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上师林钰堂瑜伽士开示录

佛法问题之解答(二)

解答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一年六月廿七日  于珠海  山海轩
 

 

弟子解缘所提的问题:

(一)普贤王坛城与普贤菩萨的关系
(二)是否三脉七轮开了,气才能入中脉?中脉通了,智慧脉才开?有种说法,人体有中脉,细胞也有中脉,微细脉开了,中脉才能开?密宗中,什么法直接练中脉?
(三)证悟空性与证悟佛身有区别吗?
(四)禅宗不观修中脉,为什么能开悟?有种说法,禅宗练心,「开悟是菩提心达到一定的证量」。此时,中脉是否自然开了?

 

上师:说「普贤王坛城和普贤菩萨的关系」, 呵。严格讲的话,普贤王如来是普贤王如来,普贤菩萨是菩萨,为什么呢?所谓「普贤王如来」,是密宗红教的一个特别的观念,因为平常呢,我们讲法身呢,就是说——无相,所以,就没有办法以任何形象代表,呵。了不起你说用一个水晶圆球,你说,喔——这个一体,没有边限,像透明,什么。那,红教创出来说,用一个父佛、母佛双运的那个像呢,来代表。但是呢,这个父佛、母佛呢,又是全部裸体,表示他是无相,以裸体表无相。但是呢,以他有那个佛身的,来表那个无相的法——法身、法性,这样子,呵。

那么,所谓「普贤王如来坛城」呢,就是指这个法身佛的净土。那,法身佛净土是什么?就整个法界了,应该是这样,呵。那么,普贤菩萨呢,是——一个大菩萨嘛。那么,但是呢,因为他名字一样,也有把他讲成说,哦,法身,就是普贤王如来;报身,就普贤菩萨,有这样讲,呵。

弟子:因为菩萨本身就是在法界了……

上师:不是。他在法界,他是这样,他有报身、化身;化身的意思是说,哦,众生跟他求啰,或者跟他有什么特别因缘呐,他为了救渡这个呢,他显出什么样子来救他。这样子显的时候,你看观音的〈普门品〉,也不一定显人嘛,可以显桥、可以显舟、可以显什么,呵。那,报身的话,是为什么?他有修菩萨道,救渡众生累积了很多功德呢,他在精神上,他会自己看到有什么样的庄严,所以,他的报身是——他自己可以看到,哎,特别的一个形象,呵。

那么,第二个问题说,「是否三脉七轮开了,气才能入中脉」,呵。喔——我的经验来讲的话,它是怎么样?它一让——一层、一层,身体里面一层、一层松;松、松、松、松、松,松了以后呢,它松到心这里;心这里再松开的时候,它往上去松呃,到脑里去松了;连脑里都松开以后呢,才那个中脉感觉到。但是,中脉——你以为是感觉到,欸,中脉还有一层、一层,都还松,里面还有更细的,整个这样。然后,后来甚至感觉到说,哦,那个细细的那个中脉,它的四方、四隅呃,先是有过一次是——它整个——从头顶到这个龟头啊,它——忽然间,两道很细的线通,那时候是左脉,左右二脉通。但是,后来又感觉到四隅也有细脉通,那个我都甚至忘记,是——看到自己的作品,才记起来说有过这个经验,呵。

弟子:是先通左右脉,再通中脉吧?还是……

上师:不,感觉的话,是先、先感觉到中脉,有感觉到中脉。然后,有一天忽然,左右脉又感觉到。但是,这一些呢,也不要抓我的话,我只是告诉你我的经验,因为什么?每个人他这个、这个纠结啊,不一样。所以,真正到时候,你走什么路,不知道;只能跟你讲说,你是佛法,是走对路,你就努力,努力到它自己去发展。

弟子:因为看那个——印度的那个瑜伽呢,他说滚打林尼……

上师:对呀,但是,你不要看他们的,为什么?因为释迦牟尼佛,他就是学过那个;然后,发现更快的路,才教我们这个直的观法,就不要管他们的,让你溷杂,没有帮助。所以,而——但是,这些开呢,一方面呢,也是你不断修佛法;一方面,也跟修气功有关啰,你不能说不修气功,气功就是帮它快一点,呃。慢慢来……

弟子:对呀,后来,第二情形就想问,我、我们这个——这一派里头啊……

上师;有、有、有,那些我等一下——我还没到那里,呵。那,你说:「中脉通了,智慧脉才开。」所谓「智慧脉」,这种——它无形、无相啊,它的意思就是指中脉嘛。那么说:「人体有中脉,细胞有中脉。」那个都不对的,为什么呢?所谓「中脉」,因为密宗来讲,它任何修法的时候,你是经过修本尊观的。它任何法,一开始观空就——已经不管人体了,它只是在——人体这个部位呢,去修那个本尊的身。藉着修本尊身呢,使得这个人体也起变化。所以,你不要去管人体,因为你管到人体,你又回到原来的纠结里去。你只能想成人体已经不见了,但是,在这个同一个部位,相对应部位呢,显那个——完全一样大小的那个本尊身。但本尊身是——空性,是透明,没有实质的,里面全空的。这样子的观法呢,使得它本来正确的能够发展,呵。

