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修行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志毅;笔录:达实
二○一一年七月十五日 讲于 台中高等行政法院

(信众热烈鼓掌欢迎)
我想站着讲;是用这个?(院长:是)噢,我想站着讲,因为这样的话,我也比较容易活动;然后,后面都看得到我,只听到声音呵,不容易呵。呀,题目呢,是〈生活中的修行〉,呵。那么,头一个呢,我是在生活里修行,所以呢,演讲也都是没有稿子的,呵;为什么?就是说,你说佛法说「无常」嘛,呵,你什么事情,就是你随时你有什么——你以这个来面对这个;所以,我现在就是对这个题目呢,开始讲的是我对这个题目的思考啦,呵。那么,在想到说生活里要修行的时候呢,头一点就是,这样的人,他有一个心想说,哦,我的生活呢,我希望能够有些改善,呵;那么,改善呢,所以我要朝着某种理想,来……修。「修」是练习喽,希望能够接近那个理想;「行」呢,是说把应该怎么做的,照着这个理想来做了。所以,在谈到这个「修行」之前呢,先要想到的是说,你要依据的是什么样的理想、什么样的原理、什么样的原则,呵。那么,如果这样来讲的话,噢,也可以说,呃,有的讲说,喔,我们做人应该怎么样子,呵——噢,应该,呃,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啊,讲信义啊,呃,真诚啊、什么,噢,这也是修行啊,呵。

但是,这样地理想的修行的时候,你能够达到的事情,在这个理想和现实里面,往往有很多的冲突喽,呵;因为有些人认为这个理想是好的,有些人觉得,唉,现实的利益、利害的考量,是更重要的,呵。那么,在这里面不但有冲突,还有有代沟的问题——年纪大的人,认为这样子好;年纪轻的人,认为说不必这样子,呵;有文化背景的不同,呵、社会环境的不同,你认为是对的,他不一定认为对。有的是父系社会、有的母系社会,这个所有的判断都不一样喽,呵,呃;你如果生出一个小孩子来,是属地的,还是属人的,呵,这种种的;就是说,你先要选到一个你认为真正稳妥的价值系统——一个目标、一个方向呢,那么,才能谈下面这个修行的问题。

那么,再来讲,比方说,有的是说,哦,是有神的,你要相信神,接受神的教导——那么,这是我们的圣经,叫《可兰经》,或叫《圣经》;那么,你这里面的话,你完全要照着做,才行;因为只有这样,你能得救。那么,但是,这里面又往往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呢?比方说,噢,它说,哦,有创世说,所以呢,你这个「进化论」不能接受的。就是说,哦,比方说,呃,到底是地球不动,还是地球在动?这在古时候,也变成一个问题,因为两种是都有办法来说明天体的运行;但是,你——地球绕日的话,这样的说明是简单的,但是,它因为宗教上的势力说不可以的,就硬要阻碍你这个比较方便的说法,呵。所以,还有甚至因为有教会的组织的话,它排斥异己,它甚至有宗教迫害、有宗教战争,呵。所以就是说,你相信一套系统的时候,咦,里面有很多的因素呢,产生种种不良的结果,呵。

那么,在这样子的考虑之下呢,我们来看看佛教它的做法是怎么样子的。我讲「佛教」,也不是说,哦,我信了一个教,来讲它;而是说,它有什么特点,使我们要选择释迦牟尼佛所教导的这一些呢?头一点呢,它不是一种权威地说,哦,我说了算。当然啰,你已经信的,往往会说,噢,佛说怎么样、佛说怎么样;但是,它基本上,它不是这样教的。基本它头一个是,叫你说,你要看人生的实在是怎么样子;这个就是很……哦,科学的,很贴切于现实的一个做法喽——不是我强要你接受什么真理啊,而是说,你自己看看人生是不是这个样子——人生是不是有苦?人生的一切是不是无常、不断地在转变?那么,你要怎么样子,在这样的情况里面,你还是能够过安稳的一生、你能够得心安、你能够很好地面对你的生、老、病、死,呵。所以,这一点就很重要啰,不是只靠什么东西来强迫你,或者说你非接受不可;而是说,你看吧;你看了以后,你有什么选择呢?我现在是教你一条路说,大家的处境都一样,都是有情,都是怕苦,都是希望得到快乐,但是,什么路才是真地可以使你离苦得乐?他是这样的教导,所以是很理性的,而不是说,哦,要说勉强人家怎么样,或者盲目地追随——完全不是这样的,呵。所以,这是它头一个优点,呵。

