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食的心得

 

MP3

开示、录音及校对:林钰堂上师
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 讲于美国加州

 

喔,我、我今天要讲的喔,我今天要讲的——是那个〈施食的心得〉啦,呵。这个呢,我是以前跟着陈上师的时候呢,那,陈上师他怎么样?每天早上呢,他会起来呵,到他住的那个公寓的楼下呵,就去撒米给那边的鸽子吃啊。那,他有时候吃剩的食物呢,也会撒到楼下呢,就给那些野狗吃;那样子。然后,他有带米呀,去到那个旧金山的那个唐人街,那边有个小公园,在那边撒米给那边的那个鸟吃啊——也是鸽子。所以我就学他嘛,就也在我以前住的那个公寓的附近的一个小公园里呢,也撒米。

那,开始撒的时候呢,这些鸟从来没有看过说米,也不知道是可以吃、什么,就开始几天呢,就——总是就堆在地上,好像没有人来吃;这样子。但是呢,过几天以后,它们就学会了。然后,之后呢,就——它们都会——很多来,然后会吃得光光——每天都吃得光光的。

那,这样做了一些年以后呢,有一天,那个小公园旁边的一个公寓的人就出来跟我讲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喂鸽子?因为你这样子呢,鸽子来得太多了,而它们都停在我们的屋顶上呢,就鸟大便太多了。」所以我就不、不能再在那里施食了。

那,这样子做呢,当时就察觉到有一个什么不一样?就是说,以前呢,我们如果在路上看到鸟哇,就是说,喔——漂亮不漂亮啊?或者说,喔——这个叫声好不好听啊?可是,有做过施食呵,欸,自然地,看到鸟,第一个想法就是说,欸,吃饱了没有?这样的心态的改变啊。就是从自己的舒服的这一边的心态啊,改成说在考虑它的心态啰,呵。这就是说——所以说很多修行的东西是这样子,就是说,你看说,欸,为什么要这样做?欸,它这一些修法都是让你说,做了以后,你真的人会改变啊,呵。而且,我们不是说要「无我」吗?不是说要「利他」吗?这就不知不觉间,你心态就转成那个样子了。

那,我这个米是怎么样呢?每天不是供佛的时候,佛桌上都有供一杯米吗?或者说,供曼达换下来的那个米啊。那么,这些供过的米呢,我们都想成是佛、菩萨回给我们的甘露。所以这些甘露呢,也可以自己吃啦,不过呢,我们通常是把这一些呢,就晚上呢,放在一个盘子呵,放在家里一个固定的地方,或者放家的后院、什么,外面的一个固定的地方,就想成是施食给这一些饿鬼啦,呵。因为饿鬼他们是东西其实吃不到,但是,佛、菩萨的甘露呢,他们就可以吃到了。

那,等第二天早上呢,哦,就把这一些呢,又带到外面去,撒在地上给鸟类吃了;这样子。这些也都是陈上师教的啦,呵。那,后来呢,我在——因为我在住的旁边呢,有一个坟场。那,这个坟场呢,在美国的坟场是像公园一样,很舒服的——它很干净啊,然后,又树林啊、什么。那,我就每天早上在那里呢,走一个钟头。那,走这一个钟头,我最先是做一些念诵的功课,每天做的。那,念诵完了,还没到一个钟头呢,我就又练习健身球健身;这样子。啊,每天这样子走,而且走的时候呢,也——除了——差不多有一半是倒着走。因为倒着走的话,你——训练你——有些脚部肌肉啊,平常向前走,没有运动到的肌肉;然后那个——倒着走的时候,要——每一步都要转身看后面嘛,因为你不能不看路走路啊。那,看的时候,我就轮流左边看,然后右边看,这样子呢,身体又有旋转的运动,这样子;也是很好的。

