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融心旨〉之开示


MP3

开示及校对:林钰堂上师
录音与初校:弟子疾呼 笔录:弟子晓艳
二○一五年六月十六日 讲于北京

大圆融心旨
色声香味触法本自圆融、纯净、无限。任一法皆因执成障,离执即归圆融。任诸法自起自逝,即诸法不流(整体无来去)之流(境遇有迁异)自然契入无限圆融。由圆融整体自然生起纯净念行,消融幻现之诸执,回归整体圆融。

整体圆融,圆包万法。整体发心,离于偏执。
念行纯净,本来无限。不流之流,自然圆融。

喔,〈大圆融心旨〉。这个说——「大圆融」的心旨呵;这一篇我写的意思是这样的呵:〈心经〉的话呢,就是说,讲那个「智」嘛;啊,我写那个〈大悲心要〉呢,就是写——「慈悲」嘛,就是讲「慈悲」喽,呵。

那,其实,〈心要〉那一篇的重要,就是说,它不只是说正好跟〈心经〉这样可以配呵,而且重点就是说——其实,我那个〈大悲心要〉里面讲的,佛经里也是都有嘛,就是这种容忍啊、什么,这一些;佛经里哪里没有嘞?呵;「同体大悲」呀、「无缘大慈」啊、什么,都是有。只是,以前〈心经〉它就偏重于就是讲「空性智慧」,什么都「无、无、无」;蛮难修的嘛——哦,明明「有」,你跟我「无、无、无」,「无」到底。那——〈心要〉的就——正好提出来说,我们其实佛经里有这个「慈悲」,啊,「慈悲」呢,就是「包容」。你要是什么都能包容,你跟什么都有——有什么,跟什么都无,不是一样吗?就是说,本来这个——你说有,你放不掉嘛;你现在说,有是有,我是法界大,你这个一点点,有什么关系呢?你只要能超越就好嘛。你的苦的问题是在于你不能超越嘛;你所有的这些人生的事,你都、你都比它大,呃,你当然安度喽!呵。那,但是这样子、这样子修的话,你修「包容」也是不容易,但是呢,至少不用去说,面对着「有」,还说它「无」嘛。所以,我这样一讲,就是说,其实都是佛法的,我也没有什么创见啊,只是把它这样提醒你的话,诶,好像、好像比较有一个容易修的路一样;这样子而已。

然后,再来呢,就是说,最后讲这个「大圆融」呢,就是说,这边讲「有」,这边讲「无」啊(师指另一边),什么;这个比起来呢,就还是偏、偏一边喽,呵。现在这个「圆融」的方法,就是说(又、又不行了),这个讲「圆融」的意思,就是说,实际上每个人修(哦,那里有,那就拿这个讲),就是说,真、真正——那个——每个人实修上来讲,你哪有可能教他去摸那个摸不着的那个「无限一体」?根本不可能嘛!他无从着手,也莫名其妙!呵。所以,离不开就是我们的什么——念佛、拜佛、四加行……,踏实地一点一滴嘛。但是,你如果只在强调一点一滴,又怕你被原来习性绑在这么一点上,那你搞到什么时候啊?永远——「有限」跟「无限」的鸿沟,永远去不了嘛!

所以,就是教你说,不管你做哪一步,你还是一步一步爬这个楼梯呢,每一个楼梯你都要记得,你这、这个是——目的是那个整个「无限一体」。所以,你每一步都没有离开过那个大的,每一步是就在那个大的里面,想要达到那一个;这样的努力而已。这样子一讲呢,诶,也不会说,噢,分为「大圆满」,分为什么……,就好像又、又隔开了。就是,我们还是可以讲这一整套,可是呢,每一步呢,都、都跟那个圆融了,跟原来的、最后的「大圆满」是在一起了;而且,连那个禅宗的,不依什么——文字、什么,也都在一起啊。因为我随时这一刻任何做的,我都是想成「无限」啊,呵。就是,我、我没有被佛法的圣教量啊、什么,法、什么,绑住呃,完全没有被任何法绑住,呵。

