这里面,怎么样才是真守戒?当然你要有定力,你也要有智慧啊;对不对?所以这三个的圆融,也才是真的重要的地方,呵。

那,在这里面呢,我现在想到,我要补充一点,就是说,就像我刚刚讲的说守戒,有的就是,哦,觉得戒文是这样,我变得寸步难行了;不然,都是批评别人,这个也不对、那个也不对;有没有?很多问题呢。那,这里,所以我觉得说,很重要要提一个「菩提心」这一件事情。因为所谓「菩提心」,就是说让你的心啰,都一直在看很大,看说,喔,一切众生,呵,要帮一切众生——那个,呃,早点成就、成佛,能够不再受苦。这样子想的话,你——整个,人生有个目标嘛,你知道哪些事,我应该往哪边做;而且更重要呢,就是说,才能从个人——这个「个人」,不是只有自己啊,别的也是一个、一个「个人」嘛,就是从这种——一个、一个「一个人」的这种范围,才能从这个出来啊。不然的话,你说,你整天在那里只说,这个人、那个人,你都忘记了还有无限多的,你为什么整天只跟这几个人纠缠?有没有?

然后,你说只管自己,那个——当然你开始修,要——说没有精力去管谁啰,你先修自己。可是呢,有些修来修去,他如果没有「菩提心」来指导的话,他变成,哦,十年、二十年过去,他只在那里说,喔,我这个、这一座做得多好啰;喔,我现在观,观得多好啰;整天就是说,喔,我能够,呃,什么,能够专注啊,mindful,mindful,弄了多久。不然就在那里说,喔,我这个心念怎么样、我那个心念怎么样,搞几十年,还是整天在那里,只是看这些小地方——我不觉得这样子真地有心放到说「一切众生」去了,很难啰;就是说,不知不觉,他心又一种执着于自己,又回到自己去了。所以,这个菩提心这一点,我觉得非常重要;就是说,你怎么修呢,你要想说,我这个修法,跟那个有没有关连;不要忘记这个大目标,你才不会沦落到说,搞来搞去、搞来搞去,还是一个小小的。

特别是这个,还有一个像说,哦,学了一大堆佛法的理论,然后以为自己想的,才是很对的;这个其实就是忘掉一点,就是什么?你不管怎么样的想法,其实在最后面的意义上来讲,还是不对;为什么?现在我们不是会看到那种宇宙有多大那种照片,有没有?我们图片说,哦,太阳对我们来讲,已经大得不得了,可是宇宙中,有的星球呢,太阳对它来讲,只是一个小点。你看,那个已经是多大的,想不出来;然后,不管这些星球多大呢,哦,只要你再往外去看呢,哇,它们可以小到根本都看不到。宇宙就是那么大,那么大;那么大的东西呢,唉,我们这么小、这么小的一个人,什么想法,有什么意义?你要进入的是那个法身,就是那个意思耶。法身是那个无限大,你跟那个无限大一体耶,怎么会是——你抓着一套想法?哎哟,拜托吧,呵。你人类知识太有限,你什么理论,太有限。你要到——知道最后这些都要超越的,不要在那里面;然后,就好像整天就拿这一套量人、量自己;哎哟,搞错了,喔,这样子。

那,最后剩下一个题目说,〈如何化烦恼为菩提〉啰。这里面呢,就是说,什么东西,哦,使你现在心里不安啊、使你在那里想东想西呀,很愁苦啊,喔,这一些呢,就是你的烦恼啰。那么,怎样叫做「化烦恼为菩提」呢?你如果说,哦,照一般的想法说,哦,我们要对治啊,要那个什么——嗯,渐渐怎样修啊,什么,那些讲法大家都知道了,喔。那,我现在要讲的,不是去讲那种一般书上找得到的,而是说,最根本的,什么叫「化烦恼为菩提」?就是说,我们要有那个观念说,一切「本来清净」的。就是说,一切东西呢,你如果不是人去分别、人去选择的时候,它本来是怎么样呢?本来这一些所有你能够感觉、经验到的东西呢,它都是,头一点就是你根本抓不到;你怎样抓呢?有没有?我们现在所谓的「抓」,就是我有个照相机啊、我有个——那个什么——摄影机呀,可以拍下片子来呀,什么。但是,它真正本身呢,其实你抓不到——你那个只是把它保存一下,那些只是看一下而已;它真正的东西,你有什么办法去抓它呢?喔,太阳一直过啰,光线一直变啰,什么啰,一切都在变的。头一个就是,其实没有办法抓——「本来清净」,而且还一点是什么?它是一个整体呃;我们完全没有起心动念的时候,人家它本身就是这样,就是不管你多痛苦啊、多难受、多怎样的事情呢,欸,它也是一个整体来;然后过一阵子,你说多痛、痛、痛,等下又不一样啰;有没有?那个觉受也在变了,呵。所以,所有一切东西本身呢,头一个呢,其实我们人不可能去怎么样抓着它。

