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与大圆满

MP3


开示及校对:林钰堂上师
录音与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五年六月五日 讲于马来西亚古晋佛教居士林

 

起先弟子荣利提请我讲这个题目时,我不想讲,因为这些都是密宗最高的法,一般人修不到;我想还是讲一般人能了解、能修的题目较好。但是他说,能把这些高法说清楚的法师很少,所以还是希望我讲一讲,让你们至少——就是说,了解一下也好;这样,所以我才决定讲这一个。

那么,在讲这个主题以前呢,先要讲一下,就是说,一般而言啊,我们这个修行的方法呵,修行的方法通常是——修行的方法,一般而言,都是有几个阶段。就是说,头一个呢,就是要专注去修啦。就是你既然是要靠这个修法,而要达到那个佛法理想的结果的话呢,你不能说我只是这样——好玩,摸一摸,我就丢掉;那——不可能有结果嘛!因为这个是藉这种方法,要来改变这个人呵;那,这个人要改变,有那么容易吗?这很不容易的事。所以,头一个是说,你当然要——通常比方说「念佛」,都说,喔,「一门深入」啊;专门持佛号,一辈子持到底呀;有没有?就是说,你头一个,你要——这个法要那么熟,才行啊。你不能说,有时候用功一点,有时候又放掉啊——都不对的。每天不断——很努力,这个是——头一个阶段是要做这个。

然后,做、做了下去以后呢,但是,佛法它是教我们是要解脱的路;对不对?解脱的话,佛最先教你修一个法的时候,是希望把你的心呐、你的习气啊,从世间的一套里抽出来,到离开世间的另外一套去,呵。但是呢,怕说你这样地做了,做到你这边很习惯的时候呢,欸,你又被佛法绑住了;有没有?所以说,也要离开「法执」;就是说,你藉这个佛法是要达解脱,而不是说,以前被「世间」绑住,现在被「出世间」绑住了——那也不是真正佛法的目标啊。所以、所以,一个——第二个阶段是要离开这个执着啊。这里所谓的「离执」,因为头一个已经离开世间的,所以这边比较是说,离开对法的执着哦,呵;这里是比较注意在说,对法的执着喔。

那么,从另一边来讲,你如果对一种方法、一种习惯执着的话,也可以说是「执着于相」——执着于某种方式、某种形相。所以,第二个阶段就是你也要注意到,一方面你深入了,可是另一方面呢,你希望能够不被这个新的习惯把你绑住了;你要体会到这一点。那,这个和我们最先开始说,「一门深入」念佛,有没有冲突呢?其实没有。因为这个是理论上需要这样讲喔;这个真正一直做下去——你不用担心的——到最后的时候,你要是功夫真地够深了,它是自然、不知不觉间,你会离开这一些的;但是,这个是要体验的。我只是提醒你说,它理论上需要提醒你有这种步骤;实际上做,你不用担心的,你就是一直深入,就——其实是可以的。

然后,再来呢,是说,哦,这个人呢,念佛的时候,像个圣人、像个佛、像个菩萨,可是一——功课一摆下来,一到世间的时候,他跟原来差不了多少;还有这个问题。就是说,你正在努力,你——每天定课的时候,有个模样啊,可是你一出来,到这边来——哇,又、又是跟以前差不多了;也怕有这个问题。所以就——再来的就是说,你要怎么样融入生活嘛?呃;就是说,你、你不——所谓「融入生活」,意思是说,你现在即使得做事情,没有时间再去维持一个佛号呢,欸,本来跟念佛的一样,很清明、很平静,很能够不跟人家计较,什么;有没有?所以,这个在不念佛的时候,也是像念佛那样,那么清净、纯洁,这样才行啊,呵。

如果是,要是你生活里面也真地能够像你在修的时候那样的,那么,最后呢,最后它要讲的,就是说,无修、无学了。为什么最后都说「无修、无学」?因为佛法的观念是认为说,你本来、本来没问题的。本来从佛、菩萨那里来看,在根本上呢,大家——佛与众生平等、平等;本来没有问题呀。你现在只是藉这一些修行呢,把你这个后天学到的一些坏的东西,你要从这一些束缚里面出来而已——从偏见里面出来、从偏好里面出来。等你都出来了,欸,你最后不用管啊;如果你还是老是要在那里紧张——我这样是不是佛?那不是很累吗?那,你到最后你也老了、病了,要死了,你还有可能去照顾什么吗?那,佛法不就等于骗人啰?就是你——头脑清楚的时候,才有用;头脑一不清楚,就没有用;这个、这个怎么可以说是跟我们的一生有关呢?不是这样的。佛法的讲法就是说,你要是能够修到那么样的时候,最后你不需要担心呐;你这个人已经完全地解脱、完全地清明了,没有、没有什么需要再去特别怎么做;这样子,呵。

