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做甚么

MP3

开示及总校:林钰堂上师
录音与初校:弟子疾呼 笔录:弟子达实
二○一四年七月廿二日 讲于马来西亚古晋佛教居士林

今天呵,这个题目是因为那个甚么——疾呼呵,每次跟我出去——那个——到处弘法。她说啊,师父你讲的都一样;我一开始讲,她都不听了,她都念佛去了,呵呵。那、那时候,有、有没有办法呢,啊——讲、讲些新的啊?不过,我所以每次讲都差不多呵,那个原因是为甚么?是因为——比方说,我去到哪个地方,都是很久才能去一次呀——要跑很远、飞很久,才能到的。那,跟那些人见面时间,也是很短嘛;那在短短时间里面,你想跟他讲的,就是说,希望说,这么短时间,真正讲的是对他真正有帮助的。那,所以讲来讲去,都是这个,呵呵,只有那一点点东西啊——不、不会想说去讲很多佛教理论的东西、甚么。

那现在呢,就是说,我们平常说,说法的话,噢,上面的人在讲,下面的呢,哦,有的等一下听得没兴趣,开始打瞌睡了;啊,讲的人也不知道说,你听了,懂多少、甚么,都不知道的。所以,我觉得方式也要改一下,不只是讲的内容要改,方式也要改;改成甚么?现在你看,连那个电子游戏都是要互动的,就是说,不是只有单方面的说——活泼的电视节目,那个广播电台的节目啊,也是要你们——哦,打电话来吧、投票啊、甚么的;你知道吗?互动的。所以呢,我今天这个呢,你以为说,你呀,又是要我来讲;这个其实是,你看,是题目哦,这个好像钓出一个鱼饵,要钩鱼一样;把你们钓来,就是要——我是要问你们呢,呵呵,这回是要你们来讲,你要告诉我,你学佛做甚么?因为你们不是说,很多都学佛很多年了吗?你学佛是做甚么的?呵。所以,我要先从这样子开始;所以你们告诉、告诉我说,你学佛做甚么?

你学佛做甚么?(上师问听众)呵呵呵(上师与听众笑),你要讲啊;你不讲,我没有话讲,呵呵呵(上师与听众笑)。你说啊,随便讲呀!以下是上师问听众学佛做甚么(略)。

所以呵,刚刚大家讲的呵,其实,现在我、我来讲说,我最先——我在想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是为甚么?就是这一句话呢,可以问到的东西呢,就包括「因、道、果」。像有的人说,哦,我学佛,因为我要成佛;他重点是,他对这个的反应是说,我的目标在哪里?我们学佛的目标在哪里?有的说,哦,人生太苦啦!烦恼多啦!我要离开啰!我希望将来能有甚么好的——这个是他的动机呀,使他来的这个原因啊;还有的是说,哦,这个呢,坏脾气啊,贪、瞋、痴啊,这一方面是甚么?就是你中间——你要修的东西呀!所以这个问题很好,就是一句话——学佛「因、道、果」,其实都问到了。啊,你在回答的时候,你只想到一个你自己直接的反应,啊;其实,这个题目可以「因、道、果」都讲到,诶。

那,为甚么这个题目有值得我们来这样探讨呢?这是因为呵,嗯,这是因为我们大家都说,哦,我学佛啰、我佛教徒啰,都是很多年啰。那,有时候就好像说,你开一个公司,你也是要检讨、检讨说,到底为甚么赚钱啊、为甚么亏啊,为甚么做得成功、为甚么做得失败呵?那你想,我们说学佛,整天在说学佛、学佛,你不检讨自己到底为甚么——你、你,说不定你做的,跟你真正想的,已经有偏差,你自己都不知道。所以就是说,这一个问题也是让我们说,每个人你要自己反省啰;就是说,你到底真的是在做甚么啰?呵。不是只是说,哦,我习惯啰,我就是这一群佛教的朋友啰,大家见面,就盖一盖啰!嗯,然后不高兴的,骂一骂啰;就是这样子啦,跟普通人一样嘛,呵。

