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解说

——〈事师九心〉、〈感谢让你受苦的人〉、〈没人管得着〉及〈加冕〉

MP3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与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五年六月十六日 讲于中国北京

 

事师九心


慈尊根本上师,出类拔萃,犹胜一切诸佛!弟子向您祈请!祈加持弟子尽一切生中,以大恭敬心依止具格上师尊。

了知如法依止一切功德之本的慈尊根本上师,是善乐的根本,弟子以大恭敬心依止您,即使牺牲生命亦不背舍!

思惟具格上师的重要,让自己受其主控。

1.应如孝子,完全奉行上师的谕示,丝毫不爽。 (孝子心)
2.应如金刚杵,即使魔类、恶友离间自己与上师,永不分离。 (金刚心)
3.应如大地,负荷上师赋予的一切工作负担。 (大地心)
4.应如山岳,依止上师而受苦受难时,内心毫不动摇。 (不起烦恼、丧气)(铁围山心)
5.应如王仆,即使必须执行一切艰困的任务,也不心烦。(世间仆使心)
6.应如清道夫,弃绝慢心,视己较上师卑下。 (除秽人心)
7.应如绳索,欣喜地继承上师的志业,无论负担多么困难、沉重。 (延续心/乘心)
8.应如家犬,即使上师讥评、激怒或忽视自己,永不回以瞋心。 (犬心)
9.应如舟船,随时为上师往返而不起烦恼。 (船心)

具德珍贵的根本上师!乞加持弟子得以如是修行。从今以后,乃至尽未来世,愿弟子能够如此依止上师尊。

藉由口诵这些文字,并在内心省思其意义,尽未来世,你将会幸运地生生世世如法依止珍贵的上师。

如果能够本着这九种心态承事、恭敬、供养珍贵的上师,即使不刻意修习,也会发展出许多美德,积集广大资粮,乃至迅速成就圆满佛果。

今天就是说,有几篇呢,我的作品,短短的,那,有弟子呢,他们说想请我解释一下,呵。那,一个是〈事师九心〉喔。这是密乘传统的教授,就是你——承事上师的话呢,要怎么样——具哪、哪样的心态啦,呵。那么,开始它是说,「慈尊根本上师,出类拔萃,犹胜一切诸佛!」这里的意思并不是在于说,真的有哪一个佛比哪一个佛大啊,什么;不是这个意思。它是,意思是说,你胜过一切诸佛,是因为你是亲自来教我的;对不对?诸佛虽然那么、那么伟大呢,但是,我没有办法——我的程度离祂们太远,没办法亲自从祂那里得到佛法的教益。但是呢,你呢,已经学了,又修了,那么,你有经验的人呢,在我身边,欸,我随时一个问题,可以真的问你;这、这一点的恩呃,胜过一切诸佛;你要了解这个,呵。不是说,我们在比较说,一定说师父胜过什么佛,呵。

然后下面说,「弟子向你祈请!」向你祈祷什么呢?「请你加持弟子尽一切生中」——不只这一世啰,将来也是这样啰,「以大恭敬心依止具格上师尊」哪。就是说,以极为恭敬的心呢,来依止;「依止」就是什么?就是说,依靠你,而且「止」就是说,不是飘来飘去,一下子靠你,一下子靠他;就是说,就靠在你的身边。然后,什么是「具格」的意思?就是说,真正有传承、真正有证量,这样的师父啰,呵。

下面一段说,「了知如法依止一切功德之本的慈尊根本上师,是善乐的根本」啰,呵;说我们已经清楚地瞭解了,依照佛法所教的来依止这个师父呢,而这个师父是所有功德的本了。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密乘里面,它、它是假定你等于说小乘、大乘的一些都修过了。那么,这里为什么说「上师是一切功德的根本」?是因为密宗它修的一些法呢,是要经过许可才能修的。本来平常我们没有资格说,喔,自己观自己是佛啊、什么;对不对?你普通人,你要冒充,冒充不来嘛,呵。那,所以密法开始先叫你做加行、什么,就是要替你消业障啊、培福啊,让你比较能够有这个资格来、来修这一些高的法,呵。而且你修下去一辈子,也是要有这种机缘——要有那个因缘呐。不然,你专门修行的,谁管你的生活啊?有没有?要有这些因缘的话,你也是要先供曼达、什么,在培福嘛,呵。

