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修密法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一年七月六日 讲于马六甲 普洱茶艺文化馆

今晚讲的题目呢,是说,为什么要修密法?讲这个题目的意思是什么?并不是要说,喔——所有的人都要修密宗啊,什么,并不是这种意思。只是要说明,说,为什么除了显教的法以外,又要加一个有密宗出来,呵。基本上,我们先要了解的,就是说,小乘啊、大乘啊,南传、北传啊,呵,显教、密教啊,呵;日本的密宗,或者西藏的密宗啊。这一些呢,基本上原理、原则都是一样,都是佛法而已;所以,它是整个佛法一个体系,呵。所以呢,你说修密宗,也不是说,喔——你就不用注意小乘讲的,呃,无常啊、出离呀、要守戒啊;大乘讲的菩提心啊,要修你的智慧、慈悲啊。绝对没有人可以说,哦,不管这一些,只要知道一些咒啊,知道什么——本尊观啊,什么,怎么样子它就可以在佛法上真的得到什么,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呃。所以,头一个了解,密法只是佛法的一部分;但是,它比起显教的法来,有什么地方不大一样呢?是说,它是假定说,哦,你应该是已经懂得小乘、大乘,这些基本的道理;有了这一些持戒啊、习定的基础啊,那么、那么,心念能够很单纯啊、能够专住啊。有这样的基础的时候,那么,为什么又——非要加修一个密法不可呢?这是因为它希望说,因为照显教的理论来讲喔,你如果光修说菩萨道,喔——你一边学习,怎么样又——呃,服务众生啊、救渡众生啊,自己又要修禅定啊,什么,很不容易。而且呢,要经过很长远的时间,慢慢学习,才会智慧和慈悲呢,圆融,呵,不会说偏于哪一边呐,这样子。

那么,但是,密宗的方法,它是说,哦,我们很希望说能快,能够很快自己有那个足够的条件,能够救渡很多的众生。那么,为了救渡很多的众生呢,自己要赶快成菩萨,赶快成佛,最好就是这一辈子就成佛了,不要再等了。那,为什么密宗的这一些法,可以满足这样的大愿呢?但是,你这里要注意啰,并不是说,喔——真的你一有这个法,那么,光是这个法,我们——呃——平常的事情,世间的都还是在忙;然后,呃,等退休啊,等我下班了啊,摸一摸密法,我就可以——那是不可能的啦,呵。它这个东西,虽然说是可以帮助你快一点呢,其实一个假定,是你完全投入呃。你若不是完全投入,你这个人怎么可能从一个凡夫,在短短时间,要变成菩萨、变成佛?根本不可能——你不可能说,做一个——一边说是要专心去成佛,一边又说,世间的这个凡夫的事,我放不下;这是不可能的,自己都会冲突的,呵。所以,法虽然有它高明的地方呢,真正讲,你这小乘、大乘的基础,也是要有,你也必须完全投入它这个法,你才能体会到它的那个——让你加速在佛法上成长的那个功效;实际上是这样子。

