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林菩萨偈〉之说明

MP3

开示及校对:林钰堂上师
录音与初校:弟子疾呼  笔录:弟子晓艳
二○一七年七月三日    讲于台北

 

 

〈觉林菩萨偈〉

华严第四会 夜摩天宫 无量菩萨来集 说偈讚佛 尔时觉林菩萨 承佛威力 遍观十方 而说颂言

譬如工画师    分布诸彩色    虚妄取异相    大种无差别
大种中无色    色中无大种    亦不离大种    而有色可得
心中无彩画    彩画中无心    然不离于心    有彩画可得
彼心恆不住    无量难思议    示现一切色    各各不相知
譬如工画师    不能知自心    而由心故画    诸法性如是
心如工画师    能画诸世间    五蕴悉从生    无法而不造
如心佛亦尔    如佛众生然    应知佛与心    体性皆无尽
若人知心行    普造诸世间    是人则见佛    了佛真实性
心不住于身    身亦不住心    而能作佛事    自在未曾有
若人欲了知    三世一切佛    应观法界性    一切唯心造

 

〈觉林菩萨偈〉哦,他(弟子通透)——找过很多说明,可是,他觉得还、还是不能懂啊,什么,所以要我讲一下呵。

那么,开始是说,在《华严经》的第四会的时候,「有夜摩天宫 无量菩萨来集 说偈讚佛」, 在那个时候呢,「觉林菩萨 承佛威力 遍观十方 而说颂言——而说颂言」。它说的下面,这就是我们要解释的,呵。

「譬如工画师 分布诸彩色 虚妄取异相 大种无差别」。它这是说,好像很会画画的人哪,把那种彩色呢,喔,分、分配在一个画布上了,呵。那么,你——看——经过他画了以后,你来看的时候,说,喔,这里这样子,那里那样子,呵。这些是你——就你看到的相,你来取相说,这一部分这样、那一部分这样——你是随着这个「相 」,认定说它是这样。但是呢,「大种无差别」它是说,其实,它们的根本——因为它是画在同样的一个画布上面,所以,根本上其实是没有差别的——这个差别是因为有人去摆弄的结果而有啊。那么,这个是——最主要意思是什么?就是说,其实,我们的经验呢,它、它全部是一体的。但是,我、我们开始说,哦,这个——这里是什么色、这里是什么声音、这里是什么……;我们自己的心在做种种分别呀,这个「画师」就是我们自己的心呐!我们自己的心做了分别,分别以后呢,我们只记住我们认定的这些分别,忘记了说,其实,这些分别它根本上是同一个经验啊;有没有?你随时的经验,它是一个整体的;你说、你说,现在要听师父讲,可是,这个、这个空调的声音,它不停啊。你不能分说,我只要我要的这个;它是在一起的——我讲的声音跟它这个声音是同时在一起的。但是,你心里做了分别作用,你只听到我讲的,你把这个(空调的声音)过滤掉了;有没有?

同理呀,不但是声音,连你看到的东西——形色、什么,其实它是同时在这里。但是,我们的心——喔,我比较喜欢这个人,我老看他啊;喔,讨厌那个人,我不要看他啊;有没有?这些是你自己心在那里搞的;基本上它是同一个经验呐,呵。啊,我们平常就是因为都被自己的习惯、取捨所引导呢,你看不到全体了,呵,所以都会出偏差来——你没有看全体,你只照着你想(的)去做,所以就会出错来,喔。所以,这一、这一个——这一句最重要是告诉你说,诶,你不要忘了,根本上其实没有差别,喔——这个差别是这个「心」去那里摆佈的结果啊,呵。

它说,「大种中无色 色中无大种 亦不离大种 而有色可得」。这是什么意思?它这个「大种」是说,它——这一切的根本呃,它——「种」是它的那个基本,说——在这个根本上呢,是没有色;这就是为什么?这就是在讲「空性」。这一些基本大家都一样的地方,它不能有特别的形、形——这个色,不只是讲颜色,形状也是呃。古时候的讲「色」,是说,形色跟——呃——颜色,这两种;形色就是形状,呵,颜色是那个我们平常讲这个颜色。它、它为什么说「大种中无色 」?就是说,诶,大家根本上一样的这一个呢,它本身不可能有任何特别的颜色嘛;它如果本身有什么特别的颜色,它就不——不会显出种种不同的颜色来;为什么?遇到什么色,它都把它染、染一个什么。比方说,它——最根本这个是个白色好了;红的,就变粉红了嘛;有没有?什么东西遇到它,都、都——呵呵,颜色会变呐。啊,可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是因为根本上它是没有颜色,所以,它可以容。这个——其实这个「大种」,就是在讲这个——我们平常——换句话讲说,「空性」的这个道理了。

