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之「法界观」

MP3

开示及总校:林钰堂上师
录音:弟子通透;笔录:弟子达实;初校:弟子疾呼
二○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 讲于南投县日月潭

 

今天晚上的题目呵,说——〈佛法之「法界观」〉呐。那么,所以要强调的是说,在佛法里面,「法界」这个观念是怎么样的。那,先要讲说,当我们提到「法界」的时候,这个「法」这个字呵,是——原来梵文的「dharma」这个字——d-h-a-r-m-a,「dharma」这个字。「dharma」这个字呢,呃——在佛法里面,两个意思啦,呵;就是说,一个是说「正法」,就是指佛的教导的这个「法」;这是「正法」的意思。那么一般呢,在讲这个佛的「正法」的时候呢,就是英文上来讲,就是写说「The Dharma」,而且把那个D写成大写的,呵。那么,但是呢,这一个字在梵文里,本来一个意义呢,就是说——就是指「东西」而已,呵。但是这个、这个意义的dharma,通常在英文里,就是小写的d开始;这样子,呵。那么,这个dharma呢,在翻成中文的时候,不管是——呃,指佛法的「正法」这个意义的Dharma——大写的Dharma,还是一般地说,只是一个东西——那个小写的dharma呢,都翻成「法律」这个「法」;这样子,呵。

所以,你有时候读佛法的文章的时候,你要——有时候就需要仔细去分说,现在讲的这个「法」,到底是指佛的教法,这个「正法」的「法」,还是只是一般东西的意思。比方他说「万法唯心」,这个「法」并不是说佛法的教法,而是说所有的东西,呵。那——这个dharma呢,翻成中文还一个翻法,就翻成「达摩」;像达摩祖师,他说「菩提达摩」,就是翻bodhidharma这个梵文,呵。所以,菩提达摩祖师也可以——意思就是说「菩提正法」的意思,呵。

那——但是呢,我们刚刚讲说小写的这个dharma的,是「东西」的意思呵;这个「东西」的意思,又跟我们真正平常讲「东西」的意思不一样,因为它是另一种语言嘛!你这边翻的,不一定能把它的意义完全翻到。什么样的意义呢?我们说「东西」的话,总是说——好像说实在我们感官可以(察觉)到的,这叫一个「东西」嘛,呵。可是在梵文里面,那个小写的说任何东西,那个dharma,它的意思是什么?它其实就是说,任何你把它界定为一样(东西)的,都可以叫「dharma」。什么意思呢?一个观念,也可以叫一个「dharma」;就是说,不是我们这边,呵,真的指出来一个东西的——喔,我有某种观念,这个也可以叫「dharma」。而且呢,它是到什么地步?我们还分说,哦,这个是真正的感觉,或者说这个人神经错乱,有幻觉、幻什么;它不管的,就是你幻觉感受的,只要你说得出一样东西来,全部可以叫「dharma」。所以,它这个「法」的这个意思呢,就——太、太广了啦!就是说,你讲得出来,都算;它没有去替你分说,真或假、实在不实在呀,什么;你——妄想的一个东西,喔,也可以叫「dharma」。它是那么广义的一个、一个「东西」,呵。

所以呢,在佛法里面,它有一个名词说Dharmadhatu;dhatu就是国界,呃——一个领域,那样的意思,呵。Dharmadhatu就是说,所有这些可以叫做「东西」的那、那一个范围,叫Dharmadhatu;这就是我们翻成「法界」这一个。这样一翻的「法界」,你就知道其实不是我们讲的「宇宙」呃。我们讲的「宇宙」是当做说,有一个我们感官可以测到实在的东西,把它叫「宇宙」。可是,佛法在讲「法界」的时候,它才不管你——真啊、假啊、什么,你有你妄想的、你幻想的、你卡通的,全部都在里面呐。所以「法界」的——在佛法里讲这个「法界」,是比我们实在一般地讲「宇宙」,还要广阔的一个观念,呵。