那么,它的这些法,为什么会——可以帮助你比较快呢?有好几个方面的理由呃。先、先讲一个理由,就是说,常常会误会说,哦,你们密宗的那个佛、那些护法像,哇,那么凶啊、什么,怎么样。就是说,好像跟我们显教习惯的,就是慈眉善目啊,这种很不一样啰,呃。那,为什么我们还得去修你这些看起来很不习惯的东西呢?这里的问题是这样子啰。你基本的理论呃,你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就是一切都说是空性的。但是呢,你在修小乘的阶段呢,它的方法是说,哦,你这个不要碰、你那个不要碰,你什么东西都不要碰,你赶快出离,专门去清净地修你自己——在那里内观呐、在那里数息呀,呃。那你、你这样子修呢,当然,呃,因为你没有这些外面的世间的缘来搅乱呢,呃,你可以修得很好;但是,问题是,你是习惯于说,没有碰到那些东西。那么,你在一个很单纯的环境里面,你深入有一点基础了,但是,你这个完全没有经过外面的考验的,真正碰到的时候,是不是守得住,又是一个问题;有没有?就是你——理论上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应该都是一样的,但实际上,你已经习惯了,你不一定能做到。然后,你到了大乘了,你说菩萨道;菩萨道呢,它鼓励你行善啰,它说,喔,我们要以种种的善法呢,喔——去救护一切的众生啰。但是,它这个行善里面呢,它又养成一个,有时候是「忌恶如仇」啰;就有对立的观念——哦,这些是坏人呐、这些是什么;自己是很清净、很高啊。可是,佛法不是讲说一切是空性、一切是平等吗?万法是——都是空性、都是平等的。所以,你不知不觉中呢,佛法讲的最基本的那个理论说,一切要进入没有对立,呵,变成一个「一切是一体」的那个境界;但是,你在修的时候,因为你偏重哪一边、偏重哪一边,不知不觉,哦,你又变成是对立的——你不觉察了。喔——你能够对恶人还是觉得,呃——像常不轻菩萨说,对一切众生都恭敬吗?你明明看到他这么坏、这么坏,你还能恭敬吗?这就很难啰,对我们一般地修显教来讲,呃。

那么,你要是真地懂这一些的话,它密宗的,它为什么会有那一些呢?它是像说,显忿怒的像是什么意思。像十一面观音的那个头,呵,最上面是阿弥陀佛,再下来一个呢,是一个忿怒像;为什么?祂要调伏恶的众生的时候,祂用恶的脸,以威力来降伏他;就好像说,对坏的小孩子,有时候爸爸要凶一点,他才会怕,才会听话。所以,你要是了解说,你心基本上是要爱护他,但是,你方法不一定说,都是非慈眉善目不可。你这样的时候,有这样的了解,你才是通达,才是活了;你不会被表相绑住说,喔——我永远只能是一自然地个什么样子。所以,从这一点来了解密法,头一点就是,理论上讲,就是说,它就是要你从表相里面能够脱出来,不受「相」的束缚啊。你是要看说你的心是慈悲的、你的心是智慧的,你是要以种种方便救渡众生的话,这样也可以、那样也可以,喔;不然,千手千眼,干什么;对不对?千手千眼的——其实意义就是说,没有一定的方法,什么方法它都可以用,只要这个方法能够救命;就像我们治病说,有的毒,它要用别的毒去对治——本来是毒的,你用得恰当,这个毒可以救命啊,呵。你最后的那个通达、灵活,你必须是到这样的程度。所以,头一个就要了解说,这一点,就是为什么说,其实你真正要成佛、真正要成菩萨呢,你非能——连密宗的这一些,你都能够这样子了解。不然你——根本观念都还没有通达,你怎么可以做到说,可以千变万化救渡众生?呵。

那么,再来呢,还有其他的理由说密宗的方法会比较快,而且我们值得去修;为什么?显教的方法,它说,喔——你注意念佛啰、你注意数息啰,呃,你打坐啰。那么,这一些呢,偏的还是在哪里呢?调心呐。重在说,把你的心呢,先从世间的很多缘、杂乱里面呢,救出来,使你单纯化、净化,然后简化;到最后呢,你——心可以无念啊,从念头里面解脱出来,喔。那么,但是呢,密宗是觉得这样子是光修心;这样是——也可以「一门深入」,是没有错。但是,真正的情况是什么?我们除了心以外,还有身呃;而且身心呢,它是互相影响的,紧密不可分的。所以,它说你要快的话呢,你不但修心呢,你要修这个身呃。它的修身怎么修咧?比方说,它教你做大礼拜啰,那么,你有运动啰;而且这个运动呢,是帮助你的这个身体的气脉,这样子(两手)伸出去的时候,就调直啊,呵,使得你本来这个气要走的路线呢,有什么已经因为世间的想法,走错路哇、走歪路哇,或者不通的路哇——平常少运动,没有通的地方啊,慢慢、慢慢,通过,解开了这些结。所以,你——比方说,你专心念佛,你念多了,念几个月以后,欸,感觉心里比较清净以外呢,哦,身体也松起来了;开始松,一层、一层地松。但是,它现在教你说,你同时做这些运动啰,你同时呢,慢慢地,呃,等你有定力,可以修说把自己想成是佛身啰,呵。所谓「佛身」,它是说,没有这个肉身,而是,就在这个位子呢,想一个光明的身,就是像虹光一样;虹光是看得很清楚,可是它没有实质啊,是可以透过去的。想成一个那样的身呢,那么,藉着这样的修呢,然后又教你怎么样子修深呼吸呀——它叫做「气功」的,呵。哦,这样子的结果呢,身、心两边同时修哇,它——心与气是一致的;它两边——平常偏于修心的,它现在说,你气这边也修,同时都在修。

