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修六度  

 

开示与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与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二年六月十八日 讲于昆明君乐酒店

MP3 A B

现在要讲那个——题目是说,怎样在日常生活里修「六度」。所谓「六度」呢,是大乘一个重要的修法;主要修行的——就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这样子,呵。那么,它这个——有这个次第,当然是有道理的啰;就是我也写过一个——喔,〈无限的六度〉哇,这类的文章、演讲稿啊,什么都有。它这个——那里面都有提到啰。一般这个次第是因为——你先要——放不下嘛,世间的人放不下;那么,现在跟你讲一切「无常」啰,不要有「我执」啰。那么,你要怎么样去达到这个——又符合无常、又能够把我执放开呢?你先要从布施这一方面来做。「布施」就是说,你平常有什么东西,只想给自己呀,捨不得拿出去呀;或者留好的给自己,不好的给别人呀;这一类的呢,慢慢藉这个——遇到人家有需要,愿意帮助他,或者经常地在做哪一方面的善事;藉着这一些呢,慢慢练习,使得这个本来放不下的,放得下。因为这个在我们人来讲,这些现实的利益是最难放的嘛;你反过来——不是利益自己,利益别人;这样慢慢改你的心态啰,呵。

那么,你这一方面,能够做得来了,那么,等于说已经在心态上有过一些修炼以后呢,你就比较有那种精神上的力量,能够说,哦——持戒。所谓「持戒」,就是说,佛法有些教导说,哦,什么行为、什么样的话——可以做、不可以做,该做、不该做——有这些教导。那么,这些教导呢,主要就是说,头一个目标,就是说保护你嘛。因为比方说,你老是打麻将,你就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在做修行啰;而且,打麻将浪费了时间、浪费了钱,身体又搞坏了。那么,这一些不好——你要能够避免。所以,它就跟你一个戒说,喔,没有意义的东西,你不要去碰啰;不好的朋友,你不要再在一起啰。你先有那种布施方面的训练呢,你才有那个力量——现在遇到人家来找你打麻将,你可以说:「喔,我真的不去啰。」能够不管说以后他对我怎么样啰。这种也是要一种——心理上的一种力量,你才能拒绝嘛;你才能够——自己也想打,可是,想一想,还是肯放掉。这个都要心理上有什么力量——精神上的力量。

那么,持戒完了,为什么说是忍辱?所谓「忍辱」是说,你现在人在世间啰,你以为都讲道理吗?人家有权、有地位、什么,就可以压你呃;不讲理,你也没办法。那么,这只是世间的问题啰。你现在说你要修行啰,修行上呢,也是——哦,这个人不同意呀、那个人认为你应该要多顾家庭啊;种种的阻障啰、种种的批评啊,说,你们放生,干什么咧?每天杀了这么多,你们放得完吗?钱还要留着,家里需要啊,什么,很多、很多问题;你要修的时候,很多、很多问题。那么,他不能了解你这样修的道理的话,当然你会受到很多苦——人家的那个责难啊、阻障啊。那么,这个时候呢,你如果用打架的,你不但没有解决问题;用争吵的,你不但没有使他相信呢,反而就是更多问题出来了。所以,就是要忍让啰、要容忍啰,这一方面,呵。

那,这样一步一步修下去呢,它下面说,喔,你要精进。「精进」就是说,我听你讲,念佛、拜佛好啊,我愿意做哇;做了两天,有事情就放下啰;或者就忘记啰、懒得做啰、什么。那,这个当然——你这样摸一下而已,不会有结果的;需要说,每天维持一个一定时间,经常地做。那么,做得越来越多、做得越来越熟;那么,这方面做多了,心中的烦恼自然减少,世间的事就少去惹了。那么,你身心都渐渐地清净啊,觉得充实啊、安定啊;这样子。

