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融的意义  

 

开示与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与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二年六月廿八日   讲于北京富力城

MP3 A B

就讲一下那个「大圆融」的意义,呵。就是说,我近来出那本书,那边你们有看到,就叫《大圆融》了呵。那么,这个、这个题目呢,我为什么提出这个「大圆融」,这个名字?因为佛法里面呢,这等于一个新的名字了,呵。本来是说,喔,有听过是「大圆满」啰;那么,这个跟「大圆满」又有什么差别呢?那么,我们要先讲一下说,佛法里面呵,它种种的那个教法呵,它是适应不同程度的人的;一般来讲,都是教你那个说,喔,从——像陈上师写的那个〈学佛的八次第〉呵;所以,以无常钱,买出离土;然后,下菩提种,筑戒律墙;然后才说,浇大悲水,施定力肥,最后才能开智慧花,结佛陀果,这样子。它的意思就是说,你做起来,当然是一步一步啰。那么,因为是一步一步呢,通常是叫做说,南传的叫「小乘」啦,或者「大乘」啊、「密乘」啊;它里面呢,基本上就是说,喔,先教你说世间是有苦哇;那么,你要「离苦得乐」呢,你要先一步一步的,才能够离开世间,专心地修。

那么,在这里面呢,你要先——小乘的强调说,你把自己修好了,你才谈得到说顾及别人啰。但是,大乘的时候,就强调说,喔,你修的时候,老是顾自己呢,你会习惯于只顾自己;所以,你眼界要想到是,要去服务别人啊、什么,这样子;都是有次第的,重点是在这里。到密宗里面,它也是这样讲;喔,你要来修密宗呢,你福报不一定够啊,你业障可能很多哇;所以,也不是教你——一来,就修什么密宗的高法。它是说,喔,你先要做「四加行」啊,要忏悔你的业障,要修「百字明」啊;你福德不够,要修「供曼达」啊;你对上师的信心要坚固,要修「皈依」呀。就是这样,都是有阶梯的;这是也——事事踏实地做,就是这样而已。你根本基础不稳的,你要达到忽然怎么样,是不可能的。那么,这一些呢,有很多著作啰,我们也不详细去讲。

所以,一类呢,就基本上佛法的教导,都是——是有阶梯、有语言文字;跟你规定戒律啊、什么,一步一步,很严格的。但是呢,另外也有叫做所谓「禅宗」的东西;它这个禅宗呢,它意思不是说禅定而已呃,因为禅定的话,小乘也有讲、大乘也有讲、密宗也有讲;就是「外道」,也有修「定」的,呵。那么,它这个禅宗的「禅」,是什么意思?它是「教外别传」;什么意思呢?它是说,我们这个呢,因为佛法要教你的是一个实在的东西,是真理呃;那真理呢,不一定说佛、菩萨安排的这一条路,才能够达到;这什么意思呢?当然啰,我们不能随便拿别人的话来——就说,哦,既然是真理,这个也真理、那个也真理;我这样子一定就可以修到。因为那些人不一定真地有达到佛、菩萨想要告诉你的那个境地呃;所以,你听别的路呢,不一定是对的。所以,我们平常都强调说,你要照佛教的这一套。但是它说,从禅宗这边来讲,是说,欸,这明明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哪有说只有一套教法可以传这个呢?其实这个东西,完全不靠这个;它——真理还是在的,每个人是有可能自己去发觉到真理的;它是这样意思。所以它强调,反倒是说,它为什么要这样做?是因为有的人,有了佛、菩萨这一套话以后,他整天照着这个话;除了这一套话,外面的,他不知道怎么走出去呃。但实际上要讲的真理,哪里是一套话所能包括的咧?这是一个活的东西,不是一个死的东西;你老是照着一套话的话,你死在里面,你完蛋了;佛要救你,反倒把你害住了,把你从世间的笼子拉出来呢,又关到一个叫做「佛法」的笼子里去了;这就完蛋了。

所以,禅宗是说,哎呀,大部分的人都是从一个笼子,又进另一个笼子;不行呃,我要教你一个没有笼子的,呵呵;没有笼子,你来吧。但是,这个就太难了;为什么?一般人想说,欸,说起来是很自由,可是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做,因为你要我走任何一步,我都是觉得要考虑、考虑—— 还是照原来的想法在做;就是说,还是在你的原来的一套里,走不出来嘛。所以,这个是非常难的一个事;而且,另一边来讲,这个禅宗不是任何人可以修;为什么?它这个——表面上它是说,哦,没有这一些东西;但是你想,他们是怎么样去修?他先就是要想说——相信啰;他其实只是靠相信呐,因为、因为没有东西可以——也没有文凭、也没有学位,怎么知道这是真、是假?就是相信,相信说有这回事——他能够相信,都不容易;这个摸不着的东西,你要怎么相信?

