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做为一种生活方式

林钰堂上师之英语演讲
(弟子虚明用波兰语传译)
二〇一〇年十月十六日
于波兰.华沙.亚太博物馆亚洲画廊

林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笔录
弟子善修中译

 

我将站起来讲,这样后面的人可以看到我。

今天的题目是〈佛法做为一种生活方式〉。佛法不只是知识,因为不管我们做什么,如果它与我们的生活无关,那是没用的。但是,为什么我们选择佛法来指导我们的人生呢?所以,我将一步一步来解说。首要的是,佛法的基本态度是检视人生本身,而不是说这是某位圣人,或某位权威要求你去做的什么事情。因此,首先,这个态度是非常务实的;它要求你:每一个人看人生,如果你发现这是关于人生的真理,那么,你就依循这个真理。因为它是关于真理的,所以没有人可以垄断。所以佛法说,每一个人都可以发现真理,即使他们不知道佛法。而且,佛陀试图教导的,其实是超越语言的;那就是为什么当祂刚证悟的时候,祂在寂止中待了七天的道理。并且,后来,即使当祂试图给人们讲解的时候,祂不得不选择那些已经能接受教导的人;为什么?因为如果你是一切基于现实,这现实是你不能强迫别人去理解。所以,佛法总是和平且包容的;为什么?你必须等到别人准备好了,来学习真理。因此你看,因为佛法是基于现实的,如果每个人都充分地了解现实,世界将会是和平的——没有和平,我们没办法好好生活。所以,这是我们必须选择佛法做为我们的生活方式的第一个理由。

而第二个理由是,当你观生活如其所是,首先你发现人生充满了苦难;为什么人生充满了苦难?因为每一件事情都在变化中,没有人可以说,噢,我喜欢这个,所以我要保持它;也没有人可以说,噢,我不喜欢它,所以我能避开它。并且,如果你观察生活足够长久,你将会看到,不如意的事情、疾病、年老和死亡,都是不可避免的。又如果你观察生活足够宽广,你会认识到所有的人都是同样的,且不只是人类,所有的众生都经历类似的情境。又当你能够像这样看得足够远和足够宽,那么,你不再能驻留在、你的心不可能变成局限在,只是你那小小、小小,微渺的圈子里。还有,当一个人能够总是想到全体,并且感受到全体,那么他会做的,将对全体都是有利益的。而当你是这样地开放,你可以理解每一个人,为每一个人着想;然后你所做的,将会是对每一个人都好的,而且也没有人能够仅仅是为他自己工作而快乐的。因此,如果你学习佛法的(生活)方式,你会过一种快乐的人生,你将生活在平和中,你与你周围的每一个人都会是融洽的,并且,你能够通过你的耐心及和谐的方式帮助他们,而这是我们选择佛法做为我们的生活方式的基本理由。

并且更进一步,佛陀所教导我们的是一切都在变。一方面,当一切在变化,当然,我们所喜好的、我们所要的,迟早会失去。然而,另一方面,因为一切都会变,所以我们的苦难,也能朝较好的情况转变。我们怎样才可以由变化而从我们的苦难中逃脱呢?它就是只要根据事物在变化这样的实际情况来行动;因此,我们必须顺应变化。因为当事物在变化中,如果我们心中有执着——我们不要它、我们愤怒、我们不高兴,那么,我们的心态会使情况更糟糕。但是,如果你经由採用佛法的修行,而渐渐能够放下你的执着,然后,一方面,你不再感到那么糟糕;另一方面,你会认识到世界是这么开放,你是这么微渺,你的问题不是那么重要。

