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渡自己,还是先渡众生

MP3

开示及总校:林钰堂上师
录音:弟子海宁 初校:弟子疾呼 笔录:弟子晓艳
二○一四年八月一日 讲于中国北京

 

上师:题目是你(上师询问弟子念成)讲的,那个叫什么?你说吧。

念成:呃,那个题目是〈先渡自己,还是先渡众生〉。

上师:哦,哦,他、他问的这个问题,就是说,佛法都说要渡众生嘛,呵;啊,自己当然想要成佛、开悟喽。那——到底要哪一个为先啦?他的意思是这样子。但是,我们要知道,有时候我们的问题往往是因为我们把它想成是,好像只能一个先,或者,嗯哼,一定是这一个先,或那个先啦。那么,这个也可以问几个人喽。善喜,你认为先渡自己,还是先渡众生?

善喜:最好同时渡。

上师:呵,最好同时渡。

善喜:众生成,自己成。

上师:海涵,你觉得怎么样?

海涵:上师,我以前听过课,有的讲,呃——凡夫发心啊,有三种。开始呢,有一种,就是偏渡自己的;然后呢,再发心发大一点,就是众生和自己一起渡;还有呢,就是发心更大的,就是先渡众生。 上师,我讲的对不对?

上师:哦,平常他们好像——我记得的比喻,它是说,哦——有的呢,是牧羊人啰,牧羊人的话,他是赶着羊,就是把众生引、引到那边去。那——所以呢,会众生先渡嘛,他自己在后面,才、才能……。有的是船夫喽,船夫他从烦恼的此岸到解脱的彼岸呢,他把众生带过去,所以,他们是同时到的,呵。还一种呢,叫做「太子发心」,那是密宗的想法,它是说,嗯,哦——力量不够,没办法渡众生,哦。所以呢,我要先、先自己修成佛;成了佛,就像太子继了王位以后,可以大赦天下,我可以一次、什么,谁都渡到了,哦。所以,有三种啦,哦。

但是,我们先来讲这个,「渡」这个观念啦,呵。就是说,渡呢,你是要帮——你是要过去嘛,你要从这个烦恼的海里,到达那个登上解脱的岸喽。那,你要、你要怎么过去?这个东西不是说,我、我说我想过去,就是——你至少要会游泳,才能自己过去呀,哦。那,你游泳还要技术蛮好呢,你才至少能救一个人过去而已;就是以游泳来比喻呀,哦。那么,你有了船呢,你可以一次带好几个过去,哦。但是,你要知——你如果能建个桥呢,说不定每个都可以这样过去。所以,就是说,这里——这个帮助人家,「渡」这个观念——「渡」的观念里面,少不了说你要有「渡」的能力嘛;你没有能力的话,谈不上渡了,哦。那,所以呢,不管你说先渡自己,或渡众生,你的发心如何、什么,一个基本的就是说,你要有「渡」的能力喽!

那,我们一般来说,你当然说,发心说,哦,我要做牧羊人。牧羊人可不是羊啊;你已经要跟牠不一样了——你知道路在哪里呀,往——怎么样赶牠啊,能够把牠引导到那边去,你才能做牧羊人啊。哦,你、你船夫——你也不是一般人啦;不是每个人都会划船过去的,哦。你要盖一个桥啊,现在的话,有飞机呀,那更、更不得了,你、你需要的那个技巧、能力,就——还有资源,都是要更大喽,哦。所以,这样来讲的话,哦,就是说,其实呢,如何——哪一个先,不是问题,而是说,有什么能力去渡他?重点在这个地方!那么,你要有那个能力去渡别人的时候,你要说,自己都还——遇到水就沉下去的人,你谈什么嘛?无从谈起呀!所以,在这里来讲呢,好像说,应该是先只管自己喽。

但是,佛法是跟我们讲说,你一切的问题,根本上出于什么?「我执」太重了!什么事老管自己、老管自己,看不到全局,也不管别人,哦,自私自利地做;那,你也烦恼,别人也烦恼——大家纠缠嘛,哦。所以,它说,你要从「自己」解脱出来呀,你这个「我执」要放啊。那你说,我现在只顾自己修,你是不是又、又去加重你的这个「我执」呢?这里就出一个大矛盾了;有没有?但是,我们没有能力,又、又如何帮别人呢?所以就说,你先要有这个能力。但是,在有这个能力的时候,你的方法不是去只顾自己,而是,头一个你要修佛法;为什么叫「修佛法」?因为它佛法是已经解脱了的人,看你有问题,他安排一些,教你说,你这样做、这样做;这样做,这样做的呢,跟你原来烦恼很多的,是相反的,可以把你从烦恼里面慢慢带出来。这个方法是已经过去的人,好像说建了一个桥一样,或者造了一个船一样,你要学会这个喽,诶,你很容易过来。哦,你有船可以划过去,比你自己一个人这样搞,是不是容易嘛?它——佛法的重要,就是说,它是这种帮助你解脱的方便,所以你要依赖它了。