所以,既然提出来说这里面有「因、道、果」的时候,你每一个地方都可以去想啰;你是为甚么开始想要学佛?那是每个人因缘不一样啰,呵。那么,但是呢,从佛法来讲,你想释迦牟尼佛——我们应该多注意祂的生平呃;你想说,他的环境,从世间人的观点来看,当年他未出家的时候,他又是太子、又有家庭、又是健康、又是年轻,有什么理由跑掉啊?呃,一般来讲,不是发疯了吗?就是说,世间来讲,他算是最、最幸福的人啰,他为甚么要跑掉?呵——就是因为甚么?他那个人太聪明啰,他那时候就先看到说,唉哟,这个东西没得长远嘛;呵,后面谁都一样——老、病、死啊!你都会遇到啊!啊,这个问题要是没能解决,那你这一辈子也痛苦。将来——他们那时候的人是相信有轮迴的呀——印度的社会,将来还是重複这个问题而已。所以他就觉得,噢——而且他很懂「无常」这一点呀。你说要我们现在——多少人都是说,哦,我学佛啰,等我退休怎么样、等我退休怎么样;有没有?他都想说等他退休呀。可是,我们现在——马来西亚的人特别有警觉到「无常」呀!你看,莫名其妙就——一个飞机又没有了、一个飞机又没有了;谁给你保证等一下怎么样子?没有——对不对?无法控制嘛,呵。所以,他就是很——太聪明,先看到将来,又看到「无常」;所以他就说,要是这个问题没有先解决,那——反正甚么最后都是一下就空的,甚么都没有的,所以他才能放得下,呵。

所以,这里在「因」上面呢,他教人家的时候,所谓那个「四圣道」,头一个也是讲「苦」嘛;没有问题的话,谁要来学佛啊?世界盃比较好看啊;呃,一直念「阿弥陀佛」,干甚么?又不能赚钱;有没有?真的呀,你到底要干甚么;有没有?可是,我们为什么会要找?因为人生——你有知道有苦的时候,你为了离苦,你要找出路嘛;出路的时候,你只要讲——懂得那个道理说,为甚么这个方法——「念佛」这一类的方法,可以帮助你离苦,慢慢得到心中的安定,身心都得轻松、解脱,甚么。你要有这样地看了以后,别人看,莫名其妙的,你都做得下去呀!因为你真正做以后,嚐到里面的好处嘛。然后呢,有的来——他的因,他说,哦,我脾气不好啊、我有贪、瞋、痴啊,我想要去掉这一些。这个也是认识到说,你这个苦的因缘、根源在哪里;每个人有他的问题呀。但是,佛法它是更彻底,它说,你这个根本哦,所谓「贪、瞋、痴」,是甚么、甚么、甚么,最早出问题,叫做「我执」。可是,其实比「我执」更微细的地方就是,开始有「执」啦;就是说你开始有分别,那个就开始抓了。你一觉得这个好、这个不好,你当然就开始希望说,再来还是好嘛;哪一个人希望再来还是不好?呵。你一开始做这一些的时候,然后接着又因为我们在社会里长大,我们有观念,观念就帮助你把这个——你的执着越深呐。

所以,它真正归根结柢,它说「贪、瞋、痴」怎么来?是因为,先想说有个「我」嘛,有了「我」就——诶,我喜欢的,我要多一点呀,呵;我不喜欢的、我讨厌的,我要怎么样子避免它啊;所以,它是更仔细地去分,找出最根本的,你的问题的所在,呵。那,你说,哦,我觉得世间有苦,那个也是一个执着嘛;就是说,你觉得这一些,噢,最好能不要啰,还是、还是一种取捨啦,呵。但是,你怎么、怎么样叫一个活生生的人,明明知道这个好、那个不好,怎么能叫他说,你不要这样——不要、不要这样做呢?不可能勉强的!它是天然的;碰到会烫,我一定缩手嘛,呵。所以,这个是没有错呀;但是,错在于说,我们太多时候呢,是——见解把你绑住了——你只想到这一部分,你没有想到说还有其他的方法、其他的方面,或者可以避免这个,不一定要照你想的那几个狭窄的方法、路线去。然后,你见解不够圆满的时候,你做的往往就是,哦,只照顾到一部分的,你没有想到别的;所以大家又对立了,呵。所以,很多问题就衍生出来了。