但是,这里你要注意啰,你除非很一致啰,不然也没有用的;对不对?你说我气功强了,但是,我这个心还是世间的放不下、还是要跟人家计较啊、还是要嫉妒啊、还是要怎么样,那,这个气走的路不会对的;因为你——心一想这些事,就是在纠缠,气就也纠缠,你气强,反倒没有用,反倒出大问题,呵。所以,这个东西,你——当然会快,但是,必须什么?你完全投入,你是一致的;心跟身都是——想着众生,想着为一切众生,呵。那么,这样子呢,因为它有这一些方法,所以,它也可以使你更快。然后,还有一点,为什么密法可以使你快呢?就是说,它是——佛、菩萨教你,为什么教你观成身体是虹光身呐、为什么教你气走的路线是怎么样啊,什么三脉啊、五轮啊,为什么这样讲?那是祂修到最后成佛时候的经验;就是说,回到本来的情况的时候,应该健康的、健全的,是这样的一个情况。祂把最后的这个经验,就先告诉你了——你照这个标准模式来修吧,这样你就会快点达到这个正确的地方了。

但是,另一边要讲啰,就是说,所有的教法呢,它是用观念教你的,你不要抓住这个观念;为什么?观念本身还是人为的。你照着观念修呢,不能回到真正本来你是什么样子——真正本来的样子是没有观念的,呵。所以,你——真正讲,它是,哦,有一个标准,你照着这个,慢慢在修啰;可是呢,你也不要太执着这个东西;为什么?最重要是说,你真地投入;你真地忘我,为一切众生而投入。你如果那样子修呢,它自己气啊、心呐,会走正确的路——它自己走的,那个才是真正正确的路。你修,当然是照,呵,法教你怎样修在修啰,但是,你要知道说,它什么时候会走对呢,不是靠你想;是你投入以后,心从世间的烦恼出来以后,它自己走正确的路——无念的时候走的,才是正确的路。那,这里面呢,除了说,它方法是佛、菩萨最后果位的经验以外,还一点是什么?就是上师在加持啊,什么;欸,有的人会感觉,欸,有什么光啊,有什么力量。这个东西是什么?就是,其实佛在我们世间眼光讲,喔,几千年前,早就「翘鞭子」了。可是,实际上祂是什么?肉身是,你看是没有了;祂成佛,祂已经不受这个——不受时空限制、不受肉体限制呃,祂——根本就还在;但是,你跟祂的层次差太远,因为你都是被这些有限的东西绑住了,你根本没办法体会到祂。祂其实随时可以帮助你,但你没有办法接受它,因为你自己只抓住你自己一点点小事情,整天想一点点小事情,呵。

那么,所谓「密法」,它里面的加持,为什么可以保持下来?是——它——从那时候开始,一代、一代呢,它——我们这种凡夫肉身,没有办法直接体会它。但是呢,它一代、一代传的这一些徒弟呀,有些好的呀,真正菩提心的啊,它把这个——这种力量留在有些——这些还是有肉身的上面。那么,你若遇到这样的师父的时候,他在给你加持的时候,哦,你那时候可以感受到那个力量真的来。但是,这个东西不可强求啰;因为同样这样子,在这里加持的时候,哦,有的能感受,有的不能感受,这个机缘不一定啦,呵。但是,确实有这个东西;所以,确实有这个东西的时候,他的那个加持也是会帮助你的,帮助你比较——发展上比较快;这样子。

