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上师林钰堂瑜伽士开示录

解惑

解马来西亚弟子杨惟钦之请问



我在母亲患病的当儿,能够与美国林钰堂上师在古晋相遇及相识,又得蒙林上师为我母亲修法加持,敬献龙王宝瓶,还有举行文殊师利菩萨的火供等等,我想,这总该是母亲的福德因缘吧!

坦白说,母亲的患病,也是致使我要出版《药师佛恩光》的因缘之一。那时,我曾想过要尽快地出版《药师佛恩光》,并把功德回向给母亲及一切有情。然而,当我见到母亲的病情,有点反覆不定,既叫人担忧,也叫人感到束手无策。许多的问题与事件不断地衍生变化,可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禁不住地思索着,难道这是因为我的发愿出书,让业障加促显现?而我的书,又对学佛者会有帮助吗?心里头突然萌起展延印行《药师佛恩光》一书,甚至有打消出版的念头!于是,我便写了一封电子邮件给林上师,询问他的意见,并把我的观点一一告诉他。

隔天,林上师在电子邮件中,很中肯的答覆我说:「我们只是如实地说出我们相信的,而不用去担心别人的想法。没有人能使每个人都信服的。至于你母亲的病情,那是她的业障。没有人说孩子的修习佛法,一定能够拯救他的母亲。正如佛陀也不能阻止其父母亲的逝世一样。在娑婆世界中,所有的人都要经历生、老、病与死的法则。那些如你所说的问题,只不过是你自己固执的观念,以为我这样的想,必定就会那样的发生,而困扰着你自己。事实上,没有人会如你一般的想。你可能无法救活你的母亲,但那并不表示着你所相信及说的,都不是真实的」。

最后,林上师满怀信心、感恩地对我如此说道:「我自从二十六年前与陈上师(陈健民上师)相遇后,所发生的种种事情,都不曾使我在佛法修途上停怠片刻」。

读了林上师的一席话,真的叫我很感动。对于我一时的无明,也感到惭愧。于是,我告诉林上师说:「我明白他的意思,我将会继续完成《药师佛恩光》的出版」。

在母亲的生病中,使我深切的体会到业障病苦。记得那天当我读到林上师所作的〈业障病苦〉时,心有戚戚焉。正如林上师在〈业障病苦〉中所说的:「希望大家从根本上修养自己的心念及言行,裨能早日消尽业障,永离横祸及病苦」。让我不禁省思起来了。

愿学佛者能如是思,如是行。

                       二○○六年四月三十日
                       于马来西亚,沙捞越,古晋

二○○六年五月一日开示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