那么,光是讲这样,变成好像说,哦,你只是在讲这个、这个——一个名词,它的定义——呃,不是我们平常想的那个范围而已。那么,跟我们学佛有什么关系呢?就是说,这个所谓的「法界」呢,其实也就是我们平常在讲说佛的「法、报、化」三身里面的「法身」;因为祂——佛祂证入「法身」的时候,祂是什么?祂跟一切融为一体,而这个一切,不是我们想的这个宇宙,是祂们所谓的「法界」。因为是这样呢,你看,佛、菩萨可以进我们的那个什么——梦里面呐。这个你如果照平常「宇宙」的观念的话,祂、祂为什么可以进你的梦里?照我们平常的观念,这是你个人的精神领域嘛;欸,祂怎么可以进来?因为佛法的观念,祂是——不是我们一般的这个感官的范围而已,祂是——任何地方,祂都融为一体了。所以,连你以为是只有你可以的地方,祂也都可以进去。所以「法身」是指——是这样的一个东西。

然后,另外要来讲什么咧?平常你所谓的「宇宙」这个观念呃——我们、我们现在有所谓的「科学」啰——科学它去了解这个宇宙呢,它发现说,欸,我们能观测到的,呵,可是呢,这一些观测,照我们的这一些物理的定律、什么来算,欸,这个星球的运行还是不对;唯一能够解释对的话,就是要假定说,还是有另外东西,但是我们的感官完全没有办法测到。而且实际上,科学知道的是说,宇宙里面百分之九十以上呵,是我们没有办法观测到,但是我们从这一些星球的运行、什么,计算的结果呢,硬是有那一些东西,才会影响它变成这样子运行。所以就是说,头一点就是知道说,我们感官知道的范围,其实很有限。而且,我们认为是——呵,现在大家科学说,这是什么定律、这是什么真理的东西呃,欸,其实在宇宙里很多地方,根本行不行得通,我们都不知道;因为你根本没办法去探测嘛,你怎么知道?然后,它又说有所谓「黑洞」啊、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吸进去,光也吸进去了。啊,我们人要来做任何测量的话,你没有光,你没有——我怎么样去测量?根本无从量起,呵。

而且,甚至科学它自己——为什么爱因斯坦跟牛顿比起来,他算是进步?就是说牛顿的时候,就假定好像说,喔,我真的可以订一个叫做「座标」的东西说,哦,从这个地方我来量,这个宇宙都是照这个标准量。可是,爱因斯坦发现说,咦!如果你正在量东西的这个东西本身在动——像我们坐在车里呀,你量起来的那个外面的世界,跟那个你站在地上量的,就不一样了,因为你本身有在动嘛,会影响到你量的东西嘛。比方说,他迎面而来的,你站在这里是一个速度,你这个车也过去的,你看到的速度又不一样了;或者他、他是离你而去,不是觉得更远吗?就是说,根本其实是跟你开始量的这个有关。而且,你这个开始量的地方——你说时间吧!你时间怎么样去确定呢?我们现在也知道,哦,要原子钟、什么钟;为什么?那样才能量得多准、多准、多准。可见说,你如果去量时间,你量得不准的时候,也是有很多问题,呵。

所以就是说,还有——科学呢,它说,哦,这个事情,哦,我们有办法做个实验,它还可以去看说对不对呀;一到说——比方说,我们中国人说看风水,呃,算「紫微斗数」、看命的,欸,人家有的人也很准啊;可是从科学来讲的话,那、那个它怎么样去做实验?它没有办法去印证,就说「这个不是科学」。可是我们的生活经验说,唉,人家有的是可以很准的,那你要怎么讲?就是说,不一定非科学不可;就我们用得到的地来讲,有些虽然不是科学,也是有准的地方,呵。

那么,所以,这里最主要要讲说,呵,佛法呢,它的最、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说,它一来,就看穿了;就是说,你一开始订那个座标哇——一个标准,其实那里是你问题产生的地方,因为你一定从某、某个地方来看。那,你从某一边来看世界,啊,你又是有限的感官,你看到的不是真的东西呃,只是某种限制里面的一个、一个——你以为是怎么样而已呀,呵。这一——这个是很难的,因为就像我们做人嘛,你习惯了一辈子,就是——我想是这样、我以为这样才对,什么、什么。那你看的,从别的文化、从别的角度来看的人,就会觉得不一定要这样啊,你为什么这么辛苦啊、什么;有没有?啊,这个有时候讲不通嘛!他太习惯的人,即使他能听你的话,他遇到事情,他还是照他原来一套去做。可是,佛、菩萨厉害就是说,祂能够说从这一些每一个人不知不觉就被笼罩的一个范围——祂能够出来。