那么,因为我们已经有〈心经〉跟〈心要〉,我就写个——那么「大圆融」这一个的话,它的要点在哪里?呵。那就是说:「色、声、香、味、触、法」;所谓「色、声、香、味、触、法」,就是说,就人来讲,你最基本的地方就是——你能感受的啰,你能感受「色、声、香、味、触」,「法」就是心里的念头啊。「色、声、香、味、触、法」这一些呢,「本自圆融、纯净、无限」啊;就是说,在我们人没有起任何分别心以前呢,这一些东西是什么?本来圆融嘛!哪、哪里有一道鸿沟,说,这个叫做「色」,这个叫做「声」的?根本找不到那个分、分界在哪里。然后,「纯净」啊,除了人在讲这个好、这个不好;还有每个人,有的说「我喜欢这个」,有的说「我喜欢那个」;除了后天的、人为的分别以外,它有什么、什么­——好坏、善恶,什么­——分别?没有嘛;「纯净」是这个意思。不是我们净——乾净不乾净的意思,而是说,没有­——其实完全没有人为分别的,呵。

然后「无限」啰,你、你说,诶,声音明明只有听到这一点,可是你、你去哪里找出它的界限?我找不到它的界限!你也许有听到、没有听到,可是,界限在哪里?本来找不到界限,呵。所以,接着,「任一法」;这里的「法」的意思,就不是只有说心里想的,而是前面的色、声、香、味、触、法啊、什么;就是任何东西。任何东西,「因执成障」。因为佛法里面「法」字有两个意思:一个是讲佛法;一个是——本来dharma这个字,dharma这个字的意思就是说,任何东西。而且佛法讲任何东西,这个东西呢,不需要实在的,虚幻的也、也算东西呀,只要你观念里面当一个东西,都、都叫做「法」,呵。所以,任何东西是因执成障;因为你抓着它呢,诶(什么事?可能是没有Battery吗?),就是说,「因执成障」就是说,任何东西它本来也没有人抓它,可是你一开始注意这一点,哦,这一点呢,对你而言,就是一个障碍了;为什么?本来一切是圆融在一起,没有、没有什么的;你一抓起这个——我们开始都是抓自己嘛;你一开始抓起这一个,以这个为中心,哦,那,这一些都不一样了;所有的这一些东西都有「我要」、「我不要」;「我喜欢」、「我不喜欢」了。就是,其实,产生这一些来,都是从你开始抓、抓这个「我」开始——因执成障呃!「离执即归圆融」,就是说,我们现在是「执」很多了,所以,你离一个执、两个执,还是不能圆融。但是,道理是,基本上开始都是因「执」起来,才开始有「障」。只要所有的「执」你都放得掉的话,就——本来是圆融的,呵。

所以呢,你如果能够「任诸法自起自逝」,就是说,你的经验本来——它——即使你坐这里,它也是一直变嘛,你不用讲什么啰——天色早晚都不一样啰;什么东西是一直在变的,呵。你如果能够随便什么,你一遇到什么,都是随着它起来,随着它自己不见了,而——你如果能够维持这样的时候呢,「即诸法不流之流」啊。这个所谓「即」,就是说,就在、就在,呵,所有的这一些东西呢,「不流之流」;什么意思呢?所有的东——你的境遇一切一直在变嘛,这是在「流」嘛。可是,变来变去呢,就——它、它只是整个你的「色、声、香、味、触、法」这个东西而已,也没有其他东西呃;就是说,超不出这个范围,就是你的「色、声、香、味、触、法」而已。这些虽然一直显现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可是,不管它换来换去、换来换去、换来换去呢,「归根究柢」,只是你的「色、声、香、味、触、法」,只是这样而已。所以说,它是有「流」,但是,这个——从这个整体来讲,就这个整体都是你的「色、声、香、味、触、法」来讲,是不变的,呵——你也许这一顿吃得好,那一顿吃得不好,可是,还只是你的不同的味觉而已嘛,呵。

