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定在佛法中的地位

MP3 A B

开示及总校:林钰堂上师
初校:弟子疾呼 笔录:弟子达实
一九九二年二月十六日 讲于台湾桃园

 

呃,我先讲一下,今天,你们拿到两张或三张的呵,那个是昨天在「电信学佛会」讲那个〈〈心经〉与〈大悲心要〉之会通〉的时候所分发的。有一张上面是——那一张粉红色的上面的是有〈心经〉,还有我彷〈心经〉写的〈大悲心要〉。那,另外一张呢,是毛笔字——是我自己写,字是不好,不过要跟大家结缘;然后就写我自己作的那一篇〈大悲心要〉,背后有简单的介绍一下,上面用的一些图章的意思。然后,另外一篇叫做〈住无量心〉,这是我今年刚写的头一篇文章呵,也打字出来跟大家结缘,这样子。那,关于——呃——〈〈心经〉与〈大悲心要〉之会通〉呵,我昨天——我有录音下来,所以我会寄一个录音带给法师呵,那你们有兴趣的人,可以从那里请一份去。然后在那个法师这里,也有个《莲香满檀岛》那本书里,也是我写的呵,有一篇文章叫〈智悲圆融〉,也是跟这个有关的,你们可以参考一下。

那,我们今天要来讲的呢,是说〈习定在佛法里面的地位〉。那么,为什么要讲这个题目呢?因为我们平常呵,开始学佛啰,那么,就——都会有人教我们说,喔,我们要来学打坐啊。打坐当然是非常重要哦,但是呢,你如果对于打坐没有一个整体的观念的话呵,一方面不容易——习定不容易有深的进步、不容易真地达到那个你所想学的那个程度;而另一方面呢,就是有些甚至后面呵,会有那个想不到的那个冲突在、在里面。所以需要有全盘的认识呵,才可以保证说,整个的那个学习呃,是很安稳,而且可以达到你真正需要的那个习定的目的;这样子。

那么,第一个呢,我其实已经写了一篇叫〈佛法习定入门〉,就是在这一本叫《曲十弹》的书里——法师这里也有,所以你们可以哟,呃,请法师复印给你们大家去看。那,因为这一篇如果要真地讲的话,我在迈阿密,去年讲——用英语讲呃,讲了三次,每次讲差不多一个半钟头。那,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嘛,所以我的题目就变成——我只讲那个不是详细的那个地方,而是讲它那个——就是说,在你习定以前,你要做什么?这样子让你知道一下说,它在佛法里面的地位。那么,这样你以后在习定的时候,你就可以检讨说,唉呀!其实要习定以前,应该有哪些准备的,我自己做到几分?如果做不到的话,要设法慢慢地连那些都要准备起来,那你才能真地达到好的结果;这样子。

所以呢,我现在就要先讲一些基本的原理。头一个基本原理呢,就是说,我们习定,不是说,呃——印度教有习定;对不对?道教也有习定,那我们习的是佛法的定。所以呢,在习定的时候,头一个你要知道佛法的基本原理呵,那么,这样你习的定才不会只是留在这个轮回里面的、三界里面的定,呵。那么,这个——这一点我们昨天就一开始的时候已经讲过说,呃——前天讲〈念佛法要〉的时候,讲过说,法界呵,是无限的一体,就是说,一切——其实呢,本来是没有任何界限的一体,呵。这个也不是说真地那么抽象的一个——你看嘛,你的眼界——比方说你的眼界好了,现在你这样看去的时候,这里面——在你真正看到的里面,里面哪个地方划一条线说,噢,这一条线的这一边叫做「我」,这一边叫做「你」?没有!其实我们的经验里,不管是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手碰到的,一切啊,它本身绝对没有讲说,哪里分你、我、他,有这一些界限;没有!它——而且它都是同时,一切同时来的;它是一个一整体的。

但是呢,我们人类因为需要用观念、用语言来沟通啊;那么,而这些抽象的观念呢,我们用久了,慢慢它在我们的脑海里形成了很多界限,而我们被这样的界限包——笼罩住了。我们反倒——就是说我们有成见,遇到谁,我们其实不知道,欸,上次他怎么样,下次——上次他说什么、什么——就那一些,你就来开始判断这个人是怎样、怎样。结果你看不到他真的是怎么样,你永远看到的都是他哪时候哪一句话、哪一句话。啊,每个人抓的又不一样;遇到同一个人,这个人觉得,唉呀,这个好亲喔;这个人觉得他好啰嗦;呵呵,怎么办呢?其实都、都是「一偏之见」,而你要怎么样能从这一些出来?呵。而且,你心里有这一些的话,总是有个负担在——我们烦恼的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你拉东拉西,自己编了一套故事,自己以为就是这样子,在那里纠缠,呵。

