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到出离生死

MP3

开示及校对:林钰堂上师
录音与初校:弟子疾呼 笔录:弟子达实
二○一七年七月八日 讲于台北大乘精舍

 

 

今天的题目呵,是〈念佛到出离生死〉,呵。那,这个呢,我们先来讲这个「生死」,这个观念呵。就是说,我们通常讲生死」,头一个想到,就是——因为我们是人嘛,呵,就是说,这一生的「生」和「死」了,呵。那,其实呢,「生死」这个字,在中文里面来讲——呃,外国的,也是一样,它不只、不只是讲说一个有情的生命的生死嘛,呵也可以——比方说,喔,什么东西,原来在这里,后来没有了,呵。一个国家的生死啊、一个什么——都、都市的生死啊,就——喔——那个甚么——庞贝古城啊,火山爆发,就整个都没有了;这样,呵。所以,不是只有讲人类的问题了,噢。

那么,再来呢,不只是讲到说我们一生的生死;你说,你心里的念头吧,有时候你很想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或者你跟某个人的关连——呃,关系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诶,开始怎么样,后来转变怎么样,最后怎么样,喔最后散开、甚么,呵;这种也是一种「生死」嘛。你人生经验的呵,有一个开始,到甚么时候,没有喽,呵;你的念头,本来以为甚么好哇,或者本来想要甚么,后来,喔,年纪啊、见解啊,什么,变、变、变,哦,又都改了,呵;这种也都是「生死」。

讲这个「生死」,为甚么要说「出离」呢?因为——我们人呢,你就是说一生里面,大家都会——只要活得够久啊,你大概会觉得说——有、总有种种的苦在里面嘛!因为太多的事情,呃——由不得你呀,呵——你希望这样,它偏偏是那样啊,呵;原来以为好的,都——结果原来是这样子啊;太多这一些事情了。那你的心情呢,哪一个能够说不受——喔——自己的健康啊,或者跟人家关系呀,或者事业上的发展啊,哪一个能够不受这些的生生死死——变迁啊,而受到影响?当然受影响;受影响,又——小小一个人,世界这么大,又这么溷乱,呵,那——你——当然没有安全感嘛!根本无可掌握;你——所以,这里面都有苦啊,呵。所以,佛法在讲「苦」,它讲说「无常」啊;呃,然后说,因为无常就苦啊。它其实,这个苦还不一定是说,你每一个人都有受到苦,而是说,你这个——缺乏安全感,就是最大的苦嘛;因为你没有甚么东西可以把捉的,这一生是个不安定的心态啊,呵。

那,为甚么说想「出离」呢?就是说,你每天想这一些事情,也很烦;够烦了,呵。你再想到说,喔,等到老了,行动不方便了,要靠人喽,到时候要死喽;有的卧床多少年呐、甚么;喔,那——这个苦。然后,这个苦,我们学佛的,又知道说,诶,不是只有这个完——这一辈子——这个肉身完,就完了;后面——呵呵,还是可能啊——你一生做得好哇,也许你人够正直啊、够清明啊,喔,你可以去做个土地公啊、甚么,转到别的,稍微好一点,往上走。诶,你也可能这一辈子就是,喔,害人啊、什么坏心啊、做甚么……;哦,你往坏的走、走——就不一定做人喽,呵;甚至可以说堕到地狱去啊、甚么,呵。

所以,这样看的话,更可怕了;这个不是、不是说这几十年的问题,这个是——而且,照这样讲,就是说,你现在做的事情,哦,你跟一群人有关系——你害了哪些人;这一些人,以后也不放过你——他死了,也不放过你。哦,那,不晓得纠缠到什么时候?那是不是很可怕吗?这个苦,呵呵,老在里面,这样跑——想跑,跑不出来啦。你、你知道苦的时候,你是会想说,哎呀,最好能、能够免了,呵。那,可是要怎么免咧?眼前的问题都、都解决不了,何况说要能够把这一些全部挡开?想,是想得到;做是很难喽!根本找不到、找不到出来的方法。