就在这个、这个整体的这个觉受里面呢,可以「自然契入无限圆融」,但是条件是你要「任诸法自起自逝」。就是说,你真的能做到说没有分别吗?而且,能够真正没有分别的人,是必须什么?其实是,心里的「执」已经完全清了以后,才有可能。不然,你也许没有起动作或者念头,可是,你心里可能还、还是有一个——忽然一刀过来,你就知道怕了;还是有「执」在嘛!就是——所以这个「执」——完全纯理论在跟你讲——就是说,你要是能做到、能够让所有的境遇呢,你都是­——它自己起来、自己走,你没有在那里说,我希望怎么样,或者我要设法怎么样;你不加、不加——不介入,随它。你要是什么都能随它呢,你是「自然契入无限圆融」!

所以我们说,你说最后是修「无限一体」哦;修「无限一体」,其实,你怎么样在努力呢,还是多一个「执」而已,不是真的那样可以达到。其实真正契入「无限一体」,就是,你要是能「清净」,就是心里什么东西放掉、放掉、放掉,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不要、不要什么事情都觉得很重要;为什么?那都是你、你、你的范围内的见解而已!其实,你想一想,你、你在在乎的那几件事,全世界几个人管它嘞?只有你心里觉得:哎呦,这不得了、这不得了!谁管你呀?有没有?要这样去想喔,容易把自己心里一套呵,丢开啊;就是,你以为大不了的事,其实就是自己心里闹啊,自己心里还放不下喔(弟子:庸人自扰!)。嗯,呵。

那么,但是呢,如果你能够自然契入无限圆融的时候呢,这个本来一切没有任何执着的这个整体呢,就会——出来的呢,不是不能起作用,它是个活的东西,还是会有念行,可是,是自然纯净;就是说,不再有任何偏、偏的一点了,不再是只为哪一点喽,它是真的「契入一体」。所以,它做起来的,不会再是说——像我们习惯就是——永远离不开个人观点嘛。就是——所以,你要是能超出个人观点——其实你还是有观点,都已经不容易了。那,我们的办法就是说,佛法教你菩提心嘛,你从众生观点,以众生观点先取代个人观点嘛,这样子就、就比较有希望从个人观点超、超越出来,嗯。

然后呢,你这个——本来有的这个执着呢,它说——幻现呐;就是说,好像很实在,可是,所以很实在,是因为你抓着它嘛,你的念头说非这样不可嘛——这个很重要嘛、这个不得了了嘛。啊,其实,要是你没有它抓的时候,它有什么呢?都是你、你的一套想法说,要是这样,后面一定是怎么样;其实也不一定,呵。很多是自己、自己的想法限制了自己呀,所以很紧张嘛,呵。那么,你要是能圆融整体的时候,这一些本来的这一些执着呢,会消融掉;它是不见了!因为你不去执它,它不见的,而回归整体圆融了,就又回到原来那个样子。

然后,下面写说:「整体圆融,圆包万法」。这个整体的圆融是包含了一切呃,呵。那么,「整体发心」呢,就「离于偏执」喽,就是不会再限于「一偏之见」了。(弟子:怎样讲是「整体发心」呢?)「整体发心」就是说,他还是会有念头,会有行为呀,但是这个念头、行为,完全没有从哪一个执着起来,所以,他这个时候呢,都是「整体」。就是说,他、他这个「整体发心」就像说,你说观世音菩萨为什么「三十二应」?祂不是特别要去救哪一个嘛,祂是,祂一跟他完全一体,哪里喊救,祂就哪里出现去救,这就是「整体发心」;有没有?我完全不是跟哪一个有特别关系呃;哪一个地方有,祂自然地反应;是这种意思喽,呵。

「念行纯净,本来无限」啊,如果念行是纯净的时候,它本来无限,它、它就能够达到那个「无限」嘛,呵。「不流之流,自然圆融」,所谓「不流之流」,就是万法;万法的这个啊,万法这个整体,它是自然圆融的;就是讲这样而已。

 

吉祥圆满

 

二○一五年八月十五日
丰泽堂    于北京

 


[Home][Back to list][Related work: 大圆融心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