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懷陳上師

承恩弟子林鈺堂

 

佛教瑜伽士陳健民上師已於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三日上午九時整示寂於美國加州阿拉米達郡柏克萊市之奧塔培芝醫院六五一一病房(Alta Bates Hospital, Berkeley, California, U.S.A.)。余蒙師之深恩,得以近侍最後七年,不但總領其法,更且繼其傳承。今特為文,簡述師之法務成果,證量內容,以及示疾以來之種種感應,以追念之。

陳師之中、英佛學著述,多達二百餘種。其作品之特色與殊勝處,簡括言之,有五點,一、前後一貫,二、得佛印證,三、精闢切要,四、行解相應,五、智悲齊彰。余曾為文詳述,故不贅。(請參閱《曲肱齋文四集》之附錄二—《陳氏佛教著述見修綱要》之序文。)此處只就個人所側重者,擇要略述。

陳師是實修苦行而得大成就者,因此其作品皆是圓融法理與實踐之結晶。余以為彼著述之方針亦在設法使佛法各宗之理論落實在實修之方法上。《華嚴五論》與《楞嚴觀法》是此類作品。其作品亦有設法使修法之理論基礎更加深廣的,例如:《密宗灌頂論》、《淨土五經會通》。其積極提倡實修之用心,可見於《塔鬘集》、《媽幾腦準祖師傳》等作品。其對修法之整理使之昇華,則可見於《白度母儀軌》、《推恩集》等之中。其揭示證量淺深,以防止浮淺之冒濫,則有《禪海塔燈》、《大手印教授抉微》、《事業手印教授抉微》等鉅作。可以說陳師的作品是與實修履踐分不開的,也只有老實修行的人才能漸漸體會其內容之深廣。有志實修佛法者極宜細心深入其中,依之為導引之指針。

陳師之詩文及書法,亦是其作品之特色,而深受一般人之喜愛。余以為其特點在於自然、詠道、悲心流露。其英文作品有洋洋大觀之《佛教禪定》、辦邪顯正之《佛印密宗辨微》、指導發心及行持之《如何發展菩提心》,以及多采多姿之「英文小冊百種合刊」。英文小冊中包含可供幼兒閱讀之佛法畫冊,由此可以窺見陳師之悲心,事無鉅細、理無深淺,悉以貼切之披露。

陳師自一九七二年來美弘法以來,重要法務皆有紀錄。迄今火供已行二百二十四次;獻龍王寶瓶一百五十四個;超幽一百二十五次,所至之七十二墳場遍及台灣、香港、馬來西亞、菲律賓、加拿大及美國之大城如紐約、洛杉磯、舊金山、聖荷西等地。陳師在印度閉關二十五年期間放生十餘萬命。其夫人在大陸變色之前放生一萬命。來美後放生二十三萬七千四百四十命。陳師近年發願講《淨土五經會通》四十八次,以報答阿彌陀佛因地發四十八大願之恩。迄今已講四十五次,尚餘三次當由余將來勉力代為完成,以圓其願。英文小冊已發行一百五十四種,中文小冊則為十七種,每種少則一千,多則數千份免費流通。寄贈之對象為全球各大圖書館及七百多處佛教團體及個人。其他五十餘種中、英著作皆至少千部免費流通。台北之文殊印經會即將印行其全集,名為《曲肱齋全集》。陳師之證量,已在其文中透露若干。例如中年即已開中脈及開頂五處,一如文殊之五髻。其為文殊之再來,是全球多處佛友於定中相中或夢中之所見證。彼於著作中透露曾證入無雲晴空,實即證佛法身。彼曾特為余開示,彼證此法身光明,共有四次,其中有如白日之晴空,亦有如黑夜之天空。余所實錄陳師開示之《沐思錄》中,曾透露佛三身光明之分別(見光明類第二條),此並非依據經論,而是由其證德流露的。彼所親證之本尊,除文殊外,有普賢王如來、綠度母、金剛薩捶、密集金剛、大黑天等。彼曾為余開示,當彼親證勝樂金剛時,十萬空行母雲集環繞,向彼歡呼。

