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融与施身法  

 

MP3 A B

开示与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与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 讲于昆明君乐酒店

 

开示大圆融

顺法只有来昆明,没有要去北京,所以他想说,北京的题目里面有讲到「大圆融」的,他希望也能听一下。所以,我就大略地说一下。这个问题是在说,我们佛法里面,有种种的法啰;那么,通常说小乘的法、大乘的法、密乘的法。然后呢,有说「教外别传」。所谓「教外别传」,就是禅宗呢;它是说,我们完全不靠释迦牟尼佛说的话,我们还是可以达到释迦牟尼佛有的那个证悟;这样子。这个其实是很对的,因为你说一定非靠着哪一套话的话,那,这样的东西,是不是真的真理,我们不知道嘛。但是,这个东西真的可以不靠别人跟我讲,我自己也可能摸索到;那么,这个当然是真理的东西啰。当然里面有一个问题啰——你以为是的,是不是真的?那是一个问题,呵。

但是,佛法所以厉害,就是说,它不会说你非——就是这几本书里面讲的话而已;它甚至可以说,哦,我们是可以不要书的;这一点是很真确的。你要教给人的东西,不是一套想法嘛;最后的东西不是一套想法。那么,另外呢,到了密宗里面,它说修到很高啰,有所谓「大手印」、「大圆满」啰;那么,大手印呢、大圆满呢,可以说都是在讲「法身」,或者在讲「佛的境界」。所以,这些都是说是最后的修法,因为你根本还没接近的话,你怎么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以为在修,只是在抓一些文字,也没有用。那么,大手印跟大圆满,怎么分呢?「大手印」是说,你要是能够有那个经验,体会到说「法界一体是怎样一个经验」;有了那个经验以后,你在那上面习定,定在那个「法界一体」上面。那么,那个法界一体呢,照它的经验来说,是说一切都不见了,只剩下蓝色的光明;它通常讲,它叫做「无云晴空」。那这个「无云晴空」并不是说只有上面是蓝天啰,而是什么地方都只是蓝天——这个身体当然早就都不见了。

那,这些境界其实非常难的,因为照讲,你真正要能进入这个情况的话,首先,你习定的人呢,能够——当然早就没有什么念头会——杂乱的念头早就不起来了。然后慢慢呢,你去打坐的时候,喔,外呼吸停;外呼吸停的时候,肚子微微起伏,那是「内呼吸」(「内息」)。这些就是道教也会嘛,就是习定深入、心够清净,能够念头没有的,也都做得到。但是,真正你要到说,法身的光明会显的话,照陈上师的经验是说,连心跳都停,那就很少人能做到了;有没有?你定到那么深,深到说你心跳都能停。所以,这些是很难得的经验呃。陈上师开示是说,他一生有过四次这种经验——进入法身。而且进入法身,是说——他说,有一次呢,甚至就是完全黑暗,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全部是黑的。那么,这个如果我们照那个——密宗的书里面,它在讲,它说,你死的时候,经过的那个次序呀,叫「显、增、得」;先是显白光,然后红光、然后黑光。所谓「黑光」,就是没有光了嘛。那个不是跟他讲的经验就很接近吗?有没有?因为你要是心跳都停呢,你等于到了死亡边沿啰。你一般的人也修不到那个地步——你到那个地步,你也害怕,你也进不去了;对不对?你完全不顾这个肉体,生、死什么都不顾了,你才有可能进入那个境界。

那么,「大手印」在讲的,就是说,你要是有那个法身的那个经验呢,那么,你再坚固下去,然后你又不执着它,最后呢,你不管在生活里、什么时候,你永远都跟那个无限的一体的经验是配合得很好。这是他在这个——没有办法讲出次第来的里面,他也还是给你编了一个次第。

「大圆满」的话,它是乾脆讲说,连刚刚讲的这种次第,也都完全没有。它那个是观念上说,本来就无我;无我,所以也无可执;就是说,什么问题都没有,所以一切本来就圆满。那么,这个也不是强词夺理——哦,眼前我明明看到好、坏,什么、什么,为什么说这些都是「大圆满」呢?它的意思是这样:我们眼前看的都是有限的范围,在这个范围里,我们说这个是因、这个是果,这是好、这是坏;搞了一大堆东西。可是,它那个眼界是根本无限的;无限的时候,就是说,一切都是互相关连、互相影响;你要说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呢?它等于只是一个银幕上——一下显这个、一下显那个,显来显去,还只是这个银幕而已。从那个银幕本身来讲,分不出哪一景才是好、哪一景才是坏的,都一样;那样的意思呃——「大圆满」。它是一个「无限」的观念里面来看,根本连你佛法说,有苦啊、有无常啊、有什么,哦,问题根本都不存在;什么轮迴、什么——也不成问题呀。那本来是一直在变动的东西,从哪里算开始?从哪里算终止?不用去分啰;它因为那种观念,也没有我们平常所谓的「一个、一个」的众生的观念了。

