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如何修「大圆融」

MP3

开示及校对:林钰堂上师
录音与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五年六月十四日 讲于中国北京

那,今天这个讲的题目呢,他写是说〈生活中如何修「大圆融」〉。这个题目呢,如果另一个讲法说,〈如何修「大圆融」于生活中〉,其实讲起来还是不一样。先讲一个你没写好的,就是〈如何修「大圆融」于生活中〉。这个、这个地方呢,就——还、还是比起来容易一点。这个题目就是更深一点——〈生活中如何修「大圆融」〉,就更深一点。我、我来讲,让你们知道那个分别。

那,在进入说这两个题目里面微细分别以外呢,先、先把「大圆融」的观念讲清楚一点。什么是「大圆融」呃?「大圆融」是我提出来的一个名字,因为我看我一辈子写作的这一些,哦,回过头来一想,我就是在讲说不同阶段的——比方说,以前讲那个「无限的六度」;有没有?就是在讲说,喔,「六度」,传统的讲法,是怎么样子,呵,有、有阶梯的;为什么先修「布施,再修「持戒」,再修「忍辱」,什么;这样子。但是呢,你——实际上这个修的人,不可能说,喔,我现在布施,就是只在修「布施」了;其实,你一修布施」这个行为里面,免不了包括到持戒、忍辱、什么,都会有的。所以就是说,一方面知道它,让你练习好像有阶梯,其实,都是要能圆融;这是头一个。这些都是传统里应该都有啰。

再来一个就是讲说,如果你从「无限一体」的观念里来修的话,你要怎么样?那个时候就是说,本来都是——传统说法是说,「三轮体空」啊。就是说,你一边修,你呢,不能执着于说有这个布施的人、有受施的对象、有布施的方法或者东西就是说,你一方面修,一方面不要执着。那,可是,我讲说「无限一体」的观念的话,就更——比那个甚至还、还要大。它那边只是破除你的执着——「三轮体空」的讲法。我讲「无限一体」的话,就是说,哦,我们每个人,你一辈子——不管哪一个人,多精进、多精进,你一辈子做的事,从整个法界来看,太微渺、太微渺。你一辈子说,「我二十四小时从没合过眼,我怎么修……」你做的这一些,如果你老是在记说,这是我、我怎么样、我怎么样;你跟——你过去不知道多少世的那些债,是不是真的就能抵掉了?天知道!呵。所以,重点就在说,凭什么说我们是佛法,我们真的就可以——哦,超脱宿业,甚至要、要从轮迴里出来,甚至说一辈子你就要成佛啰?那,当然是可能啊!释迦牟尼佛不是六年就成佛啰,呵;喔,从出离,到、到证悟。

那,怎么样子能够说修佛法真的这么快?唯一真正的道理是说,它所谓「佛法」,开始他、他去证悟的时候,他——什么佛法?也没有人跟他讲;跟他讲的,都是、都是还有微细执着。是靠他自己聪明啊——够聪明,就是说,看到说还是不对,把它放掉,他才进入说其实本来怎么样。那,他现在是——其实本来怎么样,偏偏就是讲不出来的,不是可以跟你讲;因为你每一个都是有很多见解、什么,习惯、什么,把你绑住的。你怎么样对这个人讲说,其实这一些你以为重要的、你以为实在的,其实都不在……呵呵,讲不出来的;所以,他只好编——又开始编一套啰。所以——那么,他——但是,他编这套的时候,他眼光跟你原来普通的人不一样;普通人总是有限的——弄来弄去的,还是有限的东西。他其实从已经「无限」的那边来讲说怎么办;这个「有限」的,怎么样从——让他把这一些「有限」的都放得掉;他是这样来设计的。