你说眼前的,喔,生了病,通常说,喔,你得去找医生啊—— 看你信中医、信西医呀!哦,可是,这个一时解决了,不保证永远解决啊,呵。我们希望是找到说,欸,能够永远解决的;这就很难喽,呵。那,特别是为甚么难以找到这个永远解决的?因为这一些问题,表面上看是,哦,生个甚么病,去那医生那里。诶,可是,去医生那里,有的同样——那个医生做久,他也知道不是他能治好;为甚么?这两个人来,都同样的病啊;啊,诊断都一样、处方都一样,这个会好,那个不会好;你说是医生治好的吗?

所以,从佛法来讲,就是说,其实,你所有的经验,会遇到甚么、甚么,后面是你以往的那一些做的事情的结果在里面——当然也有你这辈子做的事情在里面;就是很複杂的一个因果的关系的结果,呵。那,你如果不知道后面还有其他原因,你每个都是照眼前看得到的去做,就—— 有的这样子,就可以;有的就是这样子,还是不可以呀。那、那,特别是你说遇到那个鬼来干扰啊、甚么,这一些,那你更是、更是世间毫——没有人有办法。他说是神经病,其实是背后有人找,可是,又、又没有人可以替他挡那怎么办?呵

那,佛法来讲说,这一些是业障。那,这一些业障呢,你要能消就是说,你欠的债,你不还,不行啊。但是,你怎么样还,他才能满意呢?你说我一个人,啊,欠——比方说,欠很多人,啊,每个都跟你要债,啊,你要还到甚么时候?你现在多努力去做,你有多少能力能做多少?所以,这种想要说一个人——即使你瞭解了说,要还这个债;你要怎么样还,都是一个问题。你不——抓不到要领的话,你是——还是跑不出来。所以,这个「出离生死」,是有这么难的。

那,这个呢,释迦牟尼佛当年,他也是看到说,喔,我们都是人,都一样。他虽然是太子,他很聪明——他说,我跟你是一样的——基本上没有差别,我也是会老、会病、会死。所以,他不敢贪图眼前的享受啊——这一些的,我都不要了;这个不能替我解决最后的问题呀!他可以马上下决心说,这一些不管,我来去看能不能够找到一个说,可以彻底跑出来的路啊,呵。那是很、很聪明、很有勇气的人,才能做出这种事;不然,大家都是眼前溷得过去,就好了;对不对?舒舒服服的日子先过,再说吧,呵;后面怎么样,再说吧。呵——他不是这样的。

那么,他这样去找的时候,他找到的那一些呢,我们先不要讲;为甚么呢?有一些高深的理论,诶,你不是对所有的人讲,都有用的。那我们先来想说,现在,我们都是这一些在生死里面觉得痛苦,而不知道怎么彻底解决的人;那有甚么路可以出来呢?佛、菩萨也不可能对每个都讲那个祂看到最后的那一些;因为——太微细,一般人根本忙眼前的生活,都忙不完了,哪有时间去听你那一套?那一套都是要甚么都放得下,又修行很久,才慢慢体会的事情;不可能瞭解的了。

所以呢,就有这个——像「念佛法门」这种说法来。它先就是跟你讲说,喔,你有苦啊,那——像佛的话呢,祂是当年已经走出这个问题来的人,那,祂的爱你呢,就像父母爱自己的小孩子。所以,你现在呢,只要相信祂;所以念佛的,就是说,你相信阿弥陀佛爱你,是像你的父母无条件在爱你一样,呵。你相信了祂以后呢,那么,你呢,就要发一个愿;发甚么地方的愿?就是说,哦,我愿意能够到我这个慈爱的父母那里去,祂、祂会好好地照顾我,呵完全、完全相信,完全愿意去找父母。然后呢,祂说,你要来呢,我有办法帮、帮你。就是说,我这里发一个信号,你也发一个信号,同一个信号——哔哔哔哔、哔哔哔哔、……,我们两个就会碰到一起了,呵;啊这个信号呢,就是我的佛号。