然后,再来呢,即使你依赖它在修呢,你老是想说,哦,我这样修,我现在多少功德了,我到菩萨第几地了——你还是离不开「我」的话,你不能得真正彻底解脱啊!你因为——你眼界永远很小,你看不到整个法界。所谓「法界」,是比我们感官的世界还大的,就是任何可能或者真正存在的,都算在一起,叫做「法界」——佛法的观念,哦。那么,在这个整体里面的,你根本没办法看到的时候,你怎么可能得彻底解脱?怎么可能有那种智慧去指导别的烦恼中的人说,你怎么样出来?指导别的众生从他们的——哦,地狱、饿鬼、畜生,那一些境界往上提昇?都是不可能的,哦。所以呢,在这个修的过程中呢,虽然是——你——因为你管不到世界嘛,你怎么样去改这个世界啊?管不完的!你能管的,只有你自己的心跟行嘛——你的心里怎么样想,你怎么样行为,这个是你可以管得到的。

但是,你做起来好像是只管自己,但是呢,你的发心不是为自己。你已经知道说,为自己的话,就是重复以前的错误啊;所以,你的发心是为一切众生。那么,你做起来的事情呢,除了自己照着佛法教你的方法、这个方便来修以外呢,你要做一些以佛法去服务他人的事;就是,不再只是我嘴里、心里想,自己关着门,永远只是我自己的事;不是了。你跟别人有来往,呵,在这个来往里面呢,你是让他慢慢跟佛法熟悉喽,了解佛法的内容喽,也肯修喽;了解佛法的好处,肯修喽,哦。这样的话,做是专注在自己的修上,但是,修的方法、发心和这个做的事呢,都要是普及于一切众生。这样的话呢,那么,当然你越努力的人,你就越早解脱了。但是,随着你的解脱呢,旁边这个有机缘跟你碰到的人呢,也得到你修的好处。比方说,你有念过佛的人,你就有办法跟别人讲说,哦,念佛的话,有什么好处,我的经验是这样。然后呢,你真正做久了,你有什么问题,(就知道)哦,这个时候该怎么办。你没有做过的人,怎么、怎么帮人家?对不对?你真正有经验的人,就可以一点一滴引导别人。所以,你也可以帮别人,虽然你还没有成佛,虽然你也许连离开轮迴都、都还没有;可是呢,诶,你得多少,在这个过程中呢,你身边的人就或多或少会受到你的影响,可以得到你的好处。所以,实际上来讲,「渡他」跟「自渡」变成一个事情——你修的上面也是一个事情,你这个生活里面它也是一个事情;这样才会圆满,哦。所以,了解了这个以后呢,哦,哪个先、哪个——那个只是想起来有这个问题,实际上不存在这个问题。嗯哼,呀。

那,这里呢,刚刚讲的都蛮抽象,就要仔细来讲一下,什么——就是说,怎么样的修法呢,你可以从烦恼里出来?这就很重要喽!这里要讲的就是说,头一点,你想嘛,我们为什么老是心里这个烦恼一大堆,跑不出来?这是因为我们习惯了就是说,担心的就是自己喽、自己的家人喽、自己的事业喽、自己的什么——社交的关系喽、自己的事业喽;有没有?老是这一套。而且这一些呢,都是互相连着的;你想到东呢,就又想到西喽,它们都彼此间太多亲密的关联了,所以你跑不出来的。而且,你从小到大只晓得关心这些事,所以,你没有活路可走啊——心灵上没有解脱的门呃,也没有路啊。那么呢,你知道佛法在那里教来教去,教什么事情?它是教我们说,哦,你——比方说,念佛吧;比方说,拜佛吧。这些事情是在干什么呢?头一点,你想,佛——念佛的话,就是念个「阿弥陀佛」喽、念个「观世音菩萨」喽,哦,或者说,持个「嗡妈尼悲咪吽」——这是观世音菩萨的咒喽。那,这些有什么意思呢?它唯一的意思就是说,哦,它是完全清净,啊——想要救一切众生;要有意思的话,只有这种意思,跟你原来这一套私人的纠缠,一点都牵扯不上。

那么,你现在心要是能够往这边,哦,试着「阿弥陀佛」一次,哦,你本来所有心力都在这个纠缠里面的,诶,终于有条路出去;有没有?你、你说,你原来几十年的力都在这里呃;现在,哦,你找到一条路了。你说,我再唸、再唸,慢慢、慢慢,你的心力往这边过去了,这是跟你这一团乱的没关系的,纯粹就是「阿弥陀佛」而已,也没有其他了嘛,呵。这个——你要是能养成习惯,每天都做、每天都做,像做体操一样——做了体操,你慢慢身体就健康,就好了嘛;同样嘛,你这个心灵上,现在有个活路,有个新鲜的营养,往、往这边走,噢,到你那个心力真地很专注,往这边来的时候,你说这些烦恼还在不在?烦恼所以是那么重,是因为你一直抓紧紧地嘛,是你的心力使它在那里呀!你的心能放得开的时候,这边能——往这边来的时候,这个不见了,根本就不见了!不要说会纠缠你啊,根本不见喽——它存在只是因为你心在那里搅它啊,哦。所以,这是一个活路啊!哦。所以,很重要,要维持——这个是纯洁的,就是不跟世间这一套有关系啊。