那,为什么说「色中无大种」呢?就是说,诶,我现在特别看到一部分,可是,这一部分呢,找不到那个根本上一样的;为什么?因为根本上一样的那个东西,根本没有、没有形状可言嘛;有没有?我们在讲「空性」的,也是这样讲嘛。它既然是大家都有的,那么呢,它没有特别的颜色;而另一边呢,你现在看到某一个色呢,你里面又找不到它;为什么?因为它不是一个特殊的形、形象或颜色嘛——它没有特色的。这最根本、大家一样的这个东西,是没有特色的;没有特色,你怎么去找得到?我们能找得到的,只有有特色的东西啊!喔。所以说,「色中无大种」,是这个意思啊。就是说,其实,这个、这个就是〈心经〉里面在讲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也都是在这一个道理上讲的。就是说,你说「色」嘛,喔,因为我们假定它根本上都是叫做「空性」的话,哦,那么,所以它分不开嘛——「色」跟「空」是分不开的,呵。可是呢,你要去哪里找这个「空」?没有特别独立的形象,你根本找不到!你唯一能找到「空」的地方,就是所有的这一些,都是空的;它是这个意思呃,呵。你看它所以说,色中没有大种——你找不到那个共同的那个没有特性东西;可是呢,它这个东西,因为是靠这个根本上一样的这个,才出——才有这些种种的形象。所以呢,「亦不离大种」,它离不开的;有没有?就是「色即是空」的意思呃,「亦不离大种」——「色」跟「空」根本是分不开的嘛。「而有色可得」;它离不开呢,然后呢,我们的心,取的结果呢,喔,我们可以说出来,有种种;是没错啊,每个人都知道有这些分别啊。但是,你在知道有这些分别的时候,你忘了说,根本上有一个——它是一整体的经验,这一点忘掉了,呵;重点在这一点!

「心中无彩画 彩画中无心」呐,它说,这个、这个画师来画这个画了,呵。那么,在他想的时候,那样的时候,不管他想得怎么样,他那个能想的那个,你是找不到这个、这个彩画的——要画出来,才有嘛。他心里可以构想,可是这个构想的这个,抓不到嘛;心能够怎么样想、怎么样想,这个心呢,它虽然可以构想,可是,它本身你找不到;所以,你里面也找不到这个画,呵。「彩画中无心」呐;喔,现在画出来了,画出来以后,你看到的是这个,可是,你去哪里找这个能够把它画出来的这个、这个构念——构想呢?呵呵,构想也是找不到的;有没有?我们可以构想,但是,除非你表现出来,表现、表现出来——没有表现以前,你看不到这个画;对不对?画出来以后呢,你又找不到那个构想——那个是没有地方可以找的,呵。

「然不离于心」呐,就是说,这个画里面,虽然找不到原来那个构想呢,但是,没有那个构想的话,根本不可能出现这个画所以,「不离于心」呢!喔。但是呢,「不离于心,有彩画可得」;这个彩画所以能出现,还是因为有心在作用。这一句话是这个意思,喔。「彼心恆不住」啊;它这个就是说,我们这个能够製造出所有东西来的这个呢,「恆不住」啊——其实,它是一直在变动的,呵。「无量难思议」啊,而且这个心呢,它是可以千变万化,不是我们可以用某种想法限定的——我们的心是这么活的东西啊!它「示现一切色」,它能够使种种的形象、颜色,显现出来,呵——它这个都是用画画的这件事来比喻的啦,呵。「各各不相知」啊;诶,这个样子跟那个样子,这时候想这样画这样、这个时候想那样,并不并不需要有任何关联的;它是这个意思。就是说,我们随时千变万化的那种想法、心念,诶,它是各个独立的,喔。

「譬如工画师 不能知自心」呐;它说,好像一个很会画画的人呢,他很会画;可是,他能够有构想,能够画出来,可是,你要叫他说,诶、是、是哪一个能够这样做?他自己也找不到那个啊。就是说,他这个才能从哪里来?他找不到地方嘛。我们哪一个人能够知道这个能想的在哪里?呵呵;而且,你也不可能完全了解它嘛。比方说,一个、一个画师,一生经过这个时期、那个时期,画风变来变去、变来变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子。就是说,这个能够做的这个,其实是无、无从把捉、无从思量的东西呃,喔。「而由心故画」但是呢,虽然不能知道说,这个心是怎么样呢,但是是有了心,才画得出来嘛;没有这个能想的,你哪、哪来的画呢?画都是人想出来的,不是说乱涂嘛,呵。

