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之道

 

MP3

开示及校对:林钰堂上师
录音与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六年六月十四日 讲于北京

 

今天呵,你们大家为了那个七十的那个寿庆呵,做了长久的准备啊,什么、什么;而且,活动安排了一整天的喔。那,我最后呢,跟你们讲的呢,是关于我对小便和大便的心得。你不要以为这个是小事情喔,因为这个——头一点我们佛法上说,「方便为究竟」呃。就是说,你最后成佛、什么,不是说没事干,而是说,怎么样子接引众生;对不对?总是有——要、要做利益众生的才是最、最后的目标嘛。那,小便、大便是大问题啊,你不要以为说这、这个是脏的东西;你人活着一定要吃,吃了你不拉,就问题啰。你这个一定要吸收养分,然后排泄坏的嘛。就像说你修法,一方面积集资粮,你不能不忏悔业障。你脏的不出去,怎么办咧?这个东西是个大问题啊。

那,这方面呢,而且,我现在跟你讲的是说,我慢慢对小便、大便的了解。那,这个里面呢,就是,一个人修行了一辈子,才慢慢有这一些了解。所以,这个其实是「果位方便」啊;这个不是只读书的人能够讲的,呵。那,为什么呢?这个——我们密宗特别的地方,就是说,显教呢,它——啊——修念诵啊、修那一些理论哪、习定啊、什么的,偏于修心呃。就是,气上的呢,最多是说,心气合一念佛而已;对不对?

那么,密法它所以说,哦,能够赶快啊,一辈子啊,什么、什么;除了这一些加行给你打好基础以外,就是说,后面那气脉的修啊。气脉修的话,就是包括说身体里面,我们身体这个——气这个东西非常重要的。第一点,你——就是一口气没进,你就是没有了嘛,这一辈子就没有了。第二点就是说,真正讲,微细的我们不能感觉,至少我们可以感觉说,身体里它东西在运行,没有气,是不行的——忽然心脏要打啰;可是,很多事情它是有气在作用的。那,从密宗的理论教导我们是说,心气合一;其实,连心念要动,也是没气不行的。

那,这个呢,在学佛以前,我小时候——因为我们小时候,有时候不是会——肚子会痛吗?就是那个冷气跑进去了。那,唉,也没有人教呢,我自己就、就会想到说,哦,喔——好像深呼吸呀、揣摩啊,什么。就是,小时候完全没有修这一些佛法的气功、什么的时候,我就已经是能够——比方说有冷气来,我就知道要坐着啊,什么、什么;然后,唉,等一下呢,唉,好像自己能够不让它在里面乱跑啊、什么;这样子、这样子。

那么,等修、修起密宗来的时候,先修加行的时候,喔,我那时候呢,一个是什么?痰吐得很厉害。我是很多痰的人呃,吐了很多年;而且,就是开始作加行,那时候开始吐痰。而且呢,有时候一天吐——站在那里一直不停地吐啊。那,吐到后来,过了几年,才没有痰了。可是,经过这样子吐痰的人呢,我现在是怎么样?比方说,我去这个馆子吃东西,吃完,吃完或者出来一下而已,哦,它如果那个用的那个佐料、什么,是有问题的,我就至少两、三口痰,呕、呕、呕——就是它身体自动能够把那一些东西,就痰里面出来了,呵。那,像现在我晚、晚上睡觉,有时候——哦,也是痰,都是自己——很多老人他的问题,你看,到医院去要抽痰啊、什么,就是他自己没有力量出来;那就变大问题了。可是,对——在我来讲是,你哪里有什么呵,我、我自己那个身体自动——我在睡觉,它自动做事,把它集中,然后,就——直线的,就出来了;这样子。
那,这个痰的经验呢,我可以知道它从身体哪里出来的,完全知道。然后,它会从哪里出来?除了从身体以外,也有从脑部下来的,也有手哇;最厉害的一次是,从大腿都有痰出来;可以感觉啊。喔,这一般是不可能感觉到;是你已经(气脉)通了的人,才能感觉到。

