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的生活  

 

开示与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弟子通透;笔录:弟子开明、欣悟
二○一二年七月二十日 讲于财团法人台北市艋舺龙山寺文化广场

MP3 A B

好,现在七点十分了呵,我们就开始呵。诶,大家晚安呵。今天的题目呢,叫做〈淡定的生活〉,这个题目是,这个通透——在这边的通透——他替我拟的喔。他想说,现在很流行这个「淡定」这个——说法呵。那么,用这样的名字可能碍于说,在龙山寺主办的是对一般大众的演讲,呵。那,其实我在他给我这个题目之前,我根本没听过「淡定」,呵呵,所以,他还寄了那个百度百科的那个对「淡定」的解释给我看呵。它里面的解释主要是讲说, 好像说,是一种态度呵。这个人能够在,诶,不管什么样的环境里面呵,他都能够淡然、能够镇定,而且能够积极的,有这样的态度的,叫「淡定」的呵。

那,这样子呢,在我们一般的生活来讲,当然是一个——很理想的一个——很积极、正面的一个生活的态度了呵。但是,我们如果要讲到,说,淡定的生活的话呵,要看到说,这个事情如果深入地研究的话,其实,怎么样才能真地做到淡定,是非常不容易的 ;为什么呢?因为不仔细去想的话,听起来好像说,一般人,喔,你遇事,你要这样子啊;这好像应该是很容易做到的。但是,既然讲到生活的话,我们人的生活,呵,一方面呢,你很少是就单独一个人嘛;对不对?你就牵涉到很多人际的关係啰!嗯,你的环境啰!那么,在现代的社会里呢,什么事情,变化这么、这么快,呵;科技越进步呢,哦,你越不知道——因为发展太快了,你不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多;然后呢,它的变化那么快呢,可以——一个行业,忽然间,所有的你製造的东西、什么,都没有用了。呵呵!已经没有人要这个东西了,呵。那么,变迁又是这么大,呵。那么,你做为一个人来讲,生、老、病、死的事情呵,随时可能发生、可能遇到。那么大的事情发生啰,那像我们刚刚讲社会忽然的巨变啰,那么,你遇到这些,你真地能够那么、那么从容吗?能够那么镇定吗?呵呵,能够还——还不恐惧?然后,还能够积极乐观吗?其实非常不容易,仔细去想,呵。

那,再来还要讲的是说,那,但是,这是相当理想呵;就是说,你人,当然免不了遇到很多问题啰,(要是)你心理上有一个健全的态度,那么这样的人生,当然是更好的啰。那么,接着就要探索说,那么,怎么样可以达到这样的理想?就是说,你一生有一个积极、乐观,又安定的那种心态,呵。那么,这样讲起来的时候呢,你要知道说,头一种,一种是教条式的,跟你就是说,喔,这是理想的,这是好的,你要努力去做到这样。但是,我们也看到说,遇到那么多问题的时候,不是说,你想要,你就能做到的,呵。那,真正要怎么样,你才能够有这些东西呢?呵。那,这里呢,就是说,喔,还一种方法,来设法说,我们怎么样可以真地达到这个呢?是——不是教条式,而是说,叫你去看说,人生实际上是怎么样的,呵。从这个实际上是怎么样的情况里,我们要来探索说,在这个实际情况里,怎么样有一个真正可行的出路?这是一个比较,喔,合理,而且真正有可能的路,呵。但是,不是说这样子就是容易的路了,呵。

那么,这个要怎么样去看呢?头一个,就是像我们刚刚讲的,一切变迁很……很快、很大,啊;人生什么时候会遇到什么事?不知道呵。那么,而且呢,我们人在整个社会里来讲,非常微、微渺,呵;整个人类在整个宇宙来讲,非常微渺——随时都有你不能掌控的局面出现。也没有人可以说,我希望怎么样,它就一定会怎么样;再多人支持你,也不一定——随时一切会改变的,呵。那么,在——先看清楚说,一切事,不断在演变中,没有谁可以说,绝对怎么样掌控;先要认清这一些啰!认清这一些的话,有什么好处呢?就是说,你就不会被一些,只是说,我强烈地想要、我强烈地期望,呵;或者,我认为什么是对,一定要照怎么样做;不会被这些想法绑住了。你就要很实际地看到说,嗯,很多时候,没有办法、没有办法。你没有办法改它的时候,你要学会什么?你要学会说,不坚持你的原来的想法、不坚持你的做法,你要能接受新的实际的情况,呵。那么,这一些呢,会怎么样能做到?因为你要是能这样的时候,你随时呢,跟实际的情况是比较接近的。你跟实际情况比较接近的时候,那么,你那时候再来想说,接着我该怎么办的时候,也是比较切合实际的;所以,你得到的结果会比较好一点。所以,这个东西,你希望淡定呢,不是靠着说,你坚持什么——我个性多强,就能够达到。反而是,你这个人懂得说,实际是这样,我们不能太坚持、太强要求,要能够——啊,变通,要能够——喔,看情况怎么样做,呵。这样子配合实际呢,那么,你比较有可能有这个「淡定」的这种态度,呵。