那么,你说要改的话呢——那么,刚刚大家讲的那个「果」呢,有的说,哦,我希望——这个轮迴太苦,我到「常寂光」的地方去;有的说,我要成佛啰。但是,这一些「果」的地方,你要注意的是说,你知不知道——当然,一方面要知道怎么样才能去到你的目标呀;另一方面呢,就是说,你对这个所谓「成佛」有多少瞭解?你、你要是瞭解不对,好像说你买错股票,你等一下这个公司倒了,你怎么办?所以你也要搞清楚说,到底「成佛」是怎么一回事,呵。所以,我这样子来提,就是先提醒你说,你有不同的想法的时候,你每一个地方都要去检讨说,我是不是对它有正确的瞭解啰,呵。那么,一般我们来讲呢,就是说,噢,呃——佛法是教你说,哦,本来你说人生都是老、病、死,然后最后又一切都空了;所以人生好像很黯澹,没有希望,没有意义嘛;对不对?不管你现在觉得多成就、多好,等一下甚么都没有啰,哦。然后,如果说还得轮迴,下次来又不一定这么好运啰;下一次如果你是那个最惨的咧,换你怎么办?呵。

那么,接着它先告诉你说,世间是有苦——其实它真正讲「苦」的时候,它意义还不是在于说,我们个人说,哦,我觉得这个不好,我不要这样欸。它的意思只是说,因为一切呵,都是种种因缘下的现象,那么,这些因缘这么複杂,谁有办法控制?没有人有办法控制。那,这些因缘不能控制的话,即使现在你觉得好的,诶,等一下因缘变了,就是说,好的不可能长久;这是它的真正「苦」的意思呀!就是说没有东西你可以掌握哇!啊,我们多么希望说,我能够活着,就是平安啊、健康啊、美满啊,甚么都好啊;但是,就是没有这回事。先认清事实是不可能长远怎么样子,总是要变的,呵。然后,再来呢,它说,那么,为甚么我们人活着会有这么多问题?它把我们刚刚讲的那些说,有我执啊,这一些,又讲出来了;然后,才说甚么——它先说,但是幸好呢,因为这些是因缘的结果呢,就是只要你因缘上懂得怎么样去改变,你是有可能使这一些,你本来有问题的这个问题,去掉的。然后,最后才教你「道」,才教你说怎么样子使它去掉,呵。

但是,你要注意一点,祂这个教法呢,不是说,噢,你要来搞个革命呀。祂成了佛以后,祂并没有说,我要去成立一个甚么党,要来革命啊;祂没有那样搞。因为祂知道说,那些还是都是我执的结果呀,越搞越糟的,只是换人而已啊——在下面的时候,都是说上面的不好;等他上来,他又是一样的,因为他根本上还是自私嘛,呵。所以,祂不是这样子。但是,祂虽然不是这样子呢,祂的结果呢,祂对世间的影响,更大、更彻底的一种革命;为甚么?祂就是说,比方说,那时候是种姓的制度,就是说,社会里规定,哦,你是甚么人,生来就甚么,你以后就只能做这个,你永远就是这样;把你限制住了。可是祂说,哦,你相信我讲的这一些,你先来的,你就是老大;有没有?你就要尊重先来学这个的。你看,这个就无形中他已经把那个社会的那一些,就已经打破掉了。

那么,祂的特点是甚么?祂的特点是说,这个东西不是去管世界怎么样;世界你管不完的。我们人生这么有限,你哪一个能够怎么样忽然就世界都怎么样圆满、太平?不可能的啦!真正你唯一能管的,就是你自己呀!你从自己里面改起来,你把这个——原来你不知道怎么样处理,你一直希望好,然后世界一直变,你根本没办法维繫,你当然很苦呀,人生很苦呀。但是,祂现在教你说,你要知道世界就是这样,就是都是因缘决定的;因缘这样的时候,谁也没办法——释迦牟尼佛到时候,八十岁,还是走嘛;对不对?祂,从这个人生来看,好像是一样嘛;但是,你心里会在那里不高兴、不满意,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的,祂已经都没有了。同样是在这里面,你老是在抓着一个自己,然后整个世界都不好,跟你不——跟你希望的不一样,那你一辈子就是苦、苦、苦,苦到死啊!