那,所以,要知道呢,就是——佛、菩萨教我们说,你要先了解说,其实本来没有这一套,呵。我们现在主要能够修行呢,慢慢把这一些烦恼都减轻了,慢慢回到本来是一体的、本来是没有分别好恶、没有偏私的;那么,你就会快乐,呵。那么,你要证入这一个「一体」呢,就是我们已经讲过,要用「开阔」和「无执」的原则;而且这些原则呢,就是要在生活里面要实际地做到,呵。不要说喔,来拜的时候,是这样子;呃,或者说,只有我们共修的,那么就可以这样——大家很好、很好;等一出去,就不一样。越是出去,那些不知道的,你越要做到,呵,那样才是真的地方;不要变成又一个家了,有没有?又一个、一个范围了,嗯。但是呢,这个除了用在生活里以外呢,有需要呵,我们——一般来讲,我们是靠念佛啦,呵;但是,你如果念佛念得多了,你要专门来修打坐啰、习定的时候,呵,那么,那个时候呢,你就在打坐里面呢,慢慢把这些原则呃,要在心里经过打坐的这个力量喔,成为你坚定不移的信心。你遇到这种利害冲突、什么,的时候,你都想说,唉呀,不要这一会被这个、这个利害,眼前的利害骗了;我硬是要相信说,长远地,我如果能够说「忘己利他」来做,才是对大家都好。所以利害关头就是练习说,我要坚持这个原则,这样做下去。那么,这样长远呢,你就会知道说那种快乐;所以,基本是这样子。

再来,就要讲到的基本原里是什么?就是说习定也有它的基本原里。习定倒——最主要,还不是说——哦,我在那里,喔,脚痛得要死啊,撑了几个钟头啊;还不是那一点。你要懂——它、它是有一个道理,你在那里到底是在做什么?呵。头一个呢,叫做「三业一致」,就是说,你的身、语、意啊——就是说你的行为、你讲的话和你心里想的,要一致。你不要——呃,见到谁,嘴里这样讲啊,心里有几分呐,什么——你在坐,也难免这样。但是,你要修行的话,你要改这个,因为你要是有这个,你绝对不能得到真正契入,绝对得不到那个。一定要呵,就是现在讲的,就正好是心里想的——也没有前面一念,也没有后面一念;这是做得到的,慢慢你会体会。所以是——「表里如一」,则吉啊;「自相冲突」,则凶啊。所以,有时候人家在讲说,唉呀!欸,比如说「因果」,你说因果,我看起来怎么——欸,这个人很好,这个人什么都很好啊,欸,为什么遇到这么坏的遭遇?欸,这个人很坏啊,有没有?欸,怎么这么「飞黄腾达」?那么,这个——一种解释是说,喔,「三世因果」啊,我们看不到啊——过去生的业啊、过去生的结果。

但是,其实呢,你现在在这里讲说,他——好人,好果;坏人,坏果,什么,是照我们一般的这个想法说,这是好、这是坏,在批评啊。你以为说,哦,他很早死,你就以为是坏的;你以为说,他一样做大官、发大财,你以为就是好的;其实不见得啊,为什么呢?你要知道,他一个恶念的时候,这个人——心——一个恶念,生、生理上就一个紧张啊,都是当时就报,不用等将来;绝对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那个——你看到的那一些物质的,他能享有多少呢?但是,这个积下来的结果,他那个——将来就——什么心脏病、什么胃肠病、高血压,什么都会有的,都是当时就报——不要以为那个因果、什么,还等三世呃。所以,这一点要很仔细啊,不要拿平常——你平常只看那一些身外物,那种、那种高低,不是真的高低。你就是心里有没有平安?这个——什么东西再好,你、你那个烦恼得睡都睡不着;这有什么好呢,对不对?