那么,这样的时候,并不是表示说这个人就笨了,也不会做事;不是的。你要是回到那么纯洁、清明的时候,你自然做的事情,就——是会跟世间有存着私心的,是很不一样的。你会有整体的眼光,做的事情都是各方面考虑到的,会有很真诚、自然的爱心,什么;这样子的才是你最后的结果;所以说「成佛」是智悲圆满、什么,是、是那个意思。但是,很重要一点,你最后是轻鬆的,不是还要再怎么修的,呵。

那么,你知道说一般的修行都是这样的时候呢,那么,我们现在要来看说,「大手印」呢,「大手印」它说是——密宗来讲,也算是最高的法,「大手印」、「大圆满」都算是最顶尖的法。但是呢,一般呢——陈上师写过一本书叫《大手印教授抉微》啊;这在《曲肱斋》里面有,都在网页上可以找得到呵。 那么,他的意思是什么?当时他的年代呢,有一些汉文的,那个关于「大手印」的书哇;那么,他都去仔细地去读哇,然后,把它写出来说,哪个书,在哪里讲的、什么,是对,还是不对呀,应该是怎么样,才是对,他花很大的功夫去写了一本这本书哇。然后呢,他在里面很、很多地方指出来的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因为没有讲清楚说到什么程度才能修「大手印」。

这个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哦,你说在研究所里教的课呃,它那个课里面讲的东西,一定是用很多术语。那么,这些术语呢,是你——哦,大学的时候学啰、高中的的时候学啰、初中的时候学啰;它不可能像那个一年级的时候,喔,我们开始学这个字,每一个字要怎么写啊;喔,不是说刚学英文说——ABC,教你开始呀;不可能嘛,对不对?已经到研究所的时候,你一定是假定说,哦,你大学你这一些都学过了,我们才有办法讲上面的东西嘛。但是呢,你如果——因为这些书都是文字啊,你如果不是懂的人呢,你去看的时候,你会发生什么问题呢?你就看到——你看到我刚刚讲的这种——有阶段性。所以很多那些书,它说它是在讲「大手印」,结果它在跟你讲的东西呢,我们一看,欸,跟我们小乘、大乘在讲「习定」的,就没有差别——它也是在讲说,喔,你开始要专心呐。因为「大手印」传统的有个名词呃,头一个叫「专一瑜伽」——呵,头一个叫「专一瑜伽」,第二个呢,叫做「离戏瑜伽」——这个叫「一味」;最后就是——应该是——也是「无修」啊。那么,他把它解释起来——欸,你看这个跟我们在讲那个「习定」的,基本上开始要有专心呐;然后,专心了以后呢,要离于对那一点的执着啊,呵。然后呢,要那个「定」呢,能够在生活里也都有「定」啊。喔,然后到最后呢,不用去讲,已经成功了,定力有了;哦,变成一样东西了。而且,这个不只是当时的那个书里面有这一类的错误呢,其实,我有一次正好有机会去欧洲的时候,听到一个喇嘛——他们说,喔——这个大喇嘛来,要我也去听一听。欸,他也是变成这样子。

那么,所以这里就是说,他——你如果听他讲的那个所谓「最高的法门」,跟那个小学在学的,是一样咧;因为他没有搞清楚说,所谓「大手印」,它的特点是:什么时候才是开始真地修「大手印」。你——当然你要是懂得「大手印」讲的那一套的话,那么,你可以试修哇,但是试修不是你真地能修哇。他是讲哪一套呢?所谓「大手印、大圆满」,这一些在讲,都是讲——「大手印」是讲什么?是法身、法身的境界呃;是讲法身的境界的话呢,它「大手印」——依照陈上师慈悲开示啊,就是说,真正能够开始正式修这个呢,是叫做「得见明体」呃。什么叫「得见明体」?这个「见」也不是真地看到呃;他是说,你这个人能够入定,在定中呢,什么东西都不见了,只剩下蓝色的光明;即使只是短暂的一下,你有这个经验呢,这时候才叫「得见明体」呀。那、那这个在我们大乘来讲,叫做什么?「见道」啊。就是「五道十地」里面的头一道,「见道」。「见道」是什么境界啊?菩萨的初地,才「见道」。所以,真正能够开始修「大手印」,是菩萨初地的人以上修的。但是,你如果不懂这个重要的关键点的话,那个研究生的课程被你解释成小学生的课程,冤枉啰!它怎么可以叫做「最高深的法」?