祂现在是变成说,看清了,哦,整个世界都是这样;我、我也只是这里面的一部分,就是、就是只能这样子走——这个河流在走,哪一滴水能够留着?就是这样而已。喔,祂是这样地超脱啊!祂没有去搞、搞甚么——别人怎么样子啊。是从自己里面的觉悟啊——自己、自己执着、甚么,都松掉以后;然后最不得了的地方,就是说,祂这个松,不只是说,哦,心理上我能够,呃,没有贪、瞋、痴,不、不抱怨而已呀。祂到那时候才进入一个真实的层面;那个真实的层面是甚么?其实一切本来是一体呀!我们不懂,被这个感官绑住了,我们在这个层次里面,以为说这么多的差别,所以随着这些差别呢,就——分对立;这样子闹起来,就大家都很苦啊。祂去到那个时候,祂发现甚么?最后面——就是——所以说你们有的说,你希望成佛啊,你要知道最后是甚么?祂完全没有以后,祂融入这个「一切是一体」;融入「一切一体」的时候,不得了的地方是在哪里啊?就是说,因为是一体呢,祂不但对每一个都没有分说,只对这个好、这个不好,甚么——不是这样;而且怎么样?祂能够真地帮他啊。像我们刚刚说,哦,有的说,我信佛,求平安啊,为别人求,或为自己啊;这个地方是他能够继续信下来,不可能只靠嘴嘛。他因为拜佛,他有感受到说得平安的这个经验呐;佛、菩萨有真的——信了祂,照祂的方法修,有些感应、有些帮助啊,所以他才能信下去啊。

但是,祂为甚么可以帮助你?祂发现的是真理;祂是说——祂说,本来你自己以为有个独立的我、甚么,这个是你的偏见而已呀,是错误的观念。你要是能从那个里面,根本都出来的时候,你发现不但一切是一体,而且呢,因为你是一体,你可以、可以帮助到他啊。本来以为你——你看祂现在几千年了,祂还是可以帮助到我们呐!因为你现在——不然的话,祂只是几个泥塑、木凋在那里,为甚么人家肯拜啊?为甚么拜久了,还越拜越喜欢?因为——其实祂也不是说一定在那里呀,只是说,藉那个——你跟祂发生那个连繫;然后你能够低下来,不以为自己原来那一套是对的,所以愿意相信你——心里开了,祂就接触到了。

祂唯一没办法的是,你自己一个城墙,这么、这么严,天日都见不到了,你还见得到祂?祂想帮你,也没有办法帮你——是你自己挡祂在外面;你要是能够放掉,那时候,你就知道说,祂真地可以。所以它这个东西,你、你说重视「果」的人,你要注意这一点。就是说,你的成佛,你希望成佛的话,你要彻底去看说,自己还有什么「我执」要完全放得掉啊。你要知道从佛那边来看的话,一切是一体,祂没有说只在为哪一个求呀,呵。所以,你如果知道这样的时候,有一个甚么很大的好处?就是你说,平常说「道」上在修,我们佛法很多修法啰;你说,我来修不要生气呀、不要贪啊,呃,甚么,或者说,呃——噢,这个方法啊,我要、我要念多少、多少经啊、多少佛啊;我要磕多少头啊、累积功德啊、迴向给谁啊。那么,这一些修法当然是有道理,当然——因为都是佛教的,当然是好啊。

但是,这里面一个、一个小问题,在哪里?就是说,你如果老是修,然后你要想说,最后的目标,它是完全没有私心、完全没有自我、完全认为一切是一体的。那么,但是你每次在这里修呢,你都在这里说,哦,我今天做了多少了;哦,我这个要先迴向给谁,因为——谁——我家里谁生病了;你就不知不觉间,老是在继续维持你那个「我」啊。这样的话,你、你人生短短呀,你又要上班、又要家里有事情,又甚么、甚么,你多少时间真地在修?很少、很少。然后,你修来修去呢,离不开这个「我」,所以你的目标是、是那样子——你在这边做的,老是拖泥带水、拖泥带水,你跑不(出去)——你没办法;很难噢。所以大家几十年啰,我问你,「学佛做甚么」呢?就跟我讲这样而已呀,呵呵;你真正走到哪里呀?这个也是大问题啰;我们要考验自己的成绩嘛!我真正到哪里?目标讲得很高啊;你真的到了没有?为甚么这么多年还没有到?呵。