然后,再来呢,它——它这个,它去研究这个解脱的路的时候,它是去看说,它发现的是什么?就是说,用我们现在简单的话来讲,就是说,你一开始有想法呃,你就已经犯了一个基本的错误;就是说,实际上你的经验是一整体的,但是,你一开始有了观念的时候,你已经抽象了,已经是离开了实际了。但是呢,你不知不觉都被你的想法所导向呢,被它限制住,所以你没有办法离开这些所有的对立、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执着,呵。那么,真正能够使你从这一些出来的呢,是要你内心的,有这种觉悟,从自己的行为开始改,然后慢慢地呢,达到说甚至内心的这一些,呃,错误的执取,也都能够放得掉;那么,这样你才会真正地得到身和心,都是得到解脱、得到轻松、得到自在的,呵。

那么这一些呢,因为我是投入修行的人呢,我自己有经验到的,就是说,那,我开始会要做这个修行的事呢,也是因为先是看佛书的时候,有体会到说,噢,它所要讲的呢,是在讲我们人生的这些问题啊;噢,我们当然都有这个问题——心里有问题、有烦恼,呵,身体有那个紧张啊,呵。那么,读了几年呢,先是觉得好像说,禅宗的东西,比较好像说,聪明啊,就喜欢去看那一些东西;但是发现说,你这个东西,光靠读书,没有用的;为什么?头一个,你遇到事情,你的紧张是一样的;第二个呢,你以为你有答桉,过几个月你想法变了,呃,你不晓得真正的答桉到底在哪里,而这个也是当然——为什么?其实这个事情,不是靠想法的,而是要能超越想法的,呵,要能够心念真地停得住的时候,才会回到原、原来的样子嘛,呵。

所以,我自己就挑了一个说,要、要来念佛喽;为什么?至少是一个调心嘛,至少是训练我的心;不然,我的心不是我能控制的——东想西想,呵,每天,喔,烦恼,就是同样的烦恼一、一再地出现,呵。那么,至少要把自己的心呢,能够,呃,安定下来;就是说可以没有杂念,呵。那么,所以劝人念佛的时候,也不一定要人家说,喔,你一定要相信真的有西方啊——有极乐世界啊;他又看不到啊,你叫他怎么信?你要跟他讲说,呃,就像我们的身体,是需要体操来维持健康;我们的心里呢,杂乱的话,也是浪费你的精神,而且使你更加痛苦。你需要心灵的这个操练,使你的心灵呢,得到健康、得到轻松、得到解脱、得到平安,呵。这样子来想呢,至少你说,你练专心,也是很好嘛;你做什么事,你需要能够有能力专心呢——而我们人,天生其实是有「定」的能力,就是有自然专注的能力;为什么?你看小孩子一玩起那个电动游戏,你能叫他离开吗?不用你讲,他饭都不用吃,他就专、专注在那里——那是天然有的。但是,我们为什么变得不行?是因为我们的脑太複杂了;太多杂念呢,呃,所以你有需要先练习呢,至少把这个心调下去,调到它能够单纯、能够专一。
那么,我开始,我就很当一回事,我虽然还在做那个博士候选人,在写论文的阶段,我一天花八个小时,念一万声的「南无阿弥陀佛」。开始的人,念得很慢;为什么?你是看不见,但是你心理上是背着很多包袱的人,所以你要做这个事情,很吃力,要八个小时才能念一万声;念久的人,当然就不会需要这么多的时间。那么,我这样子念三个月,开始觉得什么?这个肩头开始松了;然后呢,遇到什么事情,咦,比起以前同样的情况呢,我心里比较安,呵。所以,这就了解说,真的是有好处的。所以劝人念佛,也可以这样讲;就是说,你只要肯做,你会体会到好像说,运动以后,身体好的那个感觉,心——身心都会轻松的,呵。