所以,那个方法的话,它说「即见、即修、即行、即果」。它不再——没有办法分次第;平常所谓「见、修、行、果」的,那种次第也都没有了。那么,讲清楚了说,佛法有这种——种种方面的;原来前面讲的那个小乘、大乘、密乘,都是有阶梯嘛。《菩提道次第广论》啊、《密宗道次第广论》啊,都有,那个——《清净道次第》啊,都有这些次第的。那么,就我们普通人来讲,当然是要依次第修啰;你这些基本的弄不好,一下想要搞上面的,根本——你也碰不到;然后,你基础不稳,一下子就又回到原来的啰,都不行的。但是,我现在提出这个「大圆融」,为什么叫做「大圆融」呢?它特点在哪里?它就是说,原来我们佛法讲的这些,要么,次第讲得很严格,一路一路的;要么呢,太高了,都什么次第都没有了。大圆满——那个大手印,虽然它说有次第,对我们来讲,根本是分不清有什么次第;禅宗根本也没有这些次第。一个是完全——等于说没有次第;一个是次第很严格。那我们普通人呢,我所以提出来,也是说,如果你了解「果位」这种没有次第,而且在你这个修每一个次第的时候,你不要只在坚持你的次第;因为你坚持次第,是从凡夫这边想呃——凡夫这边想,你一阶要爬,都很困难的。你老是这样「我慢慢爬」——所以说,(凡夫成佛需要)「三大阿僧祇劫」,你慢慢爬吧。这隻蚂蚁要走完中国大陆,你看要走多久?一辈子也走不完,牠只好下辈子又来、下辈子又来。

所以,现在是教你说,你如果是——既然理论上我们都了解最后是无限一体呀、互为因缘啊,什么、什么;这些都懂了,有这么大的眼光,你现在虽然还是一隻小蚂蚁走第一步,你不管走哪一步,你要是都是不从你这隻小蚂蚁这边想,而是从那个最后的人的方面来想的话,你虽然同样是这样一步一步来走呢,你每一步都已经跟最后那个,有一种——至少是观念上——连在一起了;这样子把它叫做「大圆融」。就是说,原来在那里讲那个次第的时候,好像跟后面的连不起来嘛;这边是有限,这边是无限(指另一边),你怎么连呃?但是,我们每修这个有次第的,每一步的时候,我们都想说,一开始,就不是我一个人在修,父母啊、冤亲债主、六道众生,十法界的所有四圣——佛、菩萨、罗汉(声闻众)、缘觉众,上师、本尊、空行、护法啊,一切,什么,全都在了。每一次开始修,不管你是最开始说念个〈皈依〉、做个礼拜,不管你在做什么,都是全法界(一起)的想法。这样的时候,跟那个人心里老是抓一个——我在这里、在这里,我今天念了一千声了、我这个功德要迴向给我爸爸,什么、什么,那个就很不一样。他这个人,一想就是全法界在修啰;然后呢,修的中间当然是专心念佛、专心拜;做完的时候——迴向,又想是这么大。那么呢,每次他在做的时候,所有的佛、菩萨都在加持他,所有的众生都因为他的做而得到一些帮助。这样子,你想,这样子,虽然你还是一步一步做下去——大礼拜不能少做一个,也是要十万,曼达也是要十万;虽然不能少做一个,但是,你做这十万次,跟你那个没有这种观念,老在那里想说,我自己、我自己的,就很不一样了。你那个老想「我自己、我自己」的,你就很难跟后面那个无限的连在一起。你现在一开始就是——都是无限、都是无限;顺理成章,不知不觉,你就跟它在一起了。

所以,这是我这个叫「大圆融」的特点。在这里,其实这个也不是说——我只是指出来而已——不是说我忽然发明了;法界一体的修法的观法是陈上师教的嘛;有没有?就是——这个东西就是,你懂了以后,你的眼界已经到了佛那边;你再来看我们的佛法,正确要修,其实是要这样修,才最后能够跟那个最后的在一起。这就是大圆融的特点,只是指出来说,你——不管你修任何法,你不要忘记跟最后的那个结果,就要——至少观念上——联络在一起了。这样,你这一辈子修,就都完全不一样,很快有个结果。你想,一个人如果心眼老是那么大,他要做这些无常、出离、什么,就不会跟那个天天想着自己一点小事情,到时候要放,真的放不下了的一样。你天天看这么大;到时候一想,哎,反正最后也是死,反正——你不理;说不定到时候,它非理不可。这些早就想透的话,做起修行的事,就很容易了。那,「大圆融」就讲这些。