所以,就大概地讲啦;就是为什么,呵,如果你有机缘修的话,那么,你要修。那么,但是也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够喔——我年纪大把了,佛法又那么难懂啊,你还要我去搞什么大乘、小乘,我哪有时间啊,什么。但是,你现在又碰到密宗,你又有什么经验,你有信心啰,你怎么办?虽然你不可能圆满地修呢,你可以——你若有信心的话,哦,你就——像修大乘一样地来修密宗;就是什么?不是平常都是念佛、拜佛、念经吗?喔,我们就——念佛号也可以,但是,你相信密宗嘛,或者你持一个咒哇,持密宗的咒语呀,持「嗡妈尼悲咪吽」啊,或者持上师的心咒啊。那,你做大礼拜啊,或者年纪大,不能做大礼拜,做小礼拜,没关系啊。你照这样子修,而且你不要小看这些基本的功夫啊;为什么?一般人只是会讲很多高理论啊,喔——什么;但是,他的生活其实还是凡夫的生活。那个样子的话,他、他不可能真地进到哪里去。反而是那些踏实地说,喔——一点一滴,喔,我们念佛,就念佛;拜佛,就拜佛;这样子做久的,你自己会体会到,你那个身心的解脱,就真正得到它的好处。而且,再来呢,你就会有那个机缘呐,呵,你遇到好的师父啊,你去追随啊,什么,慢慢地发展,就——真正有可能就靠你实际上用这种看来很单纯的事——其实法是越单纯越好,它目的是要使你从这个很複杂、很会想东想西,那个里面解脱出来——变成原来最单纯,就是本来清净嘛。就是说,你任何言行,没有在那里想说,这个善、这个恶,什么,没有这样分了,呵,哎。

那么,这些讲了,就是——大概就是为什么要修密法的,讲出来;而且说,你即使,呵,不可能圆满地修呢,你相信的话,你也可以修一些呀,呵。其实,这一辈子不能成佛呢,做为以后在下辈子早点遇到密法、早点进修的那个基础,也是很好的,呵,嗯。那,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呃,可以提出来问一下。

信众:这个密宗的,我们念七次,对吗?

上师:七次什么东西呢?

信众:嗡妈尼悲咪吽、嗡妈尼悲咪吽、嗡妈尼悲咪吽……

上师:哦,那个数目只是一个方便的讲法;其实,真正要修行,哪里有说只管多少次呢?呵。心只要有机会,就放在咒语上啰、放在佛号上啰;喔,或者在想佛法的道理呀,嗯。

信众:放生呐,我们多数是用小生命,比较多一点啊,好像,啊——好像鱼啊,刚才你讲那个,比较便宜的啊,这样生命很多;哪个对?还是我们放鸟咧?

上师:哦,不管放什么,你要想平等啊,你目的——放生的意义,它是说,众生呢……(信众:多生命好,还是不必?)不必执着说一定非多啊,因为你要看机缘啊。眼前需要救的是少,你也是放,不是在于说非多不可;不是。不要被数字绑住了;因为你要了解放的意义,放的意义是说,这个众生它遇到困难啰,我们要帮助它。但是,它——放了以后呢,它还是会死呃,还是可能被伤害啊。所以,我们放的意义,最重要里面,是因为我们给它念了〈皈依〉啊,使它跟佛法结缘呐;使它跟佛法结缘呢,目的就不只是说现在救它一下,希望说因为有了佛缘,它能够将来也成佛啊。所以,放生的时候,你要了解说,放的不只是这个被放,心里想的是一切众生;一切众生,都希望他得到解脱,得到最后成佛。所以,包括我们自己,也是需要被放,这样去了解。所以,不要管数字,也不要管什么,看机缘呃;现在有机缘放什么,就放什么,就是这样。