那么,到这个以后呢,才有可能慢慢去谈到说,怎么样习定啰。你没有这些准备的话,你心是一团糟的,你去那里坐;坐再久,也是还在想那些事情,也没有用的,呵。那么,等习定习得好了,能够说,心里自然地,没有什么念头会起来;那么轻松的时候呢,哦,本来有的智慧,就有可能出现,而且佛法讲的道理,也比较容易了解;这样子。

那么,这些是一步一步修,有这个道理。另一边来讲呢,就是说,我们从果位来看,就是说,你如果是——喔,讲这个佛法最后的道理来讲,它是说,嗯,本来一切是没有分别,本来自然是——一切是没有任何界限;然后,自然是一体的。那么,这个所谓「一体」,就是说,任何你可以观察到的东西呢,它是——它也影响你,你也影响它;你也可以有什么作为,它的变化也会影响你,你的作为也会多多少少影响它;这样子。大家都这样——互相是因缘呐,这样的一个情况里面。那么,在这样的情况里面的话,那么,从这一边来讲的话,修「布施」的话,就变成说,原来抓着说有这些分别,所以呢,也不顾说整体的结果呢;那么,比方说,要囤货啰,等那个价格高的时候再放,不管你们需要、不需要,喔,我要做这样的事情。那么,他现在了解说,彼此互相的;那么,没有办法一个人好啊,都要彼此好,才好。所以,他转为说,喔,要怎么样互相帮助,促进这个整体的和谐、整体的好。那么,从这样的心态来呢,这个——做这个布施,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他的眼界不再是个人的问题了。刚刚我们那个讲次第的时候,还是从个人来讲嘛——我个人以前这样子;现在佛法教导我这些道理,说无常啊、什么,要放掉执着啊,我为了多做这个呢,我来学布施。现在是另一种眼界说,从整体来看——整体来看的话,整体好,我们这里面才会好。所以呢,布施就比那个还要容易了;就是说,这样子做,是合乎整体的利益。整体好呢,我不用想,自然会比较得到好处;这个社会安呢,我出去走路,才不会有事嘛。你这个社会都是抢的、都是乱的,你出去,就容易有事了;这样子的想法来做布施啰。

那么,「持戒」也是这样讲;不再是说,我这个人,我是多清净啊,或者我什么。这个里面都还有一个说——「我执」嘛。这从整体看的话,持戒是应该的;因为这样子呢,减少事端啰、整体和谐啰、什么;有没有?就是说,从整体地看,你看,你守戒,也不再那么困难了——不再是说,我个人勉强怎么样;而是说,我的眼光、心胸,就是这么大了。所以,守戒说,坏事不要做啊、好事要做啊;为什么?这样子做呢,整体的利益——个人在那个觉醒的道上,也容易啰;符合这一切。所以,我这样做起来,哎,像——比起以前来,是不是容易了?就是说,眼光能这样看的话。

「忍辱」呢,也是容易了。这个——本来就是世界这么大,何必在这一小点上争呢?让,也让不了多少;一切无常,因缘转变,等一下会变成怎么样,也不知道。真的「争到就是赢」吗?谁都不知道的;结局如何,没有人知道。所以,就这样——一点一滴、一点一滴的。这样呢,你换了整体的话呢,精进也变容易了;因为你不再是说,这只是我个人怎么样了;我这一些修法是为一切众生的。那么,一切众生——我天天看到报纸上写啊——这么多痛苦,电视里面这么多悲惨的画面;那么,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所以我现在这个精进呢,就是因为深切了解世间有苦,佛法是最后可以帮助我们的,所以我们不断努力。因为这个苦是无尽,我们不断努力,才有办法自己慢慢地觉悟、提昇,而且渐渐把自己的经验呢,告诉别人。你没有经验,你怎么样去劝别人真地相信你呃?你都不晓得是真东西,你怎么样说,哦,我相信、我相信;这个真好,我做过,所以我知道它好处?你没有经验,你没有办法劝导别人的。所以,这一些你看,一从——一有这个大的眼光看呢,那么,就都是非常容易,呵。后面的这个「习定」啰、「智慧」啰,这些也都容易趋入了。