然后呢,它为什么要你这样做?因为呢,从佛法的观点讲,我们本来没有问题呀——我们身体本来是很轻松的,我们本来是能有定力来做事情的;为什么变成心里很乱啊、身体很紧张啊、什么,就是因为心里执着太多的结果,影响到生理也是很紧绷啊,压力很大,哦。但是呢,你如果能一直做这个「阿弥陀佛」,或者做拜佛啊,每天只对着佛拜;那么,这样做久了呢,哦,当你在做念佛、拜佛的时候,你、你那个行为跟那个念头都是很纯粹的,就是说,「阿弥陀佛」,就是「阿弥陀佛」,没有别的;拜就是拜,也没有别的。我们平常任何一个动作,里面都可能存着一些用心在嘛,它这个是完全没有这些了。你回到那样的时候,你就松开了;而且,这个呢,不是光是我们相信这样而已,而是,你要是肯这样照着做,每天真地做的话,你会发现什么?你会发现说,做的过程中,真的心里比以前有安定、有宁静,啊,杂念渐渐少;然后那个什么?身体也开始松了。真的这一些可以一点一滴慢慢感觉到!这样子的,哦。

那,这个基本的原理讲了。然后再来呢,你说这个方法要怎么劝人,因为你不能勉强人家说,哦,你一定要信佛啊。哦,他也没有看过;你说净土在哪里呀,他也不知道;对不对?但是呢,你跟他讲说,「你有烦恼,你心里不平安、紧张,你想不想有一个方法使你能这个东西消减?」哦,那么,你要先自己做,做——有些这种得到好处的经验呢,你再来跟人家讲;你说,「就做为你心能够安定,、能够少杂念,这样来练习吧;你试试看!」这样子劝人,合理的嘛;就是说,普通人也可以接受,也没有强迫他信佛啊,哦。

然后,另一边要讲的是什么?就是说,佛、菩萨是我们做久的人的经验是真正存在的;所以呢,你在拜祂、念祂的时候,祂真的是——祂是——跟你是没有间隔的,祂能够帮助你的。但是,因为我们老是自己的烦恼太重,把自己关在一个笼子里,所以,感受不到嘛,哦。那么,你在这个肯虚心来拜祂的时候、念祂的时候,哦,你心对祂开了,祂的力量能够进来。所以,你能够得到祂的保——那个力量的帮助,叫做「加持」啊,哦。这个是——慢慢就、就可以感受;有的人很快可以感受;这样子,嗯。

所以,我基本上是跟你们讲这些。然后,那些书啊、什么,欢迎你们拿去看。然后,我所有作品,甚至有些这些演讲的录音、什么,都在网页上有,哦。然后,网页上呢,你如果去找那个「净土类」啊——我有分类,我的作品;你一——网页一进去,它有一个——啊——有好——有一个「曲肱斋全集」,那是我上——我师父的作品,然后一个是「养和斋全集」,是我的作品。那个进去以后,它有分类的,你去「净土类」找的话,两本书——一本叫《劝念佛》,一本叫《宝井清泉》,那两本都是整本书在那里,你可以——哦——PDF、什么,这样download——把它下载,然后就——来——自己来读哦。那个因为都是演讲集呀,所以蛮容易懂;而且,那两个的好处是,你如果那两本书先读了一下呵,差不多开始学佛的人会有的问题,都在里面提到,都解答了。因为,我连那个什么——演讲时候后面听众的问答啊,重要的也都有笔录在里面,所以,那两本开始读,蛮好的,哦。啊,你们如果是习定有兴趣的,那个《金戒子》——这一本是。那边另外一本是今年新出——是《绽梅静伫》,那个是——其实我作品很多嘛,然后我一直出的书就是,啊——这一阵子的作品,就照着写作的时间呢,就订成一本、一本,这样出来。那个《绽梅静伫》虽然今年新出,其实,作品都好几年前的东西了——有些也是弟子们的心得啊、感想;这样子,嗯哼,呀。

那,你们有什么问题的话,欢迎你提出来讨论,呵。

弟子:上师,我听说过一种说法,说菩萨不会介入世间的因果;这个说法是对的吗?

上师:不是说不介入世间的因果。它是说——因为你完全不介入,你怎么帮人出来咧?但是祂的介入,不是世间的介入,不是说,我去帮哪一边;那、那祂心应该是平等的——我为什么只帮这边呢?你说你信,我就帮你;那,不信的人,我就对他怎么样;那、那就不是真地想说平等救渡众生了。所以,祂是应用——祂为什么要——你说化身、什么,对什么样的众生,化不一样的形态;就是说,跟你亲近,跟你做一样的事。但是呢,祂藉着跟你来往的因缘呢,祂是要把你带到佛法去,让你能够自己修;因为你自己不肯修,谁也帮不了啊!呵。所以,那种都是「一知半解」的话,不真正了解道理。祂当然不能介入跟你世间一套喽;那,我只帮你发财,那其他人怎么办?没有这回事的,祂又不是这种心呃。所以,你自己遇到这些话,也是自己要去想,怎么样才是正确的;有没有?嗯哼。

弟子:那佛、菩萨化现的话,祂是化现成我们身边的人呢,还是真的有个出来?