那么,这里呢,要来讲说,你要看——我们说谁「成佛」呢?唯一真正大家都公认的是释迦牟尼佛啊;如果说释迦牟尼佛还不是佛,那就没有佛了嘛,呵。可是,你看他当年怎么样成佛?呵。他、他也不是在那里说,我要去改世界啊,呵;你怎么改嘛?这个世界你怎么改?你们说怎么样搞成革命啊、什么,就是你成功了;其实,还是原来那一些人、原来那一套,只是换一些人压迫另一群人而已呀,呵。但是你看,他、他怎么样?他是——他是先看到说,大家一样的问题——生、老、病、死,他想说找到有没有办法真的从这个、这个苦里面出来。不然的话,他觉得说,虽然我是个太子,我到最后还是这样,有什么意思?呵;他希望能够逃出这个来。那么,他先去跟人家学啰;学来学去、学来学去,他为什么到最后,说——菩提树下——前一刻——他也进、能够进入「禅定」了?那么,什么是「进入禅定」?就是说,噢,世间的一些想法、什么,他已经都能够完全没有。

这个我们普通也做不到;有没有?你心里总是有很多想法。就是说,观念的束缚他也离开了;然后,他进入禅定的话,就是——其实就是说,连感官的层次也都已经放、放掉了,完全进入精神境界了,呵。然后到最后,喔,为什么他天天看明星,他不悟道?那一刻悟道?就是——唯一的差别就是,他心里面最根本的一点——我们开始会认定一个说,我跟对方的对立的那种微细的那种念头,那一点也、也放掉了;所以在那一刻,他融入「一体」了。他那个看到,不是真的看到,他的——他就是说,原来总是自己关在一个笼子里,这个笼子呢,经过他六年的不顾生死、不顾饮食、不顾饥寒,这样子,放、放、放、放、放,放到最后呢,他很薄的那个也能够松开的时候,他才融入「法界一体」,他才变成完全自由了;他就可以不再被任何东西绑住,再去纠缠、再去受苦了,呵。

所以,这一个给我们最大的教示是什么?就是说,你要学佛,你如果开始在说,喔,佛法里学的是这一套——根据这个,这个也不对、那个也不对、那个也不对……,你惨了;因为你学到的佛法是只是一些话;你拿这一套话、这一套观念呢,你开始把精神用在管别人呢,你什么时候达到释迦牟尼佛那一个?释迦牟尼佛达到的是靠「放」呃,不是靠「抓」耶,呵。所以你这样修行,你就浪费你的时间。你要注意的是说,要先搞清楚,这个世界永远管不完的。你短短的生命,你去管——你身边的人都管不完呢,你还——你怎么搞嘛?根本就是白、白费力气嘛。你唯一能够真正对你有益的是什么?就是像释迦牟尼佛一样,佛法讲什么——哦,「无常」,我有没有「无常心」呢?呵;佛法讲「出离」,我是不是又在纠缠世间的事啊?有没有?这样一点一滴呢,检讨自己;自己学——扫清啊、放掉哇,自己不再纠缠、不再惹。哦,那么,你真正很容易进步,因为你有这样的心态以后呢,你修什么法,都容易鑽、鑽进去了。然后你光靠说,喔,我遇到事情,我才要放,那你平常其实还有一大堆,你怎么扫?扫不清的。