你只要念这个呢,虽然你在这个很黑暗、很溷乱的世界里面喔,诶,你慢慢、慢慢,你那一条路就——就像飞机上都讲嘛,紧急的时候,会有一、一、一道光出来;有没有?走、走道会有光啊,你沿着那个,就会走到那个安全出口啊;是那个意思;就是说,喔,照这个来。那,用这样的讲法,所以,这一类的呢,就是说,你只要真地想出离「生死」,想说,啊,永远不要了;太苦、太苦,没有、没有尽头的,喔。啊,又说,哦,真的有个可以靠的,我相信了、我愿意,呵。那么,你就循这个光明的路去喽,去找这个路,呵;这、这种方法。

那,这个方法呢,从释迦牟尼佛祂真瞭解到的那边来讲,就是说甚么?我们所以会有这么多痛苦呢,还有,为甚么跟那么多的人会有恩恩怨怨呢?主要的就是说,因为我们都是被这个肉身,还有眼前的环境的,绑住了;所以,我们的想法呢,都认为说,哦,每个人独立的,呵——我好,就好你不好,我不管了,呵。我、我好,我甚至可以害你;有没有?这、这一类的自私的心态里面的作为呢,使得我们有这么多彼此互相搅来搅去的痛苦在,呵。

但是,你要能够从这种心态出来,当然除了说,呃,你了解说,我害人,终究会害到我自己,不敢再去做这一些坏事以外,另外就是说,你根本上的观念呢,慢慢要能从这个被一些自私的想法绑住的这里面,要能够出来。啊,但是,这一点很难因为你这一些想法,是从小到大已经培养出来的一个很坚固的一个中心思想——就是为自己的利益嘛,或者为我家族的利益、为我社会的利益、为我民族的利益、为我国家的利益,都是有个「私」啦,呵;不能平等地看到一切、不能公正地看到一切、不能想说平等地来处理,让大家都好;都只是自己好,就好,别人不管——甚至要害人,呵。

怎么样把这个基本心态能够出来?你这个心态不改的话,不管你怎么样讲,一遇到实在利害,你一定是又照、照原来的做;就是说你心里上根本要改过。啊,这个心理上根本的改呢,祂就是给你一个佛号。为甚么这个是一个明灯,能够让你从这个、这个世间的种种苦里面、纠缠里面出来?因为甚么?世间的东西,都是——不管是甚么想法想来想去呢,就是说,都是对立的——有我跟你呀。我跟你,当然是我重要喽;我跟你,当然是利在这边、害在那边喽;有没有?你要能从这种基本的态度跟想法里出来,你没有路;为甚么?你所有的想法,都是基于这种对立上面的。所以祂只好——但是,心里的东西,又没有东西可以去改啊;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你一个念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甚么意思?你说有意思呢,祂说无限光、无量寿,是无限,呵呵。就是其实是抓不到的东西;换句话讲,其实是没有意思。

这个东西所以能救你,就是因为它没有意思啊;它这个「阿弥陀佛」,为甚么没有意思?跟你世间一套,完全都没有关系呀,也不能赚钱、也不能保证你甚么健康,甚么都没有,就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呵。但是,这个方法呢,它是有效;为甚么?它开始把你的心呵,转移呀,从这种老是自私的为主的,慢慢要把你的心力移到一个没有、没有好坏、善恶,甚么都没有的上面去;这种叫「本来清净」,就是说,没有后天人为的观念夹杂的,呵。但是,这个不是一个容易的方法,可是,是唯一的方法;为甚么?你心要怎么样——心的力量——注意力呃,要怎么样转过去?唯一的方法,就是靠说,你老去念它嘛。你原来这一套,是因为你从小就是「我怎么样、我怎么样、我怎么样、……」现在,「我怎么样要怎么样能够停住,就靠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里面没有讲其它的。所以,这里面一个重点,就是说,「念佛」这个法门呵,你不要加别的喽;你讲的其它的,都不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只有「阿弥陀佛」你念的时候,要注意这个重点——它的好处就是在于它就是「阿弥陀佛」。

