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根本要义

MP3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初校:弟子疾呼 笔录:弟子通透
二○一三年七月六日 讲于台北大乘精舍

哦——今天讲的题目呵,是佛法根本要义〉。那,这个小册子呢——是我几年前写的;我也不记得。而且我通常写东西,我都会也翻成英文啦,呵;少数是先写英文,然后再翻成中文;这样子。那么,为什么会写一个这样的东西呢?是因为我以前在大学读书的时候呵,那时候有教授,他是很推崇那个(我是那时候读哲学系)——他很推崇那个英——哦——英国的哲学家罗素啦!然后他就跟我讲说,喔!罗素有一本小册子,叫做"The Problems of Philosophy"——就是《哲学问题》呀、《哲学的问题》。这个小册呢,很小本,然后里面的文字呢,也是很简短的,就我们普通的话,很少那种,哦——很长的什么专有名词,呵。可是他说这个书是值得背的,要背下来;我也真地背过。啊,为什么——这个书有甚么好处呢?就是说,他告诉你说,诶!哲学家们,你如果读一篇篇的那个长篇大论,他在讨论什么问题;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他要去讨论,你不一定知道。但是,那个虽然是一个小册呢,他告诉你说,在我们人类的知识上,有那些问题,基本的问题;因为有这些基本问题,所以哲学家需要去探讨种种的理论;这样子。

那我——我写这一本的时候,我的想法是这样子,就是说——佛法噢,这么多啦!诃,你每个人东学西学,就算你学了好几年,喔,现在遇到一个人,要、要您跟他讲一点,有时候有的人都说,我不知道从何讲起,呵呵!要么,太多东西,不知道从哪里讲起;要么,他——我想跟他讲,他不一定能接受;这个都是很困难的,呵。那——在我来想,是说,嗯——如果我写一个,就是说基本佛法是什么样的东西,我——因为我是又是受过逻辑训练的,我写东西一般都会比较有它那个理路,比较精简一点。那么,如果有一个基本的这个,那么让你读的话哪,喔,你以后遇到人家的问题,或是自己的问题呢,你就会比较知道说,嗯,我从哪里去想;因为您知道基本上是——佛法是讲什么,那你比较知道怎么解这个问题。而且,所谓这个问题咧,没有什么是「别人的问题」;就是说,要是他问的,你不知道佛法应该怎么回答的话,其实就是你的问题;为什么?不知道你哪一天会因为这个问题咧,你就,喔——退转啰!或者怎么样;想其他的,或者信错了,什么事都有可能的,呵。

那——虽然我今天是要来讲这个〈佛法根本要义〉哪,我并没有说把这个书又拿起来,要再读一遍、要什么,因为我觉得我们佛法都是跟你讲的说——「无常」哪!所以我演讲,从——很久以前,我就练习说,就是你当场给我题目,我也跟你讲,我有什么——这就真正我的东西;不是脑里编一套——脑里编一套到这里来,也不一定都记得住啊,呵。啊,而且你要想,你说,真正说弘扬佛法吧!几个人有时间跟你说,咱们来上个什么——多久的班——慢慢一课一课地讲;那种讲了很久,学了一大堆,嘿!怎么用到生活上,有时候又——又还不知道怎么办啊?而实际上更多的情况是什么?你跟每个人,喔,有多少机遇、机缘,会谈话谈到佛法有关的,或者说生活里的问题?啊!你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时间,你就要跟他讲——又要、又要让他多少了解一点、又要给他指一个出路,或者给他一个真正的方法——他可以——呵,不要说只是跟你讲了一大堆话,还是没有用的,呵。所以,这个严格来讲呢,你每个人呵——你说西藏啦,古时候的佛法的传授也是这样,就是说,彼此间有问答;为什么要问答?就是说这个佛法,你要去——是——实实在在要去帮别人的;那么,你帮别人的时候,他会问你什么样的问题,你不知道呀!你就是要当面——诶,你有问题,我来跟你讨论;可是,你自己要懂得佛法根本是什么,你才不会讲来讲去,不着边际去了,或者你不知道佛法怎么样把他引过来了,呵。