「诸法性如是」它现在讲的,就是说,我们所看到的所有的一切,这些东西啊,就像是一个画师画出来的;你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样出来的,我们去哪里找、找这个原因说,为什么我们的经验是这样子?我们找不到这个经验所以这样的那、那个源头——我们是无、无从去找的。但是呢,我们所以能够有所有这些经验的内容,是因为根本上有这个「法性」在。虽然我们无从了解它、无从抓到它,可是,因为有这个基本的这个法性,所以,才会显这一些经验——这是佛法的理论来解释了,呵。那,这个当然,这里我要补充说明,我以前也讲过,像我在讲〈〈心经〉、〈心要〉会通〉,什么就是说,佛法所以要提空性」的,是因为我们人的问题,都是各人各有心中一套分别;然后,我的分别跟你的分别不一样。啊,为了自己的利益,斗来斗去——烦恼的根本,基本是因为这个。它要你从烦恼出来,非教你一个东西说,哦,你不要只看不一样的地方,你要记得原来其实一体、无从分的。所以,要有「空性」,就是把你这个分别都抹掉。观念里分别都抹掉以后,你才能融成一体嘛——你这个人也才能解脱嘛。你老是有划分说,有一个「我」,在这里;怎么可能解脱嘛?谁也没有办法的!那个能够解脱的人,是一定是忘了「我」这个观念,去直接面对说,我时时刻刻这个千变万化的经验;这一些经验,不管怎么样千变万化,其实根本上是一样的;对不对?你说,什么样、什么样……,一下都过去了——都是如幻如化;你有什么东西,你可以抓的?喔。

那么,「心如工画师」;它说我们的心呐,就像一个很会画画的人,能把世间的种种的画出来。你看,你每个人来这里吧,每个人观点不一样啊。我们同样到百货公司去囉,喔,有的注意的是这一边的,有的是注意这里;有的喜欢吃的,有的喜欢穿的,有的喜欢好看的,有的什么……;对不对?哦,老闆来看,又不一样了,啊,今天的生意如何啊、什么啊,这个工资如何,什么;有没有?每个人考虑不一样;看到的是同一间百货公司,每个人看起来都不一样的,呵。「五蕴悉从生 无法而不造」,它这个只是在讲说,哦,我们所有的色、受、想、行、识啊,这一些东西呢,还有这里面的「无法」——就是任何东西,这一些呢,都是心出来的。但是,它这个、这个心呵,你要了解喔,它这个心不是说我们个人的这个——能想的这个心;它这里讲的这种心,是讲那个——使所有的经验都能够呈现的这个——原来讲的「大种」——这个的心的意思呃。这里的「心」不是说,我、我一个人,心想什么;或者,你一个人,心想什么;不是这种意思的「心」。而是说,能使所有的你能感受到的经验,呈现的这一个——它是指那一个的「心」呐呵。

「如心佛亦尔 如佛众生然」;它是说,其实呢,你要是懂得说,这一切根本上是一样的;然后,从这个同样的根本上,一切显现。如果懂这个的话呢,叫做「心」的这个,也就是佛;呃,叫做「佛」的,也是跟众生一样——佛也不能跟众生不一样嘛。佛也是从这种同样的——说,只是一个瞭解了,然后,随时都看得到一切;一个是不了解,随时在一种偏见里面,看小小的,然后整天在这个小范围里造烦恼;唯一的差别是这样啊。佛没有比、比我们多一点,或少一点啊;只是心开了没有、眼界开了没有——这样子的分别而已啊,呵。然后,这一句很重要——「应知佛与心 体性皆无尽」它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了解所谓的,跟我们刚刚讲这个心——这个心是指那个「大种」啊,就好像一切的根本;你、你要了解的是什么?这两个——哪一点?就「体性皆无尽」呐,就是它这个根本上这个能够使一切显现的这个,是一个无限的东西啊;这个「无尽」就是说,没有任何限制的东西啊。所以,佛也只是说,祂瞭解了这个,回到了那个、那个「无限一体」去而已。祂只是学会放掉,不要再抓了而已呀;祂没有哪一点比我们高明啊,呵。