上师:《普门品》有出现呃,有写啊。祂不一定的,祂——也可以示现有情,也可以示现无情,什么都有可能。就是说,你、你相信祂,你急难的时候求祂,诶,忽然问题得到转机,忽然情况改变、什么,那就是了。

弟子:也许是一个真的人来帮你?

上师:对,什么都有可能,嗯哼。也不一定说那个人就菩萨临时示现,不用嘛。哦,你正需要什么的时候——啊,善喜——佛、菩萨让善喜去做一个什么,帮到你了;这有可能。

弟子:上师,怎么把佛法跟生活——给它们结合起来?

上师:佛法要跟生活结合呵,要找到原则啦。因为,谁讲得清所有的细节?每个人情况又不一样,每个人程度又不一样,能做到的也不一样。所以,我当年自己思考这个问题,就是——佛法怎么样用到生活里。我就是两个原则:一个——这是一体的两面,一个叫「开阔」,一个叫「无执」啊。你问题很多,是因为你坚持某一个见解、某一个想法,你不能去想其他的可能啊,其他人的见解、感受啊,你老在一个里面,那么,这个是问题的根源;你这一些要学说能够松一点。「开阔」就是说,眼界开阔,你看到全体的各方面;然后呢,你心也要开阔,你不能偏私嘛,你偏私,不会有解决的。你偏这一边,那边的人不会想争吗?对不对?你一定要想一个说,怎么样子是合理,大家都好;往这方面去调自己。啊,这两个是一体,怎么讲?你放不下自己的执着,你怎么开阔?你看什么,也看不到。然后,你越开阔,看得越多,经历的事情越多,知道说,这个事也可以这样处理,也可以这样处理,那么,你就容易放;对不对?啊。所以,你如果真的心是很——看得很多、很大的人,这样也可以,那样也可以。你——还不懂的,这样就可以,那样——这样才可以,那样才可以。差别在这里,整个那个心态啊,嗯哼。

弟子:有时候、有时候我们放得很开;我放的时候,还是没有「自我」,别人就会「得寸进尺」,那、那,搞得我很烦……

上师:问题是在——这里面是说,你还是在个人的利害上考量,当然有这些问题了。现在就是说,你能不能什么事情都换成菩萨的眼光?就是怎么样子,只是种种机缘来接引他学佛;换成那样角度去处理事情,嗯。那、那里面都是说——方便、善巧。「善巧」的意思就是说,哦,你也不是说,一味地就是随他去,那他学会只会——学会欺负人;对不对?「善巧」就是,你怎么样子让他领悟说,这样子不对,他自己不愿意这样了。这就要你自己磨练喽,这没有人可以跟你讲一定怎么做。但是,你基本上,不要从个人利害想——你永远烦恼不停;你从菩提接引上想,改成这样子。

弟子:很难。有的时候大脑觉得应该OK,但是实际上,心里面还是很执着。

上师:那、那是因为「执」还没开啊;那个也不要说针对那个要做什么——你越针对它,你就越跟它纠缠喽——力量在那里。所以,就是靠平常多做功课、多做佛法的服务,把力量往这边移转;它——让它自己没有掉,嗯哼。而且,佛法的服务里面,因为会接触种种的人,遇到种种的事,真地是可以帮你开阔很多!

弟子:上师,我们可不可以理解说,我们遇到人或事,这都是我们学佛道路上,佛、菩萨故意给我们设置的?

上师:这样是修行上很好的想法。因为你这样子的话,主要就是我写的那个「容忍,容忍,无不容忍,无不乐容忍」,就是你从「容忍」修起。种种事情来,你先、先要包容它;但是这个包容呢,你如果是说,哦,我很受不了,我勉强,那种就很辛苦;不是这样。而是想成说,啊——「一体无限」那种容忍,就是我开阔了。这个世界这么大,这种事到处都是的,这祗是里面的一个例子;有没有?这样开阔了以后的,它就不是大事了。你在那里——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怎么……,那、那你专注在一小点,你很难容忍的。你说,全世界到处都是这个事情,啊,每个人都遇到了,这个人这样处理,那个人这样处理,我为什么一定非这样跟他纠缠不可?我也可以怎么样;有没有?你就看到说其他的处理法。这样的容忍呢,就叫做那个什么——不是强忍了,而、而是那个开阔的、一体的那种包容。这样的话,你这样去修「容忍、容忍」,就是说一再地修,一再地修这种一体的包容。然后呢,慢慢地呢,「无不容忍」;你越来越能够接受种种情况,都还是安然无恙,哦。「无不乐容忍」,这是到什么境界?就是说,你因为心真地超脱了,诶,所有这些事都变成「无足挂齿」了;知道吗?最后就「乐」了,「乐」的是说,体会到自己已经超越了,不是问题了;以前是问题的,现在全不是问题了,哦。