信众:因为我看,好像鸟这种,比较贵,不多,我们放不多;现在买这个——鱼啊,什么,这个就多。

上师:都可以放,我讲的意思是都可以放,不要执着说只是放鱼。(信众:数目不重要?)对。(信众:好的,谢谢。)

信众:啊——我,差不多有三个礼拜喔,那个家,都是起初在屋顶上啊,有一个东西一直叫哇,叫、叫、叫,叫到现在有三个礼拜了啊;啊——一个礼拜里面,在我的那个房子啊,在大门这边——房子,在旁边,那边一直叫。白天也叫,晚上也叫。

上师:啊,看不到东西?

信众:看不到,可是那个东——它的那个好像要讲话,又讲不出,这样的。

上师:好哇,我会给你祈祷,然后给她一些符,回去烧,呵。

信众:哎,起初就会怕,现在我就不会怕。越听、越听,好像它要向你讲话,这样子。好像呵,好像它要讲话,又不会讲出来的。(师:可能来求帮助啦,呵。来求帮助的啦,我会给它祈祷,呵。会给你一些符,回去烧给它,呵。) 烧得好的啦,不要给它伤啦。(师:喔,不是伤它,帮助它。)

上师:禅修这个东西呢,基本上是说习定啦,呵。习定的话,我有写一个那个〈佛法习定入门〉的,那个一篇短的文章。然后那个,后来有用英文讲解,详细讲解,是英文的书叫 A Golden Ring。那个Ring那本书呢,近来有那个上海的一个弟子,善修哇,他已经翻译了大概一半啰,呵。我会继续让他——跟他——把它改好,整个翻出来。你要看那个,因为它那个是有次第啦。就是说,你在真的坐下来,打坐以前呢,先就要说,喔,心里有无常、出离啊,像这一些。不然的话,你心都还在想东想西,放不下的,你去打坐,你心也还是在乱。

信众:我是在念「阿弥陀佛」,念得很多……

上师:对、对、对,念「阿弥陀佛」是一个好的方法,因为你念的佛号,念久了以后,你心里渐渐清了,不再去想世间烦恼。然后,你就靠着念「阿弥陀佛」呢,「阿弥陀佛」本身,你也可以定在「阿弥陀佛」的佛号上面。对、对、对,这是一个好方法,哎。

信众:好像——讲到念经,最好是最早好?还是时间哪里个好?还是……

上师:没有一定啊,你想念的时候,都可以念。但是,一般功课,一般功课是做早课、晚课,都有啦。
信众:因为我们做生意的,当然是不知道时间。

上师:对呀、对呀,你可能就早上起来就念吧,呵,每天早上起来就念。(信众:早上里啊,没有讲几多点呐?)不一定、不一定。(信众:谢谢。)?

信众:师父喔,好像念佛,啊,不管几时都可以念的,呵?(师:对、对。) 就是,只有我们的心跟口,(师:对、对) 这样对,喔?(师:没有错。) 没有错,呵。

上师:因为佛法,它根本是超越时空啊,就是不被其他想法绑住,什么时候都可以念的。

信众:请问上师,呃,我曾经有过是说,呃,就是静坐念着佛号啦。那么,有一个时期是念、念、念,突然间它自己会停去,没有再念了;那么,就保持到很宁静呃。那,请问……

上师:那个时候要停,那个时候要停。

信众:请问要继续再念下去吗?还是就这样?