那么,这样的时候呢,现在我们要修密宗的这一些法,那么这一些法,根本上都是要真正的师父呢,把传承的加持、开许你了,你才有资格去修。而且经过这样,一方面是许可,一方面就是说,因为他的那个许可呢,那个——你观,才观得起来;修,才会真的有结果。这是以前——比方说,那个密日勒巴的故事也是这样啊;先被师父磨得很厉害了,师母可怜他啰,就拿一个师父的东西给他说,你去找他大弟子吧,就拿这个跟他说是师父叫你来。你只要照——他、他已经知道师父的法,你从那里拿法,你自己修法,不要这么可怜,再被磨了。欸,去那里——法是一样的,修没有用;为什么?没有得到真正许可,你、你就等于说,你一直在冒充嘛;冒充不起来,呵。所以,说是「功德之本」,这个——主要是这个意思啰。到了密法,才有这个事;其他的,就是你照着一般显教嘛;对不对?照佛法修,每个人都可以的,呵,只要真的菩提心呐,呵。

那么,「弟子以大恭敬心依止您,即使牺牲生命亦不背舍!」这个地方重点其实是在提醒我们呐,就是说,你不要遇到困难的时候,你就觉得好像说,哦,那、那,还是回世间一套吧。你要知道说,你要是离开师父,有时候你想回来,没那么容易,倒不是说师父不收你呀;就是说,人间都是这样——因缘嘛。你、你觉得可以放弃的,那么,你下一次要来的时候,种种的阻障,而且你很容易又再放、又再放;就是,你修就很难了。所以这个——「坚持」,这一点是在修行上蛮重要,喔。很、很多人不懂喔,他在那里想说,哦——以自己的见解呀——这个不合我、这个我不喜欢、这个什么……;喔,他就把师父放弃。他不晓得说,人家整个世界在走,没有管你喜不喜欢的;你就是人生的事,也是这样嘛;有没有?你、你在想你个人而已,你忽略了说整个大的来讲,谁管你喜不喜欢?就是——你要么,走对路;要么,走错路;其实是这样子,喔。

那么,下面说,「思惟具格上师的重要,让自己受其主控。」这个「主控」也不是说,师父就是喜欢一大堆人,喔,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不是这个意思。主要是说,师父教你,只是教你修行喔,也不会说,喔——你们去给我做生意赚钱嘛;没有意义嘛,对不对?所以,「受他主控」就是说,因为师父只会——真正师父只会叫你说,怎么样佛法上努力去做,或者你心态上要怎么改,才会往佛法来。那么,你要注意说他跟你讲的,你不要说,您说一套,不过,我还是有考虑。那、那,师父当然也没办法嘛,但是,你就得不到他的好处啊。所以,这些地方你要搞清楚,这些讲法都不是说弄一套东西要、要让你被人家控制;不是这样。而是你要懂得这里面的利害啰;就是说,真正要往佛法走,听师父的话有、有——省很多事。你老是什么事都要你心里那一套解决,哦,等到什么时候啊?你早点说师父说什么,哦,照做、照做,其实就是替你省了很多世间考虑呃;就是这样,呵。

那么,它说「九心」呢——九种心态。头一个是像孝子啰,呵。「孝子心」就是说完全遵照上师教导的呢,一点都不要打折扣啰。然后说这个心呢,要像「金刚杵」,就是「坚定不移」嘛;金刚杵是不、不能摧坏的嘛。那么,「即使魔类、恶友离间自己与上师」呢,也不分离啰;不会说别人说了,你就起疑心了,呵。但是,这一些其实是这样,这个等于是教条嘛;教条是一回事,但是你要了解说,真正要人家勉强遵守教条,是不可能的,呵。但是,你自己要靠什么能遵守教条呢?就是要记得说,你为什么选这个师父?你要么,觉得他讲的有道理;要么呢,你有感应的经验,知道说他真的是帮、帮到的,呵。那么,你这一方面就不要随便忘记,这是真正能够保证你自己说,呵,遵守这些、这些什么心、什么心。不然,没有意义嘛,你给我讲一个空洞的名词,那——对不对?