然后这样子,我一路走来,我、我是完全投入;我拿到博士的第二天,就把所有的,我的那个逻辑的书,送给图书馆,我就是跟着师傅走了——因为我之前已经开始在随着师傅在做佛法的服务了,呵。我、我自己喜欢做这个,你不用叫我,我自己会、会做啊;其它的,我没有兴趣,呵。所以,我第二天就这样做了。那,我这样子完全投入的结果呢,我这么多年了,我经历过很多;就是说,它身心,真的是解脱的过程啊,而这里面呢,比方说,那时候还只是在念佛,我不记得我念多久了,然后呢,我的那个脚底——我那个时候三十几岁,脚底皮已经是粗皮嘛,可是,忽然在一、两个月里面呢,两脚的那个粗皮都自己就脱了;所以我现在六十几岁,我脚底还是很光滑的,就那个粗皮自己,这个生、生理上,起变化了。然后,自己多年修行的结果,有感觉说,身体它的松噢,是一层、一层地松;为甚么?从、从这个经验,我可以知道说,我们开始的时候,心里想什么,就有一个执着、有一个纠缠呐,就开始像蝉茧这样;有没有?从里面这样子出来了,呵。那,所以现在松的时候,也是从外面松掉,一层、一层地松;而且松、松到了心的、胸的中间这边的时候,它变成往上松,松到脑里去;脑子都松了以后,才感觉中间一条很细的、直直的——那以为没有了,呃,连那个都还要松。

所以,当然后面还有其他经验了;就是讲这个过程,让你了解说,真的是有这回事啊,你修下去,是会体会这些的。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呢,你会觉得说,喔,有时候,呃,皮哪里这样痒一下,或者痛一下,身体里面哪里痛一下,但是都是,呃,短暂的,不会超过两、三分钟呵——有时候是这样,一下而已。这一些是为什么?因为我们人喽,你心里都是世间的想法纠缠的时候,你这个气脉会走不对的路,呵——啊,有的地方会阻塞。但是,你修了以后呢,它慢慢,又回到——不用你去想,它本来、天然,会走正确的路的,它那个又要回去了;它要回去的时候,遇到那个原来有稍微塞或者阻塞的地方,它就会痒一下,或者痛一下,那这个又告诉我们什么呢?你说为什么人死的时候,常常会很痛苦?因为他是一个身体很多地方有问题、走错路、阻塞的;然后,那个神识要离开的时候,它是连气一起走的——它没有气,它走不开;它要走的时候,它遇到的都是塞的路,都是不——错的路啊,什么,你说会不会痛?你是到时候一起痛,你就很痛。你现在开始修的话,你一点一滴都解开了,你到时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像小孩子生出来,他有知道什么?你就自然地回去,就不会有问题了。所以有的时候,念佛念久的人,他走了以后,喔,全身柔软,什么、什么,那就是因为平常已经先把这个都清理完了,到时候就没有事情了,呵。