相信了以后,还要去找——哪个地方真有这个东西?找到一个师傅说,嗯,我相信他真有这个东西;而且古时候的人——找法,你想想看;他是说,喔,哪里听说是一个禅师啰,他就要过去呃。这一路,又不是我们现在又有地铁、又有什么;再辛苦,几天也到了。他不是呃,在路上就几个月、几年——走——这一路上去;家也碰不到了,身上东西也没有了;豺、狼、虎、豹、盗、贼,什么都可能遇上。就是说,几个疯子能够把命都不顾了,去搞这个事?所以,真正修禅的人是「凤毛麟角」;能修的,都「凤毛麟角」。而遇到了师傅,师傅又没有东西给你,呵呵,只是在那里好像天天跟着师傅转——诶,给他倒茶啊、给他煮饭啊;等下还要给他洗厕所,呵呵。你忍得住吗?你愿意吗?这里面你要想说,也不是那些人都那么笨;他就是有些经验,他说,诶,这里有真东西;他才肯做嘛。哪个人那么笨咧?没东西,我肯待下来啊?

所以,这些东西里面,虽然说,呵,完全没有东西;不是没有东西的。但是这种呢,你看,他强调的就是,不要有语言文字、不要有东西可抓了。说是说呢,人类呢,还是又留下了——禅宗语录啊、《五灯录》啊、什么录啊,一大堆了;所以呢,一留下来,又、又出毛病了。很多人以为说,哦,禅宗这个就是,哦,这个公案我也懂、那个公案我也懂;然后,我来讲一套话,那个人也说他懂禅,两个人就在那里套话,以为说,哦,我们能够这样讲的话,这就叫做「投机」,就是「懂禅」。其实都错了,为什么都错?它为什么头一步就是说,不能有这些可以抓的?因为所谓「禅」、所谓「真理」,这个东西根本不是人类思想范围内的东西。你想,你人类思想——不管你说怎么样,喔,我们中国文化有一套;说穿了,还是——你一套、我一套嘛。你有你的想法、你有你的想法,你那想法,只对你有用呃;你到哪里去,都——有听、有不听的——大部分人根本还不知道你想什么咧;这怎么会是真理呃?一定是超出思想的东西呃,呵。

那,这个、这个——超出思想的东西,你现在拿些话在里面转,你是自己骗自己而已。你太愚痴了,根本不懂什么是「禅」,你才会以为是那种;那种全是错误的。所以、所以,一般来讲呢,要参禅、要能够懂,真正是什么?是——非常难。但是,你要帮人家参禅,倒是容易。他跟你讲这些,不管讲什么,你都跟他讲说,「不是这个」,就对了,呵呵;免得他被那个东西骗住,那就对了,呵呵。

所以、所以,这个东西——可以透露一句,就是说,它是活的东西,不是死的东西。所以,任何你以为说,这样才对、那样才对,都错呃;因为这样对、那样对,都是死在一个地方而已。它是活活泼泼,没有什么对不对、错不错。懂这个的话,才有可能去、去瞭解禅宗那些公案在做什么。那个禅宗的公案,你不能说,哦,它这个是什么意思?你想意思,就错了;那是思想的。不是的;它所谓「禅宗公案」,它是一个记录——记录当时一个情境,说,哦,有个——这位是已经通达的,已经不被这些语言文字绑住的人;来了一个人,还没通达呢,他有疑惑啰,他就问他一句话啰;问了,或者做了一个动作、什么,他——这个通达的人看这样,他知道他迷在哪里呀,他的那个范围在哪里——他那个是反应,自然的反应,要——使他从那个有限的范围里出来而已。你要这样去瞭解,就比较有可能去瞭解说,这个公案为什么那样、那个公案……。而且,你不要去记呀,你不要以为说,哦,当时那个人做这样的话,每个人都要做这样子。以前一个禅宗公案就是这样子,有个人,他自己开悟就是——别的人伸一个手指,欸,他这——当下瞭解了;当下瞭解以后,所以他以后遇到人,他也都这样子做。他的徒弟看说师傅这样,他说,哎呀,这有什么?我也会;就是这样而已。结果他这个师傅知道他是迷执于「相」,就硬是把他那个指头就砍掉。它禅宗为了使你彻底觉醒,就是这样子的手段来做,喔。所以,以这一些——「禅」,我们能讲,只是这样,呵。