弟子:那上师,就是说,针对身边频发的暴力事件啊,或者是战争啊……

上师:这些——我给你讲,我们个人是不可能怎么样的;但是呢,我们以前没学佛的话——学佛它教你说,法界其实是「一切一体」,就是说,一切是「息息相关」。那么,我们怎么办呢?我们不可能有力量去改变它,或者马上给它补偿、修正。但是呢,我们至少可以做到说,我们心里为他们念佛,向佛、菩萨求帮助;这样子。像我——为什么会很多人写——噢,哪里事故啊、什么,这些告诉我?就是、就是要我来祈祷的时候,希望他们经过祈祷呢,佛、菩萨来帮助他们;不是我有力量,而是佛、菩萨。我们祈祷为什么会有力量?是因为我们习惯于说,完全无条件,只是遇到事情就替人家——都是平等——哦,给你做颇瓦超渡啊、给你祈祷佛、菩萨加持。这样做久了呢,佛、菩萨心愿本来就是无限对一切众生的,祂那个力量就随着这个心念过去,他们就会感受到好处。所以,你在这里几天也看到嘛,台湾的弟子打来啊,她是身体、什么不舒服了,谁什么——什么问题来,哦,美国也有电话来;有没有?就是都有事情。他们知道说,请我祈祷呢,他们会得——很快得到一个帮助。可那个是什么帮助?并不是——我哪里能了解你所有的情况说,该怎么帮你?不是我在做,我根本不知道。我只是——哦,好,我知道你的事情了;剩下的,就是佛、菩萨在做,佛、菩萨去帮他们的,嗯。

弟子:我有一个问题,困扰很久了。我想知道,就是同样修一个法,就比方说「加行法」,但是呢,授传的师傅不一样。比方说,我是我的上师传的,然后,他是他的上师传的,可是需要有人帮我——这个我不太明白,那这个,我可不可以找这个——就是跟我不是一个上师传的人,然后一起来修这个「加行法」?

上师:也没有关系呀。一起修是可以,但是,哦,各修各的啊,因为你的传承不一样嘛。

弟子:我想知道这个「传承」指的是……

上师:它「传承」是这种意思,是密宗比较强调这个了。因为显教的法,实在也是有传承,但是大部分都是普传嘛,就没有强调这个。密宗的话,因为是注意在说,这些法,学进去,有些很难,你要跟着一个有经验的师傅。那么,这个师傅说,我有资格教你,是因为我这个真的是一代一代这样传下来,这个法没错了;这个意思。还一个意思是什么?就是说,佛、菩萨其实祂有力量呵,因为祂是超越我们凡人的程度哦,祂有力量帮助我们。那、那种力量呢,祂就——肉身没有在,祂交给祂徒弟去了,就这样让一个一个传下来。那么,真正有传承的师傅,他教你这个法的时候,你得到的不止是这个我们人看到的这一些语言、文字啊、方法啊,还有一个精神上一个力量的帮助,也、也下来;这个意思啦。所以,你、你学的是这个传承的法,你修这个法的时候,你、你就照这个法修;他是另一个传承,他修他的法嘛。但是,要了解说,虽然传承不同,就好像说,那个自来水管,接的——有的接到这边,有的接到那边,可是,总源头是「佛」啊!里面的水也是一样,就是说,佛法基本道理、什么,不能是不一样。只是说,哦,来到这边,你们家水龙头是亮光闪闪,他们家水龙头普通而已啊;不是说真的、真的里面东西——要是不一样,就不对了嘛。但是,他在他家只能开那个龙头嘛,你在你家只能开这个龙头;这样想,就懂了。那个法是照你这个——你的水管是这样的,你照这个水管修,喔。知道意思了吗?

弟子:如果再换一个讲法呵,如果别的人来问我,别的师兄来问我,但是,我们也不是一门传承的。

上师:对呀!问题是这样,大家讨论佛法的道理、什么,可以啊;但是,你不能改他的方法,他的方法是他的师傅教的,他要照他师傅教的去学呃,嗯哼。就像咒的发音呐,我们唸这样,他唸那样,你不要想说改别人的;没有谁对谁错,本来都是清净、本来都是——呵,就是——你师傅这样讲,你跟着他,因为跟着这个口音呢,传承的力量也在,传承的护法也是跟着这个的;这个意思,嗯哼。你本来刚刚要问什么问题?

弟子:我说,有的那个家庭,很多都是自己学佛,但是说,家人、亲属他们不学,那该怎么处理这种关系?

上师:哦,那个——学佛呢,因为我们要容易修的话,要避免跟社会冲突嘛;冲突的话,他们要——光是阻挠你,你应付都应付不了,你还有什么时间、精力去做?所以,一般是这样,愿意听你解释、能够解释,就做;不能的话呢,就避开,自己单独做;这样子。减少摩擦啰,因为——但是,并不是说我们不管他们,而是说,你就在开始做功课的时候——这里顺便讲一下,就是说,我们刚刚在讲说,修行很怕说,又变成老是在关心——哦,我多清净啊,我积了多少功德啊——又、又是「我执」嘛。所以呢,我强调一个叫「法界观法」,就是说,你一开始修行的时候,不管你要念佛啊、要拜佛啊,你先想说,哦,我在这边,前面的空中呢,是所有的佛、菩萨。那么,如果我是念「阿弥陀佛」,前面就是阿弥陀佛在中间,西方三圣,然后净土的圣众,然后其他所有的佛教圣众;如果我是念「观音」,就(中间)是观音;「绿度母」,就是绿度母;这样子。