所以,这里就是要趁这个机会跟你讲一个——就是说,有一个方法,我把它叫「法界观法」。这不是我发明,这个是我师父就提倡的呵——陈上师提倡的,叫「法界观法」。就是说,我们在修法,不管修甚么法,修法里面当然它也有分高、低啰;有的人做比较久了,他心能够定啰,他能够不起念头啰。那么,那个时候呢,他如果修气的话,气真地能够持久,因为他心跟气是在一起的;心一动,气就动了,你根本不可能久。真正讲,修气是要到心能够自然地停住的时候,才能修耶;你搞不懂的话,你整天在那里说,我们练气就好了;搞不来的。你说,哦,我们打坐很好啊;你整天在外面忙、忙、忙、忙、忙,来这里两个钟头,又怎么样?你心里有——坐在这里,还是那些事情嘛;骗谁啊?呵。

所以,就是说,你要是不懂的话呵,你这个从个人的角度,要这样一步去走到那个完全无限的——所以说「三大阿僧祇劫」嘛,甚么时候修到啊?这辈子又能做——走多远?但是呢,现在教这个方法非常重要;它是甚么?你要修的时候,你要——不要忘记,你最后要「成佛」啊;「成佛」是无限,「成佛」是一切是一体呀。从那边看,你要是不忘记那一点,你把那个、那一点带到你的修法里面,那么,你修起来就会不一样;为甚么?你原来都想成说,哦,今天在家里做功课,就是我一个人啰,前面就是这个佛啰;哦,我今天拜了多少拜啰。这样子算的——算这个帐,算到哪一年呐?过去生不晓得欠多少债,这样子的能还吗?过去的自己的债都还不完,你将来还要救渡众生——救不到。

可是,他现在换这个方法很重要,它是怎么样?我们在做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要从佛那边的观点来做了;我前面就是所有的佛,比方说,我是专门念「阿弥陀佛」的,中间当然就是阿弥陀佛,然后呢,就西方三圣,然后就极乐世界的圣众,然后就所有的佛教的圣众,都在你前面的空中,呵。然后呢,你对着这个所有的圣众呢,你的右边,不管爸爸还在不在,爸爸在这里,妈妈在这里(上师先指向他的右手边,然后左边)。然后前面呢,你的冤亲债主,冤亲债主包括说你这辈子的这一些跟你有关係的人啊,或者前辈子你欠他的——你不知道的,没关係,你就想说所有我的冤亲债主,也在我前面,都是向着佛。然后背后呢,我们要成佛的,不能忘记六道众生啊,这一些都是需要救渡;所以,最需要救渡的地狱众生在这里(上师指向他的背后),后面就是饿鬼、畜生、人、阿修罗、天,全部在。

然后,你虽然只有你一个人在做呢,你在这里一拜,你就想说,所有这些都在拜,所有佛、菩萨都在看着我们、加持我们。那你看,你这样子做,是不是就比较容易忘掉说只是自己一个啊?你的心就是包括到整个法界。你这一下虽然是在最开始,你跟这个地方连住了,而且你就容易融入那个。然后,你开始当然甚么感觉都没有呀,因为明明是一个人在做啊;可是,你要是开始做的时候先这样想;做的时候,你专心做,专心念佛、专心拜佛。等做完的时候,你又要这样想一次。这样呢,就——你整个过程呢,你不忘这个;而且,我希望你们就是最好能时时都记得这样一个整个法界的;这样子。现在,你——比方说你现在在这里,你的心不知不觉就被这一个房间关住了。你试试看,你说,我要心能够出去;你看看——你会觉得有墙呀,真的有墙呀,出不去啊;没有练过的人是出不去的。但是呢,你要是这个方法修久了,慢慢、慢慢,心量会自然大。