那么,再来呢,「应如大地,负荷上师赋予的一切工作负担。」就是说,师父交给你做的事呢,你有时候会觉得说,哎哟,好、好、好辛苦啊,好重啊,呃——搞不来啦,什么、什么。但是,你要了解,就像我们那一天唸讚颂——昨天唸讚颂说,「爱之固劳」啊。你要了解说,师父交给你工作,你还要高兴咧;为什么不交给别人咧?为什么老交给你?你、你做了,你就从「做」里面,才能学习嘛。哪一个人能够学到做法务哇,或者了解佛法、什么?你不参与,你、你根本没有机会学到。你跟在身边,你觉得没有事、没有事;欸,随时一个法务来了——你就说师父电话来了,你听师父怎么回答的;喔,这些就是——你就有这个机会学。不然的话,师父怎么样跟你讲啊?谁知道会有什么问题呢?一定是做事;而且做事的时候——我们以前也是——哦,随时师父说,哦,什么东西要镀金;哦,去哪里镀金啊?我从来没有搞过镀金,就要去找啰、什么;有没有?呃,供杯呀,说要镀金喔。很多事,本来不会的——喔,印、印刷厂,哦,要、要去搞啰;就这样慢慢学很多事情,喔。

那么,「应如山岳」啰,「依止上师而受苦受难时,内心毫不动摇」啰。就是说,你跟着师父走啰,哦,呃——世间都反对你啰,说「为、为什么要、要你一个人这么牺牲呢?呃——为什么不推给别人?」他说。种种的问题都来了嘛,呵。那么,你这个时候呢,你就是说,心里自己要了解佛法真正的好处啊——我们依止,也不是乱依止的,呵。都是长大的人,也不是小孩子被骗,呵。所以,自己要、要——哎。

然后,「应如王仆」啦,就是说,国王的佣人呢,哦,跟他说,你现在得去做什么;当然很困难啰,但是呢,也、也不心烦。就是说,喔,因为——比方说,国王做,世间来讲,就——叫「命令下来」,你不做也不行嘛。就是那样的心情去做,就是非、非照着把它完成不可。然后,「清道夫要弃绝慢心」呐,就是说,自己心里有什么——哦,以为说自己比师父懂啊,呵、什么地方师父还不如我啊、什么;那一类的骄傲心态要去掉,为什么?这倒不是说你不能看出来说,哎呀,师父真的这个不懂、那个不懂;那是没有关係的。但是,你一在注意他比你差的时候呢,你自己那个心态就不容易吸收佛法——问题是自己有一个阻障起来了,他讲的话分量就没那么重。你要了解说,虽然他这一些都比你差了,可是因为他讲的是佛法,你要重的是佛法;对不对?呵。不然的话,师父比你们差得多,太多了嘛(众笑)。而且,它这个讲得很厉害,它说「除秽人心」,是把自己心里脏的扫掉——骄傲是一种脏嘛,呵。

然后,「像绳索,欣喜地继承上师的志业,无论负担多么困难、沉重。」它这个「绳索」的意思,就是说,绳索是一直延续的啦,就是你做这个,不要忽然断了,要继续,能、能够继续下去。然后,像家里的狗啰,就是狗很好啰,狗就是主人怎么样赶牠啊,把牠丢在这里,牠还是往家里跑啊,什么;有没有?就是说,你不会说,哦,师父现在嫌你啊,你就、你就也跟他对、对着干起来;不是这样的,喔,嗯。啊,其实,真正师父讲你的时候,你应该做的是说,想想说,欸,怎么自己没有这样想自己?他讲你是说,哎呀,你、你根本格局太小嘛,陷在那里。平常讲你,一定是讲这样的事情,教你说怎么样想,不要、不要老在那里纠缠这一点,呵,哎。

然后,「舟船」呐,就是说「随时为上师往返而不起烦恼」啰,呵。就是说,上师的事情,你就做他的那个工具就是了——给上师开车这样,就是帮他做事情。然后,最后是祈请啰,「具德珍贵的根本上师!乞加持弟子得以如是修行。从今以后,乃至尽未来世,愿弟子能够如此依止上师尊。藉由口诵这些文字,并在内心省思其意义,……」省思其意义,我现在讲的就有帮助嘛,呵。「尽未来世,你将会幸运地生生世世如法依止珍贵的上师。如果能够本着这九种心态承事、恭敬、供养珍贵的上师,即使不刻意修习,也会发展出许多美德,积集广大资粮,乃至迅速成就圆满佛果。」这里面是因为,你想嘛,你——它主要是教示——教你说要听师父的话,做师父交代的事啰。呃,你这样子做——当然是做法务嘛,还有什么事?对不对?所以,你——在法务中,还有修行中,你就慢慢成长啰,呵,嗯。这一篇就讲这样;什么——等一下再讲。