上师:不要、不要,它自然停的时候,你要顺它自然;顺它自然,因为它等一下还是会有念起来;等有其他念起来的时候,再回去念。因为那个,念到自然止念,是很好的,所以,你不要去打搅它。反正你——你也要注意顺其自然,比方说,我们念「阿弥陀佛」,念、念、念,有时候会——欸,变成——念「观世音菩萨」。它自然的时候,你都不要搅它,你就顺着那个自然念,因为它念、念、念,它又、又停了,那,你再回到原来的功课。

信众:呃,那,再问一个问题,就是,呃,我念佛号,那念,就静坐的状况之下念啦,念、念、念,最后手自己会打,这样,我也不懂是什么;那,这个不要理它,还是……

上师:对呀、对呀,那个不要理它,因为那个有时候是什么,你知道吗?你念到后来,它气脉自己要松啦,它气脉要松的时候,会动你的手、身体,哎。但是,你不要管它,不要把它当做一个什么事情去……

信众:喔,它要动,就任由它去动。(师:呀、呀,随它动,没关系,它会停的。) 如果动得太激烈、太厉害的情况呢?应该要怎样呢?

上师:太激烈的时候,你——慢慢停止呃,慢慢停止。(信众:呃,就是自己有意识地去——给它停下来。)慢慢把它停下来。

信众:那,刚才上师提到说,呃,我们做大礼拜,说给——那个气脉给通。那么,有一个就是,呃,讲那个「金刚念诵」呃,这是不是也是一个方法之一呢?

上师:方法之一啦;这个不——其实,我跟你讲呃,真正重点都不是在什么巧妙方法,真正重点是念多。念多,你心念真地改过来,那个是最重要;不然,你说靠什么法?你——这几个月努力一下,几个月又不努力,有什么用?对不对?重点都不是什么。要活啊,你、你,比方说,你说出声音,你能念多久——出声音?当然念到累了,你就要默念了;对不对?活地用,活地应用——喔,有点睏了,不如先睡一下;或者大声念,起来走,呃。就是要调啊,自己去调,哎。

然后,还一个要补充说明的,就是说,所有的修法,你要——一个很重要的念头是什么?你说,喔——我这个是为我修啊、为我的谁修啊、为什么问题修啊,这个不行呃。这个因为都是——很小的心啰;修来修去,就是被这个念头绑住,就不会变成真的佛法。你要了解真的佛法,它是什么?它是看到说,大家是一样,都是有情,都是有苦,都是想离苦,都想得乐;然后,都是又是无可奈何,都又在这里面难过。那么,为解决这个问题,我希望我赶快走出一条路来;然后,告诉别人这个路怎么走,让每个人都解脱。所以,这个「菩提心」,你要这样想呃,这样去修,那么,你这才是真的佛法。所以,你修什么法,你一开始不要想为谁,要想是为一切众生;而且是为一切众生究竟成佛来做。不然,你说,眼前问题解决了,你等一下又是问题来,什么问题都是一直来的,这些问题永远解不完的;父母也没办法代替子女,子女也没办法代替父母,你要怎么搞?你什么都给他弄好好的,他心里不快乐,你要怎么办?无解。唯一的解是说,让他自己回到本来清净了,教他怎么样修的方法——他不是一时能够了解的,哦,不要急于一时;他有机缘,他苦够了,他就要找出路,慢慢跟他讲。重点是你自己要深入,真地知道怎样走。

那么,所以,你修什么法,先——都是想为一切众生。那么,简单的方法,就是想右边父亲,左边母亲,前面你的冤亲债主,就是所有跟你——现在啊、过去生有关系的啊;然后,后面六道众生,最需要帮助的地狱、饿鬼、畜生、人、阿修罗、天,呵,这样子,都在。然后,前面空中,看着我们这些众生的,就是所有的佛、菩萨;你若念「阿弥陀佛」,你就想阿弥陀佛在中间;念「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在中间,其他的圣众围绕着、看着。然后,你一开始念,就是大家都在念,啊,佛、菩萨也都在注意你们在修;这样子想,一开始就这样想。然后,接着你就专心念啰、专心拜啰;专心念经啰、写经啰,什么都好。等做完的时候,再想一次刚刚想的那样子;这是为他们做的,因为是法界本来是无限一体,所以,刚刚做的这个,他们也都得到。