而为什么佛法修行可以帮助我们学会放下?它是因为所有佛法修行的基本原理都是通过简单行为的一再重复,让我们变得更清净。我们有许多担忧,因为我们习惯于为我们自己着想,在小圈子里考虑,而不停地担忧。并且,担忧的持续不只是一个精神上的问题,因为它带来紧张,所以你的身体也变得紧张和纠结。而因为身体是在紧张中,所以,一方面,在你活着的时候,你因此而有很多疾病。另外,当死亡来临,在死亡的过程中,你的身体不能放松,因此你也会经历许多磨难。而为了扭转这个过程,从很绷紧的状态,生理上的,到变得轻松,你必须通过心理部分来做。但是,要怎样在心里面来扭转这个过程呢?因为你已习惯于担忧,你怎能从担忧中逃脱出来呢?即使当你说,「我不要想它」,实际上你还是在想它。因此,如果你用通常的方法,你将永远停留在圈内,你没办法逃脱。但要在心中逃脱,只有心理上的行为可以帮助你做到。所以,佛法的解决办法是,给你某个清净的东西——那意味着没有世间的关联,然后要你重复这个;例如,你持续念一尊佛的名号:「阿弥陀佛」。起初,你的担忧就像一家银行,你已经存了很多钱在里面,现在这个「阿弥陀佛」,就像一家新的银行,而通过所有这些重复持念,你从那里(这个担忧的老银行)撤出;而这个担忧将会变得松掉的唯一方法,并不是去注意它,而是要注意这一个新的。并且,当你将这个已做得足够,然后突然之间,那边就空了。

又,也是类似的,如礼拜修法;当你开始做的时候,你是一个在你的脑袋中装了许多担忧的人,但通过持续及日常重复地做,渐渐地,你没有事在心中,而只在清净的礼拜的行为上。并且,对于人们的日常生活,这两种修法,这简单的重复持念和礼拜,对于身体和心灵都是好的,而且它不会给你带来问题——你只是在做你自己日常的修习。而当你做得够长久,你将认识到其中的利益。而我在说所有这些,不是因为我读到过它,而是因为我做过所有这些。当我开始学佛的时候,因为我是一个学者,所以我已读了大约三年,很多、很多类佛书;但是,我认识到通过阅读,我无法找到教法的真正意旨——我心中还是没有真正的平和。所以经过我的研究,我为自己决定了持念「阿弥陀佛」的修法。那,起初,我每天念一万遍,而对于一个初修者,那意味着一天大约要八小时。那,我这么认真地做了三个月,我开始感到这两边松了——肩膀,只是外边。而且当我在生活中遇到状况,我意识到我在心中有更加稳定及平和。而因为这些,我渐渐越来越多地认识到真正的利益;在我刚从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拿到博士学位后,第二天我就把我的生命全部投入到了佛法中。那,从我开始研究佛法,到现在已超过三十年;当然,你知道,我已经过许多身心松开的内在体验。这就是为什么,你知道,我可以给你保证这是可靠和健康的生活方式;而我甚至还得到善缘,来华沙和你们见面。

所以我想,你知道,基本上今晚讲这样就够了;然后,我欢迎大家提出佛法修行方面的问题。另外,我还要再补充一点,因为现在我想到了一件事情。不仅是佛法的修行是基于重复清净行为的原理,在俄罗斯东正教的传统中,他们也有甚至在闭关时做的持念的修法;那是向耶稣祈祷的持念,我想。它呼唤道:「主耶稣基督,上帝之子,请怜悯我,一个罪人。」那,因为佛法了解如何用不同的方法去帮助不同层面的人们,我甚至就此写了一篇短文,鼓励基督徒採用他们自己的持念修法。还有,你知道,在精神上的实际,重点在于纯洁——纯洁的程度;它不是一种人为製造的不同宗教的事。例如,当我开始研究佛法时,我也去教堂读《圣经》。但那个时候,我从没有在我的梦中见到耶稣。但是,在我念「阿弥陀佛」超过四百万遍以后,一次在一个梦中,我见到了耶稣。所以你看,它不是看你修什么;只要你的纯洁提升,你甚至接触到那被认为是其他宗教的。那,在梦中,耶稣是,当然,比我高,而且祂有长长的头发。祂穿了一件白色的长长的外衣,长袍,但是衣服不平滑,我可以看到纹理(长发到这儿——肩膀)。而在梦中,祂还给了我一件同样布料的外衣,但没有那么长,它是短的。而令人惊奇的是,祂给我的外衣的衬里,上面写着中文佛经的经文。所以,不要抓住我们人为製造的世俗的分别,(而要)增进你自己精神上的纯洁。