所以修法重点就是在这样,就是说,其实我们心里面这些,我们自己看都看不到;看都看不到,怎么放?放不掉的。但是,法——修法就是让你说,一直重复;重复、重复、重复呢,你本来——即使说念一声「阿弥陀佛」,哦,会杂七杂八念头在那里;哦,又念、又念、又念、又念,后来就单纯了啦。单纯的时候,你心都只在「阿弥陀佛」的时候,其它在哪里啊?其它唯一存在,是因为你心抓着它,你单纯下去的时候,不见了;不见了,你就解脱嘛,呵。那么,你这样子做的结果,不知不觉间,你原来扫不到、放不掉的,全部放掉了;就没事啦。放掉啦;即使你不知道,也没关系啊——已经放掉,不会纠缠你了、不会限制你了,呵。所以、所以讲这一些——「法界」这一些,最重要是要来帮大家瞭解说,哦,我们要学佛呵,重点在「放」,不是在说抓一套;那个搞不完的啦——新的纠缠,呵。

那——另外还要讲的就是说——嗯,那你这样讲,你说佛什么都放了以后,祂融入这个「法界一体」,所以,因为祂跟法界一体,所以这个法界就、就是叫做祂的「法身」呐。就是祂跟这个一体呢,这个——祂——其实祂不再有一个独立的说,我是释迦牟尼佛;因为从祂那个时候来讲,没有什么你嘛;已经都是一体,没有什么东西是、是以外的,所以也没有什么是以内的,分不出你跟我,完全没有对立了,呵。所以这个、这一方面也是我们可以修的;我们遇到什么事情,你如果在想说跟他怎么样子,这个就是有对立。你、你要怎么样子,才是没有跟人家怎么样,而是一体要包容,这个就是你的——有没有?佛法里面讲慈悲呀、讲、讲容忍呐,呵,就是这一方面;这样才是一体嘛,呵,这样才——你会扩大,你不会被一个范围限制——噢,这个不行;这样就有范围。我现在就包容接受、没有关系,哦,你就越来越大,你的心量才会真地开阔去,呵。

那——这里面呢,还要讲一个很重要的是,「法界」这个东西呵,它怎么样?我们刚刚不是在讲说,科学的话,它最基本说,有个座标嘛,就是有个「空间」的观念,呵,三度空间有个——然后,有个「时间」的观念。可是,佛法来讲,它说,一开始有按一个标准的时候,已经就是你被限制的开始,就是你开始纠缠的源头了。那,照这样讲的话,佛法是讲说,其实没有「时空」;所以这个在我们来讲,很难理解,因为我们太习惯——我们的生活一切都照「时空」来想的,呵。但是,怎么知道没有时空呢?因为你想,比方说,你说空间吧!空间,你要先记得说有一个哪一点作座标,才开始嘛;他那个人如果从来不抓那一点的时候,他永远都只是在「一切一体」里面的时候,真的是没有的。但是这个呢,很难讲清楚,因为你必须呵,修到说真的你已经到那个的时候,你真的会看见时空不见的,呵。但是,这个只能这样讲,因为你没到的话,是真的不晓得那是什么样的情况,因为那个都要经过你已经修到身心都已经松、松、松、松、松,才有一天忽然——体会到那一点。

但是,虽然我们不能那样子体会呵,我们还可以有办法瞭解;是为什么?修行的人——修行的人他为什么有的真的——欸,知道过去什么事?哦,有的又会说,哦,将来什么事也先知道了?那,在我们原来的观念,过去已经不晓得在哪里了;那,将来的又没有到,啊,怎么会知道咧?呵。可是,你从另一边来讲,它「法界」的观念的话,「法界」——我们佛法里——因为你明明是这一些都是我感官里这么实在的,你叫他放,放不掉。但是,它又想帮你心里这一些执着能够松开呢,它就给你一个观念说,「空性」;什么意思叫「空性」?它其实只是告诉你说,喔,这些你认为有分别的呢,根本上是一样。它「空性」的意思,只是、只是告诉你根本上一样,希望你说去注意根本上一样,而不要注意这个你眼前常常在计较的这一些分别。啊,你一认为根本上一样,你才可以心里慢慢松掉。