那,在、在那个坟场呢,我就挑一棵大树呵,然后在那个离路边稍微有一点距离——因为太靠路边,人、车经过比较会惊吵——惊扰嘛;那,比较——稍微一点距离的大树下呢,我就把米都倒成一堆在那里。那,这个米呢,起先也是没有来吃的,后来呢,它们知道了,也是就都吃光,天天吃光。后来呢,我又看到说,哦,坟场里有松鼠啰。然后呢,这边的大卖场叫Costco的,它有卖那种维吉尼亚州出的那个没有盐但是烘乾了的带壳的花生;很便宜呀,一大包五磅啊,只要五块八毛九。那,这样的价钱,对我来讲是付得起的嘛,就是可以用这个来、来做施食的。所以我就也买花生呢,每天就在那个树下,除了米倒在那边呢,也把那个花生倒在那里。那,我想是想要喂松鼠,可是,先发现这个花生的是啄木鸟。这啄木鸟的个子也不小,可能我们一个——呃,一个手掌——拇指、小指伸开呢,那么大。然后呢,这种鸟呢,它不自私呃,它们一有一只发现了,就会发声大叫,那就等于通知别的说,这里有东西了嘛;所以呢,就会有别的都来。但是它们鸟呢,不敢说一下子直接飞到这个食物这里。它就先飞到那棵大树上,然后再低一点;然后看安全了,它才赶快下来呢,叼了一颗花生呢,就赶快又回树上,或者就飞开了。然后,它们好像呢,都是叼了一颗,不晓得是去藏起来,还是吃完了呢,才再来、再来拿,呵。然后,它们这种鸟也比较偶尔会有一次说,它正在下面的时候,别只来,它要赶别人;不过,大部分不会;这样子。

然后,过了很久了呵,哦,松鼠也发现了;松鼠发现以后呢,松鼠也来了。那,通常松鼠刚来的时候,那个——松鼠一在那里,哦,鸟也不敢下去,因为松鼠个子又比它大嘛。不过,松鼠呢,也不是就在食物那里吃,它也是拿一颗呢,就到附近稍微有一点距离的地方,然后单独就在那里,就光顾吃那一颗啰。那,这样子呢,鸟又下去吃啊;到后来呢,即使松鼠在那里呢,欸,我也看到说,有的鸟在离它稍远一点那里,也敢去吃;这样子,呵。

那,但是呢,后来呢,哦,我们这个小城喔,是山丘上——有一部分是在山丘的;在山丘上呢,就有那个野火鸡呀;这一些野火鸡,有时候在山丘上的路上就在走,它们一小群啦。以前看,在外面就五、六只啊,什么,后来最多有到差不多十几只而已啦。然后呢,它们有时候也都在坟场,在坟场它们又分两堆啰;一堆是小的,小的这一群呢,差不多十几只;然后另外有五只老的、比较大的,这五只呢,在一群。但是这五只呢,它们里面有一个最弱的呢,其他的就会欺负它。每次它们发现,来吃,哦,它们就硬要赶这一只走喔,呵。所以我就想,我要怎么样才能让每一只都吃到呢?我就把这一些米跟花生啊,就在那个大树旁边,有一条小的水泥路呵,就在这条路上呢,我就把它分成四、五堆;啊,每一堆间隔好几步路。这样子的结果呢,就各顾各的吃呢,就不会去赶那一只,就大家都有得吃了。

那,在这个坟场呢,九月、十月的时候呢,又会有一些水鸟哇,每年只有这个时候飞来,它们也是好几群,一群有的十几只、二十几只,这样子;哦,这一些呢,它们也会来吃这个。那、那,可是呢,那个火鸡个子比它们大,火鸡会赶它们的,呵。火鸡不来的时候呢,就它们来吃。那,其他的鸟哇、松鼠啊,也就不敢来;这样子。那,我、我要免得说那一些鸟吃不到嘛,所以我就多加一处,就是原来的地方放,另外呢,到坟场的另一处呢,哦,也放一些米跟那个花生,这样子;就多放了一倍了。