那么,第二个原则喔,叫做「身心互动」。就是说,你这个打坐呵,不是只是调心呐;我们人呵,这个生理跟心理互相影响;你知道吗?就比方说,你心里很平和的时候,欸,你就会觉得身体好像很轻松;你心里乱的时候呢,你就觉得好像很、很重;对不对?好、好像都不灵光了;有没有?呵,心理是会影响生理。身体也会影响心理——你身体很累的时候,心里就容易烦躁啊;对不对?你身、身体正——呃,洗完了澡,很舒服;现在又没有什么事的时候,你就和气多啦,对不对?所以,为什么要知道这个原理?你打坐,你不能说,喔,我可以身体不管,我硬要现在很累、很什么,你硬要去打坐,你当然打不好嘛,呵。你生、生活整个要检讨;就是说你为了要、要来学打坐了,那你就要说,我的生活要怎么样子有规律啊,那么,我不、不为了钱、不为了这一些世间事太累啊、什么,这样调。那么,我每天一定什么时候,这、这个身体也很舒服了,那么好好地来坐——这很重要,身心是一致。还有一点呢,你不能说,哦,我不用、不用注意健康。我跟你讲,你身体要是不健康,你根本没有那个精神去习定了。那个打坐不是在那里没有事耶、不是在那里要睡觉;它是在做一件事,它做的事就是说,最基本、开始就是说,要专心在一点呐。你要专心是很不容易的;我们在——比方你现在在做生意,或者你在办公室做事,你要专心一直做下去,其实也不容易啊;对不对?所以,它是在学专心啊,所以它不是没有事情,它是要你——要去打坐的时候,你是要去做一件事。所以你要注意到这一点,所以你也要保持身体的健康;很重要,呵。

再来呢,是更细的第三个原则,叫做「心气无二」。就是说,你身体也已经知道,欸,现在是舒舒服服,可以来打坐了呵,你要注意的是什么?嗯,这个呼吸啊,跟这个心念呐,也是互相影响的,呵。比方说,你现在——因为这个是比较,平常你若没有注意,你有时候不能感觉啊;你以后——听了以后,你可以去注意一下。就是说,我们同样是呼吸这个气啊,有时候它很、很缓和、很均匀、很微细;有时候——比方说,你快要睡着了,或着刚醒来,那个时候会这样子。欸,你正在忙的时候,有时候你就会生气,哈哈哈!那个时候那个气很粗、很粗重,呵。那么,现在怎么讲?就是说,你修心呢,可以去调气;怎么讲呢?比方说,你开始打坐,你练习把念头集中在一点了,心不那么乱了;在这时候,咦,你会慢慢发现,这呼吸就——自然地,就越来越匀和、越来越微细下来,就调下来了。你调心的时候,气也被调下来了;你并没有说,我要注意调我的呼吸,你调心,它气会下来。欸,同理呃,你调气的话,呵,你只要在那里,你并没有说,呃,我故意要专心啊,你只要这个——比方说,你现在心里很烦躁,怎么办呢?要我心——专心下来,又没有办法,这个时候怎么办呢?你如果调气,你就开始注意你的呼吸了,你就是、就是使它这样子,很匀、很缓地,呵——进、出,进、出,这样子,慢慢地,呵。欸,这样子做了一阵子呢,欸,你发现就没有原来那么烦躁了;欸,杂念就没有那么多了。所以这个表示什么?心气是「无二」。

所以,你要知道这三个原则非常重要。头一个,就是要一致,就是整个人生活呃,慢慢要改自己,一定要是一个——「表里一致」,身、语、意一致的。然后呢,就是说,「身心互相有影响」;所以你要习定的话,你也要注意健康,呵;那么,习定的时候,不能在太累的时候习定。再来,最微细的就是说,「心气无二」。所以呢,你现在是要调这个心呵,(师:有、有一个录音带,我们稍等一下。)你要调这个心呢,有时候可以用调气这边来。所以他教人家那个打坐的,有的就会——开始就会教你调气;这样子。你懂这个,你就知道,心气无二,两边、两边都要注意到,呵。

那么,再来呢,知道了基本原理以后呢,我们就要讲到今天的主题,就是说,那么,习定在佛法里的地位是怎么样?头一个呢,就是说,佛、菩萨讲的呵,我们就是——头一个,你不晓得佛法是什么,所以你要先去听啊、先去读书啊、先去学啊;你说,到底佛法教的是怎么样?在习定上,你就是要先读,或者勤向法师请教说,欸,习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先、先知道这一些。像我们刚刚讲的基本原理,就属于这一类,你要先知道这一些。那么,知道了以后呢,你还要想一想,喔,想一想说,欸,我是不是真地都懂了啊?啊,懂了以后,这个跟我的生活要怎么样配合啊?就是说,我要调节我的生活来照这个法来做啰。那么,接着呢,你才能真地开始去习定。就是说,我们平常说「闻、思、修」啊,这个习定是要经过闻、思以后,你才能修的。所以,不是说什么都不懂,他——就是说,就要来——就是这样子;那、那不是习定,因为你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呵。而且,你要是知道了以后,你这一坐,就跟人家不一样了;对不对?你已经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坐啊、注意什么啊,就很不一样,呵。