那,我们现在所谓说「无限一体的六度」,重点就在说,哦,那我如果瞭解了最后是无限、最后是一体,那么,以这样的眼光、心胸,我现在不管做哪一个事情,我都要记住这个;那么,就、就快了,就有理由说这一个为什么只要做、做、做,诶,可以消那么多业的;为什么?因为我这一点的布施,我不是只给这个人——渴的人一杯水呀。我想的是说,所有需要——众生有需要的,我所有能做到的,我愿意给他。而且,我不只是给他这个东西,我在这样做的时候,我的目的不只在眼前解这个渴——这个完了,明天又要——一辈子也搞不完嘛;是在说,因为这样子呢,而我的心是想到他最后的解脱呢,欸,他就跟佛法有机会联络上。那么,法界一切是因缘的结果;有了这个因缘呢,这个人将来就——本来如果完全没有,他就继续轮迴而已;现在跟佛法接触了,他以后有机会呢,学更多佛法,慢慢、慢慢,他也得解脱。所以,整个心态是这样,而且里面都是把佛法融进去了。所以,这样子的话,你修「六度」,你、你甚至不去想什么空、不空,都没有关系了,因为你是「无限」的嘛;就算「有」,我、我也没有办法执着哇,因为再怎么「有」,比起「无限」的来讲,不值得执着嘛。我们做,也不是只是为了眼前这一点——人家说你是善人啊、你是菩萨啊;都不是啰。心胸永远是在那个——而且,很容易没有什么「得、失」的观念,因为,哦,眼前这个对你了解、不了解啊,抱怨、不抱怨啊,什么、什么,看起来都是很小的事情啰;我做的是长远你能够了解我,就好了嘛;长远对你有利益,就好了嘛;我心都超脱于这一些通常习惯的这种眼前的计较了。

所以——那么,不只是「六度」——我、我写那个〈施身法〉,〈施身法〉本身——陈上师作的那个仪轨,其实也是说,哦,古时候的那个妈几脑准祖师,他们示范都已经是讲——叫做「大手印」,就是说,都是「法界观」了;都是说整体的,喔,要把所有三千大千世界的好的东西,都想在这里面,所有的人的冤亲债主都要供养,什么;有没有?已经都是这种——但是呢,现在我提出「无限一体」的观念,每一个法我一来整理的时候,我就是把这个都加进去了。那么,这样子呢,这个做法,哦,整个一看,欸,如果你所有的法都这样做的话,我给它一个名字叫「大圆融」;是什么意思?本来佛法最后的地方,是没办法讲的;没办法讲的呢,所以呢,哦,有禅宗;禅宗它是说,根本就——本来大家就是经论啊,去学习说「不要、不要」;因为为什么?有的人就被经论的理论绑住了;抓不到真的东西,反而就是以为——就是这一些,而且很执着啰——里面还分派呀、还什么……。搞来搞去,都不晓得在搞什么;你、你到底是成佛,还是成什么?呵。

那么,所以他就说,哎呀,这个会有问题,丢掉、丢掉。本来是释迦牟尼佛没有靠任何一个经论,祂为什么可以?祂可以,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照佛法理论讲,都——本来都是佛性,都是平等,都是什么……;祂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他(禅者)就这样走。但是,那种当然也很不容易啰,因为你一个人——等一下自己说,哦,我这样就是了。从、从别的更大的格局来看,这算什么?对不对?就是说,你自以为是的,不一定是咧,呵。所以,那里面禅宗通常都是说,喔,你要去找哪个已经开悟的;就是说,他帮你点、点一点拨啊,或者帮你印证啊,呵;有这个、这个地方。那么,那个地方就是到达什么?就是说,那一些人也真的有那——至少有一部分当年释迦牟尼佛的体悟了;他有那种经验,至少有那个经验。