那么,在这边修的呢,本来你习惯以为说只有我自己,改成想什么?右边有父亲,左边有妈妈,不管他在不在了;前面呢,就冤亲债主,就是说,跟你有关系的,这一辈子的亲朋好友啊,你不知道的已过去世的、已经亡故的这一些,跟你有过业缘的,全部在这里。然后,后面呢,就六道众生;他们呢,最需要帮助的地狱道在那边(上师指背后),然后饿鬼、畜生、人、阿修罗、天。那么,所有这些众生呢,都同一个面,向着空中,空中的那个圣众也看着我们,在照顾我们、加持我们。然后呢,我开始这一念佛,就想说他们也全部在念;我拜佛,他们也全部在拜。你这样想了以后呢,你就开始专心只念佛、拜佛;你不想,都没有关系。然后呢,等你做完了,你要做完功课的时候,哦,你迴向的时候,你又这样想,全部都出现了。这样子想的话,你的心会慢慢开阔。这样子的话,所以,这样的话,你原来说,哦,家人反对啊,不——那个——诶,我都替他们想了,这就是把功德都跟他们分享了;他们会慢慢「潜移默化」,受到影响,情况会改变,嗯。而且,这个——最近有个例子可见啊;那个念成啊,他父母都是基督徒,而且是——等于算可以弘法的那种人,都九十几岁了;他妈妈现在九十岁,四十年的基督徒。然后,听他讲说,哦,我们佛法不排斥别人呀,不是说把别人当成都是坏的啊、什么……诶,改信佛法,念佛了!所以,你看,这不容易啊,哦;对不对?一辈子的,老人那么大年纪,肯改过来,都不容易,可是也发生了,嗯。可见说,你修行,然后迴向啊,慢慢有帮助的,哦。

弟子:我家里就是这种情况;我老公是基督徒,我是佛教徒。

上师:但你不要跟他有争执啊,你也可以去教堂啊;对不对?

弟子:没有,我们两个从来没有争执。我跟他去教堂,他也跟我去寺院。

上师:对,对!这样就没事啰。

弟子:我们两个互相都没有妨碍。

上师:对,对。

弟子:这就是包容啊;你包容他,他也会包容你。

弟子:我佛教的书,他也看,他基督教的书,我也看,就是互相没有排斥性的。

上师:而且,你讲到这样的话,我跟你讲——像我,见到耶稣,是什么时候?不是说在开始读佛经、读《圣经》的时候,而是到我读佛经,然后,自己决定说,光读书没有用,非要修不可。开始一天念「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一天念一万。这样子修了,念了几百万以后啊,诶,也看见耶稣——耶稣穿着一个白色长袍,祂也给我一个短袍,同样质地的,但是那个短袍的那个衬里呀,都是写着(中文)佛经的字。所以,这个东西告诉我们是什么?我们在人间是有这些分别嘛,因为就是人——社会不同、什么,当然是不同嘛,教会呀、什么;对不对?可是,真正的那个实际精神层面的话,它是什么?清净了,它就都可以通了。呀,不是说,呵,这样分的,嗯哼。

弟子:其实,一切都是人分出来的。

上师:对啦,是世间的那个观念、执着,什么,这样子的结果。

弟子:有了分别心,就有了对待;没有分别心呢,什么都没有,都是一样。

弟子:在实际上,在修行当中,密宗对「魔」的这个定义和解决方法——比如说,有个人,你可能会知道他可能是和这个有关的,那,密宗怎么包容这样的?

上师:不是。头一个你要了解,佛法的「善、恶」的观念是什么?能帮你解脱,达到证悟的,就是「善」——它其实最基本的「善、恶」观念是这样;使你不能往解脱路走,这就是「恶」——基本是这种观点。所以,什么叫「佛」?什么叫「魔」?也是说,哦,他——执着、不执着,解脱、不解脱。他执着,不解脱的,而又害了人,那是「魔」了;但是呢,他只要能转念,他也可以是「佛」!就看这个、这个心有没有开啊,哦。然后,佛法又一个说,啊——不执于「相」啊,无着啊;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你不要被观念绑死了,好像说,哦,善喜(一位弟子)就一定是好的;天知道嘞!背着师傅,不晓得做什么事;有没有?(上师及弟子众笑)就是不要被观念绑住了;有没有?所以,你也不要随便用这种名词去套说,哦,这就是魔、这就是什么;不要这样子。一点一滴论事,因为我们基本上,佛法就不喜欢被观念绑住了,就自己被自己的观念限制了,看不到实际呀,嗯哼。这样来解决你所谓的问题,嗯哼。