那么,再来呢,到密宗;密宗它修到很高的地方,它有一种叫「大手印」,一种叫「大圆满」。大手印跟大圆满,它是怎么样?它是要讲说佛的境界,等于是至少八地菩萨以上的境界;那个都是已经能够看到法身的轮廓啊、什么。那么,你有了这样的经验以后,你怎么样在法身的轮廓上,继续入定、继续去接近那个整个法身那么大、无限大?那么,那样讲大手印的时候,还是有个阶段;就是说,喔,你开始看到的时候,你就要坚定啊,就是说,你要继续能定在上面。然后呢,你如果对它有了执着,你要放掉,叫做「离戏」呀,这样、这样一直想。所谓「一味」呢,就是说,哦,不管什么时候,即使在日常生活中,你没有离开这个无限的——这个光明的一体,喔,这一类的;就是说,其实没有、没有阶段里面,它又把它讲成阶段,这种叫做「大手印」。

到了「大圆满」的话,它是说,哦,完全讲,就是佛的境界;佛的境界的时候,他都已经超越的人,所以也——没有——完全没有对立;没有对立的话,也没有佛、也没有众生。也没有佛、也没有众生的话,还有什么修的?有没有?你有一个「众生」,这边有个「佛」,那么,众生不如佛;所以,慢慢修吧!你现在——佛跟众生,分别都没有了,所以,你真地见到佛的时候,佛——他是因为——什么框框都没有的时候,他也不觉得你是众生呃,他也不觉得你是一个人呃、什么,他——这些观念的束缚都没有了;那么,在那个里面的,叫做「大圆满」。因为他看一切是一体,一切只是因缘一下——一下显这样、一下显那样;也没有谁得、也没有谁失,也没有谁对、也没有谁错,一直都是一体而已;所以,那样的时候,叫做「大圆满」。

那么,在这样瞭解了一下以后,佛法里这些种种不同的分别以后呢,那么,为什么要讲一个「大圆融」?它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说,这边是有阶段的,有东西可以把捉的,一步一步走的。你真地这样,照一个人说,我是一个凡夫,我要走到成佛。它说,喔,你要修多少?三大阿僧祇劫。那就是说,生生世世,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中间还有轮迴,谁保证你每一辈子都是往上爬?你等一下又做畜生去了、又下地狱、又什么啰。这个等于说,呵呵,从这个有限,要到无限——不可能一样。实际上讲,我们也不知道修佛干什么?这一辈子努力了半天,等一下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有没有?所以说,你这个有阶梯的,你要接那个无限的,等于接不上一样——那种感觉呃。

然后,另一边,这些不讲阶梯的,喔,禅宗啊、大手印、大圆满——太高了,我们根本——「莫名其妙」。就算自己想去做,也不晓得这样做了,是不是真地碰到了;那你要怎么办?一边是这么高、这么不可捉;一边是可能把你在那里,不晓得搞多久,都搞不出一个结果的。那么,这个等于说,要设法使整个这个——有种种不同的,而且理论上是有限、无限,差这么远的,怎么样能够融合在一起?方法就是什么?其实也不是我发明,就是陈上师早就教说,喔,修法的时候,那个「法界观法」;怎么讲?喔,这边观父亲(修者右边),这边观母亲(修者左边);前面是冤亲债主,后面六道众生;前面(空中)是十方三世所有的佛。所有的佛都在注意所有的众生,而所有的众生都在跟着你一起在修。每次一开始修,就这样想;修完了迴向,也是想这个全景。哦,这样子有什么好处呢?这样子就是说,即使你是第一天开始念头一句佛号的人,你那个心呐,是跟最后面那个无限的——是接上的。你这个修法就不再是说,哦,我老记得这是我的「银行存款」,就是只有我能用的。那你这样子搞的话,你这一辈子积了——算你最会赚钱,积了多少、多少;可是,你——过去不晓得多少辈子,欠多少钱,不知道;够不够还,都不知道!你说我要进步,也——呵呵——还是可能不能进步哇,呵。