那么,这样子,所以这样的时候,你在读禅宗的那一些所谓「公桉」、什么的时候,你千万不能去说——有的整天在那里解释,喔,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那个全错的。禅宗没有任何意思呃!它那个是——它是记录一件事情。就是说,这个人去问、问一个开悟的;那么,这个人呢,提了一个问题,他、他不解。那,那个人的反应喔,不是在理论上要跟他讲什么,那个——如果那样,又——大家又回去读经典就好了嘛;那不是那种事情。他是一看他这样问,就知道这、这傢伙执着在哪里;他想让他不要再执着。所以,你说为什么说有的是棒喝啊,有的呵,为什么是打他一下,或者喊一声、什么?那个就——没有道理嘛。也不是说,我跟你有什么仇恨,非打你一下不可;不是!就是说,看能不能让你省悟,不要再执着那一点啊。其实是,你要这样去了解,比较容易进入。但是呢,你还是不可能光靠这样子,你就懂得禅宗的东西;为什么?人家古时候的人是怎么样子去遇到那一棒?他是已经——哦,师父不晓得几千里外,我这边什么都放下了;走到那里,路上可能就死掉了。这些都不管的;喔,很辛苦、很辛苦、很辛苦——去到那边。哦,真的心里有这个问题,那,你几个人到这种地步?你想嘛!你平常都是——哪有一个问题对你这么重要啊可以放下家乡、放下生命、放下什么?没有嘛。就是说,你不是到那个地步的人,你再——别人再怎么棒、再怎么喝,你——还是以前那一个嘛,醒不过来;因为你的执着还太多,不可能的。那个禅师遇到你,也没有用,呵。所以,要了解说——但是,这里——我现在的重点,是在告诉你说,因为佛法本来是——不是有理论的东西,所以,可以完全没有理论。所以,完全没有理论的呢,就是禅宗这种——它根本不要你去陷在(观念)里面。但是,你平常的人,几个能修到说没有念头?根本做不到!生活里全是念头在做,呵。所以你说,这个距离很远的。

然后,再一边讲,密宗啰,密宗最高说「大圆满」;什么是「大圆满」?它是一个理论啊,告诉你说,到了佛的时候,怎么看。到佛——佛的时候,祂一切无限啊;一切无限、一切整体啊、一切是因缘呐。所以,你叫他说要修什么、要行什么、要什么……?这样也是佛,那样也是佛;这样也可以,那样也可以。但是,我们几个人能够进入那个心态?真的都没有关系嘛?你、你、你——没办法真地进入啊——这个对你来讲,还是只是理论。所以呢,虽然那个——理论那样讲,照、照讲呢,这个东西应该是——啊——「即见、即修、即行、即果」;就是说,就是「大圆满」的境界是这种样子,没有所谓「见、修、行、果」的样子。哦,传久了,你看,变成什么样子?传久了,变成所谓「大圆满」的里面,喔——又是教你从「四加行」啊、什么,去做,啊,什么、什么……,呵呵,搞了半天;为什么?因为它真正讲,那个——其实你——只是理论而已呀;理论——你就算懂了,也还、还是对你没有办法。所以,它只能叫你说,喔,又是照你可以、可以那个——喔,着手的地方,开始做起,呵。

那,再来呢,喔,就像说「大手印」;「大手印」它是要想说,讲——直接讲那个法身呐。那,「大手印」这一些是——要讲怎么样去——直接去修「法身」咯。但是,我们平常根本没有法身经验,你怎么修?所以,对我们来讲,它、它是比起「大圆满」来,它不是直接讲说是佛的境界;它是讲说,唉,也许你有过这个经验了——「无云晴空」,什么都不见,只有无云晴空,呵。那么,如果是你有了这个经验,你接着要怎么样子,才能慢慢趋入佛那个境界呢?那么,你首先要设法能够定在那个「无云晴空」上;每次当那个、那个——你进入那个境界的时候,你看能维持多久,就维持多久。然后,再来慢慢教你一步一步怎么做——你对这个(境界)不能执着啊,你这个慢慢要在生活里也能够跟当时的境界,喔,没有离开过,什么;这样子一步一步讲给你听。但是,这一些对我们来讲,也还是都是——大部分的人根本不晓得哪一辈子才碰到的事情。所以最后讲,严格讲呢,就是还是得回到阶梯来——因为我们太有限了,还是得一步一步走嘛。所以,开始就说,喔,念佛吧;你的心就是一念、一念——纠缠已经几十年了,现在真的要出来,你非找一个跟这个世间这一套完全没关系的——佛号哇、一个咒语呀,就真正一点一滴去付出啰。因为你往这边念呢,那边没人管它呢,慢慢、慢慢弱。这边已经养了三十年的,这边(师指另一边)不养三十年,可能抵得过吗?对不对?所以,就是踏实啰,就——你得老实一直在做啰。那么,你这样一步一步做呢,可是,这样子——人生无常啊,然后,你到底能做多久啊?一下又灰心啰、一下又想搞别的啰、一下又太忙啰;哎呀,反正就是真正专心、能够一直念佛的,也没几个嘛!