讲解「施身法」

然后,本净刚刚提到说,那个「施身法」也顺便讲一下。其实呢,在这个《大圆融》,这(本书)里面,我也是把那个〈施身法〉那一篇也收进去;为什么呢?因为当年我会想到大圆融,就是——我一看,我一生做的,哦,我在那里讲什么?〈无限一体的六度〉,那就是把大乘的那个法,跟这个最后的这个连在一起了。再一看,哦,施身法——我也是写「无限一体的」。其实我这一辈子,文章写来写去,就是在做这个工作,只是最后把这个名字提出来而已;有没有?最先我也不了解我在做这个工作;事后一看,欸,我到处都在做这个事情嘛,就是把所有的法都跟你讲成——你要跟最后的连在一起。

那么,这个施身法呢,它很厉害的一个地方是什么?最早当然印度就有这个施身法了。但是,妈几脑准祖师,她最大的贡献是什么?头一个呢,你说修「无我」、修「无我」,很难嘛,因为「我」去哪里找咧?可是,它这个——人对身体的执着,是很容易发现的嘛;而且一般也是以自己的肉身为「我」嘛。她就把这个——说,哦,修「无我」,你就从这个对肉身的这个眷念、执着上,来修「放掉」。你平常都只想说,怎么样让它更美呀、更舒服、更保护得好哇;哪有说,想说把它拿起来切了?这个完全——你要是没有想过的人,可能根本都吓一跳——怎么做这种事情?而它的厉害就是,它又没有真地教你去杀人啊;它只是观念上来修说,我原来一想到这个,就是要保护它,希望它好,什么、什么,现在反倒说,我就是要利用这个东西来修行。怎么讲?一方面去掉执着;一方面呢,我以前欠的冤亲债主,我这个就是来还啰。因果——我不还,我怎么能解这个问题呢?你最爱的要放得掉啊,而且欠的要还啊。她都利用到,而且她更厉害的是,她本来就已经讲了,她这个叫做「大手印的施身法」,就是她的贡献是什么?她就是不再把这个身执的当做这个「身」,她是整个——你看得到的东西,全部都想成这个「身」了。这个佛法观念的这些,什么须弥山、四大部洲、什么,所有的三千世界的珠宝,什么、什么,所有的东西,她都想成以这个「身」为代表。那就是说什么?她已经在——基本上看来,好像只是说,割自己的肉体、什么,可是,她就是在把对所有有形的世间、无形的世间,所有的执着,全部都放得开,都能够利用;不但是放得开,而且利用。她不只是说,喔,我丢了;她是说,我不但拿得出来,而且是要用来做什么?利益众生。所以,她这个——她那时候,其实就是「大圆融的施身法」;她就是懂得这样子做。

所以,她是真的非常聪明——她没有一步是只做一面的,她不是说只拿出来—— 拿出来,你白白丢了,你也没得到东西,别人也没得到东西;她是拿出来要供施、要还债。你看,就是每一步都是——放几千次,大家放不掉的,她放得掉。放得掉还不要紧,她好好地利用它,培养她这个大心、做这个大的事业,这就是她的智慧。而且她不只限于说,一个肉体;它这个肉体呢,你最爱的这个肉体,就是代表所有一切东西——好的,你都放得掉。你平常就已经习惯说,遇到这个,也是放、放、放;而且不是随便放,是有意义地放、做好事地放、怎么样还债地放。你看,聪明吧?喔,真正的智慧。而且,这个道理一懂,你平常自己在做事,也是可以这样考虑——我现在遇到这个情况,我该怎么做?平常都——我放不掉、我希望得什么,被这些绑住,所以你就做事都很困难。她反过来,她都是整个、整体想,什么都是可以放的;怎么样做,结局最好,我照那样做;这就是智慧啰。我们要是懂她那个精神,你生活里,一生不管算不算修行的部分,都是会变成很有智慧了;就灵活哇、灵活哇,你不被自己的心绑住、不被成见绑住,而且懂得是要去怎么样利用;就聪明了,呵。

好啰,真正精要,就是这些而已;其他都是——懂了以后,自己想一想,然后应用——自己怎么样应用这些道理,在你的生活里、在你的修行里?好,就这样。

吉祥圆满

二○一二年七月廿八日
佛安居    于古晋

二○一四年十月廿五日修订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十六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English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