所以,从头到尾,都是为一切众生;这样修,你就真的佛法,真的可以从这个,呵,无可奈何的人生的里面,这样解脱出来。你老是想一个自己,反倒惨啰;因为你只是想自己,这个一点点力量,你积一辈子,也是一点点东西,你能做什么?自己的债都还不完,你能做什么?所以,方法要搞对,呵;心要大,你才真地得益,嗯。然后,你等为一切众生都迴向完了,你可以想到说,喔——眼前我家里有什么问题啊,喔——马来西亚有什么问题啊,世界有什么问题啊;这一些你去祈祷说,你不是想说他跟我什么关系啊,而是想说这就是我们在求的,一切众生的这个实际例子,想成是这一些,一切众生中的实际例子,为了一切众生的实际例子在求。刚刚是一个抽象的观念——一切众生,现在是活生生的一个、一个例子,我也要为他求。这样子的心,又超越个人啰,又没有被私心绑住啰;对不对?这样子,你就真地在修佛法了,呵。

信众:啊,你看我这样多年啊,开始是南传派啦,就是,一定是念它的经文先啦;过了——我是在遇到喇嘛来了,我就变到密宗多啦;这样我就——第二,就是念那个;第三,我念回那个「南无地藏王菩萨」、「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那个对吗?三种一起?

上师:都可以、都可以,都是佛法、都是佛法,哎。只要你心都是菩提心,都是佛法。(信众:南传、北传?)没有关系呃,都是佛传的。(信众:多谢。)

信众:上师,我想请问一下,没有——我想问一下,就是说,好像我们一般都是在家里,自己静坐,或者是自己念佛;一旦出现什么状况的时候,理论上我们应该怎么样?

上师:理论上你要相信,相信佛、菩萨是真地了解你是在修;然后,出什么,就是不管它。

信众:包括身体的各方面的状况,跟所看到的画面?

上师:呀,都不管啰。因为你不知道怎么样的时候,最好往往就是让它过去——本来就应该让它过去嘛。(信众:包括身体的痛楚吗?)对,身体会痛的,因为它气脉在开的时候,你原来没有开的地方,要开的时候会痛。但是,那个痛一下就过去了,所以,不会有事。

信众:没有,上师,我试过就是,那种痛呃,真的是痛几天的;而且是,你感觉到好像这个头被人家捏在手里的感觉。

上师:喔,喔——那,你若遇到不知道的时候,就问师父啰,看怎么办啰。就是有时候,要靠有经验的人教你怎么做,这样。

信众:啊,林上师,我想请问你一下,因为我家那边是公寓;这样的啦,它在一个,啊——其中的一间房那边,有一点点的天台。然后呢,有几只那个布谷鸟,它以往——每次都是在楼下的,大便啊;但是,这几次它一直飞去我的窗口那边大便。过后,我就遇到有一个朋友,他就告诉我,你跟它讲——啊——你丢那个米给它吃啊,然后,跟它讲:「布谷鸟,我跟你结善缘;然后,我给你吃这个米,你回去你的家,不要在我这边大便。因为如果你在这边大便的话,我又很忙,我又要洗,而且又很臭。」然后,我就这样照着做喔;过后,它就,慢慢、慢慢,就飞走了呃。但是,偶而它会飞回来,一只——然后呃,我开窗口看到它,它看着我,过后一下子,它又飞掉呃。这样子做,对吗?

上师:可以呀,你跟它沟通,是可以呀,嗯。(信众:可以啊,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啊?)其他的方法,有的,就是继续养啊。(师笑,信众们笑)

信众:啊,我看《地藏经》呃,它有提到说,呃,就是吃肉、杀生,这些都是比较不好的行为,或有罪业。那,有时候呢,我们是在工作状况之下呢,我们又吃了肉。其实,有没有什么方法,比方说,先念什么咒啊,什么之类加持它,然后才吃啊,什么;这样子?

上师:有、有,可以的,喔——一种是说化甘露啰。不过,你都不知道了,最简单就念「嗡、阿、吽,嗡、阿、吽……」,哎。(信众:嗡、阿、吽,呃,念了才来吃。)

 

吉祥圆满

 

二○一一年八月二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十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