那么,怎么办呢?当然这些是个人的问题啰,谁也没办法,就只能——做师父也只能跟你讲——啊,无常啊、你不要老打如意算盘啊、出离啊;就是因为太多事情,你根本累坏了,你还修什么?对不对?你没有时间嘛,没有精力嘛,呵。但是呢,现在提「大圆融」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说,即使在我们的情况下,我们真正能做的,只是念佛、拜佛、持个咒,每天一个功课,或者有空的时候尽量念,但是呢,你如果只懂得做这样子,很可能你又回到还是个人的那个观念的小范围内嘛;你做来做去,最多只是说,喔——我这几年念了几十万,或几百万,这样而已。这从、从成佛那边看,哦,微不足道哇;喔——恭喜你这辈子稍微消了——付了一点债,呵呵。但是,那个、那个本金还没还咧;利息还了一点,呵呵,本金还没还;那、那,也是很惨啰,努力了一辈子。所以,有的你看,他念到最后,欸,有的是老年痴呆啰,有的是——不要啰,他不要——不修啰;什么样事情都有哇。因为你还没有把那个冤亲债主还完,到时候什么情况出来,都不知道的。但是呢,另一——讲这个的话,怕你马上灰心,要跟你讲说——一般而言,其实是「功不唐捐」啊。就是说,你做的是算数的;你有做多少,总、总是多少还了一些债了,呵,总是有算数的。

那么,现在讲「大圆融」,就希望说,哦,即使你时间、精力很有限,而且你的能力、程度,只能一步一步这样走起来呢,你不要忘记最后的目标,就是这个「无限的一体」,是为一切众生;为一切众生,而且不只是为他眼前利益,为他究竟成佛。你要是这一些记得呢——所以我们说,开始修的时候,每次功课,先想一下所有的佛、菩萨在照顾我们,所有的冤亲债主、父母、六道众生一起在修。但是呢,你开始做起来,因为我们功课基本上说,你不专一的话,不行嘛;那,你不可能一边念佛,你一边又要想这么多,那你怎么念得专一?不行!所以,念下去的时候,就光、光维持「阿弥陀佛」,加「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加「阿弥陀佛」……。做完这一个功课,或者一天最后要上床前呢,你就再想一次这个——一切的佛、菩萨,跟所有的众生。那么,这个时候呢,就是说,哦,今天做的,他们也都做了;那么,今天的功德呢,他们也都是一体分享了,呵。这样慢慢地习惯于这样的想法了,这个人修,就不一样——免得你陷于老是个人的范围。你也做不到什么「三轮体空」嘛,呵。你如果这样的——不讲「三轮体空」、不讲什么,可是,你开始以后,不一样了。

那么,懂了这个所谓「大圆融」的意思,就是说,不管他是在哪一个阶段呐,你都要加入这个「无限一体」的这个最后境界的这个了解,在你的修法里。那么,真的是完全提升你这一生的修行,就会很不一样,呵。

那么,再来呢,我们来讲说,如果题目是说〈如何修「大圆融」于生活中〉的话,那是怎么样?那只是说,哦,生活里,呵,我们在做佛课的时候,要记得「大圆融」这个观念;对不对?所以,就是生活里你任何时候,修任何法,你记得配入「法界一体」的这个无限的观念,喔、喔;那样是这样。可是,这个题目是更难啰,这个题目是〈生活中如何修「大圆融」〉,就是说不限于佛课;对不对?硬是你生活里任何事情——就是说你已经要能够不是依赖佛课了;现在没有时间做佛课啊,我们就在谈一笔生意了,呵。那,通常都是我们——我要防你呀、我要骗你呀、我要……呵呵,就是总是互相在计较,因为有利益;啊——等一下还有责任啊,还有什么……;就是都是「勾心斗角」了,呵,都是提防啊、怎么样弄了,嗯。哦,生活里你怎么样子修「大圆融」?这里就变成——就、就是普通的生活,你能不能还是有那个「法界一体」?所以这个题目取得好耶;这是很难啰。一般讲呢,我们是需要先在佛课里习惯了,习惯的——但是,你肯做佛课的人,你基本上是了解什么?哎哟,人生真的是到处种种的苦,而且,这个「无常」就是说,真的后面会怎样,完全没有保障啊;对不对?而且我们看得到的,人——人生来讲,就老、病、死嘛。你到后面,可以很凄惨的——老人——呃——世间很无情的,谁管你呀?对不对?子女都可以完全不理的,何况别人咧?呵。