第二点呢,是说,你、你明白说,佛法的基本原理呃,在实践上是强调要「忘我利他」;所以,你要以这个「忘我利他」呢,做为你自己居心、言论与举止的规范,这样你才能达到呵,「三业一致」,而且是净化。不但一致——坏人也可以很一致啊,对不对?他可以,呵、呵,黑心开始,而讲坏话、做坏事啊;我们一致,是净化的,呵,朝着「忘我利他」去做。那么,你这一些——生活已经能做到这样呵,你才来习定呵,才有希望。因为现在大家最大的问题就是什么?每个人都说,我要习定了;每个人呢,世间的,全部都是放不下。啊,你只要在世间做事、世间做人,难免还是旧的那一套啊,呵;那,这样子呢,就是很不好;为什么呢?你开始你不觉得,开始的时候,你——比方说,你以前没有习定,那么,你这个烦恼不能停啊,那你很累呀;呃,那你现在一习定了,喔,你就好、好像说常常——欸,就比起以前来,没有那么多烦恼,因为你等于得到一个休息嘛,你有一个方法使你的心可以比较安啊,所以看起来是比较好了。可是呢,因为你这个世间的一套没有放下,你这边慢慢地培养起来,结果「习定」这个第一个工夫,就是使你这个心力集中啊——你心力越来越强了。心力越来越强以后呢,你习定的这一边是暂时地离开了世间了;但是,你世间这一套每天得进去做,又没有离开掉,但是你习定的力量也跑到世间这边来了,结果变成怎么样?你里头这个冲突啊,越来越尖锐;你两边力量都很大,有没有?你没有习定的话,你只是说,喔,我想、想要做个好人啊,唉呀,人在——身在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所以,就是这个、这个冲突还小啊,呵,你只是在观念的、那个意识的范围说,喔,这里有冲突。这个习定久,这个变成——心里打仗打很厉害了,噢,那个时候问题就很大。

昨天在那个「电信学佛会」讲完的时候,大家问问题,就有一位就说了,说:「你说我们要这样打坐,把这一些烦恼、什么,除掉。可是打坐的时候,又出来,怎么办?」我就跟他讲,这问题就在——这个东西喔,不是说,喔,我们临时——噢,是现在打坐,哦,又这个冲突,又来了。咦,有什么妙招可以躲开?不是这样的,不是挡一下就挡得完的。这个、这个——习定这个事情,是你整个人的改造。特别是我们佛法的习定,你还得学「忘我利他」,所以你这个、这个——整个彻头彻尾;你不彻底的话,将来就是那么大问题。然后呵,如果我们能够这样「三业一致」,并且是净化的话呵,然后我们再来修习;就是说,在你这个、这一些比较粗的——因为你打坐的时候就没有这些——呃,日常的这一些举止啊;比起来,这个只是内心的这个调,都是比较细的地方嘛;对不对?你这个、你这个粗的地方已经有一致了,调过了呵,那么,这时候你才谈得上呵,来——要除这个心里这个细的,这个调了,呵。所以,有这个外与内、粗与细的这个分别,主要是要知道这个次第。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哦,也是不要说——好像说,急着要习定。所以,为甚么我都是劝说先念佛?这个东西,我们讲过嘛,一点一滴慢慢来,那个——而且──其实,又是从根本的地方改;有没有?心、心是最根本的,你愿意从那里一点一滴这样改的话呵,那么,这个危险性小,而且,改是彻底地改,呵。那么,你不是说,你不要习定;你已经在习定的呢,也是要继续做。但是,你听到今晚讲的这一些以后,你就开始要去检讨自己——哪些地方,我还没有做到,我要去把它改过来——要彻底啊!这个不彻底,你将来害到你自己,呵。