如果有人了解说,「心行」——这里「心行」是说,心所造的作为啦。就是说,从这个根本的这个本性上,一切都做出来呢,「普造诸世间」,就是说,世间一切不过如此而已,呵,都是同样的根本所、所造出来的。「是人则见佛 了佛真实性」,就是说,只要你看到这一点,说,喔,这一些其实根本上是一样的,喔,这个人呢,就是——也就是看到佛。这所谓「看到佛」,不是说佛、菩萨出现面前,而是说,他就瞭解了「佛是怎么一回事啊——佛只是看到、了解这一点而已。你了解说,你的「见佛」就是说,你其实就是跟祂一样嘛;你跟祂没什么大差别!唯一的大差别,说,祂真地完全放掉,你放不掉而已呀。你至少在理论上,你、你了解它是怎么一回事了嘛,喔;而且呢,瞭解了佛的真实是、是哪一点呐——这真实性,不是什么有真、有假的;而是说,它只是说,根本上一切一样,这一点了解。一切一样的话,你想,我们的经验是告诉你了——一切都如幻如化;你等一下跑到哪里、跑到哪里,又不一样、又不一样、又不一样。你说这个身体,这个身体从小到、到、到老、到死,不是又不一样了什么东西都一下、一下,抓不到的啦,呵。

「心不住于身」呐,能够显现这所有一切的,并不是只有这一点点呐——不要老是认这一点点。我们平常抓的,就是这一个身,认为是「我」这外面的,都不是「我」。其实,从你经验的本身来讲,它根本是一体呀!哪里是只有这里呢?你知道吗?佛看的是这样子啊。现在我虽然看不到外面的东西,你的心如果没有被这个看的绑住的话,你心永远是——有没有?整个宇宙啊!这是我们、我们修行希望达到的啊;心是那么大的,不是只有这么一点点啊,嗯。它说「心不住于身」,就是说,你不要以为只是在这里啊,呵。「身亦不住心」呐就是这个、这个能显现一切的,哪里只是这一点呢[补充说明:心所显现,瞬息万变,不会一直只显此身。]呵。但是呢,身虽然里面没有这个心说,一直住在这里呢,「而能作佛事」。我们的身有一个好处,是什么能够借这个身呢,来把佛的事情都做出来。佛的事情,是什么?佛的事情,就是——他看到一切是一体的——那样的心胸里面做出来的事,都是佛事啊。他就不会说,啊,我只要照顾这个,就好;我对那个,要有什么恨啊、什么;没有这回事!都是一体,你去偏哪一个?你去恨哪一个?没有意义嘛!你自己恨自己啊?有什么意思呢?有没有?你如果有那样的心胸——一切无限一体的话,你去做的事情,就是佛的事情,喔。「自在未曾有」——这一句话多重要!这就是彻底解脱嘛!「未曾有」就是说,以前都是被自己的小小的观念绑住的时候,怎么会自在呢?整天想说,谁跟我怎么样啊、人家以为我怎么样啊,什么,都、都在搞无聊事啊。你这些顾虑都没有的时候,你是不是「自在未曾有」?喔。

「若人欲了知 三世一切佛」;你如果要知道过去、现在、未来,所有的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应观法界性」,就是说,要看,所有的——「法界性」是说,所有东西它根本上是什么呢?「一切唯心造」;这个「心」,不是我们想像、思虑的心呐,就是这个从法性里面平等地出现的。就是说,要了解所有的经验,它是从根本上是一样的;你要瞭解这样了,你就知道。懂了这一点,就晓得所谓「三世一切佛」是什么——只是一个了悟这个,而且照这样来生活的而已,哎。

啊,为什么我这种都——也不用去找经书,也不用说,喔,啊,要讲以前,先来看了、什么?没有!他那一天叫我说——看;我一看,我就知道,我就可以讲;为什么?就是你自己要把佛法这个道理呃,你要通达啦;你心里真地了解说,根本就是一个「无限一体」这一点。你记住的话,这一些你都好讲了。当然,这里面有难的地方,是它用「心」这个字,你如果不懂得那个分别,你会又去误会成说,喔,意思啊——某一个人的心意、什么那就错了;有没有?你要懂得它在哪里。这个中文有些不好啦,不过,大概所有语言都有这种事。有时候你不晓得这个字,现在变什么意思了;有没有?但是,你如果整个通达的话,你不会讲得讲不下去嘛,呵。所以,你们重点是,不是说一定非读多少经、什么;没有意思!它理论又有很多种,谁有时间搞那么多?就是说,这一、这一点说,怎么样子,它在讲,你懂它那个意思,呵。这一点很重要,喔。

就是这样子。

 

吉祥圆满

 

二○一七年七月廿七日
丰泽堂    于北京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