那么,最后再来讲一个,就是说,我们怎么讲呢,都是——还是一个凡夫,想要得到佛的境界的,这种心态在学。眼光说是大了,其实也是想得大,心胸也都还是很有限的。然后再来,多讲一个,可能以前——有没有讲到,我都不记得了。就是说,从佛那边来看——刚刚那个说,无限一体那个,已经是佛的看法。但是,你要从「已经是佛那边来看」的话,那么,这样子的时候,你说日常生活里面修「六度」,那就又是更容易了;为什么?因为从佛那边来看,这些我们以为是事的,都不是事了;祂太大了,呵。在祂来看,整个是一体的。所以呢,这些你说布施的,什么,你平常是因为还有执着说,这些东西——分别啊,是谁的、是谁的,在那里心里放不下;在祂那里看,已经都没有这些分别了。所谓「布施」,也没有「布施、不布施」的问题了,只是怎么样是最好的应用而已。当然祂也不是说,会去抢别人的,说,这个不是你的,所以是我——可以随便用;不是这样呃。但是,就是说,祂心里面遇到什么东西,祂不再是在想说,这个是我的、那个是你的;而是说,怎么样才是最好地利用这些因缘。

那么,持戒、忍辱,什么、什么,就是说,从那么大的祂来看的时候,也不会在斤斤计较说,这个戒条是这样,这一点、那一点,在小地方在计较;不是这样的。而是说,怎么样子,合乎那个精神——我们主要精神是帮大家都得觉悟;怎么样做,合乎这个精神?都是很活的啦;你知道吗?可以调整的,不必那么斤斤计较于一些小事情上面。那,忍辱的,都没那个问题啰。你是心不够大,所以这些都要忍耐;心大的话,都不是事情。值不值得去跟你介入?在那里而已;除了能帮你开悟、帮助你佛道上进步以外,根本就不值得跟你在那里纠缠嘛;就是这样的意思。

所以,就是说,在日常里修「六度」呢,如果你整个这些道理都懂的话,其实重点还不是在于说,你一点一滴说——喔,当然你开始修的人,得这样啰,你这个——不要说,等我什么时候,才肯布施;那,你这个永远做不到的,永远没有那一天的。你总是量力而为嘛——现在能做,做多少;这是日常生活里实修是这样,一点一滴慢慢累积出来,你在这方面的成长呃。但是,你如果真地眼光那么大地、圆融地看的话,那么,你这个修呢,是活的啰;就不是说,一定计较说,哪里我非要怎么样有个表现、什么;都不是这样了。而是说,你的心态是不是真地为一切众生,很大地去看?然后呢,看说眼前的因缘里面,我能做什么,来使这个因缘更朝向使众生离苦得乐、朝向佛法,这方面去努力;这样就对啰。

好啰,这个讲的是抽象啦;本来就是一个抽象题目,怎么样用到生活里呢?这些话,你回去想一想、想一想。我希望你得到最大的利益,就是说,学习那些比较心眼开的了。因为我们学佛,你如果不是说想为一切众生、不是说看见世间苦,希望减世间苦的话,搞来搞去,还是搞个人;那么,也很难解脱,因为太有限了。你不管怎么努力,做的东西——很少。但是,你心那么大的话,你随时说,我做一切是为一切众生的话,你这样的心,跟实际上本来无限一体,又合在一起,又跟佛、菩萨的那种不断要救众生的愿力,都在一起,就很快、很快,会有种种的感应、会有不可思议的结果。就抓紧这一点,那么,认真地每天做你的功课;在日常生活里呢,能够怎么修这「六度」呢,多多少少往这方面做,那么,可以看到结果的。但是,日常生活里,也不见得任何时候都有机会去修「六度」啰;所以,最重要每天的——能抓多少时间做些功课,那是最基本。这个要是维持久了,这个人一生就会改变。好,就讲这样子。

吉祥圆满

二○一二年七月廿六日
佛安居    于古晋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十六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