然后,我们第二个刚刚在讲说,其实就是讲的是「戒、定、慧」。就是说,先要生活里「守戒」啊;这一些「做好事、不做坏事」,这一些都弄好了,你才谈得到习定。佛法里头都讲「戒、定、慧」,为什么先讲「戒」?就是说外表的这一些,你这些粗的要先调过了,你、你细的才能调。但是呢,再仔细地来讲呢,在实修的过程中呢,不管你说是「闻、思、修」啊,或者「戒、定、慧」啊,它不是那么呆板的,说,噢,喔,我一定要先把《大藏经》都读完了;这是「闻」啊。然后我又想,喔,想了几次,怎么样?然后我才能开始念佛吗?不是啊!都不是这么、这么呆板的,真的是这样一步一步来,呵。「戒、定、慧」也不是说,喔,一定要我这个人,这个言行一致、什么,都已经像孔夫子,「七十而随心所欲,不踰矩」了,那才来习定吗?也不是呃。就是说,你先知道有这个——大概这个程序,喔,那么,比方说,我们现在听了这些道理,喔,学到一个说,「念佛」这个方法了,那我马上可以念佛啦,何必再读什么经呢?欸,但是呢,你念、念、念,等一下遇到一个人跟你讲说,「唉呀,那个迷信啊、这个没有用啊!」;有的人跟你讲说,「欸,你如果天天喊我,我都烦了;你喊阿弥陀佛,喊这么多声,祂不烦吗?」那你说,怎么办呢?噢,你又有疑惑了。那个时候怎么办?再回去啊,只好再去找经论啊、自己再想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再找法师问啊;有没有?所以这个东西是——依这样圆环的,「闻、思、修」是这样、这样转的;那个「戒、定、慧」,也是这样子啊,呵。喔,我们做到一部分了,欸,我们习定了;欸,因为你习定了,欸,你慢慢地—— 一些偏执从里面出来了,你智慧多一点了;欸,你智慧和定力多的时候,欸,以前要我做个好人,很难,欸,现在呢,就很自然地蜕变成一个好人;有没有?这个也都是这样子——圆的;要懂这样子,呵。

那么,再来呢,我们看呵,释迦牟尼佛祂最先教的那个「八正道」。「八正道」就是说「正见」、「正思维」。「正见」就是说学佛教你的这一套啰!以前都认为说自己做中心,现在说,欸,不要、不要这样子了,要全体是一体,这样做中心来想。「正思维」就是说,你想事情——要开始练习,照这样来想了。那么,「正语」、「正业」、「正命」;「正命」就是说,你职业也要选择啊,你不要说,喔,我做个好人,我什么都、都很好;但是,唉呀,公司里,或者说你做的这个职业,有什么不正当;这样是不行的,呵,所以这个都要考虑到。那么,「正精勤」就是说,因为你要改自己呵,也不是可以说,喔,去法师那里听他讲了之后,说:「好啦、好啦」,但是回来又忘记,什么;不行呃,自己要一直努力啊,才改得过来,呵。那么,你看,到这样以后啊,祂才提「正念」和「正定」;有没有?「正念」那个——你以后要知道,以后慢慢问法师那个学术、论述、什么,那个也有点像习定呐。不过,你看,它排到那么后面去了,可见我们、我们要讲的——不是说,我们忽然提出来说,要把习定讲得太难了。不是啊!释迦牟尼佛原来讲的时候,就是讲得很清楚说,习定是后面的事啊,呵。所以,你要做这个,你自己要很注意前面那些——啊,我这里怎么样、那里怎么样,自己好好地看一看,嗯。而且,从祂这个、祂这个排的这个「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勤」、「正念」、「正定」,这样来看呢,你就知道呵,佛法的「正定」是——头一点,它要融通佛理,而且它要三业一致,而且要勤正修习;有这三个条件,呵。

再来呢,我们要讲说陈上师——他也讲过说,学佛有八个次第。这个、这个是很重要的;为甚么呢?因为平常呢,我们说:「喔,我学佛啊、学佛啊﹗」但是,他、他问的问题啊,都是那个说——唉呀!家里有蚂蚁啊,我可不可以杀啊?唉呀!孩子头上有跳蚤啊,我可不可以那个?这个当然也是问题啊,也是我们要去考虑的;但是呢,你如果生命这么短呵,你要在这方面得到真的好处的话,它倒不一定是说,喔,几百条戒条,我每一条都这样子。就是说,不是、不一定是说那个细节呵,你都要那样「一丝不苟」呵。啊,你永远只在那里注意这一点、那一点、那一点,它其实有大的那个步骤的地方;你大的步骤的地方要是——你们真地一步一步做到,你再来谈那些,还比较有意思。所以,现在就是要跟你讲说什么是那个大的步骤呵;他是用一个比喻来讲,就比较容易了解它的意思呵。