所以,其实严格讲,你真要学佛法,你不要以为只是老在那里读书、做功课,你就是在跟人家讲,呵,或者有时候,其实不应该是师父讲,应该是你们上来讲;你来讲,我来问你,你就知道你——你的漏洞在哪里;对不对?老是我讲,你光是听;听了以后,你还是忘记呀!没有用的!真正——我们要想到说,你是佛法要通达呵,就是要这样磨练。当年我自己开始学佛的时候,我就一直想说——这怎么办?怎么办?要找什么原则呵,才能够说生活里真地用到。所以我后来——像我早年的《劝念佛》里,我就提出来说,一个是「无执」,一个是那个什么——「开阔」。就是一方面是「无执」,就是要放得下;啊!「开阔」的方面,是你要积极地,眼光哪、情感哪、什么,你要去——不能只限于一个小地方。你要是找到这种原则的话,你生活里遇到事情,喔,你就知道说,哦,我至少有方针啰;对不对?再去研究说怎么样是实际做的,呵。

那,诶——比方说,你说,修吧!但是,你不一定随时有问题呀!你现在没有、没有遇到问题的时候,怎么样这个人还要、还能够进步?就是靠你每天有功课在做;那你每天做的功课,你要懂它是为什么。它是、它是——因为基本上的原则,是说——本来我们是佛、本来我们是没问题的、本来我们是清净的、本来我们是一体无限的,诶。现在为什么都是这么会计较、这么被眼前的小事就这样烦恼啊、纠缠哪、什么的?你要怎么样子从这一套烦脑里面出来,回到本来没有事情,好好的一个佛?所以这一些修法,就是什么?让你单纯化;简单讲,就是让你单纯化。你老是想东想西,就是自己编一套;然后这一套把你自己关住了,老是只知道这样想,在一个、一个蚕茧里面——习惯于蚕茧而不知道怎么样出去。它叫你说,哦!念佛啊、拜佛啊;不是很单纯吗?老是念一个经,不是很单纯吗?老是抄一个经,不是很单纯吗?做久了、做久了,你就渐渐地,这一套——自己编的一大套的,能够松掉;唯一能够松掉的方法,是靠——你在那里作功课的时候,不知不觉间,你的精力都不再去浪费在那个纠缠上;这样子你才出来呀。所以,你要——不管你修什么,你要懂它基本是什么道理;不然的话,你说,这多无聊——这歌、歌好听,我听几遍,也都讨厌了,你还叫我一个单调的「阿弥陀佛」,要我唸、唸,一直唸下去;怎么做得来?但是,你要懂得这个的话,你说,喔!这是救我的一条路呀,所以我需要这样练,呵;你要懂这个道理。

然后再来,你要懂一些什么基本道理说,喔!为什么有的说,哦——我们强调啰!我们要——欸——「观」啰,观呼吸啰、观念头啊,让它过。喔——有的又强调说,哦——我们要数息呀,注意呼吸啊!喔——有的又说要唸佛啊、有的说要大礼拜啊、有的要磕头啊、要什么。呵,到底、到底这一些,是一样,还是不一样?当然你说,都很不一样,呵呵!但是,你要了解,根本上都是方法来——磨练、修练这个人而已;而这个人是怎么样?他身跟心是紧密的一体的东西。那,你要修这个人,呵,你要么,叫他从身上做、行为上做;要么,你从心念上做起。心念上做起,当然也有种种啰!比如说,我给你讲律宗啰,一点一滴啊,行为上哪里要注意、要什么;唉哎!累死你。你要是研究,那么一大堆,你到时候说,我好像什么事都不能做,呵呵!每一步都好像破了戒,你要我怎么办咧?那——那样子学,你就搞错了。你要了解说,这些东西弄来弄去,是什么?你、你是一个身心纠缠的东西,你要怎么样从这个身心纠缠里面出来,这是真正这些法的真正目的而已。