然后,同时呢,因为它——最—— 好处就是它只是「阿弥陀佛」的,你要是想说用佛法,喔——又在搞社团呐、世间的利益啊,甚么、甚么,你惨了;为甚么?你把唯一可以把你拉出来、救的路啊,也变成没有办法救你了;有没有?呃,这个里面的利害是,真正懂的话,就是说,绝对要纯洁啊、绝对要它就只是「阿弥陀佛」,没有甚么,呵。那么,要是懂得这样的话,而且懂这个道理啊,你就是要靠说,慢慢去念啊,念、念、念、念、念,你这个人慢慢得解脱;怎么样的解脱呢?就是说,我们心呵,开始——越来越複杂嘛;从小孩子的时候,只是说,哦,碰到甚么,痛,怕了甚么;喔,慢慢就变成很会想啊;有的想得很厉害啊,啊——对人家做甚么,都解释得「一蹋煳涂」。那么,要从这一套思想的一个、一个牢笼里出来喔,很不容易呀!

但是呢,你要是念久了呢,因为你没有去管它,它那个整个、整个那一个、那一个你心里一套哇——松掉——它是靠你一直在想它,才变成一个坚固的一套,把你绑住啦。你越来越不想它,它越来越松了;松了呢,因为它只是你个人想像的,并不是真的东西,它就不见了——它会慢慢不见。而同时因为它本来是对你——由于心理的拘束,而生理上也是变成紧张、僵硬的;那么呢,在心慢慢松开的时候呢,身也慢慢松开的,呵。这个是——道理是这样子啦。

那,你要说,更、更深一层的,就是说,哦,连这个念头的生死啊,就来来去去、甚么,你都能够超脱呵;那一些的话呢,那么,得就——得去讲到那个——佛、菩萨当年证悟的时候,最后的地方;最后的地方——祂是说——喔,「见明星悟道」呃,最后那一刻是,看到那个光的时候,悟道。那,这一——你想,这一秒跟前一秒,有甚么差别其实,唯一的差别就是,前一秒的时候,祂是已经全扫光了;就是说,后天的东西,已经全扫光了;也就是说,祂已经进入「无限」了。可是,那个、那个无限的时候,只是——甚么都——心中没有任何执取了;甚至最微细,甚么都没有了。

然后,接着那一刻是——祂注意到那个星光,那,为甚么不讲前一刻是、是证悟?后、后一刻才是证悟?因为前一刻的时候,你还可能以为说,喔,呃——就是甚么、甚么都——都没有执取而已;可是,其实,见到光的那一刻的体悟,是甚么?其实一切都是你呀有没有?那时候,祂已经没有对立;没有对立的时候,看到的光,那个光也是我啊——都是我啊!所以,这个证悟,就是进入整个法身是——没有在说,哦,我一定要修到什么时候、什么都不见不是的。就是现在呀!你就是佛啊!你只要是心里的那一套能够撒光的话,你随时就是在净土里呀!这是最、最终究的是这样子啊!为什么你、你在净土里,可是你、你不能有阿弥陀佛的那个享受?就是因为你还是被一个小小的肉身的这个「我」绑住了,而它那个是个无限的;不只是地球啊,地球在里面是看不到的——那么大、那么大的一个无限。所以,你要——这个只能这样讲啦!因为你没有真地深入过的,讲也不可能去体会到,可是,就是说,它其实是、是那样子的东西。