而且,我现在讲一个说「大圆融」啊;甚么叫「大圆融」呢?就是说,佛教的修法呢,一般讲是说,一步一步走的嘛;对不对?我们人很有限啊,你当然先、先——哦,念佛啊;念吧,念到你心能够专心在佛啰;白天也能念佛、做梦也能念佛啊,甚么。然后再讲别的啰,一步一步来嘛;对不对?那,但是呢,也有一种,说——密宗最高的说——「大圆满」;「大圆满」那种呢,或者说禅宗的,它们是不讲这个有一步一步的。它说,因为你本来是佛啊——真的,从佛那边来看,你跟祂根本其实没有差别;唯一的差别是你自己把自己绑住。祂是甚么都好,你是甚么都不可以呀;有没有?除了你自己绑自己以外,你跟祂其实没有差别。你不相信说你可以跟别的一体,可以通啊;你自己先想说,我是不行的,所以你就呆在这里啰,呵。它——但是,那个——讲那个「大圆满」那种,它就跟你讲说,诶,其实这一些是,从佛来看,本来没有的——你的「我执」、什么,本来都是假的。既然假的,还有甚么要修咧?你只要知道它是假的,你不要这样,就完了嘛,你就是佛嘛——也有、也有讲没有次第的,知道吗?但是,那个其实是——讲容易啦;哪一个人做得到咧?这都是绑一辈子,绑惯了,怎么、怎么样一下子能够束缚脱掉?不可能啦,呵。

但是呢,所谓「大圆融」,我就是说,你不管你在修哪一步吧,你要是懂得这个方法进去的话,你就是随时你没有离开「果位」,你跟它圆融在一起了。这样其实是真正在某个意义上,最、最好的修法啦;难是难在说,你虽然这样讲了呢,就是很少人能够真地投入啦。因为没有投入呢,你在世间这么多烦恼,你说你心里能那么容易吗?你总是烦恼多嘛;烦恼多,你就很难啰;就是这样子。所以,剩下的是你自己要去努力;等于说整、整套的佛法里面,最好的方法都找出来给你啰,现在剩下的就是说,你每个人,你真正要投入多少?那你、那你自己的选择,谁也没办法,呵。

然后,另外一些方面是甚么?就是说,我们学佛呵,你听了一些理论、甚么啊;但是,书怎么讲,它是一套、一套,是理论嘛;临时遇到事情了,你要怎么办?这个东西,还是要你自己呵,平常就在想啰,呵,到底这一些理论里面,有甚么——怎么样子才能用到生活上?我以前自己找出来的,就是说,两个最基本的原则,呵,一个就是「无执」,一个就是「开阔」啊;就是你遇到事情,你不知道怎么办,你记住这两个原则。一个就是说,是不是因为你的执着,使得你没办法看周全啊、没办法想到有很多可以选择的路啊——你自己把自己限制住了,所以你要放掉执着,去想说怎么样可以更圆满地解决你人的问题。啊,这个跟另一面有关,就是要开阔嘛;你要是不多看、不去想到更多人、不去想到全面,那你怎么可能做得圆满?所以,「无执、开阔」是两面。所以,你记住这个原则呢,就容易把这些空洞的、佛法的理论,用到你的生活里面,对你真地会有帮助呀,呵。

那,没有世间的问题的时候,万一你有时候正好有清閒的时候,你要怎么样还是能够在佛法上进步呢?你就是利用那个时间,你爱做这一些基本的佛课啊——念佛、拜佛;不需要说,什么——人家说是高法、什么,才去——不是这样的。它这个东西是,你只要自己心呵,能够单纯,能够回到那个本来的,没有甚么特别挑剔呀、特别分别甚么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就自然身心都会慢慢地回到原来好的情况了,呵。所以,就利用那种时候去做这些单纯的事,使得你这个人变单纯了。你变单纯以后,不但你自己得救呀,你以后可以帮别人的;因为你够单纯的人,然后你都是菩提心,都是老是想说一切众生啊。你还是可以遇到谁有问题——哦,你看到电视上甚么、甚么问题,你都可以替他给佛、菩萨祈祷。可是,你要怎么祈祷?你也不知道怎么样对他是最好,你也不知道佛、菩萨要怎么做。不需要!这个佛法是讲一切是因缘啊;你只要——比方说,你常常是念「阿弥陀佛」的,你不管遇甚么,你都给他念「阿弥陀佛」。然后这个呢,他本来只是世间的因缘啊,我只是看电视,他只是电视上照到这个悽惨的场面啰,可是因为我是在念佛的,就变成这个整个事情里面有个佛缘在。佛的力量——佛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可以到他那里;这样就可以帮他啊。