所以呢,哦,你说,你在那里唸佛,你是干什么?你是让你的心单纯化;你心越单纯的时候呢,你身体、心理上没有负担,能够松掉的时候,它身体里面的气啊、什么,自然会走正确的路。我们的心在那里想说,现在说,修瑜伽、什么,说,喔,怎么样姿势,多对、多对、多对;但是有一点你不知道,就是说,你拼命要它对的时候,你那个观念,其实你达到的,不是它本来自然的——这是最难的地方。你真正能得解脱、要回到自然的,你不用去想它是对的——那个、那个才是真地对的地方。所以你这一些,唸佛的修法就是说,你唸、唸、唸、……,唸到你所有的自己后天的念的束缚都去掉的时候,它自然走对路的。

而且,我跟你讲这个,不是「空口讲白话」;我自己就这样修、修、修,身心有很多的变化——那个真正松的过程,我在作品里有写呀!这个就是说,你懂它的话,你其实不需要搞很多东西,你要么,修心;要么,你修气也可以呀!但是,你修心——因为身心是一体的,修心的时候,这个人,气慢慢就调好,慢慢就走对路了。哦,你偏修气那边,可以呀!你只要注意气,真地在那里注意、注意、注意,你心这边会单纯的——因为你没有时间去管其他的。唔!你如果懂这个的话,唉,有什么好争的?哪一边都可以进来;有没有?不要在那里吵什么——这个才是正统,这个才是对。唉哟!都是不懂,才会这样子;懂的话,哦,哪一条,没有关系。不要搞多,「一门深入」;因为什么?你这个不是很深入——喔,你那个——化妆一样;这种修行呵,没有用的啦——这几天比较用功,看起来比较漂亮而已;等一下,啊,一松懈的时候,那个老毛病都出来了——根本没有用。真正改,是彻底改;啊,要彻底呢,就是同样一个东西你一直做,它自然这个东西呢,就会深入去。嘿!这是有说不出来的深呐,但是,实在做的人,才会知道深浅,呵;这样子。

那——像现在要讲「佛法根本要义」的话,我也还是不去看它,因为这个可能是以前——是想说让你一个——哦——各方面,有一套的观念。我现在来讲的话,我还能够老是抓我以前的话吗?那这个人就被以前的话绑住了!不是的,我只是告诉你说,唔!我现在来讲的话,我们佛法里面真正重要的是什么?一个是「无常」;为什么?因为佛法它这个不是说,喔,我一套理论编了,给你一个「空中楼阁」,你们来吧!这就是净土,你来吧!不是这样的。它基本上是很现实;他释迦牟尼佛为什么好好的一个太子、好好的家庭、什么,都可以忽然都不要?他是看到现实——哎,这怎么办?将来有老、有病、有死,每个人都痛苦,怎么办?怎么办?他是看到实在的,他要去解这个问题呀!所以佛法是针对现实问题要求解脱的,呵。那,要看现实呢,最重要一个,要看「无常」啊!你自己在那里打的如意算盘、什么的,全是你自己编的;世界哪里照你想的呢?谁会照你想?每个人他有他的想法;一切无常,什么都不可靠。啊,这样的时候,你怎么还能安呢?这才厉害咧;对不对?

你要说「无常」,我只是担心、恐惧;那,这个提「无常」,也没有用啰!让你更害怕,还不如不告诉你,让你多几天好梦;不是这样。看了以后,他说,「无常」,客观地看,固然有坏的,但是,要是你懂得解脱的路,就是表示什么?也有可能改好——这就是佛法给你的希望。但是,你第一点是要看现实,不是说,谁说了就算;不是这样的。先看现实,佛法是基于「无常」上,你要懂「无常」;无常,那么,你没有妄想;你不再以为说,你是永远不生病、永远不老、永远不死(只有对小姐,你可以说,「妳永远年轻、美丽。」);实际上没有,对不对?呵!所以就是说,你先搞清楚佛法的基本态度——看事实;看了事实以后,我们要——就是说,我们还是要设法走好的人生嘛!可是你这个人生,你要踏实啰!就是要合于实际,你不要老在那里计划说,喔,等我退休,我再什么吧!等我什么,再什么吧!等我儿子结了婚、等我孙子怎么样、……。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不是这样的。