那,再来要讲的一个是说,就算你这样子呢,但是有时候,你遇到的事情,实在是太厉害了。你这个人——你看我们社会上,也有会变成神经病啊;有没有?有的会呆了、会什么……;为什么?就是说,所遭遇的,太、太强烈的,他没有办法接受了,呵。那么,怎么样的人可以不管人生遇到怎么样子,他还是能够,诶,接受它、面对它,真、真正地了解它?然后呢,心里平安地过去呢?呵。那么,这里要讲清楚的,就是说,哦,有种种的宗教呵,它在教我们这些;为什么我们要往宗教去找这个答桉? 是因为,你讲科学的话,它那一些方面,因为它强调说,这一些我们要必须在——我们可以实验的范围呀,我们有什么、什么资料,呵,做为我们的证据呀,什么。但是,你能够检验的、能够什么的,太有限了,呵。从这样子的做法呢,你没有办法为人生真地找到一个答桉。

但是,宗教有不同的啰!有的它叫你说,喔,你要相信一个造物主,那么,你就是放掉你自己,一切为了祂。这样子呢,虽然可以帮助你说,免掉一些,呵,你个人的、偏执的这一方面,可以从「小我」里面出来呢;但是,因为它所依赖的,还是一个信念而已呀!呵。那么这个东西,所谓「信念」的东西,说穿了呢,还是人心里面一个念头而已呀!呵;所以这个东西,不可能经得起所有种种人生的情况里面的考验,呵。反而是,佛、佛教里面它教的方法,它就是说,你看实在——实在的话呢,一切的东西是怎么样?就是说,一切东西,在人还没有起分别以前呢,其实无可分别,呵。那么,你起了分别以后呢,这些——你能够分别的这些呢,它其实是互相影响的,没有哪一个可以说绝对的标准,呵——你看是这样,我看是这样;你这样做,我、我会这样反应——互相的啦,呵。你要是这样子来看事情的话,那么,你处理事情呢,你就变成说,喔,只是我这边看、只是我……我这样做,期待别人都跟你配合;不是这样的。你就要学到说,喔,这有很多方面,会有很多种结果,所以我要选择一个,怎么样的,才能够大家都好。因为你只有自己好的,不可能嘛!他们也希望只有他好呀!呵呵,你如果选一个只有自己好的,那他们一定跟你斗的。你唯一能够真正使事情做得来的,就是说,在这个情况下,有这么多的方面、有这么多的选择,哪一个是每一个都觉得说,啊,只好这样子了,呵。

所以,但是这一些呢,讲起来是这样喔;真正在人生里,没有每个人都这样想啦! 呵。所以,真正你说要人生里,你能够心里有「定」、什么呢,佛法它教的是什么呢?它不是去说,喔,你要抓着哪一种想法,或者说,佛法教你这样,你就一定这样子,照这样就没有错;其实佛法不是这样子。佛法它虽然有说,我有这个法、有这个修了、有这个什么……,它所有东西,最后它是要教你怎么样?它是教你说, 你首先要把心里的那个成见呐、偏好啦、什么……,你自己要能清干净;清得干净,你才看得清楚一切。你看得清楚一切,那么你再来做的呢,才能真的是——这个——在这个情况里面,能够最好地照顾到一整体的,呵。