还有,佛法中的根本教示是说,本来一切事物是清净的;所以,一方面,你不必受苦于「原罪」的观念;而另一方面,所有你必须做的只是忘却世俗的一切,而回到你的「本来清净」。那,因为它是你的本来清净,因此,在你回到它以后,你不必担心你必须做任何努力来保持它。而且,当你能够真正地放下所有你的想法——通过人类社会而学来的种种观念,就有可能经验佛陀所经验的。而佛陀所经验的,但很难用语言来说以帮助人们懂得的是,实际上一切都是一体相关的。如果你採用佛法修行且虔心去做,多年以后,逐渐地,你会感受到这个。并且,这不仅是一种个人经验,它可以有实际的作用。在你有这样的经验以后,你的祈祷能够实际地立刻帮助到人们。例如,我们作「颇瓦」超渡亡者,那,我们是义务地做这个,而波兰有许多人知道我的服务。那,不时地,我会收到他们的回覆,他们说在他们请我祈祷以后,他们感受到轻松,或者他们有奇妙的经验——如闻到点香的味道。或者,当人们有重大的问题、紧急情况、疾病,他们打电话或写电子邮件给我,只需要让我知道名字,或说什么人,我知道什么人,甚至没有名字,请求祈祷,而常常立刻他们感受到祈祷的效果;而这些人是我完全不认识的人,并且他们远在海外。而且,有时虽然我没有收到,比如,电子邮件我没有检查,但当他们一发出邮件,他们就得到轻松、解脱。这不意味着我是特别的,这仅仅因为精神的实际是像这样的——它是全部相连的。另外,当你做服务时,没有考虑你自己,那么,一切诸佛都可以来帮助;所以,它是一切诸佛的工作。但,一切诸佛是谁?就是一切众生。因此,你们都有这个潜能;你只需知道这个原理,知道这个简单的修法,并且把自己投入其中,然后,有一天,你说不定也能够做这个。你能够失去你「自己」的这一天,你将做这个,你将能够做这个。谢谢!

有任何问题吗?

问题一:您博士学位的课题是什么?

答:逻辑和科学方法论——也就是数理逻辑;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这课题是叫做「自由的逻辑」的东西,它是一种论辩的方式;自由的逻辑——即使我研究的逻辑,也与解脱有关。

问题二:如果你试图为某人祈福,如果你不是完全清净或证悟的,你会使你自己受到伤害,或者你可能伤害到这另一个人吗?

答:这里的窍诀是,你必须是无私的;因此,当你祈祷的时候,你不要说,我为你祈祷。你要做的是,你说,某人有这个问题,而我们不知道如何帮助他们,但是,佛陀啊,请予救助。你是一个清净的桥樑;你只有这个为他们祈祷的职能。并且,你甚至不说什么是比较好的,我祈祷什么;你只说,问题是这样的,这是由你主宰的。那么,就没有你自己的偏见,一切只是佛陀所想之最好的。

问题三:一位西藏的喇嘛,诺布仁波切,说在基督教和天主教里,有一种可能达到这样一种高的境界,如同净土或者天堂,那时你不用再转世进入轮迴。您对此要说什么?

答:那将是,按照基督教的教示,将只是天堂。但问题是,因为他们认为一切来自于一个因素,一个——从上帝;但佛法的观念是,一切都是有条件的,没有一个因素是主宰的。因此,一方面你说,你知道,是一个因素决定一切;另一个看法是,实际上是,每一件事物是这样地复杂,并且牵涉到这么多的因素。所以,每一件事物都与全局有关。所以,最终问题是,到底上帝是在真理之上,还是真理在上帝之上?做为一个佛教徒,当然,我想,你知道,我们遵循真理。但一次在一个梦中,绿度母告诉我一些事情;祂说,不仅是众生受到伤害,耶稣也受到伤害。因此,我就此寻思,这是什么意思?然后我明白了:如果上帝是「万能」的,为什么祂不能只是说赦免所有的罪?为什么祂必须做出一个牺牲来赎罪?并且甚至牺牲祂的儿子,也就等于牺牲祂自己?通过这个救赎,祂是在说,即使上帝,也必须遵循因果法则。祂不能只是说「赦免你」,然后你就无罪了。因此,如果我们懂得这个,如果有一天我们要统合所有的宗教,我们说宗教必须基于真理——因果法则。

问题四:它是否表示不伤害?