所以,你做——修「菩萨道」很容易呀,好好地做你的功课,你做惯了,你不管甚么时候,就是一个「阿弥陀佛」的话,他们都会得帮助的,想——意想不到的。那我为甚么敢这样讲?因为我就是投入修久了以后,诶,人家都找我祈祷、甚么;我哪有时间——你们一个、一个的我都记得?我名字也记不住啊。一次e-mail来,多少名字啊?我看都看不完啊。可是,为甚么他们肯继续做?因为只要这样有跟佛、菩萨连到,佛、菩萨会做,不是我人可以做的。所以这一些就是等于说,这个是真理如此;真理如此,你知道、你相信的话,你好好努力做,你将来每一个都可以帮佛、菩萨做很多事情。重点就是说,你不要只想说,哦,只是先注意跟你有关係的,那就自限了,就力量不大了。你一定都是先说,一切众生、一切众生、一切众生,然后这里面呢,噢,当然我家人有问题,他们也是众生里面的,可是不是特别为他啊,是把他当做这些有问题众生里面的一部分。这样子去求,那么你就不会错,你就会得到——呵,不可思议的结果。不然,你短短一生,你要怎么样超脱哇?不容易呀,真地不容易呀;对不对?我们一边修,一边又造——不知不觉造一些业,都是这样嘛!怎么办?呵,所以很重要。

懂这个「法界观法」,这样开始来修,呵;啊,不需要追求说怎么样的——不是的。最简单的佛法,你好好做,深入就对了;深入——你这个人,心也单纯、甚么,就容易通了。他本来没有、没有隔的,是你自己绑了;啊,你要自己松掉。你真地做久的,你会知道的;身心都会松,都会安定;你希望得的平安啊、甚么,都会得啊。然后,你说脾气不好;为甚么脾气不好?因为一下子就只有想到眼前这个嘛。你如果一个人总是「法界观法」的话,这些都很小事噢,根本理都不理的,呵;很多贪、瞋、痴,甚么,你就不知不觉间都不成问题呃。你现在有问题,都是因为看到都是很小,一点点都计较,那,甚么都是问题,你——又很难解脱;对不对?你把它当问题的时候,你怎么放?但是,你要是懂得看这么大的话,这些不是问题呀!这样也好、那样也好,那你人生很自在嘛,不会跟人家争嘛。

所以——而且运用到甚么?你看我喝茶,我喝这个「无拘茶」;为甚么叫「无拘茶」?你平常说,哦,我喜欢吃乌龙茶;哦,我喜欢绿茶;你被那个名字绑住啊——你泡茶一定就是说,哦,这一次吃的是甚么茶,就是——就只吃一个茶。我不是这样子啊!我——对我来讲,就是——我都可以用的啊,我就拿起来。哦,呃,绿茶的话呢,太、太涩啊、太苦啊,胃比较难受啊;诶,乌龙啊、甚么普洱啊,这种的咧,又缺乏那个绿茶那个、那个——朝气那个。诶,我这个也放一点、这个也放一点,随手放一点,泡出来的——无拘茶,非常好喝,每次都不一样。你看,我的人生是不是过得很有意思啊;有没有?你观念一改变,你这一生都不一样啊。你说为甚么吃东西要调味?哪一个东西有十全十美的?它一定有甚么地方——但是你懂得跟它加甚么,怎么做一下,诶,又可以了。人生不是这样吗?谁给你十全十美的环境啊?甚么地方都是你自己要懂得怎么样去调配、调配——当然这里面需要经验去学习啰。但是,你知道这些原则以后,你开阔的人生就是比较快乐的人生啰。