那,再来说这个小便的问题;小便的话呢,诶,要是没有修的人,我想你就是小便就是小便嘛,呵。可是,我呢,我可以感觉说,这一次小便是用的是左边的气啊,还是右边的气。而且,这里面体会到一个,是什么?我们人是这样子,他得保住气呀,他不能说一次气漏光,不是死掉了吗?所以,他一定是——你不要以为他小便在——让小便出来,是气出来嘛,气把它排出来;可是同时他一定要留一些气的。而且,它身体是怎么样?它是——比方说,你有多少大便在,它得留多少水;它没那个水喔,它不能把那个毒调得身体没问题,呵。所以呢,所以怎么样子?就是说,头一个,你如果在小便,最好那时候不要讲话;为什么?你这样,两边都漏气喔;这个都是气的进出口,你闭着嘴。然后呢,我是可以感觉,哦,大部分时候它走哪一边;可是,诶,有时候今天——它自己的,不是我能控制说,你左边放啊,右边放啊;不是这样的。它自己会一边放呢,一边是hold(保持)着它的气呃。这就是我刚刚讲那个原则嘛,它不能气全漏光了,它一定是留一些的。

然后,你看呵,你去大便;你去大便的话,大过以后,会不会再小便?那时候会小便;为什么?它那时候,只要这一些出来了,它就有一部分水不需要了;不需要,它是赶快要放掉的——我留着,都是要整个维持平衡;又是一个负担嘛。身体我们不能控制的那一部分,它有在做这个调节的,呵。

那么,我们通常呢,去大便,喔,你有的便秘啊、什么,那、那,不用讲。像我现在是怎么样?也不是说一开始修行,就能这样。就到——可能近来最后面——喔,七、八年,十年啰,才慢慢变这样嘛。哦,头一个还——要讲的就是,当年开始修四加行的时候,大便奇臭,我、我那个大便臭得一塌煳涂;很臭、很臭,香传十哩。可是呢,过了几年,就没有味道。所以,你在作这个加行的时候,它同时是身体在排毒的过程;所以,你那时候会奇臭呃,别人的不会那么臭,普通的大便;我那个是好臭、好臭的。可是,过了那一阵子,哦,大便无味了,就是已经清掉了。

那,然后再来了解的是什么?大便的时候呢,通常我们是这样:哦,觉得有了嘛,那你就去;去了嘛,噗——或者一、两次而已;你觉得没有了,你就起来了。可是,我现在是敏、很灵敏,就是说,我现在知道呵,其实没那么快;为什么?头一次出来是只有最下面一段;它下面一段出来以后呢,它的身体里面呢,它那个大肠那一些很、很长的,它得一些时间慢慢蠕动啊,才能把上面一段的又送到这里来,呵。所以呢,你不要急着起来,你如果急着起来,你就是——虽然你今天是大便过了——他们所谓的「宿便」,就是其实上头还堆积着,只是你不感觉,你以为没有了,你就了事了。所以,我的建议就是说,你如果了解我这个,你就稍微坐久一点。因为到我现在能够了解,其实真正要清干净啊,可以推到四次、五次,中间都要稍隔的。而且,大了以后呢,它会小便,因为它这、这一些水不用了,呵;这样子。

而且,我现在是怎么样?我、我跟你们开玩笑说,喔,跟着师父就开始学「白吃白喝」,可是,白吃白喝不容易呀;为什么?像我去弘法,人家是听到上师来,要供养;中午一顿,喔,也是盛餐嘛;晚上又一顿了,有的地方早上还有哇。你吃得下吗?他、他「白吃白喝」跟两、三天,他就说受不了啰;平常没这样吃过嘛。可是,我为什么受得了啊?我是,这个进来了,它一觉得有负担了,前面一顿已经完了,就可以去了。我一天可以三次、四次、五次。而且,不是说拉肚子;不是、不是。就是,它来了,哦,马上这边觉得,哦。然后,或者我刚吃完了,哦,我午睡休息了,一个钟头、两个钟头,我起来又可以、可以——它已经要出去了。就是身体变成——呵,它已经回到自己那么舒畅、调适。所以,我白吃白喝、天天吃,没问题啊。因为它能出去嘛;不出去,谁能这样做呢?呵。

所以,这一些就是——就要跟你讲说,修行到后面,你真地得的益处很大、很大。那么,这里呢,现在跟你讲了,你就以后学习说,喔,坐久一点,也许你就发现说出来得更多了。还有一个是无意中发现,就是说,大便呢,我们现在都是坐马桶;其实,坐马桶它比较不容易出来。那个——自然的那个蹲的姿势是容易出来的。所以,你、你现在也不能蹲的话,或者你便秘呢,你试着用蹲;或者呢,你在马桶上,身体要稍往前去呀,那个姿势它比较容易出来。

好啰,这个——果位方便都给你们啰。(众笑,并拍手)

 

吉祥圆满

二○一六年七月十三日
供上师日
佛安居    于古晋

 

补记:大便的时候我还可以感觉这是中间的气送出来的,还是左边的气送出来的,或是右边的气送出来的。通常最先是中气送出,然后左或右气轮流送出其余。

二○一六年七月十三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