头一个,他说,「以无常钱」,第二个是「买出离土」,他其实——他意思就是说,你这个整个佛法呵,它教你做的一些事情,常常你会觉得,唉呀,说起来很好,离开我们生活太远了嘛,你讲的这一些根本都是不切实际的;但是呢,佛、菩萨讲那一些不是不切实际啊!只是有一个实际,我们平常没有去想到,这个实际就是「无常」这一件事。因为我们平常总是要继续生活啊,所以你整天想的都是说,喔,明天怎么样、明年怎么样、后年怎么样;你一直想下去啊,都是想到「活」的,你没有想到「死」啊。最近我看国语日报上,一位老先生七十岁过生日,他、他自己作一首诗祝寿。我已经不记得诗的内容,但是他就是说,七十岁怎么样啊、八十岁怎么样啊、九十岁怎么样啊、怎么样、一百岁怎么样,他就是往、往好的去想了。当然我们也希望他长寿啊,但是呢,实际的是怎么样?人生无常﹗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该你走,什么事情你打了如意算盘——你就是因为打太多了,才会「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你自己打太多了嘛,呵。所以,他提醒你这个事实啊,不是要——怎么讲?好像说挫你的兴致,呵,不是这样!就是说,跟你讲说,欸,还有这一面啊;你活一天的时候,就是往那边靠近一天了,呵。所以喔,你、你要是两边都看呵,你这个生活才是真的——不是说自己活在一个自以——「一厢情愿」的迷梦里面;你才能做很实际的这个打算,呵。

那么,所以我们要了解很多佛、菩萨教我们的——你要从「无常」来想,那你才知道说,啊,他讲这个,真的有意义。你说——你天天这样子,唉呀,这一些事情——名利、名利,烦恼、烦恼、烦恼;你要是想到「无常」,你就知道,何必呢?呵,明天生命就走了,你到底在干甚么?何必害自己害得这么深?什么都说放不下?(听众热烈鼓掌)对不对?到时候——一来,有什么放不下?全部放下﹗什么是真地你的?没一样是你的!到那个时候,只有什么东西真的有关啊?你这一辈子啊,到底是真心帮过人,还是欠过人?那个、那个——什么都带不走,那个是永远跟着。那个时候真正能救你的,只有就是说,我这一辈子服务,我得一点快乐;其他没有。搞清楚哟,其他都假的,嗯。所以呵,你从这边看的话呵,那么你——第二个,你就容易做了。平常说,啊,放下、放下;哦,法师那里有什么——法会很重要;啊,不过,哪里一个电影更好看啊!(听众笑)对不对?什么、什么,都有比较的嘛,对不对?啊,功课——喔,定课很重要、定课很重要;唉呀,八点档到了——(一看电视,时间就)过去了;有没有?

就是说,但是你从那边想,你现在没有病啊,你觉得好像说,你真正──比方说,你走——你不晓得怎么样走哇。你要是病苦拖很久、什么,的时候,啊,那时候你要念一声佛,都很不容易耶。所以,你要趁着你现在很、很壮啊,心里很没有事啊,就谢天谢地,赶快加油啊,把自己这个心力培得强一点呐,你到时候才有真的安稳。而且还有一点呃,你这边要懂这些道理,做好事、什么,那些恶业可以避免啊。本来是有宿业的啊;我们不知道过去生做什么事,会遇什么报啊,但是,真的大会变小、小会变无啊。那你要是懂「无常」呃,那么,你很多都可以放下,倒不一定人人都要做到法师,都要出家了。但是呢,你至少呢——欸,家里有家里的责任、办公地方有办公地方的责任,但是呢,你就不会说要去强求啊、要去贪图非份啊、什么;有没有?你儘量地就是说,这一些该做的,做完呢,我要争取一些时间呵,在那一个时间,我这一些就真地不管了——我已经缴费缴完了;这一边是真的我自己需要的,大家来做。而且,这个也不是自私自利啊,因为你哪一个念——修得好,你这个心力强啊,你替别人祈祷就会有效果呀。这——大家是一体啊,一体可以互相帮忙。你——比方说,哪一个有病啊,要往生啊,你自己念,可能不行,他已经不能念,都没有关係,大家互相来——都喊来一起念,那个、那个会很大的帮助,呵。所以这样子呢,你知道「无常」,你就做得到说「放下」,就可以有——那么,你放得下世间的呵,你才等于说,要盖房子,有了一个土地,可以盖了;这个土地,其实就是你的时间呐。你放得下,你才有时间真地修一点;你放不下,你永远没有这个时间,呵。