所以,然后,没有什么法直接练中脉,因为你,你这些辅助的,你根本都没开,你碰不到那个问题。你这个一定只有按步就班来,没有——而且,你不要小看这个,就是说,只是唸佛,这一些;只是拜佛,这一些,为什么?其实,你本来清净,本来是佛;你这个一门深入,深入到你够清净的时候,它自然在发展啊,你没有修气功,它都会发展,只是速度快慢而已。所以,人家可以说「一门深入」,呵。那么,当然有修九节佛风,宝瓶气,什么。但是呢,我通常都教人家先修深呼吸而已,为什么?你再讲后面什么、什么,还不是深呼吸而已?我问你,你想,你这个人体,只是深呼吸,只是说它有方法去调练而已。所以,你的深呼吸,重点在哪里?闭着嘴,都是只用鼻子的。那么呢,你就吸,吸进来;吸气、呼气。以后要是修得好一点的时候,可以注意的,就是说,吸气、闭气呃,把它这样——先是细细的,然后粗,然后再细,这样子。就是你——先轻轻的进来,然后越——比较用力,然后又、又——这个意思,呵。进、出都是这样,像个米,长米这样,中间宽,两头细,这样。

那么,只用鼻子呢,你把它吸进来,吸到不能吸的时候呢,你要停住;停住这个地方呢,就是你气力增长的地方。因为,你如果只是进来、出去,进来、出去,它不会——气力不会增长;气力增长就是说,停,停这一下在长气力。但是呢,你不能太勉强,为什么?你一般而言,气脉还没有搞通呃,还是很多问题的,你要是勉强,它可以更走岔路,呵,所以不行。所以,你只能说,停了,停;要是觉得想出来呢,你又让它原路——鼻子出来。(弟子:还是鼻子出来?)还是鼻子出来,都不能用口。(弟子:不能用口。)嗯,哼。
那么,但是,这里呢,就又会讲到了,因为心跟气是分不开的,你要是心不定的人呢,你一定停不久,为什么?稍一个念头,它气就要出来;一有念头,气就出的。所以,其实,这个就——跟「定」有关嘛。所以,你就是懂这些道理呢,你也不要急。那么,你可能开始心也不能定了,你就是默唸佛号呢,就是深呼吸,吸进来。然后,你在停的时候呢,你会发现说,因为你怎么能让它停?就是表示,等于说,心理上是不断吸嘛,它才停住了。所以,这个中间呢,有可能什么呢?欸,它自己气又进去了,那时候没问题的,让它进去,为什么?它就是——它——进去够了,它就找地方;一找到地方呢,它气又进来,是这样子。然后、然后,等一下想出来,就鼻子又出来了。

弟子:哎,请问上师,他那个——像社会上有讲是逆呼吸呀、顺呼吸呀,我们这个是不是就自然进来的,到腹部?

上师:对、对、对,自然进来的,想成去腹部,呃。然后,停;然后,等一下又、又自然地鼻孔出来,先这样子就可以了。空气好的时候,从练十分钟啊、十五分钟开始,慢慢、慢慢,这样就可以了;不要急,绝对不要急,呵。

那么,「证悟空性与证悟佛身有区别吗」?这里面有一点是这样子,有的所谓「悟空性」,他只是说空性道理懂了;你若说到证悟的话,证悟的话,你必须说,你有体会到那个整个法身的轮廓,就很不容易了。那么,你要是有体会到法身的轮廓的话,显教的来讲,就是——呃,菩萨初地的「见道」。那么,证悟佛身的话,他是圆满了,所以有层次,就有的只是偶而碰到一下。那么,能够定在里面,或者完全就定在里面,不出来了,那才是证到佛身了;就是他任何时候,他没有离开跟法界一体,那才是佛身。

弟子:那,讲到空性的时候,那说应该就是在法界了,喔?

上师:对呀、对呀,但是,你、你问题是——你初有那个经验,你不一定能「住」在里面呃,你可能又掉出来,你可能又——哎。(弟子:还黏不牢。)对、对、对,不能「住」里面,嗯,哼。

那么,「禅宗不观修中脉,为什么能开悟」?因为,其实,你本来是佛嘛;就是说,他只是给你一条路走,他那个路呢,就不去谈这些了,这些他都觉得是枝枝节节的,他完全不谈什么、什么身啊、脉啊,什么都不谈。他是用什么?他是用你的「疑」呀,就是你对一个问题起了疑心。但是你想,他这个参禅,是要你不断地能够在那里,你这个就很不容易。你没有定力,你哪能够「疑」啊?而且,他这个——起这个「疑」的,他——古时候,你看他,他是,哦,哪里有个大德,他要去访他,他古时候的旅行呃,他是——什么都放下了,路上可能死掉啰,都不管了,那样的投入。然后,又能够专注在一个疑点上,这样子有可能什么?把这个思维,什么都切断,就忽然斩断;忽然这个我们习惯的这一套,斩断以后,直接看到法身什么样子,直接进去。但是,不是一般做得到。

弟子:那么,像六祖,他见性了。那,他就是——是不是看到自己法身了呢?那,还没有哇?是——才是悟,还不是解脱吧?

上师:他——我们也不能——不知道怎样,也不能讲他。但是呢,你看他也是先要去——在猎人队里溷的,就是修哇。

他说:「禅宗练心」呐,其实,这样讲是很错误。你以为有个心可练,什么,都不对,那个是观念呃。禅宗其实是要破掉这些想法,要超越思量。哦,你要是能够那个的,呵,你想想,他已经做到什么都不管,又能够有那样的定力的人呃,他那个其实,在那个——达到那个之前的过程,已经很多解脱啰,身心的解脱已经很多了。所以,到时候应该是——会配合的,有中脉开的经历。呃,就讲完了。

 

吉祥圆满



二○一一年八月八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