所以它就跟你讲说,「空」中无这个、无那个、无那个……。可是,明明我感官「有」,你叫我「无」,太难了。让你「无」,不是跟你说否认你的感官呐,那、那,佛法变得没有意义嘛——明明「有」的,为什么说「无」?它的意思是说,进入这个观念的时候呢,你要放掉这一些分别,呵。但是,这个难修呢,所以我就提另外一边,我提的另外一边就是说,「一体」的观念嘛。你如果一体的话,喔,不妨「有」啊;但是我原来过不去的,我现在比你大——包容嘛,就是「一体」的观念,都包容嘛!呵。都包容的话呢,我也不用说你没有,我只要包容你,我就超越,就不会有原来那一些对立的问题、纠缠的问题了,呵。所以〈心经〉跟〈心要〉是这样子:看到说,这一边不容易修呢,我们试这一边嘛(师指另一边);你就是想说,我要心量比你大,我就可以超越你。就像父母嘛,父母你——有哪一个跟孩子在斗嘛?没有嘛;你只能包容他嘛——他反正不懂事,你要怎么办?有没有?你做父母的,心就是——佛、菩萨就是众生的父母嘛,就这样祂才超越我们嘛,呵。你体会这一点嘛,你自己要做佛、菩萨,你就做众生的父母;你对每一个,你只有父母的心,没有别的嘛,呵。

那,瞭解了这个以后呢,我要讲的就是说——但是,你讲「空性」的话呵,因为它的意思只是要你去注意它,就是说希望帮你松掉那个分别啦。但,实际上是这一些东西是明明在这里,是真的有这一些分别在,但是——那佛法要怎么讲?佛法也不能说,欸,你们不准看这一些分别;那、那,佛法没有用,骗人嘛。它另一边呢,一边讲「空性」,一边一定要讲什么——「缘起」。

它所谓「空性」的意思,就是说,欸,你以为这个、这个——眼前这一个就永远是这样吗?它说不是的;其实呢,是种种条件下的一时的现象而已。呃,你现在看师父这个样子,你明天、后天,一直给他吃好的,欸,越来越胖(闽南语)——弥勒佛出来了;有没有?它意思是像这种的。就是说,你不要以为说有一个好像说永远不变的;其实他会显什么,都是种种因缘的结果。如果你用「因缘」来瞭解的时候,你没有想说哪一个一定永远是怎么样的话,喔,这个时候有办法瞭解说,为什么有时候过去世、过去的事也可以知道,为什么有的时候将来的事也可以知道;为什么?他修行的人,他怎么样叫做「修行修得好」?就是他慢慢心里放得掉嘛——他的念头可以单纯,可以杂念都没有了,心可以清了、什么。他进入这样的情况的时候呢,这些因缘的东西,我们如果说一切,呵,「法界一体」的观念来看的话,它就像说一个大海嘛,大海里什么东西都在那里嘛,呵;啊,但是呢,现在是显这个样子,等一下显那个样子,呵。同样一个大海,也可以这一部分是一个颜色,那一部分一个颜色;也可以这里很平静,那里在大风浪;什么都有啊,呵。那么,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种——也还是种种条件嘛——阳光的热度啊、那个风啊,呵、海里面的水流的运转啊、什么,所以显种种现象出来。

那么,你这样子来想的话,这个整个法界里面的东西呢,它也只是这样;它就是说——随时是这个整体啊——其实没有变过,只是这个整体。但是,这个整体呢,随着——呵,种种条件在变换呢,一下显这样,一下显那样。那,我们人是很有限的,我们、我们现——这时候看到这样子,呵,等一下情况变了,哦,我又看到一样;等一下情况变,我又看到一样。我们——从我们个人的观点来讲,我讲说,这是过去,这是现在,这是未来。可是,从整个一体来看呢,其实都还在呀,只是那个情况时候,是这样;这个情况,是这样;啊,我们有限,看成是——呵,啊——一段、一段的。啊,因为它其实都在呢,你那个能够超越这个个人这个范围的,眼界能看广的,咦,有时候看到这边,有时看到这边(师指另一边);所以,过去、现在、未来——看得到。