 

感谢让你受苦的人


让你受苦受难的人
一般世人会想报复
至少也会怀恨含怨于心
真正想学佛的人
则应对他们心存感谢

世间若无苦
无人求解脱
让你有切身之痛的人或经验
才是真正推你步上觉道的动机

成佛是为渡脱一切众生
害你的人也是众生
正是提供你修习如何渡化的机缘
怨亲平等的大慈大悲
若没有让你痛苦的人
又怎能实践、证达

人间的咬来咬去是不值得浪费此生的
愈是困难的处境愈是成就大心的良机
莫自限于小小的格局与器量
做个大肚宽容、笑逐颜开的弥勒佛吧

头一篇是〈感谢让你受苦的人〉呐,呵。他——「让你受苦受难的人」呢,「一般世人会想报复,至少也会怀恨含怨于心」呐;就是说,一般的想法,因为这是有「我」嘛。从自己的角度来看呢,你对我不好,我当然对你不好;至少我——即使善良一点的人,不、不怎么样去反——啊,对抗、反、反击,至少呢,心里是愤恨不平嘛;对不对?呵。但是,我们这里重点是在讲说,真正想学佛的人呢,对他们要心存感谢;为什么反而对这一些让你受苦受难的人要感谢呢?头一个是,一般的道理,就是说,世间如果没有苦,没有人会求解脱的,呵。

「让你有切身之痛的人或经验」呢,「才是真正推你上觉道的动机」呀。你没有想过——没有尝过苦的人,你觉得,我何必去什么——学佛?浪费时间,又没有结果——看不到世间的结果,呵。但是,你有了苦,你、你就会想说,怎么样可以从苦出来?然后,你要是有机会听到说,为什么佛法可以帮助你从苦里面出来了,那么,你就愿意试的时候,哦,那么,归根结柢,最先推你向觉道的,还是「苦」嘛;所以,这一些真正让你苦的——你——平常的人,他没有苦过,你跟他讲说,喔,世间一切是苦的,他说:「不一定啊;呵呵呵,我现在还不错嘛,何必担心呢?」对不对?讲不来。可是,现在真正让你苦的人,就让你有机会说,哦,这些话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们要、要去找那个道理,呵。

然后,另一个道理了;头一个是说,是他帮你向佛法来;第二个是说,成佛——你的目标是什么?你是真正要学佛,你要渡脱一切众生;那你要渡脱一切众生的人的话呢,这些不也是众生吗?不管他跟你是什么关係呀,害你的人也是众生之一而已嘛,呵。所以呢,他跟你——害你的时候,他不能说,我不管你,就害到你嘛;总是——呵呵,对你做了什么,才让你(受)害啊;对不对?那么,其实你真正从、已经从佛法学会心比较开的人来看,他、他有这么多方面,他只有很有限的精力——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他为什么要来专门照顾你呀?就是说,即使他目的是在骂你、害你呃,其实从大的眼光来看,他也是一种「爱」一样;就是说,他把他的生命、精力奉献给你呀!(众笑)真的啊!为、为什么要管我咧?你看我们老头,谁管啊?(众笑)呵;对不对?他一定是对你觉得是——这、这家伙非用掉他的那个精神不可,他才会去顾、去搞你嘛。你看,为什么老婆老是念你呀?对不对?还有谁要念呢?只要念这一个嘛;就是这么爱你呀,所以就——非念你不可嘛。你这样一想的时候,越念越甜蜜呀,呵——还是喜欢我啊,还是关心我;真的是要这样想啰。从——你从那个——呵,客观地看,为什么精力花在这上?大部分的人绝不理你了,哎。