所以呢,那么,这个、这个「出离生死」的话呢,我们的目标呢,是说,喔,彻底地,本来讲的那个「无常」——没有安全感的那个苦啊、轮迴的苦啊、甚么,都能够出来。但是,你要能出来呢,这个真正能够出来呢,当然,你开始是说,我目标是「出离生死」;可是,这个「出离生死」,不能是在想说,「我要出离生死」。你只要有一个「我」的观念,你就绝对跑不掉的——你是被一个、一个想法绑住的话,你是不可能真地出来。你唯一能出来的办法,就是你要先瞭解说,喔,都是一样的问题,呵。

那么,这个呢,为什么要去努力?是因为我要是真的找到这个路,走过了以后,我可以帮所有的都出来。那么有这样的心以后,这个不是一个人的事,这是整个所有有情的事情。你在这样的心情上,你去努力的话,你有可能;因为你没有被任何私心绑住。所以,这是我们念佛的时候,发心的一个重点。你不要在那里想说,我要怎么样;那,你—— 再念,也是、也是「我」嘛,你怎么会「成佛」?呵。而且,因为是这样呢,还一点,我们是要彻底地出离的话,就是完全断掉轮迴啊。你不能满意于说,哦,我现在——照理论讲,是说,喔,去净土,永远不再来呃,你不要满意说,我到那里,我安稳,就好了——我自己进入温室,就好了;喔,不是这样的。而是说,我们去那里,只是瞭解说,这里这么複杂,我没办法修,我得靠佛的力量去一个温室里面先培养得大一点;大一点目的是什么?要能在这里修啊!你如果不能在複杂的环境里面,还是清净的心,你那个能出离什么生死?不可能的;有没有?

而且,你、你的心不能是为自己。所以,你修到那里,可以了;你来这里,不但是自己修,也是要帮这些人说,喔,你现在还不行,你至少有一个地方去避避,去那里培养一阵子,呵——养得好一点,你再来。所以,根本上最后的,不能只是求「出离生死」,而是你要「成佛」;「成佛」目的是甚么?不是「我」成佛,而是为了众生都能得救脱啊——佛才有完全的解脱,才能完全地救护众生,呵。

所以就是说,整个念佛」基本上,你要瞭解「菩提心」,还有它的「纯粹」——这一点很重要。然后,你不要去管别的囉;它就是「阿弥陀佛」四个字,你就是老是念「阿弥陀佛」,这个法门的方法,呵;没有什么说,非怎么样、非出声不可、非甚么,都不是的。那些方法只是——比方说,喔,我念念到没有、没有气力念,我当然是默念喽!喔,我默念,念到有点打瞌睡了,我当然走——起来走走,大声念,才免得再瞌睡喽;只是方法变换,来——使你继续修而已呀!不是——那一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只是靠一直念;为什么?你一辈子是想——我怎么样我怎么样、我怎么样,你要怎么样能取代这个老是「我怎么样、我怎么样、………」,就只有老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个你做多少,你算多少这个、这个地方是一笔、一笔的了;可是,虽然是一笔、一笔的呵,你要知道说,菩提心以后,就不是一笔、一笔;甚么意思?你说,哦,都算是我的,喔——我今天念一万,明天两万、甚么;加啊——喔,我积了几百万、甚么。这个能不能抵你过去生造的业?差不多都是不可能——过去生不晓得多少次,不晓得造多少业。这辈子还没学佛前,没有造业吗?学了佛以后,就没有造业吗?都有啊!免不了的。你在这样的世界,你不想做——你做的事,间接又、又怎么样,你也不知道啊,呵。