答:当祂说伤害众生,也伤害耶稣,表示耶稣在遵循因果法则上,也是平等的;耶稣与所有众生是平等的,必须受难(才能达到救赎)。

问题五:她是问,这个真理是否表示不要伤害?

答:一旦你领悟这个真理,你认识到一切是相关联的;你会伤害你自己吗?因此,你不会强迫任何事情,你只有以耐心、以包容,尝试着逐渐引导他们如何过一个更快乐的人生。而且,遵循佛陀教示的另一方面是,因为它是说,一切都是无常的;所以我没有任何准备,就来了。所以,你所听到的是从我心里发出的话,而不是从我的记忆;并且我讲的时候,我没有一个计画——我想到什么事情,我就告诉你什么是重要的。所以,像这样生活是可能的;不要以为你总是必须计划每一件事,你可以生活得如此自由。

问题六:如果我们不能善巧地生活,那意味着不伤害其他人;我们是否应该仍然继续不善巧地生活,但却怀着良好的意愿?

答:还要忏悔,并试着学习下一次如何做得更好。

问题七:您能否说一些事情关于,因为这是十六世噶玛巴的周年纪念日,您与这位喇嘛亲近的经验是什么?

答:当我做为一个研究生在美国的时候,十六世噶玛巴第一次去美国;我看到了海报,但我没去,因为我不懂密宗。但第二次,因为在我修习念「阿弥陀佛」后,我有机会追随陈上师,所以,通过陈上师,我知道噶玛巴的重要性。而且那一次,噶玛巴在旧金山举行了黑冠典礼,在一个大宾馆的礼堂里。参加者,我想,超过一千个人,而陈上师慈悲地带上了我和我的太太,还有我的长子,那时还是个小男孩,我们都一起去领受加持。那,在典礼开始之前,陈上师教了我这个咒:「噶玛巴千诺」,并且还告诉我,当噶玛巴开始戴上黑宝冠的时候,我们应该起立,因为那个时候,最初的第一世噶玛巴实际上到了——我们必须站起来致敬。那,当噶玛巴一戴上黑宝冠,我立即感到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在我的身体里,而我的血液就像这样(急速)地循环,而我并不是一个试图在人群中显得特出的人,你知道,但是这股力量使我喊出:「噶玛巴千诺、噶玛巴千诺、噶玛巴千诺……」。但当黑宝冠一被拿下,那也就是念一百零八遍「嗡妈尼悲咪吽」的持续时间,这股力量就消失了。因此,那是来自噶玛巴的加持。但我想,你知道,没有其他人告诉我他们有这样的情况,而那是因为在那个时候,我已念「阿弥陀佛」超过四百万遍。所以,为了领得加持,你必须首先是清净的。因此,要致力于你自己的净化和救赎。

问题八:「是不分宗派的」是什么意思?

答:如果你遵循真理,那么,真理是:一切是相关的;而不同种类的人们,当然只能走在不同的路上;因此,为什么你要说只有这条路或那条路?一方面,一切是相关的;另一方面,每个人是不同的,所以,当然,他们能走在不同的路上。那,为什么你要说只有这个或那个是好的?如果你那样想,那只是因为你还没有张开你的眼睛。

问题九:人们是否可以请您对着逝去的人的照片祈祷、超渡?

答:当然,当然。而且,你可以写下你想到的亡者的名字,把它们交给我,而我会为他们所有的做颇瓦超渡。另外,让大家知道我们的网站,以便他们能在那里找到很多东西。我们还有波兰语的网站,让他们通过你而得知。

吉祥圆满

二〇一〇年十月廿八日
养和斋    于加州

中译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廿九日
静纯庐     于上海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十三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Buddhism as a Way of L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