陳師之去來自在,由余親歷下述故事,可見一般。余曾練習週末閉關。有一次因內子上夜班工作,小兒建宏時方四歲,半夜醒來尋母不得,遂立於關房門外之通道大哭,余閉關恪守禁語禁足,只得開門將毛氈丟出,隨即關門。余心中所望者,小兒能取去自蓋,以免著涼。而彼實不解此意,余亦無他計可施,只有忍心睡下,不再理會。突然余覺陳師就在關房門外,並且彼頗為余之行持感動。但余並未起來查看。第二日清晨六時,余開車載建宏至師關房樓下,接師去獻龍王寶瓶。師一進車內,即向建宏說:「你為甚麼哭?爸、媽都不哭,你為甚麼哭?」余聆之豁然大悟,即問師:「您昨晚是否到了弟子關房外?」師初不語,後來點頭承認。隨後在獻瓶之歸程,師方開示:「全法界任河一處,我都可自在的去,也可入人之夢中」。

師於今年九月中旬開始示疾,皆由彼之經常醫師卡娃齊(Dr. Kawachi)診治開方,服藥皆有效。但一病方去,一病繼起,綿延不絕,身力漸弱。後並另赴中醫楊日超大夫處求診,中藥亦加入服用。十月二十七日中午痰中帶血,即請卡娃齊醫師診治,判斷是右肺一小角發炎,即給抗生素服用。至二十九日,則兩肺皆發炎,且痰血不止,因即於下午三時,經被許可,召急救護車護送入院。入院後病勢漸重,後來不得不用機器幫助呼吸,並且無法進食,全賴靜脈點滴供給營養及藥物。其間肺炎雖暫癒,當晚肺又積水,且痰血不止。十一月十二日尿量稀微,營養液又不能吸收,心跳血壓極不正常,四次大便皆為黑血,但醫師不能決定病因。十三日上午九時示寂。享年八十又四。

師入院前,即曾曰:「早去早來」。又叫余將彼平日預備於講經時分贈佛友之裝框相片,全數領回分發,蓋已預知不能再講經矣。彼又設法請購小型舍利塔多座。大寶法王之舍利又在此時,由曾任法王座車司機十七年者帶來。九月示疾之先,即囑余代筆,並請佛友見證,以立遺囑。其入院後,又恰有佛友贈送由文殊道場五台山帶回之中式鞋襪。凡此種種,一則示現預知時至,一則緣起上皆與圓寂、回歸道山有關。故知吾人眾生福薄,大聖將逝矣。

八月間余即聞天語:「十一月二十六日」。但無其他說明,不知此日有何事。後來夢中師囑余買香煙,蓋即續彼香煙之意。余即私揣師或不久人世。後來師示疾嚴重,余即以為將該日示寂,檢視日曆,恰為感恩節,有追念之意義。故余即與醫師商量,請准於示寂後八小時不得移動遺體。師住院期間,余屢於其室,聞藥師普佛之梵唄,並非有人放錄音帶,而是隱隱約約之聲,並且曲調異於坊間者。故知師雖示疾,而其自受用之境則別有風光,非吾等凡夫可窺也。又有一日,余於山上為祈師早癒而行藥師佛火供,回來後在家中躺臥休息。忽見師現面部,張口,一手指口,另一手則召余。余立即趕赴醫院,請護士代為抽痰,果然是有痰堵塞。故知師雖示疾,其自在固不可與凡夫之業報相提並論也。彼示寂之時日乃十三日星期五上午九時。十三與五,依密宗教授皆大吉之數。九則護法之數,且為辰時,亦即龍時。故余認定乃龍王護法勸彼提前放下此已不堪再用之身軀,另擇新身去矣。當時隨侍在側之譚寶蓮女居士及另一前來探病之蔡先生皆聞「五會念佛」之樂聲,而現場並未播放此錄音帶。余該日清晨五時半即已至病房隨侍,至八時半為去舊金山採購火供及獻瓶之供物而暫離。八時五十分余在其關房對街之銀行外等開門兌錢,大雨傾盆,余遂先入師之關房領用其雨衣。故師示寂之時正值余在彼關房穿上其衣,領其加被。如此巧合,傳衣之兆,信有徵焉!