你要想说,随时都可以一切改变,趁着我现在还有时间、还有精力、还没有老,呵,还能做点事,喔,我这一生应该要怎么样走,才是很踏实的路、才是将来不会后悔的路?是这样子去检讨人生的。你要是没有这样检讨人生,谁要放弃这个一般世间的追逐,来在这里做这个什么佛法?喔,我们是——佛法,所以他真地肯修的人,是应该是,有那种眼光说,看到事实是这样,我不能再骗自己,老在一种妄想里面了;我要准备说,将来面对这一些事,然后我自己还是能安;不但自己能安,要是我找到这个解脱路,我还是能告诉别人,帮别人安哪!所以是很「大心」哪!一方面很真实,一方面很大的心,你才会走佛法的路。

所以,再来讲就是「菩提心」啰!哪!为什么一定要有「菩提心」?你没有「菩提心」,根本没有解脱的可能;你说我老想我自己,喔,那这个人,再怎么打算,打算来打算去,被自己绑住啊!啊,这个、这个怎么可能呢?这个世界这么大;你这个一点点的,你怎么维持说只有这个安呢?不可能的事嘛!唯一、唯一能够得解脱是——了解说抓自己其实是错误,要放掉;放掉以后,才看到说,全部一样,全部一体。所以,你是为一体在做的、为整体在做的;那么,这样的努力呢,跟佛、菩萨的愿是完全一致的。那么,即使你唸一声佛,那个力量也是无限的。你说、你说,我唸,只是想我要超出轮迴;那惨了,你以前造多少业啊!你现在这样子,喔,下了班,有一点精神,唸几句,你这样子要抵什么业啊?根本不可能的事嘛!你这一辈子完全关起来,整天唸,为自己求,也是解决不了问题呀!因为太有限了。唯一能够使你——呵,做的这一点点佛课,这么——你还剩几天活着,谁知道?你的精力,做的这么一点,能够有点结果,是因为你了解,「自己」是虚妄;只是为一切在做,那么,你做的任何一点,都是佛、菩萨在做的。这样的时候,就是真正的佛法。

那么,为了达到这一点,你要知道的就是说,你做功课的时候,你要想说,呵,前面是所有佛、菩萨在看着——祂是没有时空限制的,呵!不管你在哪里做,祂知道的;你心如何,祂知道的,呵。那么呢,你是为一切众生做,所以你就想说,所有众生也都是向着佛、菩萨在做。你如果常常这样想来做;做完了迴向,又想到说是这样子。那么,你这个人,心慢慢会开呀!心慢慢开,你做的这个——真正佛法,你要记住这个。没有菩提心,不管你什么传、什么、什么,没有用,全部假的;什么传承,什么都是假的,没有用。只有「菩提心」真的,呵,直接就是跟佛、菩萨接上去了。这是你最重要的地方,呵,「无常」跟「菩提心」。

然后再来,是什么?你要看穿世间这一些,真的最后没有什么用。随时你一个病、随时一个什么,你有什么?什么都没有啊!再多的家财、再大的地位,忽然就是什么都没有啊!你那时候有什么力量,心里是安定的,诃?谁会理你啊?谁会管你啊?你平常有爱,那时候了解你的爱的人才会照顾你;只有这样子,诃。所以,你要自保和保大家,只有这一条路;呵,就是真正为众在做。那么,长远去,不但自己有好处,而且慢慢你修的,跟佛、菩萨的愿相应,那就能够帮很多人,诃。

欸,这些都是一辈子的经验呵,跟你讲。那,另外呢,你在做的这个时候,你了解世间没有用,你佛法上,你要尽量投入。这个东西没有偷巧的,没有谁可以说,喔,这是大法,喔,师父你赶快教我一个什么大法。唉哟!没有什么大法,只有一步一步。你结了这么多结,你外面的结还没有开,你里面的结碰不到;怎么开啊?一定是踏实。所以我说,唸佛、什么法,就是「阿弥陀佛」四个字;其它都不是这个法啰!你心总是在这四个字上呐,你是在修这个;其它,不是啊。呵,你什么都不用管,那么你真地这样做下去呢,你做几分,解几分而已,谁也帮不了你忙;唯一的是说,哦,你、你心是为一切众生,跟佛、菩萨——愿结在一起,那力量很大,真地可能——哇!很快、很快,一层一层松了!