那么呢,他呢,「正是提供你修习如何渡化的机缘」啰,呵。这个「怨亲平等的大慈大悲」呵,如果没有让你痛苦的人,你怎么样实践?呵。你都是——大家没事的,喔——「大慈大悲」,太容易了嘛。这个人真的让你「痛不欲生」,你还能宽恕,喔,那你就超越原来那种普通人的心态、普通人的那个范围了;有没有?所以,这一些都是实修的机会。所以,这边一看的时候,哎哟,呵,苦、苦庄严呐。你说那个密日勒巴,为什么说「苦庄严」?他要是没有经过那么多苦,谁知道他里面有那么、那么美好的德行?看不出来的。可是大家一听说,哇!这样子磨练,都、都还心不变,那,谁不敬佩呀?这不是苦庄严吗?呵,同样道理嘛,呵。

呵,再、再来说,「人间的咬来咬去是不值得浪费此生的」,呵。说,平常就只懂得说,唉,他对我怎样……;其实,人家眼光已经出来的说,哎哟,你们怎么搞的嘛?都在彼此浪费生命啊,呵,都是小事情在那里——呵,我说你、你说我;说不完的,呵。「愈是困难的处境」喔,「愈是成就大心的良机」啊,呵。你要能够心开出来,不再被这一些小事绑喔,你就厉害了。你、你看说,师父怎么常常做的事,哎呀,这样没头没脑的、没头没脑?因为师父心里没那些小事;你觉得不得了的事,我都不觉得是事情(众笑)。所以,我做起来,你看,哎呀,这个也不对、那个也不对;其实是,在我看是,那都是小事,没有关係啊;真有那么严重吗?懂吗?所以你看起来,师父没头没脑。(众笑)总是要自捧一下嘛!(众笑)

然后呢,「莫自限于小小的格局与器量;做个大肚宽容、笑逐颜开的弥勒佛」;就是说,真的最主要就是心开不开而已;心开的话,别人过不了的,你都没有事;对不对?心不开的话——但是这个呢,不是这样空口说,你就能心开了,因为你平常没有真的为法务做、为众生做,怎么出来呀?你整天处理的还是个人,那你出不来了。一定是因为参与了佛法,呵,还有修、修——每天有在那里修嘛,那,慢慢,真的有希望,呵。

 

没人管得着


学佛警无常,自心迷眼前,没人管得着;
学佛宜出离,自身老稽延,没人管得着;
学佛当精进,功课常疏懒,没人管得着;
学佛发大心,做人爱计较,没人管得着;
学佛观法界,自限不悟越,没人管得着;
忽然人将老,诸苦无从离,
此生易虚渡,前程只茫然,
但为温饱忙,心地早枯竭,
生死无从替,抉择在当人。


真正踏上修行之路的是凤毛麟角。启程与坚持走下去,全靠自心。有志之行者应自勉不懈。

再来这一篇喔,网页上是,题目是——那一页上题目是弄错了(现已更正),题目应该是〈没人管得着〉啦,呵。然后呢,里面的话,它是说,呃,「学佛」呢,「警无常」啊;就是说、说,学佛呢,是要对「无常」有一种警觉嘛,呵。可是呢,「自心迷眼前」呐;可是呢,一般的人呢,哦,总是说,眼前这个事、眼前这个事;没有去体会说,「一切无常」,就陷在眼前的这个计较里面了。那,我、我后面加一句话:「没人管得着」;你自己迷,谁、谁能管得呢?管你呢?因为是你自己要迷的嘛。这是提醒你说,你要自己、自己醒悟喔;因为你这样子在迷的时候,没人能、能把你叫醒,呵。

「学佛宜出离」,就是说,你要真地学佛呢,你需要那个时间、精力,多去作修行跟弘法的事情。可是呢,「自身老稽延」;你老是就是在世间的事情里面浮、浮沉啊,总是下不了那个决心说,我这个也可以丢、那个也可以丢;「没人管得着」,就是别人也莫——无可奈何嘛;除非你自己愿意放,谁有办法?呵。「学佛当精进」,学佛,你要真地看到结果,你要努力呀;这个、这个东西,不是随便摸两下,就会有结果的。「功课常疏懒」,做功课呢,啊——一下懒得做啰,一下子——啊,少做啰、什么,喔——偶尔做啰;「没人管得着」,就是说,精进、不精进,也是靠你自己提醒,呵。

然后呢,「学佛发大心,做人爱计较;没人管得着」;学佛是教你要发大心,可是你世间的事,不管什么事,随时要跟人家讲(议论),哦,那、那,你也没希望啰;因为你心都在这些小事,一点一滴上,喔。「学佛观法界,自限不悟越;没人管得着」;就是说,学佛是说我们心要观整个法界多么地开阔哇、无限啊、一体呀;可是呢,你老是在自己的小范围里面,不懂得要超破,呵——也不知道自己被自己限制,也不能觉悟说,要突破这一些自限啰;「没人管得着」,还是要靠你自己努力啰,喔。