那么,有了这样的时候,你来——第三步就是「筑戒律墙」了。你要、你要种一个好东西呢,你要是没有筑个墙呢,等一下——欸,鹿来,就把它吃掉了;有没有?就是说,你要修行呃,你争取到了时间以后呢,你就开始要注意了——喔,我们交的朋友呢,都是这一些已经了解这个——要念佛。大家碰到了,就是念念佛;不会说,欸,来去打八圈吧;对不对?呵,这个很重要耶。你现在有争取时间,要是还是这一方面这样子的话,你也很难嘛;自己要选择了。就是说,守戒律了,呵。

那么,再来呢,「下菩提种」。「下菩提种」是甚么意思?就是说,你要了解说大家是一体啊,大家一样苦啊,呵。所以呢,就是说,你做这个,不再是为哪一个了——这个法,我们自己来修,自己会得好;而且要设法呢,遇到别人有苦,慢慢跟他讲说,有这个方法可以出来,呵;这就是菩提种,呵。(上师哽咽)

然后呵,「浇大悲水」。「浇大悲水」是甚么意思啊?就是说,你已经有心要大家好,你要真地去服务;从实在的服务里面,你这个菩提心才会发起来。你不能说,啊,我存好心、存好心;遇到要做事情、帮助别人的时候,总是退三步;那个——这个就不容易发出来。我们人不能只是在心里想,一定要做。你越做越多,这个——它越茁壮,它这个才会真地长起来;所以,「浇大悲水」就是要真地去服务,呵。那么,服务的时候呵,你要考虑到说,怎么样的服务啊?比方说,你说,「喔,这一些人没有饭吃,太可怜了。啊,好吧,我们煮些饭给他吃。」这一顿吃完了,他下一顿又饿了。这一些你当然也要做呢,但是呢,你要想还有更彻底的——他是不是只是吃完饭,就没有事了?他还可能生病。但是,你就算所有的病都治得好呢,他还有死、他还有轮回;有没有?那,我们、我们的力量也很有限啊,我们也没有那么多钱可以什么——啊,你没有、你没有饭,我谁都——我都可以给你;你没有地方住,我自己也只有一间房子。所以,归根结底呢,就像说,政府——他们在帮助人,他也会想到说,就是要甚么职业训练,就是要使他能够自己站起来,那是真地彻底帮他了;不是说,变成依赖你,那也不是彻底帮他嘛。你教孩子也是要他将来独立啊,对不对?呵。

所以,我们懂得佛法,也要知道说,也许世间的,我们做的,做不到那么多哇;但是,这个是生生世世的苦啊,他这个要是不懂得,欸,他下辈子又在、又在——不晓得甚么时候才、才得完的呵。那么,我们的服务呢,可以偏重在甚么?就是——这个超出轮回生死,这个彻底地解决他的问题的这个服务;也就是说,你自己要是——比方说念佛能念得好,那么,人家看说,欸,你为甚么那么喜欢念佛啊?喔,或者说你念佛,结果替人家祈祷有帮助啰,那么,人家比较愿意听你的话啊。噢,人家愿意听你的话的时候,你就可以劝他了,你说:「唉呀,这个啊,我以前也不知道;后来知道,做了这么多年,真的很好啊,什么。」再慢慢讲呃,一个劝两个、两个劝四个,欸,这样子,越来越多,这个社会风气就变了,你才有可能住在安乐的地方嘛;对不对?这整个社会,我们哪有办法——比较多是被社会带着走啊。唯一你能够说使他变好的话,就是这样——自己努力啊,呵。每个人知道了,就是努力、努力,咦,慢慢就变成风气,就是不一样了。

那么你看,到这里以后,他才讲第六步才是「施定力肥」,也就是像我们刚刚讲的,先要这个──外面的这个行为的已经调练了差不多了,才再来做这个比较心里这个微细的;到这个地方才去习定,才够深啊,呵。那么,经过定力的结果,再下去才说「开智慧花」,「结佛陀果」,那是最后面的事情,呵。

所以,我们知道习定的人要有「无常心」、「出离心」及「菩提心」;要有出离世俗、持守戒律及服务众生的行持做为基础,才能得到佛法的「正定」。所以,这个就很——大家自己要检讨,呵。自己的基础,哪一方面比较弱,就那一方面要去加强;这样子,呵。