那,我每年那个夏天到亚洲弘法一个半月、两个月呀,那我想说不希望这个喂它们吃的间断嘛,所以我就那个——拜託有一个坟场的工人,他是唯一的住在坟场里一个小屋里的一个工人。那,我就告诉他说我每天在哪里放啊;然后在临行前呢,先拿给他一包米啊、几袋的花生啊,就请他每天大概分配放一些、放一些,这样子;他也愿意这样做。所以就说,在我能做到的范围内,呵——我们人总是有限嘛,你做这一些,不可能——就是再有钱的人,他能救的其实从整体来看,也都是有限嘛,呵。但是就是说,我们是修行的人呢,像我做的这一些,就是一般的修行人也都做得到的呵——一点点供养喔。但是呢,就藉这个「施食」呢,我们来练习,而且从施食中,学到说怎么样子呵,可以让更多的有缘可以吃到啰。然后,我们自己不在的时候,如果可能啊,也设法使这个——它们不会因为你不在,就、就吃不到嘛。像如果是大风大雨的日子,我当然不可能在坟场走嘛,可是呢,我还是跑去,把食物呢,放了,我就开车走了,呵。就是尽量做到不间断,因为想说它们也是已经吃惯了,真的是会来等的。它知道说你——而且像那一些——呃,火鸡呀,呃,还有那个——呃,那一些水鸟啊,它们等于是认得的——它看到你来了,它们就赶过来了。火鸡还会跑到我的车旁边等我;一看到我就——然后跟着我走,走到那个放食物的地方;这样子,喔。

那,所以,我把这个讲出来,是希望说喔,修行的——有心修行的人知道说,喔,这些做呢,长远自己是真的可以从里面学到东西,有意思了。而且呢,我们从这个来想,就是说,弘法也是一样嘛,呵。你——施食呢,也只能在你做得到的范围内呢,只是尽量设法使它说,能够——喔——有更多的得到而已嘛,就是结缘啰,努力开阔结缘啰,呵;然后设法使它不间断啰。那,弘法的也是这样啰,这个——我们每个人再怎么样努力,你都太有限了,能做的也都是太少了;就是也只是这种原则啰。就是尽量使它能够普遍啊,然后使它能够不间断啊;这样子。那,我们现在的时代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就是有网页嘛。以前哪有谁有可能说让全世界看到他的东西、作品啊,这一些?欸,现在每个人都有可能啊,你只要有人懂得网页,就可以弄啦,呵。比起以前来讲,是——那个——可以广结法缘的机会大太多了,呵、呵。但是,就是也是了解说,我们终归有限嘛,几个人能够碰到你的网页,能够真地读啊?读了以后,真地肯做吗?这又、又是另一回事了。而且呢,像有的弟子问我一些问题啰;然后他读了以后,他的感想说,开始听,好像懂;可是再看呢,知道说,呃,这里面很复杂啰,呵,就是不是真的很懂。然后,再、再看呢,哎呀,觉得其实也不是真的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就是因为你如果只是理论的呵,不会在你身上生根啊,不会在你心里生根啊,也不会使你这个人真的起改变啊,呵。所以呢,你就没办法——这一些——佛、佛法讲的这一些道理啊,或者修行啊,没有办法让你彻底了解它真正后面的意义啊。只有你生活里有修行呢,这一些东西变成你这个人生的一部分,你真的是这样子想,真的这样过日子,喔,那么,你再来看呢,喔,慢慢就体会就深了,呵。所以,就等于是说,光是懂理论喔,没有去做呵,都是「白懂」啊。虽然当然是比不懂好,可是懂了又怎么样?没有结果啊,呵。你即使不懂呢,你肯做呢,欸,不知不觉间,你这个人已经真的开始改变,得那个好处了。那时候再来看,也不迟呃,呵;甚至可以是这样了解了,呵。

所以,就是鼓励大家说,一方面知道说,弘法要怎么样使它普及和延续,另一边就是说,要实修啰。不实修的话,懂再多,讲再多,到最后——哎呀,人很快老,很快什么都忘记,什么都没有力量,喔,就、就所有的理论都变空话而已呀,呵。就这样警惕自己啰,呵。

好,就讲到这样子。

吉祥圆满

 

二○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二
佛安居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