師之證量已如前述,誠乃深不可測,而臨終則示疾,圓寂則特彰「五會念佛」,何以故?文佛般涅槃,為警示無常,以策勵怠惰之眾生。師示病苦,以警醒沈迷於逸樂之世人;師現無常,以策勵吾人早日出離,精進修行。一般世人所能修習者,以念佛求往生淨土為最簡捷易修,故師特彰「五會念佛」以昭示之。師講《淨土五經會通》,亦本此心。前後一貫相應,悲心之徹底於此洞然可見。

師示寂後,醫院即遵前約,不加移動。余於中午趕回,立即遵照彼之教授,於遺體前修三身頗瓦。師之杵於示寂時勃起豎立,直至八小時後依然挺立。足徵根本、後得三摩地圓融到家,於法身光明上仍能起用保持明點。下午五時方由佛友數人代為洗身換衣。五時半交由殯儀館領去。

十五日上午六時七車三十餘人由敝寓出發,先至龍宮獻五個寶瓶,再至山上行彌陀火供,以此功德迴向,祈師早日降誕。獻瓶之時,日月同現,且海上有一鶴獨立於海面之海帶上。此乃向所未見者。獻瓶完,彼仍佇立。吾人遂驅舟近前拍照錄影,彼方向西飛去。上山途中,黃百肋博士在前領路,又見同樣一鶴立於道旁,車子逼近方纔飛去,此乃絕無僅有之巧遇。蓋師乃「鶴立雞群」之意乎?火供之葷食子,又巧落於平日置牛肝以供烏鴉護法之樹根上。火供將完,余再度修三身頗瓦。開始唸誦,即有白雲飛來集於火壇之正上方高空中。至余呼「嘻」、「呸」送化身上至報身,再上至法身,同時火壇之柴散落,且雲之中間洞開。柴散落後,中間餘燼形如鳳鳥,且其首向西,正朝彌陀佛像。海鶴火鳳皆有相片及錄影帶可資為證明。在場佛友齊讚柴落,雲開與超昇之呼送竟然同時,實為不可思議之感應。此乃師為增大眾信心而加被所致。

十五日下午五時舉行追悼會。上靈下真大師親臨指導。余第三度修三身頗瓦,與大眾結緣。除由余報告上述師之行狀外,並由高明竹女居士朗讀藍吉富教授大作「旅美佛教瑜伽士陳健民先生」,以簡介師之生平。余並於會中公開余所筆錄之「三身頗瓦法」。此法一向口傳。余經師之允可,筆錄公開,以紀念師恩。大眾並齊誦「心、佛、眾三相續菩提心啟請頌」。師曾為余開示,此篇乃彼最佳之作,此次恰為吾人選用,師亦必怡然稱快。禮成,大家排隊上前瞻仰遺容,並皆叩首垂淚,場面感人至深。

師之荼毗大典,本擬遵照卡露上師(Kalu Rin-po-che)之教示,於將來建壇之蓮花型吉地舉行,但因法律不許私人自行火化,而委請殯儀館從事,然而灑淨封爐、開爐等節,皆依密法而行。除寄呈供養,請卡露上師於菩提伽亞道場為陳師舉行彌陀法會外,吾人並於二十九日再度獻五寶瓶於龍官,及於建壇吉地行彌陀火供。獻瓶之時,在岸上之張家裕女居士忽聞鈴聲。火供最後柴落,整排向西傾倒,一如向彌陀佛像行大禮拜。三十日晨八時至十時,大眾於靈堂最後一度瞻仰慈容。上日下常大師及喇嘛諾竹皆親臨致哀,喇嘛諾竹並自動為師誦經。十時半舉火荼毗。隨後即於墳場之空地再行彌陀火供。

荼毗開始時,大眾環跪爐前,齊誦《普賢王如來咒》,其中多人同時聞天語誦此咒,其聲較輕微,但與吾人所誦聲調不同。十二月初一日,上午八時半開爐後,有數人聞濃厚檀香,而爐內為保骨灰純淨,並未加入香木。師之頭骨於火化後仍保持完整。佛友數人輪流進爐,冒爐中尚餘之高溫,細撿師之靈骨及舍利。經三小時方撿完掃盡。即請回余之佛堂,堂中已供奉師遺贈之立體佛像多尊及藏式之布繪佛像多尊,佛友十人即在上日下常法師之指導下開始細取舍利及舍利花,經八小時之搜尋,大家共同認可以下的報告:

一、腦殼完整。兩眼眶內皆有古銅色之舍利數粒,後腦正中之外殼有一小塊粉紅色。後腦內殼有一大片淺珊瑚色,並有數處現天藍色及古銅色。

二、全身骨骼形成五彩之舍利花。有雪白、粉紅、銀色、天藍色、淺藍色。其肋骨外天藍色而內黑,又有肋骨則外黑而內天藍色。吾人特取出其中最美觀之舍利花,其數甚多,而顏色有天藍、淺綠、珊瑚色、古銅色、粉紅色、銀色及黃色。

