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无执」

开示、录音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笔录:弟子疾呼
讲于二○一一年三月十一日



唉,现在我想讲一下呵,关于说怎么样是修没有「我执」呵。因为我们佛法里都是强调说,哦,要无执啊,无执。但是,你修起来的时候呢,可以说有一些什么问题呢?比方说,哪——你老是要出离修行,是不是算一种执着呢?那你说「无执」啊,是不是应该不必要执着说要修行嘛?你为什么不就——该家里有什么事要做啊、事业有什么事要做,你就继续做啊,你何必执着修行呢?那,还有咧,有的人就是说,哦,你既然是修「无执」的话,那么,我要你做什么,你为什么不做呢?你不做,这样不是你在执着吗?你应该放弃你的想法,就照我讲的来做嘛,喔。那,就好像你一说你是要修「无执」,好像人家就可以用「无执」这个念头,反倒要来要求你了,呵。所以,那我们、我们是真的要修「无执」的人,是不是就——要满足人家,每个人的要求呢?呵。所以就——有时候这些如果你搞不清楚的话,你要怎么修?会觉得很矛盾,呵。心里明明不想做,别人拿这个名义来讲的时候,你是不是该做?呵。所以我觉得,我们佛法修行上任何问题喔,你遇到的时候,你要怎么样去处理呢?你要从最后你要达到的是什么,你只有从那里来看,你才容易解决。不然,你从你眼前的想法、什么,里面喔,都是「一偏之见」哪,有限的观点啊;那么,你很难厘清说到底怎么样才是正确的做法、才是修行喔,呵。

那,所以我们就先来看吧,最后是怎样?最后所谓「成佛」呢,是一切融入无限的一体啰;一切融入无限一体的话,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这个时候是——不单超出人、我,就是这些相对的观念、什么,都没有的。所以,当我们在那里用观念,在那里讲说,喔,这样才对、那样才对,其实这个不是最后要达到的目的;这个都是没有达到最后的人,中间各执「一偏之见」,喔。所以,你如果留在这个斟酌,我这样才对、我那样才对,的时候,正好跟你最后所要达到的,是相反的,呵。所以,头一点就要搞清楚,就是——你最后的是没有这些争执的,那个才是真的你要达到的东西。那么,你要达到那个的时候呢,你要看呃,你人生有限啊、你精神有限哪,你如果继续原来的,你说喔——这个也要管、那个也要管,什么,你不可能达到说从这一些有限里面解脱出来。

所以,你为了那个最后目的呢,你是必须经过佛法的修习呢,慢慢地,哦,不去管世间的事啊;然后,自己从这些对立的心态、什么,慢慢、慢慢,一点一滴地解脱出来的。那么,要达到这个目的呢,你中间必须有长远、投入佛法的修行。所以,这个、这个呢,不懂的话,可以说你是执着;可是,整体的了解说修行是怎么一回事的话,就不是执着啰。这是为了达到自己和一切众生都能够融为一体的最后这个圆满的目的呢,你中间必须採取的一个手段和过程,一个方便呃。那,你如果不照这个方便呢,那,遥遥无期,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真地达到;也帮不了你自己,也帮不了其他人,呵。

所以,这样子一讲呢,哦,头一个,你就很清楚了,你修行并不是执着喔,你这是整体的了解以后,选择的说,不这样子,无以达到自己和众生都可以从轮迴超脱的这种目的;所以修行就不是执着了。放掉我执,这个修行的、坚持修行的,不是我执啊!这个是依法而行,是一种,呃——佛、菩萨教导的一个——呃——从「本来清净」这边,顺着回到「本来清净」,这样的一个途径;所以,这种跟我执没有关系,喔。而你的选择呢,也不是说我怎么样,而是说佛法这个智慧的指导的选择,呵。不是说我个人怎么样选这个,而是我认同了佛法的智慧,所以选择这个路的,呵。

然后,再来呢,你用这个说,哦,你应该无执啊、你应该慈悲啊,你要照我讲的做啊;有这样的心的时候,其实是什么?你只是用佛法的这些观念呢,你在那里要求、满足你个人这方面的看法和想法,和需要而已。所以,这样子讲呢,就是——你要求别人的本身呢,就已经是犯了我执了啦,就跟这个说「不要执着」,这个是违背的了,呵。所以,修行上要注意到说,你如果是需要去要求别人的时候呢,就、就——这后面就是执着了嘛,呵。我们修佛法,哦,你说,你希望怎么样比较方便,可是人家不肯的时候呢,欸,我们真地在修的人,不是去要求别人的,而是想办法说,自己怎么样子改变,来继续走佛法的路,呵。所以,这里就——也又解答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不要被这些——哦,人家用这种名义来要你这样、要你那样的这种——迷惑住了。他那个呢,是他的我执呃,跟这个你修不修我执、去我执,其实无关的。那只是他的我执的表现,呵,你只要避开就好了;就是——你不必跟他争这个,这个上面其实没有佛法的问题,是人家误用了佛法的——不了解佛法,而误用了佛法,使佛法的这个去执的这个地方,他不用来修自己,而是用来要求别人。其实,佛法都是要你自己修,自己从自己的原来的业障,呵,执着、什么,这里面出来的嘛。所以,要求别人是不对的,呵;你也不用被这类的呢,把你迷惑住了,呵。

而且呢,还一个问题是这样子喔,有时候有的人说,喔——那你应该慈悲嘛,你应该满足别人的想法啊,什么,你应该什么。可是呢,你这个地方,又是要从最后来看;最后看呢,佛法是它回到本来清净。那么,你——本来清净的话呢,也没有特别要这样、也没有特别要那样;什么意思?就是说,比方说你吃饭嘛,你饿的时候,你当然要吃;你吃饱的时候,你不吃呃。这个——有时候想吃,有时候不想吃,这个是自然的;你如果回到这个,呵,自然的,而不是说,哦,贪吃啊,迷着吃,什么、什么;或者过度啊,纵欲饮食啊,什么。你如果真地能够回到很清净、正好适合身体的状况的需要而想吃、不想吃,什么,那么,这个呢,是跟我们说回到「本来清净」是相顺的;这种呢,就是对的啰。然后,你如果说,喔,只是因为——哦,一个「慈悲」的观念,以为说就是要怎么样,你都要怎么样去满足,那样也不可能嘛;你怎么样去满足所有的人、什么,所有的欲望呢?有没有?你只能求说他也能早点开悟,他也早点成佛,从这一些迷执里出来而已。所以,慈悲也不是说,喔,我在那里要——每个人跟我说「我要怎么样、怎么样」,你都要去满足他;也不是这样。真正的慈悲是什么?就是说,每个人帮他了解到说,哦,这个事情呢,回到本来自然才好,而不是说你被那个欲望驱使,那样子的;而是很自然地,就是说,哦,饿了,想吃;饱了,不想吃,大家都——没有人勉强你,也没有人勉强自己;有没有?顺着这个自然在走,这样子,喔,嗯。

所以,我本来是想写,可是这个很难写,我就用讲的;讲了以后呢,我来找个弟子来笔录啊,什么,呵,然后给大家。我觉得这个会有帮助的,喔。因为你搞不清楚的时候,自己也迷煳,然后有的人又误用这些观念,所以就不对了。你真正搞清楚,就是说,佛法所有讲法,是你一个人、一个人,自己拿来修自己,不是去要求别人的;这是很重要。所以,你也不必被别人用这些名词来要求你所迷惑着,你只是照这些原则自己来修,这样就对了,呵。好,就讲到这里,呵。

 

吉祥圆满

 

二○一一年三月十五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八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