弟子:那么,上师,在网上看到有一种说法,就是说,如果说对佛教不达到特别迷信的程度,就不是一个真正学佛的那种……

上师:没有啦,这个——佛法最不能说是「迷信」了;为什么呢?因为佛法都讲道理嘛,佛法是——也没有叫谁说,你非要盲目地信不可嘛。它一来就说「无常」,就是让你看实际啊;它是要你看,看了以后,你自己认可说,实在是这样,那、那你没话说嘛。它说「无常」,「无常」的话呢,没有东西是可以永远有,这个意义下说是「苦」嘛;对不对?你、你,不管你现在多乐,世间多好,诶,没有保证、没有保障——这是「苦」的真正意义嘛。没有保障的世间,你要怎么样还——心还是安的啊?你怎么样能够安乐过一生啊?然后才跟你讲,哦,出问题出在哪里?啊,是执着嘛;着相、执着。然后,诶,但是呢,有可能达到说,这些完全没有——回到本来没有事情;哦,然后才教你那个怎么走的路。它完全都是叫你自己——你、你自己想吧;你不接受,我也没办法,佛也没办法;对不对?这怎么能叫「迷信」咧?又没有叫你说,「接受我,你非信我不可。」根本没有讲这种话。佛也没有叫你说,你信佛,祂只是跟你讲「四圣谛」;一句——你要走,你走吧,就是这样的路而已。他(网上)的那个意思可能是说,你应该要已经信到——就是说,不用再有理由了啦,因为已经碰到了那个背后真正的东西了。它这些是「方便」;所有的佛法——讲法啊、修法——「方便」;方便要引导你呢,诶,终于有一天,你自己尝到那个解脱的滋味啰,你自己感觉到——诶,真的是开阔啰,那时候的——哦,那时候已经自己碰到了,不用再讲理了,哦;对不对?甚至佛——念佛可以不用念喽,还你喽;对不对?那个意思的「迷信」;就是说,不需要去理智思考,不需要去讲解喽;那个意义下,可以这样讲。可是,最好也不要用「迷」呀,因为「迷」还是说——就讲说,哦——纯信、净信。「净」是那个清净的「净」,净信、纯信,这样是对了。

弟子:上师,为了——就是一切的法门呀,或者你怎么、怎么修,都是方便,都是引导你。我修——就是说我做功课,不像别人,也就是说「照本宣科」,全部都挨着来。我就是说,做某一个法门,就是说,或者坐禅,或者是单念〈百字明〉,或者是单这个「大礼拜」,我是一直做完;做完以后,然后再做其他的。

上师:可以呀,那个是随人喽,嗯哼。

弟子:上师,对于一些就还没有完全跨入这个出世间的,就像我们这种很俗的这些人,可能是我们旁边的朋友,他出现一些很紧要的问题,他想解决。这样的话,我是通过一些佛法方面对「功德」的这些说法,来帮他们来逐步了解这个。但对「功德」这个问题,我又有一个比较、比较stupid question。就比如,他有这样一个——比如说,我花了十块钱做一件善事,然后把它迴向给十个人,好像每个人都能得到这十个单位的功德;是这样吗?

上师:不是。它这个观念是这样:我们平常观念是有限的;你有限的观念的话,那你都照有限来算,你说你这一辈子能念多少佛,磕多少头;这样子的一个、一个计算的,真地能抵掉你累生累世的那个债吗?不可能、不可能!所以,真正——所以,当年为什么魏武帝呀,盖了很多庙啊,做了很多事情,他问达摩,达摩说「没有功德」?为什么说「没有功德」?因为他还在那里是世间的计算;这种太有限了!所谓「有功德」,是有「菩提心」在里面,才有功德。所谓「菩提心」,就是说你这一念,根本你开始发心要做,到迴向,都是说为一切众生。那么,因为这个心愿跟佛、菩萨的一样,而且呢,更重要的,它是无限的;所以才有功德、所以才有力量,所以才有可能说,哦,累生累世那一些,一个、一个算,不晓得几亿的,能够消啊。只能用无限去消哇;你有限的,你永远消不完的。你这一辈子一边做功德,一边又造业的;你哪有做得完的时候?有没有?所以要了解。比方说,你用功德帮他们,你也是要教他们说,这个东西这么一点钱,你想消这个事,其实不可能的。唯一能发生作用是,你要想成,我这个呢,不再只是为我自己,为一切众生都能从所有的苦里出来,哦,能够彻底解脱,永远不再苦——这一个「成佛」的事上迴向。那么,这一来,变成了好像说,国家大事了,不再是我们家里小事情;对不对?那么,它、它就出来,就变法令一样;有没有?有那个、那个威力,才能够有希望消啊!而且说,要开始养成这个习惯,以后做事情,都要想成往这边迴向。你不要说,哦,我临时有事了,我求一次,我稍微念一下,等一下回去,又是老是自己那一套;你这个——每次发心也不纯嘛。你要藉这个——慢慢培养这个真诚的——哦,菩提心呐;那么,以后才可能有结果。然后,你跟他讲说,哦,而且最好是不要说临时才做,平常就开始做;对不对?这样就慢慢有希望了。

弟子:上师,我问一个问题。就是跟了师傅以后,怎么样才能信心不断地增上?

上师:哦,信心哦,信心也是不能勉强的啦。信心——所以呢,最好的,不是说你要逼自己信——那都没有用的,还是在自己心往菩提,呵——修。这边修的时候呢,你修——然后你看师傅的言行啊,慢慢去体会说,真正要做到他那样的是不容易的时候,你的信心就来了;就是说,我、我为什么做不到,他已经都做到了,呵。就是说,我们学的都一样理论啊;差的地方,就是说,人家做到怎么样,我有什么地方还不如他。这样来想的时候,才更体会他能做到那样,是不容易的。那么,你就知道说,真的这个是——不用讲了,哦,那时候就自然有净信;这样子,嗯哼。

弟子:那,为什么有些人的信心,对师傅的信心, 会退转呢?