但是呢,这回完全不一样;他忘记说这个是我个人啰,他一开始就想说,我是为一切众生修——菩提心啰;我是跟这个整个事情一致的,而且我这个做法呢,就是佛、菩萨的愿嘛——佛、菩萨也是希望所有众生得渡嘛。我这一念佛号,已经跟最后完全连在一起,这就是叫做「大圆融」。我的意思是说,不管你在哪一个阶段修哇,你都不忘这个整体。那么,你看这个修起来,会不会不一样?会很快不一样。那你说,我、我一辈子投入佛法——拿到博士第二天,什么都放,就开始弘法、开始实修了,喔。那、那,这样子,你说,在一般人来讲,很大努力,什么、什么;可是,从这整个来看,哎呀,你一个人小小的,你做的,算什么?几十年在整个宇宙来看,看不到一样;这么一点点时间,为什么可以替人家祈祷啊、可以怎么样、可以怎么样?为什么常常有感应、什么?不是靠一个人呃,靠一个人就惨了;哪有可能?根本不可能的。只要你想是有靠个人,就——根本都做不到的;完全就是靠这个「大圆融」,就是靠说,你一直是说,哦,我们自己修了一阵子,知道真有佛、菩萨这个事,你就是为佛、菩萨做,做的是为一切众生;就这样,就可以啰。我也没有什么办法,特别去怎么样,我还不是跟你一样,每天过日子,每天二十四小时?你也不多一分钟、我也不少一秒钟,大家平等、平等、平等、平等。唯一能不一样,就是说,哪一个真地照这个「大圆融」,这个方法说,一切为众生,投入了,真地这样一直做下去。欸,所有的事,就是所有佛、菩萨在做,不是我在做,就、就能够有特别效果;对不对?靠我们个人,哪有可能?你再、再做多少辈子,也是太少嘛;从宇宙来看,根本人类「微不足道」,呵。

所以,「大圆融」整个意义在这里;而且我为什么……?我是怎么样?我后来,慢慢看我这辈子在做什么事?欸,我每个地方都在讲这个事情。喔,我——人家讲——演讲要我讲这个「六度」哇,我就讲〈无限的六度〉;喔,讲〈心经〉,我就有那个〈心要〉哇;就这些——从事后一看,哦,这一辈子都是在讲这个事,就是都、都教你怎么样去圆融啊,呵。所以,我最后就提出来——「大圆融」,而且把有关的文章都收在这里面(指《大圆融》一书)。

这个你读一读,虽然不是每一篇都能读懂,因为有的甚至什么《密宗十二乘》啊、什么,那种理论呐,很深层;不必什么都懂。但是,真地读了以后呢,你、你只要有这个观念,你以后修起来,会很不一样,真地会很不一样。而且这些观念很重要——常常有的人,就是强调个人,都说,喔,你力量还不够啊,你怎么可以替别人呢?什么、什么。你老在这样子计算呢,你没有解脱的日子呃;修错啰!叫做「佛法」,一定离不开「菩提心」;菩提心正了,才是佛法,呵;记住这一些。然后你的功课呢,就是要记住这个,就是开始的时候,想一切众生、想十方诸佛;然后,接着呢,你念佛、念咒、念经,或者礼拜、什么,你就专心做那个,就可以,没关係;但到最后,要下座了,要迴向的时候,又想一下这个;习惯说一直都是这样的发心,常常去想这个「无限大」。那么,慢慢、慢慢,心量会扩大;修的呢,是真正佛法,会产生作用的,不可思议的作用,呵。你看,我们现在给人家祈祷,都是——到处都那么多名字来,都只要名字——不管你张三李四,也不管你住哪里,年、月、日,什么、什么,生辰八字,什么都不要;我不需要呃。它那个是法界,都是因缘所系啊;他只要有一个名字过来,或是说,我的谁呀、什么;这样有个线啰,连上了,那你就菩提心真实呢,力量就过去了,就这么简单。而且这个法界,它是——时空也是我们人想的啊,真正他本身没有什么时空的问题;所以,他不管你在哪里,只要这个线牵到了,哦,力量就可以过去,嗯。

好,这个——真的,它的意义就在这里面了,呵。啊,修起来,当然没那么简单啰;修起来,你还是——基本上开始,当然是唸诵啊、礼拜啊;然后,慢慢、慢慢,修久啰,这身心都调得单纯了,慢慢才可以修点气啊、什么,这样。呵,慢慢有作用,呵,哎。

讲的就这样,而且我这回在哪里?昆明吗?昆明讲了——已经有人请求,是因为他们没有来北京;这个相关的,也讲了一次。两篇都可以参考看,呵。嗯,好,就这样。收起来,嗯。

 

吉祥圆满

 

二○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
佛安居     于古晋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二十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