那么,这一些呢,说起来,还是很抽象;为什么?你真正遇到生活里,我在这个位置,你在那个位置,我有我的利益、我有——我的利害考虑,你叫我怎么样去——呵呵,放掉我的,或者叫你放掉你的?所以,这不是说,即使你懂了这些道理,还是生活里没有用的、还是生活里没有「淡定」的,呵。那,你要怎么样呢?这个东西就靠说,一方面,生活里呢,我们已经照这些原则的人呢,尽量地,遇到事情呢,你要放下自己的执着、放下自己的偏见、放下自己的偏私;然后呢,要开阔一点,去想到别人的感受、别人的考虑,啊——整体的事情。然后呢,还一个更重要的是什么?每天呢,你要开始作一些修行。这个所谓「修行」,就是说——因为不一定天天有那些问题嘛!不是说天天都有那个问题,你要怎么样处理,而是——现在都没有问题的时候,你要怎么样继续,把你这个人净化——把你的内心,使得它回到原来的纯洁的样子,呵。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佛法里面说有功课啰!叫你说,喔、你要每天念佛啊、念「观世音菩萨」啊,或者,持一个咒啊,或者常常念一个经啊,或者去拜佛啊。

那么这些方法呢,说穿了,它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是要使你从不断地「做」里面呢,慢慢你在做、做、做的中间呢,你这个原来一大堆的想法,这些呢,都松掉了。因为你心力放到这一些功课上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就少去烦恼原来的那一套;那么,靠着这样的转移呢,慢慢,你这个人的一切呢,都慢慢变得越来越回到本来的样子,呵。而且,在佛法这样来讲的话,它认为所谓的「善、恶」也不是说,哪一个社会认为的善、恶;因为每个社会标准、见解都不一样,这边可以说这样善,那边可以说那样善,谁知道呐?大家争起来,又因为这个「善、恶」在打架啰,呵。它是认为说,能够使你瞭解,这一切都是相对的,不再那么执着、能够——使你变成活活泼泼的,呵;心中是解脱的,而且因为心中没有什么——成见、什么呢,你自然地很安定的,呵。这个才是真正长远的,你能达到「淡定的生活」的、的方法,诶。

那,在这里面呢,还要讲一个。这样讲来讲去呢,这个人其实这样做呢,但是呢,基本上来讲,还是很难出来;为什么?因为,还是——已经这么多年习惯的一个「自我」的观念在那里,很难从这个「自我」的观念里面出来。你说,喔,你心要开呀、你什么的——你想来想去,总是想到跟自己有关的这一点点而已,呵。所以,你要真地开呢,就是在你做这一些功课,这一些——心灵上的一种锻鍊的时候呢,呵,你要怎么做?你要——就是说,佛法的术语,叫做「菩提心」。什么叫「菩提心」?你要去想到说,你看实际是什么?实际上是大家都有苦,而苦的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呵。那,也不可能只有你一个人好,在这——呵呵,全世界都在——为什么问题——伤脑筋的时候,你一个人哪有可能好;有没有?你唯一能够你好的时候,是你——怎么样子使得大家都好的时候,你当然也就比较轻松啰,呵。

所以,在这种意义上呢,它说,喔,我们所有的问题,大家是基本上一样的,做为一个有情是一样的——它也不只限于人类啰!所有这些,有感情的这些动物啊、生物啊、这些……,喔,牠基本上跟你一样。那么呢,你希望有淡定的生活呢,牠们也希望有快乐的、的好日子过嘛!呵。所以,他这样子的发心呢,他就想说,喔,现在呢,我来这里说,藉着这一些方法,使我自己变得纯净呢,但是我的目标,不能只是我一个——一个很净,也没有用,其他全部要跟你吵架的,那你怎么样子能够一个人得到安静?也不可能嘛!呵。所以,就是说,希望呢,喔,所有的这些有情呢,喔,都能够得到这个——用这样的心来修法。所以,在修的时候呢,你就想成说,喔,你的右边是父亲,左边是母亲呐;前面是跟你有关的人,或者其他有情,也不一定是这一生的,有的是过去生跟你有关的。那么,背后呢,是佛法所说的,六道的众生啊,呵,这些,你不一定看得到的,地狱的、饿鬼的、畜牲啊、人啊、阿修罗、天啊;这一些都一起在这样修,呵。那么,这样修呢,你会说,这样是不是只是你个人的想像呢?又有什么用呢?但是呢,你要想到说,在我们人起任何分别作用之前的话,其实我们的经验呢,一切都是整体的;在这个整体里呢,不但是有情啊,连无情也都是跟我们的经验,在我们经验里,是整个是一体的,并不是真地能分的。是我们起了念头以后,才说,喔,这是我、这是你,这是有情、这是无情啊!在你能够起那些分别之前,原来一切是不可分呐!