然后,下面说什么?上面讲的都是说,学佛的这些重点呐,其实都要靠你自己嘛。师父再讲,你、你眼前这一刻,你就是迷了,也就是没办法;就是你自己时时刻刻要自己提醒啰。然后下面说,「忽然人将老」啊,「诸苦无从离」啊;忽然间,哦,人生很快的,一下子,哦,都、都已经要变成老了,哦,「诸苦无从离」;因为你从来没有真的修过,你怎么离苦咧?嗯。「此生易虚渡,前程只茫然」;这一生就这样——哦,老是世间的,这样烦恼里面过,是很容易;但是呢,接着要怎么办?你是没有修的人,完全没有任何把握的,喔;所以说「前程只茫然」了。

「但为温饱忙,心地早枯竭」呀;只是忙着说,喔,希望有温饱啊、什么,但是,你的心地是什么呢?早都是琐事填满了,根本没有那个什么平安、喜乐,什么都谈不上,清明也谈不上了,呵。「生死无从替,抉择在当人」;你自己将这一生怎么样、将来怎么死,也没有人可以替你。所以,到底你要选择怎么样的生、怎么样的死,你、你自己要小心了。这个整个这一句——所谓「没人管得着」,就是说,你自己不管,呃,那,别人也没办法,呵;就鼓励你说,真的要自己努力啊,呵。

然后,底下「跋」是说,「真正踏上修行之路的是凤毛麟角」啰;「启程」,就是开始走,「与坚持走下去」呢,「全靠自心」啰。就靠你自己的心有没有这样坚持下去啰,呵。「有志之行者应自勉不懈」;你要靠你自己,呵,师父只能做个样子给你看说,喔,也有人这样子走的;但是,真正走不走,还是你自己呃,喔。

所以,选这一篇,是选得很好哇,嗯。就是说、说穿了说,学佛的事,基本上还是每个人自己努力,呵。

 

加冕   

   
也曾领过法王的冠 十分慎重地
小小的 戴在顶髻上
那可是在多年的法务后
慢慢看见自己穿的是
尉官服、校官服、将官服
佛陀的救世军 加入之后
靠功劳与辛劳累积
才逐步升迁的

莲师的小圆帽
先做一顶 不理想 才自戴
再叮咛细做的
就供文佛膝上 祈求莲师恩允
戴之加持见者
同享亲见莲师的恩宠
在未得许可前 不敢妄戴

希冀加冕的佛子啊
先将馀生投入佛法吧
否则只会在轮迴中打转
哪能奢谈甚么指望呢

这一篇呢,题目叫〈加冕〉;加冕呢,这——开头是讲说,「也曾领过法王的冠」呐,「十分慎重地,小小的,戴在顶髻上。」就是我曾经有一次梦里看见,两个(相连的)房间啰,(中间全通);这个房间里一群人,这边呢(师指另一边),空的,中间只有站一个人。然后呢,我从这边呢,就走过去;然后呢,那个人呢,给我一个只有这么大、这么高的一个纯金的,(它上头是)一个、一个(圆弧的波形)——大概就是五个这样,也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一个皇冠一样的冠啊;小小的,就正好可以挂——呃——戴在这个顶髻上,这样而已的——这样一个、一个东西。

那——「那可是在多年的法务后」,呵;那是经过我多年一直在做——跟着陈上师在做法务嘛。那,在这个多年跟着师父在修行、弘法的过程中呢,喔,慢慢看见自己穿的——哦,穿尉官服啊,都是穿军装啦,呵。穿尉官服啊、穿校官服啊,然后穿将官服啊,这样;就是说,自己的资历呀。就是,世间是看不见,但是佛陀有个「救世军」呐;你参——你进——你做佛法的服务以后,它慢慢、慢慢,哦,你在里面,资历也是会升的;就像军队里会升官嘛。所以,看见自己穿的——这一些都是真的啊,尉官服、校官服、将官服,都看过了。