所以,已经了解这样的人,才想说,哎哟,既然真的有佛、菩萨可靠呢,喔,我们来靠佛、菩萨;赶快修呢,消掉自己的业障啊,让自己的身心从这种——平常这种不安、焦、焦燥——呃——怎么讲?僵、僵硬啊、什么,这些身心的折磨里呀——从这里面,喔,能够慢慢藉着修法,慢慢解脱出来。你要是真的有这些问题的时候——你现在说,我不得不谋生嘛,我不得不世间的有些来往啊、做什么事情啊——但是,你这时候,你观念就不要再想——以前只是图说个人啰,好像说我一定是积蓄得多,老年就有保障;天知道的!对不对?什么东西都是一下就可以没有的,呵;健康也是这样,然后,财产也是这样,什么都是这样;人也是这样,一下就不见了。

那,有了这种瞭解的人,你来到生活里的时候,虽然不是修法呢,你要开始来这样想了;就是说,哎哟,这个跟我一样啊,也是同样这些问题的——我已经知道学佛的,还比他幸运。他要是不懂学佛,他就是继续这个——他的那个紧张、焦虑和那一些,比你多哇;而且,我们已经看到说没有真的可以抓的,可以保障的;他可能还不懂,才在那里这样子搞这一套哇。所以,你心态已经不一样了,你不能再跟他一样了你的心态就是说,怎么样子藉着这个因缘呢,让他了解说,这个人不是想跟你这样子的,这个人是——也知道你的痛苦,我们设法怎么样子呢,来做一个彼此都有利的;而且我藉着这个缘呢,慢慢要让你了解佛法的这一套呢,也使你有机会自己愿意修。因为究竟上来讲,哪一个人不自愿修,谁也没有办法拉他嘛;对不对?呵。所以,就是说,你整个这个心态要改;但是,即使你整个心态已经懂得改呢,对方不一定懂得你是这样啊——他继续把你当普通人,完全在跟你对待呀。所以,这里你唯一真地能够在生活里,也把这个「大圆融」的弄进去呢,靠你长远啦;长远你这个人是不一样的,人家长远慢慢认识说,你是不一样;那么呢,他能对你这个戒心放下来,能——呵,愿意说跟你谈他的苦啊;然后你有机会跟他讲说,这个苦,病根在哪里呀,哪些见解是不对的啊,可以怎么样出来呀,什么,呵。

所以,真正说「大圆融」要修到生活里面的时候,就还是靠说我们平常佛法里面的这一些呢,你自己要融入生活,而且一致地在做。这样子做久了呢——你也不要急,因为这个无可勉强嘛——你不可能说一下子改世界,没有人可以的;我们唯一能改,是自己呃——修行这一点要抓紧。你一在那里改别人,你就浪费力量了;谁、谁听你的嘛?谁能够说忽然你讲几句话,他就牢记不忘了?不可能的,呵;都、都是——最、最——唯一可靠、不浪费力量,就是说,自己看到自己的问题。欸,为什么这、这个人这样子?与其去那里跟他对立,或者批评,或者计较呢,你不如来想说,怎么样子当做我自己的一个考验;我遇到这样一个情况,我要怎么样做,才是不浪费时间,而在我的佛法这个开扩心胸、开扩视野上有帮助?自己去想;没有人能告诉你怎么样是圆满的转换啊。