但是,这个你不是真心彻底,哪有办法咧?诃,所以要了解这个。就是你要投入;投入,而且要长远。不要在那里——哟!什么——要很多人呐,怎么样呀!好像很有场面、很热闹;不是这样子的。修行——这个本来一体;本来没有时空、没有任何限制的;就是你在这里好好做,这就对了。不必管有没有人知道、不必管别人想什么,自己一直在为着一切众生,好好做这些功课,呵。遇到事情,尽量修容忍、修无我,修让的、不争的,怎么样子忍耐就好,呵;这样子就对了,没有多的话。这一些记住呵!这样子做,做得一些年以后,你自然看到很多结果——自己经历了那个身心的解脱。

诃,欸,所以这个来讲——变成我现在来讲,实修上最重要就是这些呀!我才不管你写什么「佛法根本要义」,那是满脑子一大堆观念的人,要去那里抓什么理论、什么理论;到真地修的时候,谁管你理论?丢掉吧!没有用!佛法不是要你记一大堆东西,遇到人,很有学问,讲东讲西,喔,引经据论;没有用的!真正的问题是,车子撞过来了,你怎么办?诃——车子撞过来,你、你那时候怎么办?这一类的,才是真正佛法要你去学的东西呀;不是什么一大堆理论呐!干什么?呵。、你能够遇到什么事情,你没有事,那、那是一步一步在正路上走了,诃。不要以为说,我知道很多,就是很了不起;没有用的,欸,因为你不知道你下一刻就会遇到什么问题。

呵,那当然啰!这个呢,还是我觉得是应该是,还是回去有看的价值;因为什么?像通透,他是也是摸索过的人,呵,读过很多理论啊,什么、什么、什么,搞、搞到后来,就发现说,唔!理论一大堆,要讲,又讲不出来;然后,又跟生活又没有关系;啊!不晓得花那么多时间,在干什么?然后,看到我的这个时候,欸!怎么可以这么精简的文字,把那么重要的东西,都、都已经讲好了?他就觉得很重要了。所以,如果你还在摸索,还没有到通达佛理的阶段呢,你可以背这个书。我的想法是这样,因为这个是很不容易的——要很懂以后,才能够这样很简短的一个文章里面,把佛法的根本都给你排好。那么,你要是会背的话呢,这个东西在你里面——慢慢酝酿。你有时候遇到跟人家讲、讲解佛法,要劝人家的时候,开导人家的时候,因为我们总是菩提心嘛!知道多少,帮他多少,帮他看开一点呐!有个解脱的路呀,有个修法,都是可以做的。并不是说要我多棒,才能够帮别人;不是的。我有多少力量,遇到有缘,我可以劝他嘛!那、那时候,有这些基本的观念在的话,就可能你讲的,比较不会「脱线」(台语,意思是「离谱」)、比较不会走错路,呵,诶!但是,最后还是、是要忘掉的;我们佛法不是要你去背东西的,是要你活活泼泼的,呵。像我跟弟子在一起,整天就跟他们开完笑;可是,像是开玩笑,其实是、是——他们要是学会能够不要被我「亏」(刮,台语),就很厉害了——因为他都是随便讲一句话呢,我就讲一句话,就是把他的弱点打到了;他又跑不掉,他只能苦笑,因为师父讲的又、又好像很有道理;嘿,明明是胡说,可是有道理,他又不知道怎么回,呵。你看,这个就是说——最后要学,其实是这个「活的」。「活的」这一点,很不容易;你要学会自己怎样变「活的」,不是一个「死的」。我们做佛教徒,不是变成一个死死的人,只会说,喔,我一定要怎么样——见到佛,会拜,什么的。不是的;是一个活活泼泼的,才对呀!呵,佛要教你是解脱的路,不是死的路,不是死在那一点上面的路啊!

呵,诶,那今天想到要讲的,就是这些,呵。

 

吉祥圆满

 

二○一三年十月廿五日
养和斋    于加州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四月廿九日
养和斋    于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