那,这样子讲了以后呢,那么,现在回到说,怎么样在生活里修啰。但是,问题是什么?一般而言,你都要上班,都有家里的事,都忙得一蹋煳涂喽——你有多少时间?所以,这个要你自己去检讨你的生活喽——所以我这里面,哪些是可以减免的,我要捨得放掉。像我们以前开始的时候,噢,人家说结婚,请帖来了;我说,我给你放生、给你迴向——我不去参加,我也送你一个礼了,但是,我做的是佛法的事情,对你也是有好处的。就自己慢慢这样改——生活简单化,你才有时间、才有精力。然后,你抽出时间来呢,每天至少一个时间你要做什么?你要念佛跟拜佛;念佛就是,我讲的意思就是说,你专门念一个佛号啊,或者专门念一个咒语啊。那么,这一个在做什么?就是使你的心呢,越来越单纯化;它重複地念、重複地念呢,在你正在念的时候,你没有心力去管到别的——这样子,你的烦恼才真地能够松掉。你在那里想说,我不要怎么样、什么,都还是在被那些事情绑住啊;只有你完全在想一个跟世间没有关系的东西的时候,你的心才真地得到一个慢慢解脱、慢慢轻松,呵。

那,为什么要拜佛呢?一来呢,也是多一个运动,呵。这个拜佛,看你是小礼拜、大礼拜,这个运动呢,对身体也好;还一点,是因为我有经验说,拜佛是消业很快,这也都是从经验来。以前呢,有、有信佛的人,她们全家都信佛,但有个妹妹是植物人,二十几岁就植物人——植物人还是会难过,而且会哭喔;她待在那里难过、会哭,但是也不能表达嘛。那,她们家的人都知道说,要用修行的功德来迴向,呃;但是呢,她、她哥哥他们不敢替她拜,一替她拜,就自己生病,然后她就还能够替她(妹妹)拜,替她拜的时候呢,她说,咦,我怎么每次念到《阿弥陀经》里的那些个佛号的时候,后面就有人推我?我跟她讲说,念到佛号的时候要拜的,拜佛才能消业障。所以,就是我都跟你讲说,这个最简单、最基本的呵;你要是肯做念佛、拜佛呢,你做久了,慢慢你会体会到它的真的好处啊。

然后,这里顺便要讲到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就是说我们修行呢,你不要想说,噢,这一些都是为了我怎么样——我将来会好一点、我将来死的时候轻轻松松;想这样的话呢,不是佛的本意啊,不是佛法。佛法,它是超越个人的这种狭窄的观念;它看到的是说,所有的有情,一样都有苦,都需要解脱。我们所谓「修」,是希望什么?我真地走出这条路来帮助别人,也知道怎么样真地走出这条路——不是为我一个,呵。所以,你修的时候呢,最好就是一开始就想说,右边是父亲,左边是母亲,前面是冤亲债主——所谓「冤亲债主」,就是说,跟你所有有关系的人,不管你知不知道他,有的跟你有关系,你也不知道,有的是前辈子的这一些,呵;然后,后面呢,最需要帮助的地狱众生在后面,然后饿鬼道、畜生道、人道、阿修罗道、天道都在。那么,这一些呢,都跟你同一个方向,看着前面空中——前面空中有什么?比方说,我是唸「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为中间,所有的佛、菩萨围绕着,祂们都看着我们,在照顾我们。然后呢,想这样子以后,你想说你开始念的时候,他们也都在念,佛、菩萨也都在注意着;这样子就是什么?你的心不再只为一个,是为所有众生你在修行,这才是佛的本意啊,呵。那么,你这样想了以后,你可以专心只在念佛、拜佛了;你只要知道说,喔,这个他们都在做。等做完的时候,你要再想这一下,这一个;为什么?功德也是大家的,都是「遍法界」(来)说。