但是呢,这就是——所谓「修行」,就是这样嘛。我们懂了一些基本理论、基本观念,你怎么样子在生活里做得圆满呢?就要靠你自己去、去摸索。那,有时候(有)师父(的)好处就是说,你一讲,有时候你——盲点,他也许已经比较有经验的人,可以点一点、点一点,你就从里面出来。但是,基本上靠你自己觉悟啰;就是说,既然佛法是说「无执、开阔」、什么,这一些的话,遇到什么事,你、你少在那里被这个事情让你不安啊、什么。你能放得下,那你就进步了;你能够不坚持,你就能进步了;你能包容,你就进步了;你能忍让,你就进步了。就——基本上是自己这样子在生活里摸索——怎么样……;但是呢,你如果常常想这个「无限一体」的话,比较容易出来,呵。唯一不容易,就是老是在眼前自己这一点嘛——我啊,这、这样子我很难过,这个我受不了、这个怎么样……;就是说,还是自己那一套太强了,呵。从「无限一体」来看,把这个看澹了,什么事情——哦,容易过、容易过;嗯哼。

所以,有时候人家说,哎呀,这个师父为什么——说这样也好、说那样也好?呵。欸,不见得说我没有我的想法,但是,我是觉得说,欸,真的是没有关系,这样也可以、那样也可以;有没有?哦,这个人这样想的话,眼前照这样做,也没什么大不了啊。其实,很多是没什么大不了;可是,有时候就小地方,大家就争得好厉害,好像非这样不可,呵。啊,其实,你越能够「都好、都好」的人,你自己轻松,别人也轻松呃;你紧的话,别人也紧,呵。而这些呢,特别是身边的人的关系上,就是最、最好用的地方了,呵,嗯。

所以呢,这个、这个题目是很深的,就等于说最后怎么办?就是你说,呃,大手印」,它也是要说,喔,「一味瑜伽」嘛。所谓「一味瑜伽」,就是说,你有法身,又有什么用?你证入法身,又有什么用?你要是跟生活又是另一套,那、那不是真的修到了;有没有?就是讲——我们讲「大圆融」,哦,一、一做起功课来,都是法界无限一体;一、一到生活里,就一点一滴跟你这样槓着,那、那,怎么样(做到所谓的)「大圆融」?所以,就是说,最后的考验,还是在生活里呀,呵。

那,我们很幸运,就是说,了悟了这一点说,「大圆融」这个观念,可以帮我们很——比起来呀,就是说容易从个人的这么小的里面超脱出来,就是要记得随时配合这个大观念;那么,在生活里不要忘了它。那么,你摸索,慢慢说怎么样自己越来越「微不足道」,越来越没关系;一切呢,哦,可以、可以,好过了。啊,但是,要一个人这样子,其实不容易;所以,最实在的还是每天的功课了。这些地方是——等于说自己把心里大扫除的,慢慢做啰;因为太多东西,大扫除——怎样慢慢一点、一点、一点做;每天做一点、做一点,呵。然后,每天做的时候,都是「大圆融」的观念来做、「法界一体」地来做;那么,久了,慢慢、慢慢,这个人不知不觉中转化了,喔。你说释迦牟尼佛最后那一刻的,他为什么前面几年没有……?到最后那一刻,也只是一刹那,说看到明星那一刻——他以前看,怎么不、不悟咧?呵呵。是因为扫得够干净了,到那一刻,就最好——最后那一点没有了——就自然融入啊。所有真正的「证」,因为是本、本有的,不是怎么样去努力得的,(所以问题)只是(到底)扫得干净了没有?到最后干净那一刻说,欸,原来以前有的,都不见了,那时候才知道以前有什么东西;那个执着都是潜、潜在的。你要是看得到,你就厉害;问题是都是看不到的。啊,你要对付的,就是这个看不到,要让它不见了。但是,它真的会不见,就是你要用佛法来磨就是了;照佛法磨,照佛法的观念开阔去,呵。那么,有希望的——就是要努力就是了,呵。好,就讲这一些,呵。

 

吉祥圆满

 

二○一五年八月一日
佛安居   于古晋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八月十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