所以呢,这里面我们现在来谈这一些呢,最重要就是了解说,哦,「大手印」呢,它这个教授呢,是说,如果你能够有过这种经验,那么,在这上面呢,你要怎么修?它所谓「专一」,就是说,你有过那个经验呢,你以后遇到那个经验的时候,你希望能够定在那上面越久越好。所以,这个都是跟你习定的时候说,我专心一个佛号,或者专心一点的,已经不一样了,呵。那么,你要是能够专、专注在那个——就是说你能够什么都不见,只有光明里面「住」很久了——怕你对这一个境界有执着啊,就捨不得离开它。可是,真正的佛的话,祂——无住呃。祂不会说,哦,只有这样才是「佛」,如果——出来普通的时候,就不是「佛」;不是这样子。所以就是说,你不能执着说,老是要在那个——那种定里面;那么,这里叫做「离戏」。它这个「戏」是什么意思?「离于戏论」,就是说,不能再有任何心理上的执着,呵。

那么,再来呢,所谓「一味」,就是说,有过这个经验的,你不能说我只是在打坐的时候,能够这样子跟法界融为一体呀;你在生活里,慢慢要去磨练——不管你在做什么事情,你这个人跟这个法界的一体没有离开过。你不会有任何时候说,又有一个——呵,局限的观念起来作用;不会有这个事。然后,到最后呢,欸,圆满了,那时候就是——圆满的时候,叫「无修」了。所以「无修」其实也是只是提醒你说,如果还有一点需要你——好像去注意的,那个还没学到圆满。最后是根本不需要注意,它、它自然没有界限的,喔。

那么,这样子来讲的时候,「大手印」和「大圆满」又怎么分呢?「大手印」的时候,它还在讲一段、一段地修哇。就是说你先菩萨的初地,你有那个经验了——「明体」的经验;所以这个「见」,不是真地看到,只是你进入那个经验,呵。你有过那样的经验以后,你慢慢、慢慢、慢慢、慢慢,到佛的时候,就不管有没有那个明体呢,你是在一个无限的一体里面。但是,这里面还是有分——好像是可以分的阶段性;其实只是提醒你说,你不要有这样的执着、不要有这样的执着,要再、再、再放得更清、更透彻;这样的意思而已呃。

但是,到了所谓「大圆满」,它是什么意思呢?「大圆满」它其实就是直接在跟你讲那个佛的境界。它的「佛的境界」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说,它这个一进入佛的境界的时候,一来呢,没有任何限制;一来呢,一切一体。要是你能够真地进入那个境界的时候,也没有办法分什么是「见」、什么是「修」、什么是「行」、什么是「果」。就是说,通常、通常都分说,喔,你先学到的说,这个佛法教你一个正确的观念,这叫「见」啰。然后呢,喔,依照这个「见」呢,你要去「修」啰;就是都是有一段、一段的地方。然后,「修」了以后呢,你在生活里要能够做到啊,要能够还是跟这些都一致啊,这叫「行」啊。然后,最后呢,你圆满了。那么,那个时候是都有分呐。但是,他进入佛的境界的时候,哦,一切根本没有对立呃,分不出什么是「见」、什么是「修」、什么是「行」、什么是「果」,所以那个时候呢,叫做「即见、即修、即行、即果」。

就是说,你要是懂得它讲的这个佛的境界是一切一体、一切没有限制——也没有里面的分界呢,也没有外面的分界;啊,自然也没有「着相」啰——不是说没有相,而是说,虽然有相,没有任何执着啊。那么,到了那个地步的时候,也没有、没有刚刚讲「大手印」说一段、一段去修啰。现在问题难就难在说,讲是这样讲啰,哪一个能够说,我一瞭解了,我就真地做到了?当然是没有啰。所以呢,就是——传久了,传来传去呢,喔,又是「大圆满」的教法,里面又是讲了很多、很多、很多,又是从小学生的开始跟你讲啰,喔,苦哇、无常啊、什么啊,都跟你讲。不过,他们大概是讲这叫「前行」啊、这叫什么。真正讲,那个法本身,它哪有这一些?什么都没有啊。而且,因为——佛法它是什么?它并不是先有佛法,才有佛啊。它是先有佛,祂回到了一切无限的那个、那个自在的时候呢,祂才想办法要让这一些不自在的,得自在呃,让你回去呃。所以,佛法是佛编出来,看你情况编出来的。也是因为这样呢,欸,可是编出来这一套,喔,这些人都是执着的,都是——所以还分派啊,还互相攻击呀,还搞来搞去呀,都是人的事情啊。佛从来没有想过说,你拿到这个法,还要这样子做啊,呵。