那么,这样子以后呢,你说,喔,我家里有什么事情啊、我朋友有什么事情啊,你可不可以给他祈祷?可以的,但是,你祈祷的时候,不要去想说,因为他是我的谁、因为他是我的谁,你要想因为什么?他是所有这些众生里,你知道的实际例子;所以,你不只是为你的家人、亲戚朋友在求——你报纸上,它写今天什么地方,什么问题,你不管哪里的,你知道的,你都为他求——你这样修的话,才真的是佛法,才真的是有功德。不然,你想嘛,你说,我都是来想个人的,就好像说我整天在记说我银行的存款,你存了一辈子,你能存多少钱?从这个所有的众生这边来看,太有限了——你连自己过去的债都还不完,你不要说能够帮谁啊!呵,你如果存那个小心,你得的就是那么一点点;你要是懂得这种大心——整个法界所有众生平等的这种心的话,那么,你跟佛、菩萨的心相应,就很容易呢,得到佛、菩萨的帮助。因为你自己的私心绑住,就像一个墙把你关起来了,你——祂虽然想帮你,你自己关起来,所以得不到帮助;你要是懂得这样子的大心去做,很快、很快,慢慢你会感觉到真正有这些事情——真正祈祷的力量,可以帮助自己,也可帮助大家,呵。

那么,其他的呢,就是在生活里呢,你要了解说,我们修行的原则是什么?就是说,本来是没有问题的——主要的问题是什么?抓、抓什么东西开始的;现在我们改念佛、拜佛,是去抓佛了,就不再抓自己了。所以呢,你在日常生活里遇到事情呢,你能够让、能够忘记、能够原谅,这样就是接近这个了——因为你任何用想的、抓得到,你说这才是佛法、什么,那个都是错的。真正的佛法是在你这一些——所有的心都放掉以后,那个自然本来的,那个才是佛要让你体会到的东西——你本来是佛啊,呵;所以,也不要小看自己;每个人,就是说,你只要这样子呢,你真地不知不觉中,可以帮助到很多人,呵。那么,我想、想到的就是这一些,提给大家做个参考,呵。

那么,你们大概都已经知道我的网页啊,那一些,上面很多、很多的作品呐,可以慢慢去看;我写了一辈子,所以你可能一辈子也读不完,呵呵(师笑,信众也笑)。慢慢去……我是觉得我写得蛮好;为什么呢?因为我不是为写作而写作,我是有感而发啰——佛法的理论,想到什么,觉得是值得给人家看的,才写啊,或者人家问我问题,我回答喽,呃,或者讲一些感应的事情,而且很多是诗,后面附一些小说明。所以呢,你没有空的人,喔,有时候这个有心去看一点、那个有心去看一点,你会了解什么?佛法,它这些经书这么多,你要真地懂,然后用到那个生活里,是不容易的;啊,我讲的都是,往往都是生活里的问题,怎么样运用佛法,所以很容易、很快吸收到佛法怎么样实际地应用的这个好处,呵。

然后,还有一个佛法根本的、重要的观念,是什么?它是说,其实呢,在我们人起这一些分别的作用以前呢,其实一切本来是没有办法分的,就是说,是一体的呀——这个东西太抽象,但是你要是相信这样子,每天照着这样子在修,靠着我刚刚讲的,就是什么、整个法界的观法,这样子修的话呢,你会发现说,真的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呵;像说,我们给人家祈祷,根本,喔,隔着太平洋,来一个电话、来一个电子邮件,呃,讲一个名字而已,根本不知道的人——就说,呃,谁有什么问题了;我说好啊,我给他祈祷啊——我整天收了那么多,也不可能真地为你又去做什么——但是,因为是无限的一体呢,佛、菩萨的力量,他那边真的可以感觉到好处,不然人家不会继续找喽,呵。所以就是说,把这些例子跟你讲呢,希望你愿意试试看,呵;将来有可能大家都有办法互相帮助,这样,嗯嗯。那么我、我的演讲就是这样,就是,呃,也正好一个钟头。嘟嘟好(台语,恰恰好),呵。(弟子:师傅,只有半个小时而已)只有半个小时吗?哦,我以为讲一个钟头了,呵呵呵……那,看有什么问题吧?跟我讲,呵。

(以下是佛学问答:略)

 

吉祥圆满

二○一一年八月四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十二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