上师:那个东西最主要的地方,就是——他那个什么——「我执」高过于「菩提心」;就是说,他还放不过这一关呃。这些东西——这个呢,不要想成都是不好的,其实那个是他遇到关头。他——就像说,「鱼跃龙门」嘛,你跃得过,你就是龙;你跃不过,你就是鱼嘛。这个地方就是——真正的考验都在你自己原有的那一些执着里面,这就是你的一个、一个关嘛。你遇到这个事情,你忽然——所有的、以前什么的,都忘记了,你只在这一点上过不去。那时候,你就只能给他时间,替他迴向,希望他能够慢慢领悟出来,嗯哼。而且,还有一些是这样子;他说他是学佛了,他以前也做一些喽,可是,到时候他遇到一些事情,那马上全部是世间一套在做;那时候谁拉得回来?这个——你每个人,我们只能给他迴向喽,嗯哼。

弟子:我就是这样的;就是——什么那些玩政治啊,搞这些经济、算计喽,一下子全会出来,整天都这样。

上师:哦,这样就好哇,你就当一次、一次的考验嘛。考试来了,你这一回过关,就好了;怕的是,怕过不了,呵。能过的话,你就是进步了,就是越来越能——越有能力能够快点超越。

弟子:那,比如在我们起步阶段做事情,是不是应该还没有正命、正业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做一些自己能掌控要做的事情?这样更好一些?

上师:对啦,做一些不那么复杂的事,比较好。

弟子:比方说,什么投资股票,我就不去参加。

上师:对、对、对。

弟子:我要做我完全能掌控的,至少因果上还是OK的。

上师:对、对、对。这样很好、这样很好。这就是佛讲的「八正道」的意思嘛;有没有?

弟子:那,这样的职业很少;这样的事情,我找了半天,只有教育可以。

上师:好啊,那你就做教育啊。你也找到一个好路啊。

弟子:上师,我问一个问题。就是我明白一些科学方法的理论,就是说您能不能——就是用以佛法与科学的关系,给我们讲解?

上师:哦,那个东西是这样子呃。科学是有限的啦,因为科学它受制于——头一点,它要建立呢,它受限于理论呃,它必须依赖理论。它不可能说,我们永远都是实验嘛,它一定要理论整理。理论就是观念,观念就是有限。而且,整个理论也还只是一种工具嘛,设法了解现象的一个工具而已。理论上有限制,它能够侦测的范围有限;所以,科学老是在改嘛——一下说,这样、这样,连那个吃什么好,也是改来改去嘛。就因为它侦测范围有限嘛——它这回最多只能做多少;还有,它要是不能在实验室里面,或者不能收集资料的,它就「一筹莫展」了。那,其实,宇宙中间我们看得到星星,可是,有些叫做「黑体」,就是我们从那个天文的运行计算呢,哦,应该有其他东西发生那个重力的影响,可是根本看不到。然后,我们又知道有什么吗?黑洞——黑洞的话,它什么东西都收进去了;什么东西都收进去的话,它里面根本不可能有「时空」的观念;为什么?你——时空,是要建立在说有座标、有什么;有没有?有个基准的。根本没有办法的时候——所以,所有我们认为可行的,一遇到宇宙中实在有的黑洞、遇到黑体,完全没有用,而那一些是佔大多数。所以,我们以为很行的这一套,其实在宇宙的真理里面,只是碰巧我们摸索到一点路而已,一个小角落。

可是,佛法不是这个样子!佛法它不是说被这一些东西绑住的结论了;它——所有讲了一大堆,它都说,哦,不要执,连佛法也不要执呃;它主要、主要是让你自己回到本来很清净。那么,那时候呢,你会遇到什么情况?清净到你微细的那种——有——这个跟那个——那种对立的,全部都没有的时候;那个时候是什么样子?就是说,我们虽然没办法真地进去体会,但是,它就是「一体」呀——一切一体,没有什么有情、无情的分别,一切一体。那,你要知道,为什么说祈祷、什么——会有效,什么、什么?我们跟佛,菩萨祈祷,祂就会帮助你,就是因为祂其实永远跟你在「一体」里面,现在只是我们自己以为说只有这么小,自己关住了,所以我们——也力量也发不出去,也收不到人家帮忙。你融入「一体」的时候,全部是根本没有时空的问题;所以你说,为什么他在台湾、他在美国,他要打电话找我?因为我祈祷的时候,也不用管时间,也不用管地,然后中间也没有无线电,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心念而已——哦,我们是一体的,我知道了;哦,有这回事。哦,马上——佛、菩萨加持力量过去了。所以你看,这个东西就是差别很大了;而且,无法、无法「相提并论」。然后,你还以为说要用科学来解释佛法,那差远喽!你——还不了解佛法,真地不了解;佛法根本就是要你超越这些,哎。所以——而且是你本有的,所以不是靠你懂很多啊,是靠你越单纯,就越容易接近。

讲这样,应该够了,呵,一个早上了,嗯哼,呀。然后,大家自己拿书啊、拿佛像啊、拿卡片、什么,呵。

 

吉祥圆满

 

二○一四年十月十五日
丰泽堂    于北京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五月六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