所以,真正使得这一些一念、一念,一笔、一笔的,能够有点力量变成——就是甚么?它是跟佛、菩萨的那个无限的悲愿、那个大力,全部合在一起;怎么样合在一起?祂也是为一切众生,你也是为一切众生(上师敲桌两下,叩、叩),这——只要是念一声,都是不得了的,因为它进入那个无限去;为什么进入无限是不得了?你、你说,海里面有没有一滴水观念上讲,当然有嘛;海那么大,里面怎么没有一滴水?真的把你丢到海里去,你、你给我找一滴水出来;去那里找一滴水啊?这边碰,也是全——整个大海;那边碰,也是整个大海;哪里去找一滴水呀?就是我们也是这样——你观念里说,呃,有个某某某在这里呀;这是你的观念,使你以为说,你有个单独在这里。你把这个观念要是去掉的时候,你实在是甚么?随时你的经验是跟整个宇宙是一体的,没有办法分的,所有的分是——都是每个人心里想的而已呀,哈;它不管什么理论、什么理论、什么理论,怎么样实验的结果、甚么,那个都是一些想法的结果啊。其实,那些想法拿掉,不要那一些想法的话,那、那——你去哪里怎么分?呵。

所以有时候,你要想说,喔,怎么样自己要融入「无限」。你想说,你——现在把你丢到大海里面,哪里都是海啊,呵、呵、呵,你去、去怎么分呐?有没有?我、我们自己心里想的这一个,有个单独的这个,其实是个念头而已呀;但是,习惯了,就跳不开。其实,你真正的经验的话,你去想那个在海里,怎么样都是海,你要怎么办?你那个无可奈何的那个,才是真正的情况;我们的直接的经验是这样子的,呵。很多东西你不要去想理论呐,不要整天背一大堆佛法讲甚么、讲甚么,那个就是阻、阻碍你直接进入你的直接经验;这直接经验就是佛、菩萨跟我们一模一样的,只是祂懂得不要被想法绑住而已呀,呵。啊,我们不是只靠瞭解,就能进入祂那样子,你得靠修法;修法把你身、身心真的都扫乾净了,那么,你就有可能慢慢体会祂的、祂的情况,呵。

好,那,我今天讲呢就是讲这样子。但是呢,那边有列一个那个网址;有没有?我们有四个网址啦,每、每个内容都是一样,所以只列一个去那里呢,就可以找到陈祖师的作品呐、我的作品呐,甚么。然后,我是建议你呵,从我的演讲那一边去看;因为演讲的都像今天这个样子的,喔。一方面是我融会我的经验跟了解的结果;一方面呢,又是都是要讲成大家都可以听的,不管你有没有学佛的基础,呵。从那一些看呢,东看、西看;然后,里面念佛啊、甚么的,还有学佛基本的问题、甚么,里面有两本书呵,一个是《劝念佛》,一个是《宝井清泉》,那个也都是演讲集呀;那一些看一看,差不多开始学佛的人呵,可能有的问题呀——的那个解答、甚么,都有讲了,呵。

先去看这一些,然后,其他就随你自己碰来碰去,因为我又有很多诗啊、甚么,诗后面也都有解释。那种呢,虽然是短短一篇呢,容易看嘛——你一天也许只看两、三篇,呵。然后呢,每一篇我不会说,只在那里讲说,喔,有甚么问题;那样没有意义嘛。你只是讲有问题,等于只在骂人,有甚么意思?我那个最后一句,一定是教你说,怎么样从这个问题里面出来的;都是有——可以在生活里,真的得益的一些佛法的应用;这样子,呵。所以,因为讲,能够讲很少;然后,前面也有放一点我们结缘的东西呀、甚么,你们可以去,呵,自己请,呵,嗯。好,谢谢。然后有问题,欢迎提出来问呵。

演讲结束后,师父补充开示:

念佛难,是因为它——太单纯、太单调;一般人可能觉得说,很枯躁啦,所以不容易继续。所以,你开始可能要靠说,培养一个功课,呵——每天一定时间,也至少念多少啊,用念珠算数目啊;这样。有个这样—— 做久了,慢慢尝到那个味道,呵。啊,我讲的那个说,身心都会松,也都是自己经验呵!开始的时候,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天念一万声;念几个月以后,喔,肩膀就开始松了。因为你这个身体,你心念、甚么,它从中间开始纠缠的,所以,它越来越纠缠在外面;所以松的时候,也是最外面松起,呵。