噢,我们学佛,啊,目的还是希望你好哇;不是说,跟你讲苦就——希望你苦呀;不是这样子的。说「无常」,也不是要害——让你害怕,只是提醒你说,你这个时间很有限,你到底要做甚么?呵。那么,「无常」呢,苦也是无常啊,我们懂得运用、懂得开阔,互相帮助,苦的环境也可以变得比较不苦啊,呵。所以,你看,一个人学佛学很多年,最后也只有这几句话——都给你了。(听众鼓掌)怎么样?有没有超过三十分钟?好像没有吧!(上师、听众笑)这个、这个师父没料的,三十分钟就讲完了(上师闽南语发音)。而且你看呵,先问你们多好;你看——这样的时候,你才知道说,我讲的时候——有没有?你们都只讲到一部分啊——大部分来讲,呵。

佛法问答(节录)

听众:呃,上师晚安。既然我们众生皆有佛性,那么,我慢慢地等,有一天也能够「成佛」;那么,我们到底学佛,在学些甚么?是否在学应该放下一些,或者有甚么可以学的?就是说,诶,要成为一个律师啊,你上大学学一点东西啊,然后就成为一个律师;那么学佛,应该怎么才能「成佛」?谢谢。

上师:学佛呵,你如果说,哦,众生皆有佛性,我等呵;不容易啊!因为、因为你在等的这个过程中,你的习惯就是留在「我」里面啊;就是说,「执着」是放不掉的啦。然后,你即使你想放的时候呢,你在世间已经这么多了——你的太太、你的儿子、你的甚么,都把你拉住了,呵呵,他不放你走啊,你有那么容易吗?对不对?不是你想——那个只是个比喻啦,不是说他们在拉你;而是说,就是说我们人都会造业,这个业也会把你抓住啊;有那么容易吗?不容易的啦,不能、不能光只是等啦!

然后,真正「成佛」,重点呵,是「菩提心」啦!就是说,像有的人——最近一个弟子问我说,噢,这个——有朋友问他,如果请假,要怎么样请呢,才能够两个假都可以请得到,呵。啊,他说,我如果跟——教了他呢,对他是好,可是对公司不好,呵。那,我照「菩提心」呐,我到底要教,还是不教?我说,这两个都跟「菩提心」没有关係啊,呵呵;就是说,这个都是私人、人间的问题嘛。所谓「跟菩提心有关」是说,这个跟「一切众生得到圆满的觉悟」有没有关係,这才是「菩提心」呀。所以,不管你做甚么,你要是跟这个没有连在一起的话,那都是变成个业呀!就——跟「成佛」还是可能有关係啦,因为也许你走个业,走、走、走,走到那个到处都碰壁的时候,你要找出路,你就往佛法来了;也有可能啦,可是那就不容易嘛;对不对?啊,你真正要跟「成佛」有关呢,是因为「菩提心」,等于就是我们刚刚讲的,就是说跟最后已经连在一起了。

佛的眼光就是,祂没有了「我」以后,祂看到的, 就是一切众生就是我嘛,就都是祂「一体」呀;祂哪一个要特别对哪一个怎么样?没有啊。啊,祂只希望说,每一个都早点觉悟,每一个都不用这么苦嘛。就是你一定要跟这个有关呢,然后你怎么走,那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啰。当然,总是一切因果嘛,就是说,你投入的多,你的收、收得多,这是一定的嘛,呵。啊,但是从佛那边来看,就是说,你、你放不下的地方,就是你的愚痴的地方呀,因为你还看不到真正后面是多好;你要是知道的话,你不会这样子留恋那、那个坏的地方。所以,我的答案就是说,主要是要跟「菩提心」有关呐,那么,有、有可能「成佛」,嗯。

这样你做医生,也可以「菩提心」呀,你整天心里默默念,念个佛号、甚么,你就跟他们都是结佛缘呐;而且你治病的时候,他会得佛、菩萨保佑,跟、跟只是人间的不一样,嗯。那,而且那样子做,因为你也是希望他成佛;那么,你就是做医生,你也是在修行了,嗯。

 

吉祥圆满

 

二○一四年九月十一日
谨笔录    于台中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五月一日
养和斋   于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