三、舍利以古銅色為最多,珊瑚色次多。其餘有紫色、銀色、天藍色。其中特出者:一粒金色、一粒則為完全透明之水晶舍利,還有一粒則為褐色半透明。吾人所取出者有一百八十九粒,但為供展示而保持原狀之腦殼、舍利花、五彩靈骨上,尚附有許多舍利,並且骨灰之中限於人力未及取出之小舍利亦尚多多。

大家咸讚師之五彩舍利、舍利花及靈骨十分殊勝,不同一般之純白舍利。此固因密宗之修持注重圓融五智五大,故能示現五色五光之特殊成果。

師之舍利及舍利花,將集中於余之佛堂供奉,以供大眾瞻禮。將來普賢王如來壇城之總壇及分壇陸續建成,則分別安奉於諸壇中以供信士前來瞻禮。師之靈骨暫厝夕照景尸林(Sunset ViewCemetery),待將來其涅槃塔建成,余再恭奉回台入塔。

自師示疾以來,即有佛友由舊金山、奧克蘭、聖荷西、洛杉磯等地趕來探望。熱心之佛友十餘人且日夜不斷輪侍其病榻左右,其中尤以譚寶蓮女居士陪侍最長久貼切。其間並蒙上靈下真、上妙下境等大法師親臨慰問。師示寂前日,紅帽法王錫杜仁波切、台中張世宗居士、南加州黃嘉銘居士各在定中、夢中見師入深禪定辭世。示寂之後,台灣、香港、印度、美國、加拿大、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地皆有高僧大德為彼舉行追悼法會。吾人乃於十二月六日舉行消災延壽藥師佛火供,以此功德迴向大眾,略表謝忱。

師之遺囑指定於台灣金山五輪塔側為其立塔以安奉靈骨。五輪塔乃師為紀念其師馮大阿闍黎而倡建者。建塔以來,台灣北部數年十餘次颱風皆轉向或減威,福蔭無量。五輪塔表佛之法身,師擇其側以安塔,蓋佛子孺慕四生慈父,願常承歡膝下之意乎!余已函請徐芹庭教授及孫一居士,共同負責師塔之營造,塔型為西藏式之涅槃塔。將來塔成,余當親奉靈骨回台入塔。

余仿師著之晨課啟請短頌,曾撰陳師之啟請短頌,此頌並蒙師親校訂過,故誦之易得其加持。今為紀念師恩,特此公開,以供有信心者採用。行者可於每日晨課時誦七遍或二十一遍:

陳上師啟請短頌

承恩弟子林鈺堂敬撰

本來清淨一文殊 度母觀音現淚珠
無盡慈悲何處寄 止啼黃葉六洲敷

本來清淨指法身普賢王如來,本來清淨大圓滿。師乃文殊化身之一,而與文殊無二,故曰「文殊」。度母乃由觀音之悲淚所化現,亦為師所親證者。故首二句即包含法身本淨圓融智悲之意。第三句則由悲起用,不墮偏枯。第四句則指出師之教示雖遍布全球,吾人若不依之實修親證,則其寶貴教授亦只是止兒啼之黃葉矣。故歸結在吾人只有實踐其教授,才能真正領其恩。

師曾自允「早去早來」。故吾人可期望於不久之將來或可得其轉世之佳兆。但吾人業重,故師辭世,而師之再來亦可能因之而稽遲。為祈請師尊早日降誕,吾人可於每日誦前頌後,加念下頌三遍:

啟請陳師早誕頌

承恩弟子林鈺堂敬撰

早去早來親允諾 老馬識途度迷惑
心佛眾生三相續 豈可一旦停運作

此頌首句直陳彼之願,次句因師屬馬,乃以此成語啟請彼之悲心,三句是為彼自認最佳寫作之題目,而其義則請彼不忘眾生,四句則以度生之大任不可稍息以勸請之。此頌雖短,句句直指師之悲願,師安得常寂而不光臨乎!

師之宿願乃建立普賢王如來壇城於北加州龍宮附近之蓮型吉地,於此率領志士實修,為世界和平祈禱,轉變共業,消弭世界危機於無形,進而弘揚佛法,建立人間淨土。師雖示寂於大願成就之前,但其傳承之加持則有加而無已,其教法亦已傳布於全球,吉地亦已購得,吾人繼師遺志,當繼續建壇,努力實修,以期世界和平之早日實現,人間淨土之早日建成。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一日


[Home][Back to list][Forever in Our Hearts]