第二点呢,它是一个整体,是我们人起了分别、起了什么,然后自己心里一直纠缠、一直纠缠,才有这些烦恼啊。所以,马上化烦恼为菩提——最根本,不管他怎么修、怎么修,他当然因为烦恼太多了,不可能一下子体会到说,本来怎么样子;所以它要说,喔,你守戒啊、你习定啊、什么,让你这些自己搅来搅去的,慢慢淡、慢慢淡,慢慢不自己搅了,然后才能进入说本来其实怎么样子。因为光讲,没有用嘛,你还是在搅,就——你一定不喜欢、你一定生气,这个怎么讲?没有用;就算理论上了解,你做不到。所以,还是要一步步修啊。但是,所有这些修的,最后的根据是什么?是根据于说,回到本来的话,本来所谓「清净」,就是说,没有你的这一套,呃——分别跟选择嘛。那你懂这一个的话,那么,怎么样烦恼化菩提呢?就是说,所有我们的烦恼,你不要从——在里面继续绕,而是跳出来说,哦,这个东西——了解说,是我自己心的一套,其实本来呢,根本没有这个东西——人如果「念」能够止的话,根本没有这些东西的。这样子呢,哦,那么,能进入本来清净,能够整个融入,变成没有问题;那么,那样的时候,是真地烦恼化为菩提了。

但是,理论是如此呢,真的要做到,当然你要靠长久慢慢修啰。你要先有这个觉悟,先懂这个道理,然后,接着就是说,哦,然后我们在修的时候,为什么守戒、习定啊,这些是做什么?是为了使我们的这个烦恼、这个自己搅的这种习性呐,让它减轻,减轻到没有掉;然后呢,自然地,回到本来没有烦恼,这样子;这样子就是整个化烦恼为菩提的过程啰。但是,最重要一点还是,最先了解说,根本的道理是,烦恼是人为的,本来没有的,所以它是可以消掉的。那么,人为的东西,看是怎么样起来的;所以我们有种种的戒、种种的修法,把它——使它减弱,使它终于没有掉;这样子,喔。

所以,在选修法的时候,也是尽量选那种,就是说,单纯而重复的最有用,因为那个最接近「本来清净」嘛——最接近本来没有事情。你只要习惯于那个,那么,慢慢你就——这整套,都慢慢会变成那个样子。所以不要小看念佛、拜佛,呵;这个东西,你只要深入做呢,其实你身心的解脱、什么,一步一步都会感觉的。所以,这里又要讲回来了,喔,你如果照理论的话,一大堆说,喔,你要修什么观啊、什么怎么样啊,一步一步,讲得天花乱坠;到那里又怎么、怎么、怎么。真正投入修行的话,你发现说,哦,也没有办法照着你铺的这个一个「空中楼阁」做啊;为什么?因为每个人他的纠缠不一样,每个人他本来的那个资质都不一样,习性也不一样;他所以,他在一投入修的时候,他会遇到的问题,然后解脱的过程,也不是完全一样的。大致上有些说,喔,松的话,肩头开始松啊,身体的外面开始松,然后慢慢里面松;它是因为纠缠的时候,它是里面微细的纠缠开始,然后越来绕得越外面啊。这种基本是一样,可是你哪个地方会先痛,哪个地方会先松,什么,那个都不一定的——每个人不一样;每个人生活、经历不一样,所以他身上的那个束缚不一样,呵。你只有基本原则是大概一样,那个解脱的路程当然是由外而内,这一些是大概一样;真正走起来,一个人一个样子。那,有经验的人能帮你,就是说,你讲那个,你说,喔,我也有过这一类的,所以你不用担心,就是这样继续下去;这样的帮助你而已,呵。那,这样的话呢,我想,今天这个讲呢,虽然不是很仔细讲哪一点了,我是觉得整个还是有意义啦,呵,可以把它笔录下来。然后,题目呢,就讲——就写〈如何化烦恼为菩提〉吧,呵。喔,就这样。(弟子:好,谢谢。)

 

吉祥圆满

 

二○一○年十二月十八日
佛安居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七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