那么,习定在学佛修途上有甚么重要性呢?头一个呢,它是戒、定、慧的枢纽,「承先启后」,所以我们讲说「戒、定、慧」。就是说,它「定」——正好是在中间;就是说,你要是有了定呵,欸,你守戒也容易;这个智慧要发展,也才有可能;为甚么?你没有定力的人,你心杂乱,那么,你这个不容易得到一个清明啊,所以你智慧就不容易开展,呵。那,你有、有定力的人呢,他不会说,欸,看到什么,就这样跟着跑了;那么,他守戒就容易了,呵。所以它、它有这个枢纽的作用,它是像挑担子——它是中心点,可以把两头都挑起来,呵。

第二点呢,它是六通的根本。就是说神通呵,普通外道的神通——什么天耳通、宿命通、天眼通、什么,叫做「五通」,然后,我们佛法有一个叫「无漏通」的。这一些通力是怎么来的?是有了定以后,慢慢自然发展的,呵。这是为甚么呢?你想想看,我们不是说一切都本来我们有的嘛,这一些我们本有的;但是,你没有定力的时候,是甚么情况呢?喔,你一下子心静下来,欸,可是马上又一个世间什么事情,又乱去了,这样子就——它这个本、本来的这个能力啊,你没有办法真地发挥出来;因为你没有——怎么讲?就是说,你、你平常在世间的活动,是在一个比较粗糙的层面,要到你静下来了,才到一个比较微细的层面的时候,才是那个神通的那个层面,呵。那,你如果只是偶尔这样静下来一下的话,那、那你怎么看到这边是怎么样?因为你又出去了,这样你就看不到。只有等你有了定力,你心都是一直这样很、很稳,很、很微细的时候,那时候你才能看到什么叫「定里的境界」 啊,什么、什么;这样子,呵。那你看,为甚么有的人生来,他就「阴阳眼」啊,他看什么、看什么;或者小孩子——小孩子心里世间事啊,还很少嘛,呵,欸,有的小孩子就能看到什么、看到什么;那个就是因为他那个时候,还比较多时间在——比较这个微细的层面。

那么,第三点呢,就是——它是佛法一切果位证量的基础啊;所有他能够修、修成就的呵,没有定力是不能成就。所以定力的修习非常重要,但是,我们一般而言呢,先要注意的是以前的——习定以前的基础,先把它培好。那么,你已经在习定的人——你继续,但是你要注意去培养你的基础,才不会发生毛病,而且可以进步很快。

然后,再来我们要讲一个叫做「习定的整体性」,呵。那么,止观的能力——就是说习定呵,那么习定的结果,你这个能力高低呢,它是怎么一回事?它是你心里面有一个清明的程度的综合表现,呵。但是内心这个清明呢,有赖身心的平衡发展与维护。这个是一方面要平衡发展,一边我们要很注意啊——注意调心、注意照顾身体啊、注意健康啊,什么。因此,你习定要顾及饮食,你也不能吃太多,也不能饿啊,呵。然后,你要注意卫生、要注意健康,这一些,要注意运动、要——(原始录音档未录到音)这样经过长久不断地努力,那么,你止观——(原始录音档未录到音)〔如果地基不稳就〕建一个楼,这个随时可能垮下来的;但是,你要是能够真地这样一致啊——我们讲要注意的这一些——什么发菩提心啊、做服务的——这个浇大悲水、什么,都做了以后,这个是很稳固的一个东西。如果不明此理,只把习定做为休閒的调剂呵,虽然可以得到精神上的化妆效果;就是说,你去——每次有打坐,欸,果然心里比较舒服啊、比较不那么烦躁啊,欸,一天工作的那个疲劳恢复啊、什么,呵。但是,这种是像化妆一样,因为他那里头没有改嘛,他只是外面暂时好看而已,却难形成安定生活的磐石,呵。并且呢,随着定力的增加,内在的自相冲突也会增高,十分危险;这是我们已经都讲过的,呵。所以喔,我想我们需要讲的呵,就是这么多而已;其他的,因为这里已经都写了呵,你们可以自己看。那,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再向法师请教,呵。那么,我们先就是讲到这样子啰。那,现在就看看说,有没有什么问题?

(佛法问答:略)

 

吉祥圆满

 

二○一三年四月三十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廿四日
养和斋    于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