那,这个不可分呢,也不是一个空洞的理论,是为什么?因为真正地深入做了这些修行的事以后呢,他心中自己的这一些见解,慢慢松、松、松以后呢,他会有一些经验呐。这些经验呢,比方说,喔,靠祈祷的力量呢,诶,坐这儿,在远隔着太平洋的人,只要一个、一个电邮,或者一个电话来,喔,说有什么事,或有事情的人,给他祈祷呢,咦!他那边会觉得说情况改善啰!马上觉得有力量来帮助他啰!什么……;喔,这怎么一回事?这个呢,你若用我们有限的感官的来讲,没有办法解释啊。它连无线电都没有,不要说有个什么线路去接啰!但是呢,从这个,我们刚刚讲的这种说,如果你完全没有起任何分别以前呢,整个它本来自然是一体的。你要是这样去理解呢,就一点也不稀奇呀!是我们用肉眼去判断以后、去量了以后,才说,喔,那你是离我十万八千里啊!但是,在起任何这些分别之前呢,其实是一体的话,那,这里心念,那里能够得到结果,有什么稀奇?它其实是真地是通的;问题是,你被你的成见挡住,以为是不通而已呀。你要修到你这些成见都没有的时候,所以,这些祈祷能够帮助的事情都出来了,呵。

那,所以呢,就「淡定的生活」这个来讲呢,我的建议是说,如果你要想真正在这么困难的世间、这么複杂的人生里面呢,又不晓得会遇到什么事的人生里,要能够心里有个平安,呵,能够面对一切,而且还是积极地,不会恐惧、不会——不会说沮丧,呵,那么呢,真正要达到这个呢,真正需要的是,一方面在生活里呢,朝着这个说,一切本来是一体的、为一切去想的这方面去,来处理事情、来看你的人生该怎么做;而另一边呢,是每天在那里练习一些这些,呵,佛课啊,就是说,它使你越来越净化的、纯洁的,这方面去努力呢;那么,这两样配合起来,你才有可能慢慢嚐到,什么样的算是「淡定的生活」的滋味,呵。不然的话,其实是很难的,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怎么样子;你完全没有经过这样子的,呵,自己锻鍊、培养的话,真正面临的时候,是很不容易的,呵,嗯。

那,我的演讲呢,也、也都是,不是说,虽然给了我一个题目,我也会想一想、想一想;可是,我也从来不去——作什么稿子啊,要先写好,什么。都——当场,我面对这个问题呢,我就等于说,现场作一次思考,并且,同时就把我的思考的内容呢,跟大家分享;这样子,呵。那么,这样子也是告诉你说,你看,你说修行,你说,原来的东西,你不要抓、抓、抓,并不是变成一个不能做事的人,而是你遇到、随时遇到一个事情的时候,你当场你有多少,你就用那多少来处理它——其实人生只是这样子而已,呵,呵。我虽然来跟你讲的,就是我一生在这方面努力的结果——喔,我遇到这个问题,我只能做这么多;你想,你是不是也会这样子?所以,你需要做的,是你平时自己去培养;到时候你遇到你的事情,你有多少,你只能用那多少来处理呀!呵。但是因为,我心中没有先有一些成见说,非要背什么、非要讲什么;你看我今天讲,虽然平常都用佛法讲,我尽量没有用到任何——几乎没有用到佛法的名词,呵。我要能够说,随时——对没有学过佛的人,我也还是要能够沟通啊!呵。那么,就因为呢,我好像没有准备这样子,心里没有成见呢,我遇到这些事情,我都可以很轻松的。我来到这里,你看,我也不会说紧张啊,说不知道要该怎么讲啊、什么;我只要把我心里的话讲出来,就好了。

这个也是在教你说,真地过「淡定的生活」的时候,是怎么样子过。你不要担心说,喔, 我这样一直——你叫我放、放、放,我是不是到时候不会做?不会的。你活活泼泼一个人,你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做?反倒你越是心中轻松,喔,你是很踏实的——我平时已经有修了,心里够、够有对这方面有瞭解了,那么,你到时候讲的,就是谁听了都知道说,喔,只是心里的话,呵。那么,反而这样子,我觉得更容易跟人家沟通,可以把你真的经验呢,帮助到别人,诶。那,这个题目我想到这么多,我就讲这么多,呵。那么,再来呢,你们如果有其他的问题呢,欢迎你来问我,喔,嗯。

 

吉祥圆满

 

二○一二年七月廿九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二十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