但是,这里面又要讲一点,你不要以为这样讲的话,哦,那就是一切都一定啰,那我们也不用努力啰;反正它这个都照因缘这样走的话,我们这一辈子会怎么样,就是一定啰;不用唸佛啰,反正也没办法改进;不是这样的。它这个因为——它这个整体里面呢,欸,每个地方还是可以动来动去的,不是死死在那里的。那么,你——随时你遇到一个情况,像说你没有学佛前,跟学佛以后,你很多改变;有没有?你怎么样做人,怎么样用你的钱、用你的时间、用你的心思,都在改嘛!那你想,这种改变会不会影响到后果?当然会嘛!因为一切都是种种条件来互相影响产生的,所以并不会因此这样,就变成说我们不需要努力,或者我们死定了,就这里一条路;不是的!正因为是随着变的呵,你要下面的那一个景更好,你就要朝更好的方向努力,哎。

那——还一种方法瞭解,就好像说,这里三间房间嘛,我们从那边走过来,哦,看到这一间、看到这一间、看到这一间;你就说,哦,过去、现在、未来。啊,其实三个房间是都在那里;有没有?啊,从这边的人、走过来的人看,就——过去、现在、未来,呵。

那,我在那个——有出一本小册叫做《佛法根本要义》啦;呵,那个后面也有收一、两篇在讲「法界」的观念——那一些文章其实都是单独发表。那时候我写那个《佛法根本要义》,印成小册的时候,故意把这个相关的基本的佛法的观念,也都有收在那里,呵。那,其实今晚讲的,可能比那个写的还要详细啦。但是,就是说,因为讲的你听过,你等一下又忘记;你去那里读一读呢,大概这一些里面都有写到啦——有写到,但是没有这么仔细解释,呵,嗯。

啊,这一个我选择说,只跟弟子们讲,就是因为这一些一般人听,根本听不懂,呵。就是说,跟你们讲呢,其实这一些很重要的观念。啊,在我们的实用上来讲,最主要就是说,生活里呢,你要学那个——不要去管别人,管自己,呵;改进,然后这样你才——到你真正超越,真正你才能帮别人,呵。

然后就是说,功课很重要,呵;我们很多(执着),靠自己(来清扫)——你要等到有事情,才发现、才放,(就)来不及(了);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放得完。但是你做功课,一直磨啊;磨、磨、磨,它自然会清净的。所以,这是非常重要的路——每天的功课,呵,哎。就是记住这一些啦,实用上是有这个意思。然后,很重要就是要瞭解说,佛法里面「法界」的观念比宇宙还广,呵。佛的「法身」就是指这个「法界」而已。

所以,这样瞭解的话,什么佛——祂——你可以说药师佛的法身、阿弥陀佛的法身、释迦牟尼佛的法身,其实都是讲同一个东西,就是最后都是「一体」的这个,呵。从这个「一体」这边来看,什么佛也只是祂、祂方便示现而已嘛——众生有病苦啊,显一个药师佛啊;众生有往生啊,显一个阿弥陀佛啊。啊,更重要的是——其实是「一切一体」;所以,我们其实就是那个佛啊,只是现在还被一些,呵,妄想绑住,没办法融入而已。你要是能够真地好好修,到有一天——这个不能只是讲的啦!就是身心都松呵,是有希望又回到那个去,嗯。而且,你如果回到那个去,你就不但是自己解脱,又变成可以来帮别的了。现在我们为什么——一个、一个很有限?我就是想帮你——父母也帮不了子女多少嘛;你给他很多,说不一定还害了他——他变成什么都不会了,呵。可是,为什么修行人到最后说,喔!给谁祈祷啊、给谁做超渡啊、什么?就是因为靠的不是这个修行人,而是靠说他瞭解,他去依靠这个、这个原来的、无限的一体的佛、菩萨啦。祂们因为无限,祂什么都可以做的;你们——唯一祂难的地方是说,你自己老守死着说,我就是这样,呵——你那个壳太硬啊,祂很难把那个力量伸进来,呵。你要是自己懂得放,喔!很容易得到祂的帮助的,嗯。

呵,今天讲的虽然很短,可是其实非常、非常根本的修行呵、佛法呵。好,就这样。

 

吉祥圆满

 

二○一五年八月九日
谨笔录   于台中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八月十一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