这个以后,才、才有这个——(弟子:那个服式是中式的,还是西式的?)就是军装啊,就是军装;(现代的)军装,可是,一看就知道这个是——我也不知道是哪一国的,就——反正就知道是尉官服、校官服、将官服;真的,哎。然后,才、才有这个梦,就是一个冠;这样子,呵。

那,我说,「佛陀的救世军,加入之后」呵,「靠功劳与辛劳累积」呀,「才逐步升迁的」。不是有谁忽然怎么样子的,呵;因为你本来就——你、你,服务不够嘛,当然是低级的嘛;对不对?慢慢来嘛,呵。所以,这里面就是说,你要是梦见从军,就是有点希望;就是加入佛法的那个救世军了,呵,嗯。(众笑)

那么,然后另外一个冕,是讲那个莲师的小圆帽啊;就是你们差不多都领、领过嘛,呵。那个——先做一顶,原来都是那个「放心」去找布,去找、找到——本来找不到做的,因为帽子店都是什么?你一做,一千顶、五百顶,工厂那种;有没有?那,只做一顶呢,人家也不接;然后呢,也不晓得去哪里。后来,台湾有那种电信局啊,你打电话去,跟他说,我什么;他帮你说,找什么,可以解这种问题啦。他们介绍的是什么?做戏服的。戏剧里面有时候需要什么特别的服装啊,有那种——专门那种为某种需要特别做的;她是找到那一个。然后,她从英国订一种很好的布啊,什么的。

那,先做一顶,可是,人家也没做过。寄来美国一看,啊,那个编——那个织啊,纹路、什么,都蛮——不好看。然后,就跟他们讲;还有布嘛,就那个老板娘,电话里这样沟通说,哪些地方应该改进。然后,再做一顶。所以说,「先做一顶,不理想,才自戴。」就是,就想说,这个不合理想啰,就自己家里戴。其实,平常也没有戴,就是放在家里,呵。然后,「再叮咛细做的,供在文佛的膝上」;我家有一个那个人一样大的释迦牟尼佛的像啊,供在祂的膝盖上喔,「请求莲师恩准」呵,戴了来加持——戴起来来加持看到的人呢,那么,他们可以「同享亲见莲师的恩宠」。但是,「在没有得许可前,也不敢妄戴。」所以,我们做这个是有得过许可的。现在有缘,去拿来——莲师的圆帽,呵。

所以,我、我那时候好像,会写这个是因为,有一次有个弟子她——我那个圆帽,那个、那个,家里自己戴的那个,放那里呀,她、她就——她头一次是这样:我、我在平常在戴,她在身边,她说,「师父也给我戴。」结果她一戴,她真的感觉热啊。那,可是第二次呢,是放在家里,她就自己拿起来戴;她说,「怎么这一次没有热?」我说,「你没有得许可嘛。第一次是问我,我说,『好,你戴戴看嘛。』就有加持了;第二次你——就,没有得许可,就没有加持。」所以,不是——所以,密法真的是这样子;为什么?它这个东西不能说,喔,我现在一顶帽子,你们谁有力量抢去,就变成他了;那、那还得了啊?(众笑)那变成说,谁有枪,谁就得到了嘛;不是这样的,对不对?祂——佛、菩萨可以给你的东西,佛、菩萨可以拿走——绝对不会被你们利用的。一定是,呵,真、真诚的、好好修的,才有可能嘛。这目的也不是说为一顶帽子,只是维系这个加持嘛,呵,代表嘛,代表说加持啰。

所以,给你们看一下这个帽子。这个做得很漂亮,你们看;有没有?都是——每、每一边都平均、什么,做得很精致。戴一下给你们看。这个「通善」啊,他从沉阳来呀,他说,喔——希望得灌顶、什么。哎,结果,机缘,你看,正好有人说请讲这一个,呃,你还是看到莲师圆帽。(众笑)

所以,我、我最后的结论呐,是说,「希冀加冕的佛子啊」;你希望有一天也能戴那个法王的冠的人啊,你「先要把馀生投入佛法吧」,呵。「否则只会在轮迴中打转,哪能奢谈甚么指望呢?」对不对?你一点都不付出,你、你都、都想要,有那么容易的事吗?不可能的嘛;一切照因缘来嘛,呵。你自己投入几分,你将来得几分,就是这样而已嘛,呵。好、好,嗯。

 

吉祥圆满

 

二○一五年八月二十日
佛安居    于古晋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