然后,生理也有过很特别的变化,就是说,诶,念了——我那——不记得那时候念多少了,可是,嗯,我那时候三十几岁吧,三十几岁,脚底都是厚皮嘛!诶,怎么忽然呢,在差不多两个月中间呢,就大片、大片的,厚皮自己掉下来,就两脚都掉;然后,就脚又恢复原来那个很嫩的那样子,欸。所以,这种都是——书也没有写啊,喔,我也没想到哇!啊,可是,真正经验过;所以,就是要告诉你说,诶,是真的有这些东西呀。你——但是,你要肯把它当很认真一回事去做,那么,你慢慢体会它的好处;这样子,呵。

啊,比较可惜就是说,有时候,能够听进去,真正努力去做,都已经年纪蛮大了,呵;这一点真的很可惜——真的啊,真的。要是——呃你看我,我三十几岁,我就念了;不容易耶,真的。而且,我是读了几年——三年的佛书呃,读很多啊、甚么,然后,自己选「念佛的路啊——这是读过佛书,自己选的路啊,欸。所以,一再讲呢,因为一般人真正能做到。还有,不管你要多深入去,开始也都是心念要调嘛,要调得纯净嘛,那,「念佛」比甚么都安稳啊,又没有叫你去做甚么,只是自己在家乖乖,呵、呵,管自己的心地嘛,呵;欸,是很、很真诚的一个,呵——建议,呵,嗯。

而且,呵,那一些想要说怎么样高法深入的呵,你如果基本的没有做好,你根本上不去的。甚么东西,都是要基础好,才有上面嘛;咦,基础没有的,你,都是空话啊——想像的,没有用,嗯。不过,也不要说年纪大了,就以为来不及;不一定的。念佛——你身心都好了呵,你就自然会活久一点了。然后,你要是能有大心说,哦,我有馀力啊,我帮助佛法啊,或把身边可以有机缘遇到的人,也跟他讲这个好处,喔,你就是也是一种弘法嘛!那,佛、菩萨就说,诶,这个人有用,就留你久一点(众笑)。对啊!不然,留你造业,干甚么?喔,一定是这样的。

学佛提问与回答(节录):

问一:略

问二:师父请——请师父为大家宣说,因为师父常讲「劝念佛」,但是,好像我念到这个功夫未到家,那——也许下一个分钟,我就要走了,我要怎么样去掌握?师父,谢谢。

上师:呵,呵呵,这个很好的问题。不需要掌握,就是念佛,能念多少,算多少;因为它这个佛、菩萨的事情,它是因果,祂不能说,喔,你最后忘了念我的名字,就不收你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这个人有真心,你尽到你的力了,喔,你现在变老人痴呆,可是,你前面这个不能抹煞啊——不会的。所以,你不要多一个心说,要怎么掌握?你只要「阿弥陀佛」。我刚刚一开始就讲,这个法门就是你只有「阿弥陀佛」,你没有别的;别的,还是你多一个心嘛——那就不是「阿弥陀佛」,那是世间的啊。

它的厉害就是只有「阿弥陀佛」,其它你都不要想了;你、你就是要有那个信念说,我就是「阿弥陀佛」,这样你才能突破。不然的话,你老是有一个挂、挂念在,你这个「阿弥陀佛」就不会纯了;你只有它完全纯的时候,你才能够进入「无限」。所以,就记住这个,完全不要管;这是很重要的问题呃。这是一个—— 就是说,真正修的人,他可能有的这个——他不瞭——还没瞭解的话,就是一个大障碍——其实是个大障碍。你还多一个——「阿弥陀佛」以外,你多一个关——挂念嘛,嗯。(以下略)

吉祥圆满

 

二○一七年七月卅一日
顶礼     于台中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