那,所以呢,中国人厉害呀,它禅宗怎么出来的?它就是说,欸,你讲了一大堆,结果全部死在这个《三藏十二部》里面啊;哦,只注意佛经里面的,外面的都忘记了。佛经虽然多,外面的世界更大;你怎么都绑在里面咧?它说,喔,不行啰,这些不要啰;呃,丢掉!这个已经变成妨害你啰,不是——没有帮助到你,还、还反倒把你限制住了。所以,出来——禅宗就是说,这一套全丢啰。也不、不要你讲佛,也不要你讲祖啊;为什么?因为它是真理呀,真理不是说非要佛讲过的,才、才能体会呀。你每个人有可能自己够清净的时候,自己——当年释迦牟尼佛,谁跟祂讲——喔,佛法啊?还不是祂自己够清净,就、就那个了,呵。祂说,哦,见到明星,悟道了。祂为什么前一刻——见——不悟道呢?要、要到那一刻?就到那一刻够清净的时候,欸,进入、进入无限了;祂进入无限的时候,那,祂完全没有人讲,祂、祂也是可以碰到的;我们也是有可能啊。因为在、在祂来讲,就宇宙的真理是本来是无限、本来是一体,只是你不敢这样子去——你总是——这样——也要活着呀;别人都这样呀,你不这样,怎么办啊?别人说你怎么样啊——整天在担心这一些啊;所以你就——没有办法真地进入真理呃。你永远是在那个考虑说,做为一个人,在世间要怎么样子混、混过去啊;所以、所以,跟祂不一样。你想,祂是——虽然只有六年,祂是——呵,吃饭、什么,也不管啰,什么都放下了,一个人到森林里面,随时可以死啊。那样子忍了六年——哦,真的什么都丢开了;那么,祂有机会去看到真相和真理。

所以,这样子讲就是说,对「大手印」和「大圆满」,能讲就是讲这一些啦,因为你真正要能够深入,你也是只好又、又从ABC开始啰。因为我们ABC都还没有走到哇,还、还不会写啊;怎么办?所以,老实讲,就是说,懂这个很重要,就是免得以为说,喔,法「高」了,就、就怎么了不起;你——盖一个高楼,你没有打基础,可以吗?你说沙巴不地震;这回地震,你那个没有地基的,不是一下子就倒下来了;有没有?所以,讲是讲得这样子;真正做呢,喔,我们只好还是从念佛啊、拜佛啊、什么,一点一滴去做。从无常、出离呀,呵,这、这一些,还有,培养菩提心呐,从这些实际上一点一滴去做。

但是呢,你不要小看说这些——喔,好像是很基本的功夫,什么;其实,重点是在说你有没有真地投入、真地一生有恆地一直这样做。你如果一生真地往这边做、往这边走,这人生的经历,哪一个不是无常?哪一个不是一大堆事情?你不觉悟,都不行啊;它逼着你觉悟嘛!你的梦想你能维持多久咧?事实就来了嘛——不是梦想)这个样子啊,呵。所以,人生的经验自然会多多少少逼你啦;只是说你如果有那个福报,先懂了一些佛法的话,你比较有可能早点觉悟哇、早点肯放啊、早点肯做点修行的事情。那么,你——可能早一点自己得好处呢,又——慢慢有办法帮别人,就是这样,呵。所以,观念是这样讲;回来做呢,还是每天的功课,每天的基本的念佛、拜佛啊、什么。然后呢,有能力的时候,佛法的弘扬的事情,多少做一些,放生、什么,做一些,那么,这就实在了。重点是长远啦;这一些东西你摸一下,等过几年又丢掉,也没有结果的,呵。但是,你真地照这一些好好过一生,你这一生会很不一样;噢,就是这样。

 

吉祥圆满

二○一五年七月十日
供空行日
佛安居   于古晋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五月七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